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炜光:跨过鸭绿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535 次 更新时间:2005-08-30 23:15:38

进入专题: 朝鲜  

李炜光 (进入专栏)  

  

  进入朝鲜

  

  7月29日,我们从丹东车站启程,经新义州前往平壤。先得跟大家道歉,这一路是不准拍照的,导游师这样宣布的,一直到平壤,沿途不准向车窗外照相、扔食品,不准对着车站、军人拍照,不准对朝鲜的政治、经济和伟大领袖“妄加评论”。

  许是六方会谈的缘故,连导游都说这一路“管的太严”,旁边车厢有人拍照,火车竟然停下来追查。我胆战心惊地只偷拍到一张。朝鲜的村庄和田野基本上都是这个样子。有的民居还不错,甚至比我国河北、陕西、山西一带黄土高坡的民居还强些,但大部分比较破旧。

  朝鲜人可能是饿怕了,几乎所有的土地都种上了庄稼,以水稻为主,还有玉米、高粱。放眼望去,满山遍野,全是庄稼,一直种到了轨道旁紧贴着火车,那个密吆,我们像是掉进了庄稼阵。不过水稻长势一般,可能是化肥短缺的缘故。玉米高粱还好。几个小时过去,窗外的景致竟然丝毫没有变化,只是庄稼越来越多。看来,金太阳也在全力解决一直困扰他的国家的吃饭问题。

  道路上空荡荡的,人烟稀少,十分安静,偶尔会看到一辆车。不论是车站还是乡村,到处伫立着领袖像和“主体思想塔”,还有一些看不懂的标语。

  沿途看不到牛羊养殖的迹象,只看到几头瘦牛在街上晃,还有几只小鸭子在水里游,也是瘦了光叽。没有粮食给它们吃,只有草吃,所以瘦。也看不到果树,看不到蔬菜,几乎没有经济作物种植,感觉还是当年中国的“以粮为纲”。直到接近平壤的地方,才看到一些果树、蔬菜园,但也很少。

  朝鲜人每天都吃什么?导游告诉我们,一般是中午米饭就泡菜,晚上凉面,老百姓,几乎家家如此。我看到铁路边正在施工的人们也是吃凉面,上面洒着一点黄瓜丝。

  食品来源单一,人们大量吞食五谷杂粮,食量很大却仍然感觉吃不饱,这也许是粮食会短缺和人们营养不良的原因之一吧。朝鲜人基本上跟那些瘦牛瘦鸭一样,特别是男人,都是又黑又瘦,全朝鲜就胖了一个人——金太阳。

  而且朝鲜受自然条件的影响只熟一季,这样漫山遍野地种粮食,庄稼一旦收割完毕,到了冬季,岂不是一片黄土朝天?这不是真正的绿色植被,只是庄稼覆盖,没有树,山上一棵树都没有,感觉这个国家把树都拔光了,岂不是对自然环境的严重破坏?难怪自然灾害都闹到了朝鲜,而一衣带水的韩国却相安无事。计划经济的弊端,朝鲜人还没意识到,它的危害,朝鲜人还没明白过来。

  大量种植粮食,粮食还不够吃,不得不依赖国际社会的援助,沿途不止一次看到瘦骨嶙峋的朝鲜小孩拎着印有“USA”的小铁桶玩耍,但天天对着别人挥舞核武器又会有谁愿意充冤大头认真援助它?

  我们这个团有20来个人,主要来自北京、天津、唐山、香港等地,还有几个浙江或者江苏的。车厢是法国淘汰下来的包厢车,一个包厢坐6个人,比较宽敞,但没有空调,也没有电扇,比较热,尤其到了中午,简直难以忍受。

  从新义州到平壤,只有220公里,正常情况下5个小时可到,我们却足足走了8个小时。原因是朝鲜的铁路是单轨,电气化铁路,可是电力又不足,走走停停,自然慢了许多。实际上,说是4天的旅游,路上就要占去两天。

  车到中途,发生了一起车祸,火车把一辆手扶拖拉机撞了。拖拉机手,一个年轻的当然也是非常瘦的小伙子满脸是血地倒在路边。火车上的人下来,招呼了几个过路人把他抬到公路边,好一阵,没有车停下来。最后拦下一辆卡车,把伤者抬上去,看样子那位兄弟上不轻,能不能保住性命?不免牵挂了一阵。耽误了40分钟,火车又慢慢开动了。这也是车晚点的原因之一。

  沿途的车站,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甚至连火车也没有。快到平壤了,道路愈见平整,房子愈见漂亮,树木也多起来,甚至看见了高架桥,但路上仍然没有车……

  

  入住羊角岛饭店

  

