顾颉刚:澶渊之盟:宋真宗议和契丹势力南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16 次 更新时间:2016-09-18 14:52:29

进入专题: 澶渊之盟   契丹  

顾颉刚 (进入专栏)  

  

   城下之盟,春秋所耻。澶州这一回,以天子的尊贵而为城下之盟,这是陛下的奇耻大辱!陛下懂得赌博吗?赌博的人输得快要完的时候,把所有的钱一齐拿了出来,做末一次的胜负:胜了便加倍,负了便完结。这唤做“孤注”。陛下在那时,做了寇准的孤注,这是多么危险呵!

  

   后汉被后周所篡,刘知远的胞弟河东节度使刘崇便据了山西十二州(均在今山西省中部)自称北汉皇帝。他要报亡国之仇,也依了石敬瑭的故事,低首下心地向契丹求援,除了献送金帛之外,并自称侄皇帝,称辽世宗为叔皇帝,请行册封的典礼。辽世宗便派人册命他为大汉神武皇帝。但是他们合兵打了几回后周,始终没有得手,刘崇反而气死了。

  

   后周世宗(柴荣)是一个极有才干和勇气的人。他打蜀、打南唐,都胜利了。在他的末一年(959),他自己带兵伐辽,取瀛(今直隶河间县)、莫(今直隶任邱县)、易(今直隶易县)三州,把瓦桥关(在今直隶雄县南易水上)以南都抢了回来。他本来想乘胜打下幽州,只因他病了,没有达到这愿望。

  

   他死了一年,宋太祖就接受了皇位。太祖对于契丹,只取守势,因为要努力打平由节度使变成的各国皇帝,再没有经营北方的力量。

  

   宋太宗灭了北汉,又想乘势打下幽州,所以他从太原一直东行,进围辽的南京(即幽州)。当时兵势甚锐,顺、蓟二州都降与他了。契丹名将耶律休哥来救,大败宋军于高梁河,太宗逃了回来,宋军死了一万余人。这是赵宋开国以来第一次吃的大败仗。

  

   辽景宗死了,他的儿子隆绪(辽圣宗)继位,年方十二,由承天太后摄政。承天太后便是现在的戏剧和小说中最著名的“萧太后”,她既懂治道,又知军政,每回打仗,又能自己披甲督战,所以官吏将士都肯听她的命令。那时总管军务的耶律休哥,又是一个极能作战的人。于是契丹复到了全盛时代。宋太宗虽以新兴的锐气,终不能在他们的孤儿寡妇的局面之中得到胜利,连年用兵,只落得精锐丧亡了大半,勇将杨无敌(杨业的绰号)也战死了。

  

   1004年,辽圣宗奉了承天太后大举攻打中国,深入内地。一时人心惶骇,都想避乱。宋真宗召集群臣,讨论办法:只听得江南人王钦若提议避到金陵,蜀人陈尧叟提议避到成都。他更问宰相寇准,寇准道:

  

   臣要把献策避地的人先杀了,把他的血衅了鼓,然后北伐!陛下若能御驾亲征,契丹自然会得逃走。否则亦可想出一点奇谋,把他们挡住。若要逃到金陵、成都,徒然使得一处处的人心涣散罢了!

  

   真宗听得这番议论正大,遂决定亲征。

  

   当时命朝臣出知诸州,在殿前受勅。寇准警戒他们道:

  

   各州的百姓都是兵,各州的府库都是财。我不希望你们立战功,只希望你们坚守。若是你们失去了一城一壁,可不要怪我用军法从事!

  

   他把提议逃到金陵的王钦若出判天雄军(今直隶大名县), 不准他辞职。王钦若吓极了,在军中整天闭着门,修斋念经,祷求佛菩萨的保佑。

  

   宋真宗虽是亲征,心中也着实害怕。寇准逼住了他,一定要前进。好容易到了澶州南城(今直隶濮阳县城南),真宗望见契丹军势甚壮,又想停下了。寇准指挥卫士,把御辇向前开发,就渡过了黄河。真宗无奈,只得到了北城门楼(今濮阳县)。远近宋军望见城楼上张着黄色的御盖,知道真宗已到,大家跳跃着呼喊“万岁”。这声音传播了数十里远,军气顿时一壮。契丹料不到真宗能亲来,听得宋军的欢呼,心中有些吃惊。他们数千个骑兵冲向城楼,宋军迎上,击杀了大半。真宗到澶州五天,契丹就请和了。

  

   宋的旧将王继忠降在契丹,他向辽圣宗言和好的利益,又寄书到宋营中劝和。真宗本来怕事,落得借此收场,就派曹利用到辽军议和。承天太后对他说,他们这次所以出兵,为的是要取还周世宗夺去的瓦桥关南的地方;现在如能把这些地方还给他们,当然无事。利用把这话回报,真宗道:

  

   归地的事没有名义,我们不能答应。倘使他们要财货,那么,汉代已有“以玉帛赐单于”的故事,我们可以照办。

  

   寇准正想把契丹打败,使得他们向中国称臣,并将幽蓟之地一并献出,听得这话,大惊道:

  

   照我的计策做去,可以保得百年无事。若这样苟安地做了,数十年之后他们又要生心了!

