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西点军校演讲全文:美国比任何时候都更强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514 次 更新时间:2014-06-01 09:49:00

进入专题: 美国  

奥巴马  

    

   美国总统奥巴马5月28日面对西点军校毕业生演讲。他认为,美国的国力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盛,“全世界都期待美国出手相助”,“美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国家,而且至今仍然如此。这是上一个世纪的现实,也将是下一个世纪的现实。”奥巴马将美国“在世界舞台上发挥领导作用”视为自己的底线,并表示“我们如果不领导世界,谁来领导?”当面对国际舆论时他说,“为了保护我国人民、我们的国土、我们的生活方式,美国永远不需要征求别人的许可”,“我对美国例外论深信不疑。”奥巴马认为,“美国对民主和人权的支持超出了理想主义的范畴”,“民主政权”这个最亲密的朋友能成为美国产品的市场。在中国南海问题上,他表示“我们正在这个过程中向东南亚国家提供支持”。最后,他勉励西点军校的毕业生们:“为了让美国领导世界,你们要竭尽所能。”

   以下为奥巴马演讲全文:

    

   谢谢,非常感谢。感谢卡斯伦将军的介绍。特雷纳将军(General Trainor)、克拉克将军(General Clarke)、全体西点军校的教职员们,你们是这个光荣学府的杰出管理者,也是美军新晋军官的杰出导师。

   我要向陆军部长麦格修将军(General McHugh)和奥迪耶诺将军(General Odierno)表示感谢,同样要感谢的还有参议员杰克?里德(Senator Jack Reed),他今天也在这,他也是一名自豪的西点人。2014届毕业生们,祝你们再续西点军魂的传奇。

   你们当中出了首届女指挥官小组:艾琳?莫尔丁(Erin Mauldin)和奥斯汀?波洛夫(Austen Boroff)。加拉?格拉文(Calla Glavin),你获得了罗德奖学金,而乔希?荷贝克(Josh Herbeck)则证明西点军校的命中率在三分线上也不差(乔希?荷贝克是一名篮球球员-译者注)。(笑声)

   这是你们在西点最后的几个小时,我想对整个年级说,身为总司令,我在此赦免那些因为小错被关禁闭的学员们。(笑声,掌声)

   我只想说,我上学的时候可没人对我这么好。

   我知道你们要跟我一道向家人说声谢谢。乔?德莫斯(Joe DeMoss)的儿子詹姆斯毕业在即,乔在写给我的一封信中,说出了很多家长的心里话。“内心深处,”他写道,“我想自豪地宣称他们为了祖国不惜赴汤蹈火。”好几名毕业生都跟詹姆斯一样是退伍老兵,在这里我想请各位起立,不仅是向我们当中的老兵致敬,更是向250多万曾在伊拉克或阿富汗等地服役的人和他们的家人致敬。(掌声)

   阵亡将士纪念日刚过去不久,今天纪念那些为我们的自由作出巨大牺牲的人很有必要。你们是9?11以来首届不用被送上伊拉克或阿富汗战场的毕业生。(欢呼,掌声)

   当我2009年第一次在西点演讲时,我们在伊拉克还有10万驻军。我们还在准备大幅增加阿富汗驻军。我们的反恐工作重点是基地组织的核心领导层——他们实施了9?11袭击。而我们的国家刚开始走出那场大萧条(1929)以来最大的金融危机。

   四年半之后,在你们毕业之际,情况已大不相同。我们从伊拉克撤军、缩小阿富汗战争的规模。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边境区域基地组织的首恶遭到灭顶之灾,奥萨马?本拉登不复存在。(欢呼、鼓掌)。在此期间,我们重新将投资重点放在美国的实力增长之源,即能为所有愿意努力工作、承担责任的人提供机会的增长型经济体。

   实际上,从大多数指标来看,美国的国力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盛。有人对此表示不同意,他们认为美国正在衰落,已经从主导全球事务的地位下滑。这些人不是对历史作出了错误的解读,就是陷入了党派政治的漩涡。想想吧。我国军队无可匹敌。任何国家对我们造成直接威胁的可能性很小,远远低于我们冷战时期面临的危险。