  终于到平壤了。平壤车站,因为人少,站台显得宽阔,也很洁净,但候车室狭小。照例,这里是不能拍照的。

  坐上朝鲜国旅的大轿,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到达我们的下榻之地——羊角岛饭店。

  与朝鲜的绝大部分地方不同,这是个相当现代化的大型酒店,是朝鲜国内最好的三家“特级”酒店之一,47层,宽大明亮,设施齐全,8部电梯同时开放。卫生间也是西方式的,马桶没有水箱,只有瓷砖墙的按钮,弄得我们有些见过世面的中国人竟然不知道怎么冲马桶。卫生间地面不设地漏,洗澡时得加小心。饭店后面有个专对外国开放的赌场。

  我住的是2802房间,两个人一间,房间比国内一般的酒店宽敞,设施水平不在中国五星级酒店之下。

  推开窗户,外面就是大同江和平壤市区,景色迷人,可惜有雾,照片效果不好,而以后的几天我竟然再也没有机会重拍此景。

  饭店附设的商店至少有两个。人民币对朝币的比价是1:17,但在朝鲜要4元人民币买1元朝币的东西。在饭店里买东西就更贵,也不知他们是怎么算的。我打算买一支标价1。2朝币的体温计,结果售货员小姐拿计算器一算需要12元人民币才能买下,那就算了。

  每个朝鲜人都佩戴金日成像章,但这次我没有看到有人戴金正日像章。外国人不能佩戴金日成像章,也没有地方去买。我在小卖部买了一个朝鲜国旗的胸章,3元人民币。我相信,跟朝鲜人交流、拍照,关键时刻这东西用得着。以后发生的事证明果然如此。

  饭店里还有个小书店,里面大部分是歌颂伟大领袖的书籍,也有朝鲜历史、政治治类的,可惜大部分都是朝鲜文字,看不懂。

  我们房间的电视可收到朝鲜的两个台,中国中央二套,凤凰卫视,一个日本台和一个英语台,不知是哪国的,没仔细看。同屋的唐山老客总霸着中央二套不放,我懒得跟他抢。

  晚饭都在外面的餐馆吃,回到宾馆一般都很晚了,大家累了一天,饭店离市中心区较远,周围又漆黑一片,所以一般不出去,也没什么活动安排。导游交待不要远离饭店,如果想出去,先跟导游说,但回到饭店也并没有感觉有人监视着。一次我们离开饭店往外走了有两公里,也没见谁尾随或干预。只是走了这么远仍然看不到光亮,自己有点发怵就回来了。还有一次我自己一个人走出去很远,还带着相机,但四遭里黑黢黢的一片,硬着头皮走了有半个多小时,也就“知难而退”了。

  

  看平壤

  

  我们这个20个人的团竟安排了4个人组成的导游组全程“陪同”。金近惠,导游组以她为主,左得很,一口一个伟大领袖,而且对咱中国人有点傲慢(当然咱们同胞的表现也无法让人恭维),在中朝友谊纪念碑的表现让我对她相当不满,但她对工作还是认真、尽职的;摄像,一个个子很高的小伙子,对我们非常友善;司机;杨雪姬,19岁,平壤旅游大学二年级的学生,这次是实习。这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全团的人都喜欢她。后面我还要写到她。

  我现在知道的朝鲜的大城市有三个:除平壤外,还有新义州、开城分列第二和第三。但新义州、开城表面看上去跟平壤差距太大,样子跟我们一个县城的水平差不多。

  平壤就不同了,仅从城市景观上说,这是一个相当现代化的颇有气势的大城市,就是拿到中国来,能跟它比一比的城市也不多。全朝鲜保平壤,就像我们当年全国保北京一样,只是他们做得更过,平壤以外,说是地狱也差不多,平壤之内,伟大领袖阳光普照,一片歌舞升平,人民的生活也好得多。差距之大,世界上首屈一指。

  我们只能浮光掠影走马观花地看平壤,无法接触到普通的朝鲜人,就是接触到,语言不通也是枉然,近在咫尺,却是像隔着千山万水。我曾在地铁车厢里向一位朝鲜中年人问好,中方导游正好在身边,想跟他攀谈几句,但他只是对我十分冷淡地点点头,一言不发,好生失落。想当年,咱志愿军在这片土地上也牺牲了好几十万人那,怎么现在朝鲜人见了中国兄弟情同陌路了?

