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青:现代辩证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64 次 更新时间:2013-05-19 13:16:03

进入专题: 资本论   现代辩证法  

何青  

  

  

  何青主讲/台湾《资本论》研究会录音稿整理

  

  编按:此篇文章是根据何青先生於2004年10月18日的「现代辩证法」《资本论》讲座演讲的录音整理。该讲座是由台湾《资本论》研究会主办,相关现代辩证法的讲座,还包括另一场主题为「价值形式辩证法」的讲座。何青先生在此系列讲座精辟分析马克思的辩证法,从《资本论》挖掘现代辩证法的宝藏,批判中共与苏联的黑格尔主义。何青先生对马克思辩证法与《资本论》的研究是相当深入,很有独到的见解,讲座的内容可说是闻所未闻完全新颖的东西,特此发表,以提昇对《资本论》研究的理论水平。

  

  今天这个讲座的题目是「现代辩证法」,很少人听过「现代辩证法」这个名词,一般听到的是辩证法、唯物辩证法、唯心辩证法等名词,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今天这个讲座的内容是个完全新颖的东西。这个讲座是一系列的讲座的第一讲,下个讲座的题目是「形式辩证法」,内容会愈来愈细致、会进入细节的分析,今天讲座的内容是属於导言的性质。

  

  要解释什麽是「现代辩证法」?那麽就要解释:

  

  一、什麽是“辩证法”?

  

  二、什麽是“现代”辩证法?

  

  从马克思的着作中,我们可以发现马克思在重要的地方都不下定义,用各种方式来表达他的意思,分析、举实例或作批判的证明,这跟黑格尔的做法是一样的。他们认为定义的方式是不科学的,因为定义就是用一个很僵固的概念,把一个变动、变化中的事物或现象局限在一些范围之中,不仅无法描述事物的变化,反而使事物的变化在僵硬、僵固的论述中被扭曲,因此马克思是从不下定义的。恩格斯在《资本论》第三卷的序言中也有特别的提出这一点,他说:

  

  「这是出自於他的误解,即认为马克思进行阐述的地方,就是马克思要下的定义,并认为人们可以到马克思的着作中去找一些不变的、现成的、永远适用的定义。但是,不言可喻,在事物及其互相关系不是被看作固定的东西,而是被看作可变的东西的时候,它们在思想上的反映、概念,会同样发生变化和变形;我们不能把它们限定在僵硬的定义中,而是要在它们的历史的或逻辑的形成过程来加以阐明。」

  

  综观《资本论》三卷中,马克思从未下过任何一个定义。这是他很突出的地方。因此对於现代辩证法的意涵,我们也循着马克思的做法,不去下定义。

  

  马克思现代辩证法 V.S. 黑格尔辩证法

  

  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跋:

  

  「我的辩证方法,从根本上来说,不仅和黑格尔的辩证方法不同,而且和它截然相反。在黑格尔看来,思维过程,即他称为观念而甚至把它变成独立主体的思维过程,是现实事物的创造主,而现实事物只是思维过程中的外部表现。我的看法则相反,观念的东西不外是移入人的头脑并在人的头脑中改造过的物质的东西而已。」

  

  大家可能会很惊讶,原以为马克思是要解释其辩证方法,但实际上马克思却是在解释认识的方法。马克思与黑格尔所不同地方在於:黑格尔是从观念与抽象思维出发,从理念创造出现实与自然等等,马克思则相反。观念是外面的物质反映到我们的脑中,经由头脑改造而成的。马克思在此处谈认识的过程,而不是辩证法的过程或方法论,马克思是不是把两者搞混了?不是。

  

  马克思在第二版跋:

  

  「辩证法在黑格尔手中神秘化了,但这绝不妨碍他第一个全面地有意识地叙述了辩证法的一般运动形式。在他那里,辩证法是倒立着的。必须把它倒过来,以便发现神秘外壳中的合理内核。」

  

  这一段话有两点值得注意。第一,辩证法在黑格尔手中神秘化了,这是什麽意思?中共与苏联在关於辩证法的着作中,对於这一点并没有好好解释,事实上中共与苏联关於马克思辩证法的看法都没有好好解释,而且有很多解释都是错的。他们用黑格尔的辩证法来解释辩证法,尤其是拿来解释马克思的辩证法,这恰好就是马克思所说的颠倒的东西。第二,神秘外壳中的合理内核究竟是指什麽?是否只是把唯心的语言转化成唯物的语言?把心说成物,或是把思维内在的东西说成是外在、外化,这样说就是颠倒过来,就没有神秘性?其实并不是语言上的转换,颠倒过来之後,唯心就会变成唯物。事实上,唯心与唯物的说法是有问题的。