   与此同时,我国经济活力充沛,在全球仍然首屈一指;我国企业最具创新精神。每年,我们都自主生产更多的能源。从欧洲到亚洲,我们是世界有史以来最强大联盟的核心。

   美国继续吸引勤奋努力的移民。我们的建国理念激励了全球各地的议会领导人和公共广场上新发起的各类运动。当台风袭击菲律宾的时候,当尼日利亚女学生被绑架的时候,当蒙面人占领乌克兰建筑物的时候,全世界都期待美国出手相助。(掌声)所以,美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国家,而且至今仍然如此。这是上一个世纪的现实,也将是下一个世纪的现实。

   但是,这个世界正加速发生变化。这种情况提供了机会,也构成了新的危险。众所周知,由于9?11以来的技术状况和全球化,原来一些由国家掌握的权力已经掌握在个人手中,这增强了恐怖主义分子造成危害的能力。

   俄罗斯入侵前苏联共和国的行为震撼了欧洲各国首都的神经,与此同时中国的经济崛起和军力扩张引起了邻国的不安。

   从巴西到印度,不断上升的中产阶级与我们展开竞争,各国政府要求在全球事务中获得更大的发言权。但即使在发展中国家迎接民主和市场经济之际, 24小时不间断的新闻和社交媒体提醒我们,不要对持续不断的宗派冲突、国家衰败和民众起义等视而不见,这些可能是上一代人没有遇到的问题。

   你们这一代人的任务将是应对这个新的世界。我们面临的问题、你们每一个人将面临的问题,不是美国是否能领导世界,而是我们如何领导世界——不仅仅是保障我们的和平与繁荣,还要让和平与繁荣扩展到全球各地。

   但这不是一个新问题。至少从乔治?华盛顿担任总司令开始,就有人发出警告,反对卷入不直接影响到我国安全和经济福祉的外部纠纷。

   今天,从保守的现实主义角度来说,我们不该介入叙利亚、乌克兰或中非的冲突。毫无疑问,经过代价高昂的战争和国内不断的反战宣传,这种观点已经被很多美国人接受。

   来自左翼和右翼的干涉主义者提出了另外一种观点,他们认为我们不能对这些冲突视而不见,否则我们自身会走向灾难。在他们看来,美国在世界各地使用武力,是世界免于战乱的最后保障。面对叙利亚的暴政和俄罗斯的挑衅,美国如果不采取行动,不仅违背了我们的良知,而且会招致未来日益升级的侵略行动。

   这两派都可以引用历史资料支持自己的观点。但是我认为,不论哪一种观点都无法准确表达时代的需求。21世纪的美国孤立主义并不是可取的方案,这毫无疑问。对于我国边界以外的事态,我们不能选择置之不理。比如核材料如果得不到安全处理,就会威胁美国人民。

   目前叙利亚内战已经跨出国界,富于侵略性的极端主义团伙袭击我们的能力正在加强。地区性侵略行为如果不得到制止——不论在南乌克兰、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还是全世界任何地方——最终都将影响到我国的盟国,届时我国军队可能被卷入其中。我们不能无视我国边界以外的事态。

   除了这些狭隘的解释之外,我认为,我们还面临一个现实的道德选择,这同样是我们无法切割的利益。我们必须保证我们子孙生活的世界不再有女学生被绑架(指近日尼日利亚伊斯兰极端组织的袭击),不再有人因自己的民族、信仰和政治观点被杀害。

   我认为世界获得更大的自由和更多的宽容,不仅是道义之必需,而且有助于保障我们的安全。

   但是,我谈到我们在海外争取和平与自由,以保障我们自身利益的问题,这并不意味着对每一个问题都需要采取军事手段。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我们所犯的一些代价最高昂的错误都不是因为我们采取克制态度,而是因为我们没有认真考虑后果就匆忙进行军事冒险——没有事先争取国际支持和确立行动的合法性;没有坦白地将必需的牺牲告诉美国人民。豪言壮语容易成为头条新闻,但战争并不因口号而分胜负。艾森豪威尔将军对这个问题有刻骨铭心的体会。1947年,他在这里的毕业典礼上发表讲话说:“战争是人类最悲惨和最愚蠢的闹剧;蓄意或鼓动挑起战争是反对全人类的邪恶肮脏罪行。”