  平壤的大街上空空荡荡,车很少,人行道也是同样空荡荡。有网友看了我拍的照片以后评论说,那么空旷的街道,没有什么人气,被控制下的“人少”"并不值得羡慕。这话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早就听说平壤地铁非凡,眼见为实,的确不得了。速度相当快的自动扶梯要走2分多钟才能到底,少说得120米深,给人的感觉,就像进了无底洞。据说把地铁挖这么深是为了战备,用金领袖的伟大战友毛泽东的话说这叫“深挖洞”。平壤可以在3个小时内把整个城市的人疏散到地铁里,世界上的其他城市恐怕还很难做到。

  哇,好豪华呀,宽阔高大的站台,现场看,更感觉到平壤地铁的宏伟,北京地铁还真比不了,大概只有莫斯科地铁可与之相比。导游介绍,平壤地铁总长度58公里,是120万平壤市居民的主要交通工具。每天有过半数平壤居民要乘坐地铁。平壤市的轿车、公共汽车比较少,这可能是一个原因?票价很便宜,每乘坐一次1角朝币。

  可惜电力不足,里面的灯光不亮,感觉黑乎乎的。“不计成本”,对,这正是我当时所想到的一句话。只有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国家才能做到这一点。

  在参观建党纪念碑时看到了有轨电车,这也是平壤一景,运行起来声音很大,但好像车还比较多,一会儿过去一辆。

  到了晚上,说整个平壤一片漆黑决不过分。电力不足,路灯基本不亮。只有伟大领袖的铜像和主体思想塔等主要建筑有照明。路边没有商店,没有霓虹灯,也没有什么车。路上的行人摸着黑前行。导游小金说,是“帝国主义”的封锁使朝鲜电力能源不足,特别是95、96年“苦难的行军”,居民家庭用电都无法保证。这两年好些了,居民家庭用电基本可以保证,但电压还是不足,灯光比较暗。

  

  智闯金日成广场

  

  金日成广场是朝鲜的国家广场,相当于中国的天安门广场。本来这次旅游没有参观金日成广场的计划,因为那里正在为“八一五大典”(南北方共同举行)排练大型团体操。朝鲜的团体操是有名的,水平在中国以上,中国每到举行大型团体操表演时总是要来朝鲜“取经”。

  我一直想看看传说中的金日成广场,但导游说了,那里现在不让参观,进不去。但机会还是来了。

  到朝鲜的第二天,在参观完“美国鬼子”的“间谍船”之后,车停在了大同江边,左边江对岸是主体思想塔,右边,不就是金日成广场么?小金在前面大声吩咐着:“休息10分钟,大家到卫生间用过之后马上回来!”她的中文不那么利落,这么个表达方式。我马上附和:“对,到卫生间好好用,不必着急!”中方导游小谢道:“就你话多!”

  趁着车上一阵乱,我抓紧时间溜下车,疾步向广场走去——不能跑,这里是朝鲜,那会引起别人注意的。我把相机塞进口袋里,贴着路边行进,有人注意我,毕竟我的服装跟朝鲜人不一样,但关键时候我胸前的像章起了作用,有人注视着我但没有人拦我。穿过宽阔的马路,我一直走到了广场的最里面。

  我面前,就是成千上万个正在排练团体操的学生们。

  临近8月的朝鲜,太阳火辣辣的照在人身上,我这刚从空调车上下来的人都感觉受不了,这些孩子们是怎么做到在这毫无遮挡的广场上坚持排练的呢?是纪律,还是精神?

  我的左边走来两个提桶送水的人。往上看去,平壤劳动人民大学习堂的二楼平台就是广场的主席台,两侧是观礼台。8月15日,金太阳将在这里再一次升起。

  草草照了几张,赶紧回返,来时穿过这巨大的广场用了七、八分钟,我肯定迟到了。果然,走了不到一半就看见小金一脸焦急地在寻找我。见到我,她倒也没发火,只是说:“快上车吧,人们都等急了。”

  我跑步回去,果然看到同胞们等得不耐烦的神色,找到座位,灰溜溜地坐下,可心里是满意的。

  

  生了一肚子气的中朝友谊塔

  

  我们参观了中朝友谊纪念塔,就是在这里,我大大地生了一回气,并发誓,有一天,我还要回到这个国家来,为了我们那牺牲了的数十万志愿军兄弟。

  中朝友谊纪念塔的左边是旁边高耸入云的朝鲜国家电视发射塔右边是雄伟壮观的凯旋门,临近还有170米高主体思想塔,与这些建筑相比,中朝友谊纪念塔显得太矮小了,只能算个丑小鸭。塔前两条大街上的行人络绎不绝,个个或行色匆匆,谁也顾不上往这熟视无睹的建筑上有意无意地哪怕看上一眼。

  我们的塔在这个小山包上就这么孤零零地矗立着,没有士兵守卫,没有松柏掩映,更谈不上如林的花圈。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朝鲜妇女挂着工作牌在卖花,20元一束,我买了一束,等着献花,我也注意到,同胞们很少有买花的,稀稀拉拉四、五束。烈士塔旁边每天数以千计的中国人潮水般地涌来,又潮水般地退去,整个烈士塔的塔基上只留下了区区一、二十束鲜花。导游在不远处介绍着:友谊塔总占地面积为12万平方米,高30米,塔身由1025块花岗岩和大理石组成,以象征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参战日期10月25日……

  步入友谊塔下的内部展室,中间放着一本翻阅得已经有点肮脏的花名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李炜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朝鲜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488.html
文章来源:燕南首发(http://www.yannan.cn)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