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兆祥:学者应有的学术品格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20 次 更新时间:2005-03-17 19:28

进入专题: 学术品格  

邱兆祥  

学者以研究为业,学术研究是一种艰辛的劳作。漫漫学术路充满着荆棘、坎坷和艰难。社会科学特别是经济学理论是有很强的长期累积的特点。高水平的学术研究往往需要研究者长时间的呕心沥血,多涉甘苦的累积。只有经过长时间的苦其筋骨的钻研、磨练和奋力跋涉,方能孕育和创造出有分量的学术精品。在学术成果未面世之前,许多学者大都长时间的处于默默无闻的状态。因此,社会科学特别是经济学理论研究是个寂寞的行当,静心至为重要。心不静,不甘于寂寞,于热热闹闹之中不能潜心深钻,就不能成器。经济学大师亚当·斯密写作《国富论》时在家闭门整坐十年冷板凳,清心寡欲,沉稳坚韧。惟有具备亚当·斯密那种宁静致远和淡泊名利的学术品格的人,方能成大器。那些把大量精力花在争名于朝、逐利于市的人,与大师级的学术成果无缘,当然,也就肯定与大师无缘。

一般而言,文人学者在社会公众中的印象是好静的,寒窗孤灯,皓首穷经,为人风格不事张扬而习惯于蛰居书斋,沉潜学问。他们就好像农夫一样,以笔代犁,终日默默耕耘。然而,到如今这已是一张老黄历了。近年来,学术界的浮躁之风甚嚣尘上,已成了许多社会公众议论的重要话题之一。浮躁是近年来学术界表现最为突出的学术腐败现象。在学术界功利和浮躁之风颇盛的环境下,学术界虽然有许多书生学者仍坚持远离名利场,在静心问学修行,但亦多见有人染上了浮躁病。如今我国学术界学术腐败的例子可谓多不胜举。对于学术界的种种腐败现象,诸如专家学者涉嫌抄袭、剽窃他人学术成果等等事例,媒体已多有揭露。笔者认为,在包括经济学在内的社会科学领域还有以下几种比较突出的学风浮躁的现象,应当引起人们的特别关注。

其一,近年来,有的学者有了一点名气,就飘飘然起来,就再也耐不住寂寞,坐不下冷板凳。他们频频地亮相于报端和电视镜头前,走马灯似的到各地论坛上演讲和发表见解,炒作自己。有的学者通过媒体的炒作和包装,把自己弄得神乎其神,成了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人,不讲理性,无视科学精神。

其二,有的学者时而像影视界的明星那样制造轰动效应,哗众取宠,力图以此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他们提出的“高论”、“创见”,往往使学者同仁感到很偏颇,很牵强,十分费解,甚至还有常识性错误,自然成了舆论批判的靶子。

其三,现今的学术界喜好吹捧,擅为吹鼓手、贴金匠者大有人在。有的将业内人士还知之不多的人说成是“著名学者”,有的把在学术上并无建树的人说成是“名师、大家”,有点把在某一领域研究方面取得了一点成绩的人说是“××理论之父”。

其四,近年来,有的高校教授“跑场子”、“赚票子”,忙得不亦乐乎。他们常常在祖国的天南地北,或拿着讲稿正在风马牛不相及的多个研讨会上做着内容相同的演讲,或在某个论坛上做着没有准备的不着边际的讲话,或者行色匆匆赶到某个会场讲一两句无关痛痒的话露一脸,就拿着有时高达数万元的“酬劳”慌忙告辞。所谓教授者,顾名思义,当以潜心教书授业为本职。然而,如今有的教授却游离于大学高墙之外已悠悠乎久已。他们常常置本职工作于不顾,像影视界的明星一样“走穴”忙致富,追逐金钱。

其五,如今有的学者是“谁有钱就为谁服务”,傍大款,竭力为依附的大企业集团赚钱牟利出主意,抬轿子,唱赞歌。这些人已完全丧失了作为学者的独立人格和道德底线,把自己沦为某些利益集团的工具和代言人。中国古代文人学者出于清高“耻言钱”、“讳言钱”,然而如今有的学者的人品甚至连古人也不如。

仅从以上几个据媒体披露的例子看,我国的学术界的浮躁之风确实已达到不容忽视的严重地步。近年来,我国学术界的浮躁之风日盛,这决非偶然。它既是受当前社会上存在的腐败现象的环境、氛围的影响,也与学者个人的学术素养、学术品格不无关系。由于我国理论研究队伍庞大,如今被称之为学者的人多得车载斗量,数量多则质量难免良莠不齐。虽然学风浮躁的只是少数一些人,但近年来迷漫在学术界的诸多学风不正的现象已使我国专家、学者的群体形象和品格受到许多社会公众的质疑,特别是某些所谓“著名”学者的诚信度折扣也越来越大。不仅如此,学风过于浮躁,科学精神的失落,学术品格的缺失,还是腐蚀社会科学理论研究队伍、造成原始创新能力薄弱以及世界级学术大师难以产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古诗云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就如同人需要清新的空气和洁净的饮水一样,学术研究也需要培育良好的学术生态,净化学术环境。只有这样才能催生学术新苗,培育科研人才,也才能从根本上提高我国的自主创新能力。倡导优良学风,反对学风浮躁现已成为我国理论界的一项十分紧迫的任务。在同学风浮躁和学术腐败现象作斗争中,广大理论研究工作者要从严自律,争做表率,从我做起,带头弘扬学术道德,反对浮躁浮夸作风。社会科学理论工作者虽然不都是研究人的品质、道德之类问题的,否则社会科学就等同于道德伦理学了,但是,社会科学理论工作者本身却应当都是讲道德、讲学术品格的。

在我国现有的理论工作者中相当多的一部分是大学教师,其中不少人是大学教授。古人云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要为师为范,就必须学高身正,学高是指学术上有造诣,学问精深。身正是指学风端正,品质高尚,受人推崇。大学讲师、教授是有道德含量的,不仅仅是一种职业称谓,更是一种道德形象。从根本上来说,学风、文风,是包括在大学教师在内的学者的基本品质的反映,这就如同俗话说的“文如其人”。因此,要真正形成良好的学风,最要紧的是提高学者的道德品质,洁身自好,做个道德品质高尚的人。

学者作为精神劳动者理应比其他从业者有更强的精神需求。作为学者,不仅要有扎实的理论修养,而且还应当有崇高的价值追求。那么,学者的基本价值追求或者价值取向是什么呢 笔者认为,每一个负责任的学者,都必须把报效社会主义祖国,服务人民大众,探求科学真理,作为自己的基本价值取向。只有真正具备崇高价值追求和为科学献身的精神,才会有爱祖国之情深,爱人民之真切,爱自己之自尊,不以名喜,不为利悲,不浮不飘,不急不躁,不畏攀跻之艰,不畏攻坚之苦,以严谨、执着、求实和求新的态度,潜心求索,辛勤耕耘,在学术路上孜孜以求,永不停步。唯有如此,才有可能取得对国家重大决策和学科建设具有重要价值的科学成果,创造出在理论上有所建树的真正的精品力作,为我国的现代化建设和学术的繁荣做出应有的贡献。

(作者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来源:光明日报)  

  

    进入专题: 学术品格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爱思想综合 > 学术规范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130.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