   跟艾森豪威尔一样,这一代的军人非常清楚战争的代价,它包括你们西点人的性命。当我宣布阿富汗增兵后,4名听众(指上次在西点军校演讲的军校生听众)为此牺牲,很多人都负了伤。

   我相信为了保障美国安全,我们需要这些军事行动。但我对死难者无法释怀,我对伤者无法释怀。如果我置你们于危险之中仅仅为了解决世界某地的问题,或者担心批评者压力,用军事介入来避免美国显得软弱,那么我就背叛了我对你们的责任,背叛了我们热爱的国家。

   我的底线是:美国必须一如既往在世界舞台上发挥领导作用。我们如果不领导世界,谁来领导?你们的军队是这种领导作用的中流砥柱,现在如此,一贯如此,今后也将如此。但是,美国的军事行动不能成为我们在每个场合发挥领导作用的唯一因素——甚至不是最基本的因素。不能因为我们有最优质的榔头,就把每个问题都当成钉子。

   由于军事行动承担的代价如此高昂,你们应该知道,你们的每一位文职领导人——特别是你们的总司令——很清楚如何发挥这种无比强大的威力。余下的时间,请允许我谈谈我今后美国和美国军队如何发挥领导作用。因为你们将参与这种领导作用。

   首先,请让我重复我担任总统之初提出的一项原则:在我国核心利益需要的时候——当我国人民受到威胁,当我们的生存处于紧急关头,当盟邦面临危险,美国将在必要的情况下单方面出兵。

   在上述情况下,我们仍然需要提出一些尖锐的问题,考虑我们的行动是否适当,是否有效,是否正当。国际舆论需要受到重视,但为了保护我国人民、我们的国土、我们的生活方式,美国永远不需要征求别人的许可。(掌声)

   另一方面,如果全球性问题对美国并未构成直接的威胁,当某些危机激发了我们的道德责任,或者使全世界滑向更危险的方向——但并不直接威胁到我们的时候,出兵的门槛必须提高。在这类情况下,我们不应该单独行动。相反,我们必须动员盟邦和伙伴采取集体行动。我们必须扩展我们的干预方式,比如深度外交、制裁、国际法;同时在正当、必要和有效的情况下,采取多边军事行动。在这类情况下,我们必须与其他力量合作,因为在这类情况下采取集体行动才更有可能成功,更有可能持久,同时比较不容易犯代价高昂的错误。

   由此引出我的第二个观点:在可预见的未来,在美国国内与海外,最直接的威胁仍然是恐怖主义。但是,对每一个包庇恐怖主义网络的国家都发动攻击,这个战略未免过于天真,也不可能持续。我认为,我们必须调整我国打击恐怖主义的战略——吸取我们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转而与国内有恐怖主义基地的某些国家进行有效的伙伴合作。

   新战略的必要性展示一个事实,即今天的主要威胁不再是中央集权的“基地”组织领导层,而是分散的“基地”组织外围团伙和极端主义分子,他们经常挑战所在国家的秩序。这种局面降低了本土遭受大规模9?11式袭击的可能性,但增加了美国海外人员受到袭击的危险。正如我们在班加西看到的情况(大使被杀)。这种情况令防备薄弱的目标身处险境,例如我们在内罗毕购物商场看到的情况。为此,我们必须制定适于应对这类弥漫式威胁的战略——扩大我们的影响,但不派遣军队,避免军队的战线过长,也可以避免引发当地的不满情绪。

   我们需要合作伙伴与我们一起打击恐怖主义分子。在我们已经进行的工作和我们目前在阿富汗所做的工作中,很大一部份是提高伙伴的自主反恐能力。美国与我们的盟邦一起对“基地”组织核心给予沉重的打击,挫败了他们试图颠覆国家的反叛活动。

但是,这个进程能否持续进行取决于阿富汗人从事这项工作的能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美国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5139.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

3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