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在第65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01 次 更新时间:2010-09-26 14:33:39

奥巴马  

  

  2010年9月23日,奥巴马总统在第65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以下是讲话的中译文,由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IIP)根据白宫发布的纪录稿翻译。

  

  ----------------------------

  

  白宫

  

  新闻秘书办公室

  

  即时发布

  

  2010年9月23日

  

  

  奥巴马总统在联合国大会上的讲话

  

  纽约州纽约市

  

  联合国总部

  

  

  美国东部夏令时间上午10:01

  

  总统:主席先生、秘书长先生、各位代表、女士们、先生们。我很荣幸在我当选美国总统将近两年之际,第二次在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

  

  我们知道,对我们的人民而言,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时刻。我们每个人都是带着自己的问题和重点来到这里的。但是,作为领导人、作为国家,我们也面临着共同的挑战。

  

  我们在一个建立在战争的废墟之上,以团结世界追求和平为宗旨的机构里集会。我们在一个几个世纪以来迎来了全世界各地人民的城市里集会,这个城市显示出各种肤色、信仰和身份的个人可以走到一起,寻求机会,建立共同社会,并生活在人类自由的福祉之中。

  

  在这座大厅的门外,这个伟大城市的街道和街区讲述着这个艰难十年的故事。九年前,世贸中心被毁,标志着肆无忌惮地侵犯尊严和荣誉的威胁的显现。两年前的这个月,华尔街的金融危机重创了“百姓街”(Main Street)上的美国家庭。这些不同的挑战影响到全球各地的人民。从卡萨布兰卡到伦敦,从贾拉拉巴德到雅加达,男女民众和儿童惨遭极端分子的杀害。在金融危机期间,全球经济遭受了巨大的冲击,各大洲的市场瘫痪、数百万人的梦想变得渺茫。对我们的安全和繁荣的种种挑战背后是更深切的担忧:由来已久的仇恨和宗教分歧再次抬头;这个相互联系日益紧密的世界却因某种原因而令我们难以掌控。

  

  这些就是本届政府上任以来所面临的一些挑战。今天,我想谈谈我们在过去20个月里为应对这些挑战所做的努力;我们在寻求中东和平的进程中肩负的责任;以及我们在21世纪力争建设一个怎样的世界。

  

  让我先谈谈我们所做的工作。作为总统,我的首要重点是挽救我们的经济,使其免于崩溃。而在一个繁荣共享的时代,我们只靠自己的力量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因此,美国已与世界各国联合起来刺激经济增长,并重新拉动需求以便再创就业机会。

  

  我们正在改革我们的全球金融体系,从国内华尔街的改革做起,以此避免这样的危机再度发生。我们把20国集团作为国际协作的核心,因为在一个财富更趋分散的世界里,我们必须扩大我们的合作圈,接纳新兴经济体——世界各个地区的经济体。

  

  尽管还有许多工作有待完成,但我们的努力已显示出卓著成效。全球经济已经脱离大萧条的边缘,并且重新开始增长。我们抵制了保护主义,并正在探索扩大各国间商业和贸易的途径。但是,为了让这些前进的种子不仅为全体美国人,而且为全球各地人民带来更普遍的繁荣,我们不能——也不会——固步自封。

  

  至于我们的共同安全,美国在逐步结束伊拉克战争的同时,正在对基地组织发起一场更有效力的战斗。我上任以来,美国已从伊拉克撤出了近10万驻军。我们是以负责任的方式这样做的,因为伊拉克人民已经接管保卫自己国家安全的责任。

  

  我们正致力于同伊拉克人民建设一种持久的伙伴关系,同时信守我们的承诺,到明年年底撤出剩余的驻军。

  

  在从伊拉克撤军的同时,我们已经重新集中力量打击基地组织,并让其附属组织无处藏身。在阿富汗,美国及其盟国正在实行一项战略,阻止塔利班势力抬头,提高阿富汗政府和保安部队的能力,从而使阿富汗的责任移交明年七月就可以开始。从南亚到非洲之角,我们正在采取一种更具针对性的方针——在不部署大批美军的情况下,增强我们合作伙伴的实力并捣毁恐怖网络。

  

  当我们追剿世界上最危险的极端分子的时候,我们也绝不让世界上最危险的武器落入他们手中,我们要在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中寻求和平与安全。

  

