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介民:海峡两岸的民主改革和公民社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5 次 更新时间:2013-03-01 22:00:17

进入专题: 民主改革   公民社会  

吴介民  

  

  作为台湾研究公民社会和民主化问题的重要学者,吴介民教授最近接受了"政见"团队的访问,他在台海热门议题、大陆政治改革问题以及民主化相关议题上给出了他的见解。

  吴介民教授是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所副研究员,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博士后研究员;曾任国立清华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他最近出版了《第三种中国想像》,并合编《秩序缤纷的年代:1990-2010》。

  

  一、中产阶级与民主

  

  【政见CNPolitics】您曾提到,中国的中产阶级"站出来争取民主参政权",可能性并不高。在您看来,中国民主化进程的推动者将另有其人,还是中产阶级在推动民主化方面的能力和意愿尚未成熟?

  【吴介民】中国民主化推动者将是中产阶级?或另有其人?中国中产阶级推动民主的意愿是否尚未成熟?关于这组问题,我认为大致有三个重要概念需要先厘清:民主化的动力、民主转型的不同阶段、以及中产阶级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民主化的动力从哪里来?

  根据西方二战之后的现代化理论,一般认为中产阶级的成熟是民主化的一个重要结构性条件。中产阶级的成熟又可以从经济水平(一般看人均GDP)、教育水平等等方面来看。这种理论实际上提供了一个结构条件论:比如,一般预测一个国家达到中等收入水平,可能促成民主化的条件就趋近成熟。而中国目前人均GDP超过5千美元,已经是中等收入国家。

  但是,观察每个国家的民主化历程,都会发现它有一个具体的民主化动能(包括行动主体性agency以及复杂的因果动态)。民主化在每一国家都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挖掘下去,会发现它有一个(或一组)推动民主化的主要因素。

  我们观察这个主要因素,就会发现有的地方这个因素可能是宗教,比如说欧洲一些国家,例如英国。而在其他区域比如东亚,先以日本为例,它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就有一个内生性的民主动力--大正民主,但是大正民主后来受到国内外局势影响,在地缘政治变迁的作用下,军国主义浪潮上升之后,民主化的动力就萎缩掉了。之后爆发了太平洋战争 ,战后日本的民主化动力从哪里来?其实是来自于占领军,日本目前的宪法是在占领军(美国麦克阿瑟将军)指导下建立的,因此它的西式民主体制的重建,其实是一个外铄的过程。

  接下来看韩国的民主化,它内生的动因很强,而且具有某种区域渊源。全罗南道的民主化运动一直特别强劲,而"光州事件"在促进全国民主化的过程中也起了关键作用。另外,韩国民主化还有一个因素是,从威权到民主化的过程中,一直有美军的驻扎。美军驻扎具有复杂矛盾的影响。在冷战的格局下,美军在很长一段时间,是以支撑韩国军事威权统治的功能而存在的,像朴正熙政权能够从事威权发展主义,其实跟美国有很大的关系,而"光州事件"时,韩国军队开入光州血腥镇压,一般认为至少是得到美国的"默许"。

  台湾民主化也具有很强的内生性,这个内生性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党外运动(民进党于1986年成立),再往前到五十年代末期的组党运动,还有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的影响。二二八事件时期,台湾已经有一些从政的知识分子、士绅阶级具有坚强的民主理念,而且在二二八事件中成立的委员会就已经在争取人民的参政权、自治和民主制度的建立。所以,如果我们把历史的轴线拉长,就会发现台湾的民主化动力,其实和台湾本土的民主化力量在面对外来统治政权的对抗有关。背后的线索,一直存在着本土性和外来性的强劲对抗。在权力分配的层次上,国民党作为一个外来政权,它同时涉及一个大量移民的历史过程,它从大陆把整个中华民国体制搬到台湾来,这个搬迁、流亡、重建的过程,又伴随著庞大的官僚人员和军事部门的迁移,以及各式各样的流亡者或逃难者,包括想要逃离中共统治的人,或者有些是下层的士官兵,这些人是被拉夫[1]过来的。