  

   但真宗已怕得很了,说道:

  

   数十年之后,自然又有人去抵御他们了。我忍不得生灵的困苦,姑且听了他们的话,和他们讲和吧!

  

   寇准还是执意不肯答应。但这时有说他坏话的,以为他想借着这回兵事,自己抬高地位,他受不下这种毁谤,只得答应了。真宗再派曹利用到辽军商议岁币,对他道:

  

   若是实在没有法子,便是一百万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寇准听得这话,连忙召了曹利用来,叮嘱他道:

  

   这事虽是你奉了御旨,可以答应到一百万,但我决不许你这样做。倘使你对他们许过了三十万,我就把你斩了!

  

   曹利用到了那边,讲定了每年送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并议定名称上宋为南朝,辽为北朝;南朝为兄,北朝为弟;宋真宗称萧太后为叔母。两方便各自退兵。

  

   这便是历史上所谓“澶渊之盟”,是宋代种族史上的一件大事。—后来辽兴宗虽曾于1042 年派人又来求地,宋仁宗使富弼前往,再三磋商,又加了岁币银绢各十万,但两国国交总算没有破裂。自从澶渊之盟以后,双方的和平居然保持了一百二十年。

  

   寇准从澶州回来,颇矜张自己的功绩。先前在天雄闭门念经的王钦若到这时想报仇了,对真宗毁寇准道:

  

   城下之盟,春秋所耻。澶州这一回,以天子的尊贵而为城下之盟,这是陛下的奇耻大辱!陛下懂得赌博吗?赌博的人输得快要完的时候,把所有的钱一齐拿了出来,做末一次的胜负:胜了便加倍,负了便完结。这唤做“孤注”。陛下在那时,做了寇准的孤注,这是多么危险呵!

  

   真宗听了他的话很动心,对于寇准就渐渐地疏远。并且为他自己湔除耻辱起见,假造天书,举行封禅,做出许多粉饰太平、张扬功德的事。于是道教就大盛了。

  

   辽圣宗是一个勤于治政的人,在位四十九年,契丹很是强盛。他死了之后,因皇位的争夺,起了好几次内乱,契丹从此不能振作。到了天祚帝,他专喜打猎,不留心国事,于是末运就到了。

  

   契丹的东边,有女真一族。女真分为生熟二种:熟女真住在混同江(即今松花江)的西南,算是契丹的臣民;生女真住在混同江的东面,只算契丹的属国,不算契丹的臣民。生女真风俗朴陋,人民强悍,善于骑射,势力渐渐地强了。辽天祚帝喜欢打猎,屡次派人向生女真勒索优种的鹰,他们便为他发兵到邻国去寻觅,捕得献上。后来不胜其扰,契丹的官吏又待他们很苛刻,他们积愤不平,就叛了契丹,立领袖阿骨打为帝,国号大金。这是1115 年的事。阿骨打即是金太祖。

  

   辽天祚帝带了七十万人前去亲征,但给小国寡兵的金打得大败而归。天祚帝敌不过他们,只得请和。金太祖说,和是没有什么不可,但须岁送供献的东西,契丹帝并须以兄礼奉事金帝。这便是契丹对中国的一副面目了!天祚帝不肯答应,和议未成。那时宋徽宗正想夺回石敬瑭割去的地方,约金国和他夹攻契丹,磋商的条件,是成功之后,金国把石敬瑭所割之地归还宋国,宋国把按年送与契丹的岁币改送与金国。但双方出兵之后,金兵所向有功,宋兵却连连地败了。

  

   金兵打破契丹的中京(今热河平泉县)、西京(今山西大同县)、南京(今北京),天祚帝四面逃窜。1125 年,他给金兵擒获,封为海滨王,契丹亡了。他们称帝共九世,传了二百十年(916—1125)。

  

   契丹亡时,辽太祖的八世孙耶律大石率众西奔,豫备兴复。他随走随打,走了数千里,军势很大了。到了别喇萨军(城名,在吹河上,今俄国中亚细亚七川州界内),他们的王弃国而逃。耶律大石就在这地建立都城,都城名作逊鄂尔多,国家名作西辽,自做阔儿汗,名作天佑帝(即是西辽德宗)。他们传了八十余年,居然成为西域的一个大国,直到蒙古兴起时才灭亡了。)

  

   本文摘自《国史讲话:宋蒙三百年》,作者:顾颉刚,上海人民出版社

  

进入 顾颉刚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澶渊之盟   契丹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418.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