  今年早些时候,47个国家采纳了一项在4年内保障所有易散失核材料安全的工作计划。我们和俄罗斯签署了数十年来最全面的军备控制条约。我们缩小了核武器在我国安全战略中的作用。现在,在联合国这里,我们走到一起共同来强化《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uclear Non-Proliferation Treaty)。

  

  作为我们致力于不扩散核武器努力的一部分,去年我再次给伊朗伊斯兰共和国(Islamic Republic of Iran)提供了机会,并强调指出,它作为国际社会的一个成员既拥有权利也负有责任。我也在这个会议厅里说过,如果伊朗不能履行其责任,它必须承担后果。我们也正是这样做的。

  

  伊朗是《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签约国中唯一不能证明其核计划的和平意图的国家,而其种种行动是有严重后果的。通过联合国安理会第1929 号决议(U.N.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1929),我们明确地表明,国际法并非空洞的诺言。

  

  现在,我要再一次明确表示,美国与国际社会努力寻求解决我们与伊朗之间的分歧,如果伊朗选择谈判途径,外交谈判之门依然敞开。但伊朗政府必须显示出一种明确、可信的承诺,并向全世界确认其核计划只用于和平目的。

  

  当我们抗击致命武器的扩散时,我们同时也面临着气候变化带来的忧虑。在国内的清洁能源和提高能效方面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投资后,我们帮助在哥本哈根(Copenhagen)达成了一项协议,该协议在历史上首次要求所有主要经济体降低有害气体排放。我们非常清楚地认识到,这仅仅是迈出了第一步。从今往后,我们将支持一个让所有主要经济体都为保护地球承担责任的进程,同时充分发挥清洁能源的效力,让它成为增长和发展的引擎。

  

  美国也欣然肩负起我们的强大实力所带来的独特的责任。当暴雨在巴基斯坦(Pakistan)倾注而下造成洪水泛滥之际,我们提供了大量援助,我们大家都应支持巴基斯坦人民的灾后重建努力。当地震爆发让海地(Haiti)遭受重创时,我们加入多国联盟立即投入救灾行动。今天,我们缅怀联合国大家庭中那些在地震中遇难的人士,我们将与海地人民并肩努力,直至他们重新站立起来。

  

  在种种纷繁事务中,我们仍然一心致力于追求和平的事业。去年,我承诺尽我最大的努力支持以色列(Israel)和巴勒斯坦(Palestine)和平安全地并存的两国目标,并以此作为以色列与其所有邻国达成全面和平协议的一部分。在过去12个月中,我们走过了曲折的道路,经历了几个高峰和多个低谷。但就在本月,我非常欣喜地看到,在华盛顿、沙姆沙伊赫(Sharm el Sheikh)和耶路撒冷(Jerusalem)实现了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直接谈判。

  

  我也知道,许多人对该进程持有悲观的看法。消极论者认为,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相互之间极不信任,双方内部极度分裂,因而不可能达成持久和平。双方的反对派都将试图用刻毒的语言和枪弹炮火破坏这个进程。还有些人则认为,双方之间的分歧太大;谈判破裂的可能性也太大;在经历数十年的失败之后,和平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

  

  我听到了那些怀疑的论调。但我要求你们想想其他的可能性。如果不能达成协议,巴勒斯坦人将永远无法享有只有拥有自己的国家才能享有的自豪和尊严。以色列人将永远不能获得只有愿意和平共存的独立、稳定的邻国才能带给他们的安定与安全。 人口分布造成的严酷现实将变得根深蒂固。更多的鲜血还将流洒。本应是我们共同人性的象征的圣地(Holy Land),仍将是我们之间歧见的标志。

  

  我拒绝接受那样的未来。我们都要作出抉择。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选择和平之路。当然,这种责任必须首先由冲突双方承担,他们必须听从历史的召唤。本月早些时候,我在白宫(White House)被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导人的言辞深深地打动。内塔尼亚胡总理(Prime Minister Netanyahu)说:“我今天来到这里是寻求一种能够让双方人民都生活在和平、安全和尊严之中的历史性妥协。” 阿巴斯主席(President Abbas)则说:“我们将不遗余力,我们将孜孜不倦地不懈努力,以确保这些谈判能够实现目标。”

  