  

  「唯物辩证法」这个名词是普列汉诺夫提出来的,马克思与恩格斯在谈到辩证法时并没有加上唯心或唯物,他们认为辩证法一定是唯物的,而且唯物主义一定是辩证的,在这种意义下加上唯心和唯物只会让辩证法的意义更混乱,好像有唯心辩证法与唯物辩证法,似乎真的有唯心与唯物两种一刀两断、截然不同的两个方法论。这表示多年来大家对马克思的辩证法并不清楚,观诸中文各种马克思主义或《资本论》的着作中,中国、日本或苏联在这部分有许多解释是我所不同意的,因为很多解释都是错的。

  

  因此,我用「现代辩证法」这个名词作为一个开始,提出马克思的辩证法原来的真意,指出是在那里被扭曲了。

  

  认识论、方法论、世界观

  

  所谓「辩证法」,马克思在第二版跋有一段很恰当但不是在下定义的解释:「辩证法,在其合理形态上,引起资产阶级及其夸夸其谈的代言人的恼怒与恐怖,因为辩证法在对现存事物的肯定的理解中同时包含对现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及对现存事物的必然灭亡的理解;辩证法对每一种既成的形式都是从不断的运动中,因而也是从它的暂时性方面去理解;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质来说,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

  

  马克思在此并未对辩证法下定义,却指出了辩证法最重要的几个特徵。也就是对现存事物的否定与理解,现存事物必定有生有死到灭亡,既成的形式都是在不断的运动中,而且是从暂时性去理解它,与其相反的,也就是永恒不灭的。马克思虽然不对辩证法下定义,但已经指出其核心意义了。辩证法是对现存事物的否定,是运动的、变化的、有生有灭的。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的着作中,提出了现代唯物主义这个名词,在解释法国的机械唯物论,以及对黑格尔的哲学作了一些描述之後,将马克思的观点提了出来。他说:

  

  「现代唯物主义把历史看作人类的发展过程,而它的任务就在於发现这个过程的运动规律。无论在十八世纪的法国人那里,还是在黑格尔那里,占统治地位的自然观都认为,自然界是一个沿着狭小的圆圈循环运动的、永远不变的整体,牛顿所说的永恒的天体和林耐所说的不变的有机物种也包含在其中。同这种自然观相反,现代唯物主义概括了自然科学的新近的进步,从这些进步看来,自然界同样也有自己的时间上的历史,天体和在适宜条件下生存在天体上的有机物种一样是有生有灭的;至於循环,即使能够存在,其规模也要大的无比。在这两种情况下,现代唯物主义本质上都是辩证的,而且不再需要任何凌驾於其他科学之上的哲学了。」

  

  里面提出了现代唯物主义与黑格尔看法不同的地方。虽然黑格尔第一个提出自然界是一个变化的过程,他难免还是掉进过去的循环观,认为事物都是在一个正反合的圆圈里运转。但是循环「使能够存在,其规模也要大的无比」的情况下发生,并且会一再地创造出新的东西来,生的东西会死,存在的东西会消灭,恩格斯将这样的世界观称为现代唯物主义。在这个意义下,我用现代这两个字。换句话说,他用现代唯物主义的地方,就是在讲它的认识过程,它本质上都是辩证的。马克思在讲「我的辩证方法」,他的解释也是认识过程。两个讲的是一样的东西。马克思的辩证方法,也就是他的认识论。你怎麽样认识这个世界,那就决定了你的方法,也就是你用什麽样的方法来了解这个世界。你用什麽样的方法了解这个世界,就变成你对整个世界宇宙的观点,即世界观。这三个东西,即认识论、方法论以及世界观,看起来是三个名词,好像是指不同的层面,但讲的都是一回事。马克思是第一个从认识方面引出辩证的过程,列宁讲的很清楚,不需要用到三个名词,三个名词是同一的,只要一个名词就够了。

  

  我是沿着恩格斯所说的现代唯物主义的意义下来谈现代辩证法,恩格斯的着重点在於唯物主义的认识论及其哲学,而我的着重点则是辩证法。我的现代辩证法一方面是新用,但完全不是新的意思,它是和现代唯物主义是同义的。

  

  《资本论》交换价值的分析──不是先验的架构

  

