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书:小感于枕戈《“民间影帝”韩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07 次 更新时间:2012-08-12 20:36:58

进入专题: 枕戈   韩寒  

恨书  

  

  一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影帝。影帝之下,则是无数或职业或业余的演员,长袖善舞;这些演员之下,当然还有更多跑龙套的小角色,只是不甚有话语权,在名利场中也就有着先天的劣势。

  前几年正是“庙堂影帝”大红大紫的时候,甚至余杰还专门为他写了本书名之曰《中国影帝XXX》,不过近年来自由派的兄弟们对他宽容多了,“影帝”这名号也就甚少有人提及,倒是据说有不少左派人士受了平西王的重托,仍是对这位影帝口诛笔伐。——现在却在枕戈笔下又出来了一个“民间影帝”,中国影坛真是后继有人了,后浪前浪,上下呼应,此二帝可谓我中国影坛的双壁。

  韩寒与其说是什么“意见领袖”,不如说是个娱乐人物。谁说只有风月才是娱乐,政治一样可以是娱乐,而韩寒的时评杂文博客言论,又恰恰是将政治娱乐化的第一推手。也正是他将政治相当程度上给娱乐化了,我才曾经看到过一位国外的教授说,客观上韩寒其实是体制的同谋,人们在他的文章里将种种不满给发泄掉了,从而民众在这种意淫式的反抗中减轻了对政府的现实压力。许知远的文章里也有这个意思。

  而韩寒引起许多人的不满,更大的原因恐怕还是名利上的,自由派充分发挥了“文人相重”的优良传统,将韩寒捧进了“知识分子”的行列。可这个知识分子却显得实在有些不伦不类,一来没什么知识,有鲜明的立场没有鲜明的主张;二来没有什么集体主义精神,对于知识分子的集体行动比如签名什么的从不参与,也就是说人们看不到这个知识分子在现实中的担当作为,虽然写文章也是行动的一种,但他的文章却又写的不偏不倚,只够被屏蔽不够被封杀。韩寒在离政府的警戒线一厘米远的地方戴着敏感词起舞,收获了大批粉丝与大把赏钱,这让很多人心中失去了平衡,包括我。虽然王小波说过,对于一个知识分子来说,思想第一,道德第二。但其实这两者是不可分离的,一个只有文章却无道德号召力的人难道也能被称为“知识分子”吗?知识分子被称为“社会良心”,就是因为这个身份是具有道德号召力,也有相应的担当与牺牲的。而韩寒是个职业赛车手,知识分子对他来说却只是业余,只算是算个赚外快的行当。前段时间在爱思想看到过一篇“成功学”文章,叫《韩寒模式:七分赢天下》,就说出了这“三分业余、七分职业”的模式对于韩寒现在的名利成就的作用。

  

  二

  

  所以,若要称韩寒为“民间影帝”,我是完全同意的。但枕戈这篇文章却写得甚为恶毒。他论证韩寒是“民间影帝”的方式是我完全不能接受的,在我看来,这篇文章是一篇相当不道德的文章,无异于诽谤污蔑。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地“文人相轻”了,简直就是“文人相谤”。且不说此文从头到尾酸不溜秋的,韩寒不叫韩寒,偏要取个外号叫什么“韩天才”,听上去其实没有一点讽刺味道,只让人觉得尖酸刻薄。

  由于警匪片的功劳,我想我们大多数人都知道,法律上,在一个人被法官正式定案判决之前,无论他的所作所为是如何地被舆论认为证据确凿必罪无疑,媒体在报道中提到他的时候仍会暂时尊称他为“犯罪嫌疑人”,而不会直接说是“罪犯某某某”。韩寒的代笔门事件,从年初到现在的年中,一直是质疑与反质疑而已,从未有过定论,依然是个悬案,或许将来也无法有证实或证伪的那一天。所以韩寒现在只能算是个“代笔嫌疑人”,还不是个“代笔犯”。请问这位“湖南影帝”枕戈先生凭什么在这篇文章中如此言之凿凿,几乎像是代笔已成事实一样借此去讽刺挖苦攻击“韩天才”?

  在代笔门事件刚出来时,韩寒就表示过担忧,说就算最后代笔被证明是污蔑、是错误的质疑,他在公众舆论中的声誉仍是会受到很大影响。那些不喜欢他的人都会睁着眼睛说瞎话,无视事实结果如何,一个劲地拿“代笔”去讽刺抹黑他。现在看来,韩寒的担忧已经变成了事实,“代笔”已经成为一些人批评韩寒时常用的内容,尽管这一事实从未得到公证。这就像民国时一些不喜欢鲁迅的人,经常会在文章里放冷箭说某某人“拿了俄国卢布”云云,这实在是文痞的恶习。我虽然也不是很喜欢韩寒,也乐于见到“韩寒现象”的终结,但我希望是以一种知识分子式的理性批判的方式去终结这个神话,而不是像这样低级地去搞臭人家的名声!

  

  三

  

  不过这篇《“民间影帝”韩寒》的文章中,最搞笑的部分还是枕戈对于自己为什么加入作协的辩护。我在这里就摘录几句他的辩护词:

  

   “恰恰相反,我认为不但不应解散作协,还要鼓励作家们结成各种各样朝气蓬勃的文学社团……因为结社乃是宪法赋予我们公民当然包括作家的权利。”

  “就像我们倡导大学应当‘教授治校’,作协也应当倡导‘作家治会’,如果没有这样那样的社团,和各种媒体平台,我们又如何更好维护自己的权利?”

  “鄙人认为,韩寒欲解散作协,乃逞一时霸道而太过荒谬,甚至是干涉作家结社的权利……”

  

  枕戈这番辩护,整一个给人感觉作协就是作家们自发组织起来维权的一个民间组织,就像工会农会各种行业协会一样,是用来保护作家权益的,他都认为韩寒是在“干涉作家结社的权利”了。

  作协明明是一个官方组织,是一个官方机构,具有一切官僚机构的相同属性,更重要的,它还是由纳税人供养着的,入协的作家不但不要交会费,还可以拿纳税人供给的薪水。——不管枕戈怎样地辩护说“党的意识形态已经在文学写作中迅速退却了”,也改变不了作协的官府性质,就像你说现在的共产党已经不信马克思主义而要科学发展观了,共产党就不是共产党了?

  我对于作协没有什么“作家治会”的宏大愿望,只希望有一天,可爱的作协的成员们,能够自己掏钱来养这个庞大的社团。

  

  2012年8月12日

    进入专题: 枕戈   韩寒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39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