  现在应该言出必行。我相信两位领导人都有勇气这样做。可是他们必须走的道路异常艰难。因此我呼吁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以及全世界──一起支持这些领导人现在的共同目标。我们知道,在这条道路上将遇到种种考验,其中一个考验就在眼前。以色列暂时停建定居点的行动已经产生实际效果,改善了会谈的气氛。

  

  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已众所皆知。我们认为停建应该延长。我们还认为,会谈应该持续进行,直到完成为止。现在正是当事各方协助彼此克服这个障碍的时机。现在正是建立互信──并提供时间──争取获得实质性进展的时机。现在正是抓住这个机会的时候,良机不容错过。

  

  和平必须由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共同维持,但是我们每一方也有责任尽一己之力。 我们中间与以色列友好的各方必须理解,犹太国真正获得安全,需要有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使巴勒斯坦人获得生活的尊严和机会。与巴勒斯坦友好的各方则必须理解,巴勒斯坦人的权利只有通过和平方式才能获得,其中包括与安全的以色列实现真诚的和解。

  

  我知道在座的许多人都称自己是巴勒斯坦的朋友。可是表示友好的言谈必须得到实际行动的支持。已经签署《阿拉伯和平倡议》(Arab Peace Initiative)的有关方面应该抓住这个机会采取实际步骤,促使承诺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倡议成为现实。

  

  赞成巴勒斯坦自治的各方应该从政治上和经济上协助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帮助巴勒斯坦人建立自己的国家制度。

  

  那些期盼看到巴勒斯坦独立的人也不应该再要求摒弃以色列。经历了数千年之后,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不再是异地的陌生人。以色列已建国60年,作为国际社会的一员,这个国家的存在也不应受到质疑。

  

  以色列是一个主权国家,也是犹太人的历史家园。大家都应当了解,试图逐步剥夺以色列合法地位的努力只会受到美国的坚决反对。威胁或杀害以色列人的行为对巴勒斯坦人毫无助益。屠杀无辜以色列人的行为并不是抵抗,而是不公正。毫无疑问:像阿巴斯主席这样面对极端困难的情况,在全世界为他的人民挺身而出,这样的勇气远胜于那些对无辜妇孺发射火箭的人。

  

  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发生冲突的历史和这个机构一样悠久。我们可以明年再回到这里,如同过去六十年一样,对这个问题发表冗长的讲话。我们可以看到人们罗列种种令人耳熟的怨言。我们或许可以推出同样的决议。我们或许可以进一步姑息拒绝主义和仇恨的势力。我们或许也可以浪费更多的时间进行争辩,但这样的争辩无助于任何以色列或巴勒斯坦儿童获得更光明的未来。我们或许可以那样做。

  

  相反,我们可以说,这一次将有所不同──这一次,我们不会听任恐怖、骚乱、故作姿态或政治手腕挡住去路。这一次,我们不考虑自己,而是想着加沙(Gaza)拥有无尽梦想的小女孩,或是斯德洛特(Sderot)希望睡觉时不再有火箭弹梦魇的小男孩。

  

  这一次,我们应该从有关宽容的教义中获得启迪。宽容是三大宗教的核心思想。这三大宗教都视耶路撒冷为圣地。这一次,我们应该唤醒自己内心最好的一面。如此一来,当我们明年再度回到这里时,我们就能达成一项使联合国增加一个新会员的协议──一个与以色列和平共处,独立自主的巴勒斯坦主权国家。(掌声)

  

  承担我所谈到的挑战——萧条、战争和冲突——的重任是我们必然的使命。而且经常存在的紧迫感,甚至危机感,成为我们大部分外交政策的推动力。其实,经历了战火纷飞的千百年以后,这个机构反映了人类的一个心愿,要求建立一个机制应对不可避免的紧急情况。

  

  但是,即使我们面对眼前的挑战,我们也必须放眼未来,不局限于这些挑战。我们需要考虑我们长远的建树是什么?一旦今日之战事偃旗息鼓,等待着我们的将是什么样的世界?这就是在今天剩下的时间里我需要谈的问题。

  

  联合国大会成立之初采取的行动之一是在1948年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宣言开宗明义指出:“对人类家庭所有成员的固有尊严及其平等的和不移的权利的承认,乃是世界自由、正义与和平的基础。”

  

  这个想法很简单——全世界的自由、正义与和平必须以人类每一个个人生活中的自由、正义与和平为开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6223.html
文章来源:美国参考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