  这样大规模的人口迁徙,就造成台湾在社会结构和政治生态上一个重大的影响因素。台湾在1949年的时候,本地人口数大概在700万左右,之后国民党政权所带来的人口数就有120万人(具体数字存在著不同的估计)。对于一个700万人口的岛屿,突然增加了一百多万的人口,对生态资源的冲击是相当大的。回到台湾民主化的内生性问题,台湾面对的是一个外来的威权政权,把它的那套体制搬了过来,这一定会产生很多摩擦。暂且抛开政治问题不看,只看人口冲击,也可以想见这个影响是多么巨大。再加上这个政权所宣扬的意识形态和语言文化政策,和本土在地社会生活格格不入,可以想像那个被压抑、被支配、被镇压的社会潜藏著多少的不满和创伤,多少的忿怨和痛苦。(我把国民党政权在冷战时代的属性成为"类殖民体制"[2]。)这个社会,因此潜存著丰沛的反抗能量,当支配政权展露衰弱的迹象,当被镇压的民间社会逐渐复原、强壮的时候,就会从威权控制的弱环迸发出不满的声音。

  谈台湾的民主化一定要注意到这个大的历史倾向。在这种历史倾向和政治形势下,台湾的民主运动就一波一波的产生。早在1960年有一个《自由中国》组党运动,筹组"中国民主党",是外省知识与政治精英中的自由派跟本土的民主人士合作,但是那一次运动很快就被蒋介石镇压掉了,雷震自己就被关了十年。下一波组党运动还要再等超过二十五年,直到1986年民进党成立的时候。

  所以谈到民主化的动力,如果只看所谓中产阶级的成熟,人均GDP到达什么阶段,就做预测的话,其实并不精准,因为这些都属于结构条件问题,民主化需要集体行动主体上、主观上的强烈动能。

  第二个是"民主参政权"的问题,这会牵涉到"政体转型"的观念(这里谈的是民主转型),即一个政体从威权到民主化,这个过程一般来说牵涉到两个阶段,一是自由化,另一是民主化--这是两个不同概念。有时候这两个阶段很贴近,几乎同步发生,有的时候则拉长时间发生。

  我们首先看香港社会。它在英国殖民统治的晚期,就是1997年之前的一二十年间,社会的自由化程度是很高的,也就是说人民享有相当高的自由权利,受到国家机器的保障,但是香港人民基本上没有参政权,也就是说香港是一个没有民主化的自由社会。

  台湾的政治自由化,有几年特别快速发展,自1986开始,一直到90年代的初期,那五、六年是属于自由化的阶段。1992年开始全面改选立法委员(之前绝大部分立法委员都是从中国大陆跟随国民党来的老立法委员,在台湾被叫做"万年国会"),之后台湾进入民主化的转型阶段。

  我们用这个视角来看今天的中国,那么现在的局面是没有民主化,而自由化呢?现在中国人享有若干自由权利,但是还有很多权利仍被限制。

  第三个问题关于所谓的"中产阶级"。

  中产阶级的定义很纷杂,先撇开学术上的严格定义,我们暂且将之定义为:受过良好教育、从事白领或管理工作、家庭收入在中上水平的阶级、阶层、或社会群体。回过头看台湾民主化过程中,有一群中产阶级,他们在台湾民主化进程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包括出钱、出力,捐款、参与街头示威游行,他们是中产阶级,但是他们不在上述这个通常意义上的中产阶级里。他们是台湾很大一群的小型企业的老板,包括台语中讲的"黑手[3]变头家"的一群人。在经济起飞的过程中,许多劳动者从学徒、师傅慢慢变成老板。很多小商小贩都算是"小头家"。他们的收入是属于中产阶级的,但是他们的教育水平,在当时可能就没有到达一般所说的中产阶级那一群人的平均水平。并且,在戒严时期,台湾的大学教育的总量控制得很严,这个社会群体在求学的阶段,一般而言也没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但是却不妨碍这个群体追求民主的向往。

  所以,我们具体谈每一个国家的民主化,谈它的中产阶级,谈它的定义,很多特定性都要注意。反过来看中国大陆,收入在中上水平,受过比较高教育的(大专以上),职业是知识文化界、白领管理阶层、公务员、专业技术人员、企业老板的"中产阶级们",都和国家的关系很紧密,与国家有高度连带和依附性,和在台湾民主化运动中起到很大作用的"头家-中产阶级"有很大的不同。在台湾,军公教(军人、公务员、教师)一直是国民党的"铁票"。设想中国如果实施民主选举,军公教投票给哪个党?中产阶级支持谁?劳动阶级支持谁?农民支持谁?这个思考,会促使我们去想:中产阶级必然自动争取民主的这个普遍命题,是否是一个"迷思"?