  在《资本论》里,马克思一开始讲的是一个整体,「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统治地位的财富形式」当作是一个整体,而这个整体细胞形式以及元素形式就是商品。商品是什麽?商品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物,从物里面去导出物的性质,这个物的性质就是从物的物理、化学的各种性质去导出可以满足人的特殊需要的特性,亦即物的使用价值。「使用价值」是当时的习惯用语,古典政治经济学已经用「使用价值」来指物的各种性质和自然性质,因此马克思也沿用这个名词。但是马克思在讲商品的使用价值时,当然与古典政治经济学完全不同。马克思讲的使用价值,是作为交换价值的物质承担者。马克思所说的社会,就是一个成熟的资本主义社会,他是从资本主义已经成熟的时期切入,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这样的一个观点,在资本主义社会里,他所讲的是这个时期的交换价值,交换价值一定要有其物质承担者,也就是使用价值。假如可以不要有物质承担者最好,但是一定要有物质承担者才能进行交换,因此很多事情是由物来决定,而不是由交换价值来决定。成熟时期的资本主义社会的交换价值的价值形式是货币,货币以它各种派生的形式已经发展出各种东西,包括各国的纸币,如美金、日圆等等货币符号,显示出资本主义社会的交换价值这个价值形式是不能单独成立的,必须要有其物质承担者。

  

  在《资本论》中,分析商品是从它的物的性质,从它的自然属性开始分析,因此每个物为了满足人的需要,都有它的使用价值。但使用价值与使用价值要互相交换,却不是那麽容易。我们总认为,两个物所包含的两个使用价值要互相交换是没有问题,是理所当然的,这是因为价值形式已经发展成熟了,而交换价值已演变到了完满的程度,就是货币形式。我们有很多东西可以折换为货币,它的单位、性质以及它衡量的标准,都可以透过第三者表示出来。两个不同的使用价值如何交换?要交换必须要有两个条件,两千多年前亚里斯多德便已经看到这一点,一间房屋与五张床要交换,第一个要同质,要有同样的性质,不同的性质无法交换,第二个是要能通约。两个使用价值一定要有个共同的东西可以通约,亚里斯多德找不到共同的东西可以通约,他认为交换是不可能的,马克思批评他没有价值的概念,他假如有价值的概念就会了解有这麽一个共同的东西,同质且可以通约,可以找到共同的单位来进行交换。亚里斯多德看到这一点,但他自己找不到这个东西,因此他的结论就是交换是不可能的。我们知道劳动产品交换在亚里斯多德当代之前与之後的时代都一直在进行,但是,亚里斯多德从理智上来考虑认为交换是不可能的。

  

  马克思提到,像我们今天在用的,在交换过程中有一个价值的观念,价值的观念事实上是从一个商品的使用价值与另一个商品的使用价值互相交换,两个不同的使用价值互相交换如何可能,就是要找到一个共同的价值形式,这价值形式就是一般说的交换价值,但交换价值只是一个价值形式,可能是以另一个商品作为等价物,或者是以货币作为等价物。货币的观念以及它的历史的发展,假如到一些货币博物馆,我们可以看到人类以各式各样的东西来当货币,像是贝壳、椰子以及谷物,这种发展是非常令人惊讶的。不同时代的交换价值、价值形式是不一样的。一直发展到货币形式,这是一步步发展出来的,并不是一开始就有货币。货币要变成交换价值,首先必须要成为商品,货币要变成商品;第二个是能在交换中变成既是使用价值又是交换价值,有这麽一个特色。交换价值和使用价值要统一起来,这就是货币发展的过程,也就是价值形式发展的过程。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如何在货币身上统一起来?必须要透过共同的东西,也就是人类的劳动在其中。而且它有使用价值,如黄金。黄金一开始也只是商品,慢慢经过一步步的交换,黄金的特殊性质,容易切割成小块,或是熔解成一块,由於这些特殊性质使黄金被「排挤」(马克思用语)出来,变成一个很特殊的一般等价物,这才使黄金变成货币。马克思曾经说过古典政治经济学了解货币是商品,但是他们搞不清楚商品是货币。因为他们不了解价值形式的发展。

  

  马克思谈到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的时候,并不是说交换价值是使用价值的对立面,应用辩证法的对立统一、一分为二,因此就产生交换价值;因为有使用价值,所以有交换价值,马克思从来没有应用对立统一、量变到质变或是否定的否定这些规律。在《反杜林论》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资本论   现代辩证法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4099.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