  总之,中国的中产阶级,在过去三十年,都是市场经济以及国家资本主义的受益者,到目前为止,这个阶级当中的大部分,都是在争取公民自由权利运动当中"搭便车的人"。当然,也有若干个别运动可以见到许多中产阶级的身影,这些运动主要是和环境以及消费者权利相关的运动,因为这些议题都和他们的切身利益相关,相对而言不具有政治上的高敏感性,风险较低。

  根据中国政府每年统计的群体抗争事件,大概每年的群体抗争事件30%都和土地征收有关,土地征收的主要受害者是农民;还有许多群体抗争是与城市管理有关的,就是一般民众和城管产生冲突。所以,中国这些年的群体抗争主要参与者,多是市场经济和国家资本主义下的受害者,很多时候,是这些中下阶层的受害群体的集体行动在推动着这个国家的"事实上的自由化"(de facto liberalization)。

  所以,如果期待中国的中产阶级在未来能够站出来争取民主参政权,就有一个问题需要回答,这个问题是:以什么样的政治组织,以及通过什么样的政治参与管道,可以让中产阶级参与到争取自由民主的政治运动当中。但这个问题,我们现在还没有答案。

  【政见CNPolitics】很多人认为现在中国的民众还不具有很高的民主素养,不能为自己在网络上或者现实中的言论和意见负责,还出现所谓"五毛"和"反五毛",因此实现民主的条件欠缺。对于这一点您怎么看?

  【吴介民】"五毛",我的理解,是指国家僱用的网络评论员,是国家不信任人民,想要分化人民,才会出现这种奇特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网路现象。在这个脉络底下,民主素养是一个不相干的问题。"五毛"和"反五毛"都是在扭曲的、备受压抑的环境下在网络上出现的,这当中可能会出现很多言论过激或者言词暴力。但是在一个具有文化(或文明)素养的社会,即使匿名,民众大致上也不会胡乱发言,他们会对自己的言论负责。在台湾,很多人使用代号、笔名,在网路上写文章,他们会珍惜这个代号背后所代表的发言主体,因此他们就能够得到信任、也会被敬重。

  我倾向相信,只要你给人平等的权利与尊重,慢慢形成一个公共领域,是会改善舆论品质的。民主素养问题是一个"蛋生鸡,鸡生蛋"的问题,中国社会到现在,基本上还没有体验过民主,中国人还没有真实地感受到民主是怎么运作的,民主生活的形态是什么。台湾民主经历的发展也算是很短时间,所以我们才会看到台湾民主的许多缺陷,因此不能无限的吹捧台湾民主。而好和坏其实也都是相对的概念,我们知道台湾民主好在哪、问题在哪、怎么去改善,才能够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民主政治本身就包含很多不确定性和对于人性黑暗面的承认。所以这里的问题是,如果执著在民主素养,就会在看到一些所谓的"暴民"的言论时产生恐惧感,对于民主缺乏信心,担心这些暴民掌握了"民主"的权利之后做出可怕的事情。

  但是,从我的角度看,这个问题也是一个假命题,因为他是在一个不民主的环境里面,把很多不需要负责的言论都倾倒出来,如果真是进入一个民主的社会结构和民主政治体制当中,人们开口说话的时候,就会考虑到他的言论和实际的政治决策是有一种关联性的。所谓的"公共领域"的概念就在这里。进入一个公共领域,沟通在一定层次上须要诚恳而真挚,讲话不能不负责任的信口开河,信口开河就没有人愿意倾听。台湾网络上这种"五毛/反五毛"现象总体而言比较少。

  所以说,如果执著于民主素养不够,就不敢进行民主改革,不愿意赋予人民更多自由,不愿意给人民参政权,这会变成一个借口,使中国可能进入更退缩的政治状态。所以,"民主素养不足论"本身是一种"反动修辞",表面上说赞同民主政治这个进步目标,实际上却用它会造成一些反作用、反效果的可能来反对民主。

  最后,要补充一点,虽然拿它来作为一个藉口会使事实扭曲,但是民主素养在一个民主社会不是假命题。实际上,参与民主政治的过程,会使得民众的民主素养一步步提升,这是一个必然经过的历程。当然,我们这里还没有讨论到其他许多因素,包括劣质的资本主义和过度的商业竞争,这种种因素会让民主品质变坏或民主品质无法提升,台湾现在就有这个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民主改革   公民社会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680.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