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岱:为什么,我们总想有神?

——也说刘翔摔跤与“1356”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7 次 更新时间:2012-08-11 22:11:36

进入专题: 刘翔  

金岱 (进入专栏)  

  

  

  刘翔摔跤了。

  

  有人说,刘翔因此下跪了,对着镜头,亦即对着咱们亿万国人下跪了。

  

  这当然是一时的误解,抑或只是玩笑一下,摔跤后的刘翔跪了一下,可能是在看看自己的跟腱伤处。

  

  可是人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误解?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玩笑一下”?

  

  皆因为刘翔背上背着个“1356”——56个民族的13亿国人。

  

  确实是万众瞩目。我是不怎么看体育竞赛节目的,可是昨天午间的凤凰台读报节目特别地作了预告:下午五点十分看刘翔了。那是我的运动时间,我于是也赶热闹,放弃了自己的运动,来看刘翔运动。

  

  好象是没法不赶赶这热闹似的,电视广播等诸多媒体里,周边人们这些日的谈论中,刘翔又是焦点。

  

  据说08北京奥运时刘翔开跑的那一场,有一半人是冲着刘翔买那票的。刘翔退赛,场上登时就空了一片。当然这只是道听途说。

  

  这次刘翔摔了,于是网上有一片的失落,甚至一片的骂声,于是有人发出感慨:为什么最是中国人不原谅刘翔?

  

  当然也有劝慰的声音:原谅刘翔,宽容刘翔吧!

  

  可是为什么要如此痛心疾首地失落?更为什么要骂人?刘翔犯了什么错需要受到人们的原谅,或受到人们的宽容呢?

  

  一个运动员参加比赛,无论胜或败,不都是最平常不过的事吗?胜败乃兵家常事,这不是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耳熟能详的咱们的古谚吗?有谁规定刘翔不可以退赛,不可以摔跤,不可以失败吗?除非是老天爷,不是吗?

  

  无疑,问题还是出在“1356”上,既然你背负了56个民族13亿国人的希望,背负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某种图腾,背负了大国崛起的象征——“百米跨栏”与“跨越式发展”,“大项目大比赛夺大金”与“大国崛起”等等之间似乎是有隐喻关系的,你当然就没有了退赛、摔跤、失败的允许了!

  

  可是,刘翔是怎么背起这么个号码来的呢?我是毫不知原委,只知北京奥运会上他是这个号码,伦敦奥运会上他又是这个号码。我想这应该不是偶然,不会有这么巧合的偶然吧,难道刘翔真是上苍选定来作我们“大国崛起”的象征的吗?退一万步说,即使北京奥运会是偶然,那么伦敦奥运会则一定是故意了。

  

  网上有说是刘翔自己选的,表明他有这个信心。

  

  可是刘翔为什么要选这么个号呢?他没有想过,背这么个其伟无伦其重无比的号,还能跑得动吗?是狂妄至极?或是迫不得已?

  

  不过,不管是某个方面派给他的,还是他自己选的,这里面肯定都有某种非常的国民心理在。

  

  也有人说,一切都是刘翔后面的政绩与商利的缘故。

  

  可是,如果这确实,那么聪明的官员或商人,在背负着“1356”的刘翔身上,看到的难道不是这么一种正可以拿来一用的非常的国民心理吗?

  

  这种非常的国民心理,也许可以一言蔽之:“我们总想有神”。

  

  我们总想见到“战无不胜”,尤其这种“战无不胜”隐喻着一个巨大的意义。

  

  希望见到我们喜欢的运动员取胜,甚至圆满,是很自然的,愿望落空而有一点失落,亦是自然。事实上也确有相当圆满的运动员,如邓亚平、林丹。可是,当我们喜欢的运动员输了,我们如此地不能接受,要骂人,或者要说服自己去“原谅”他,“宽容”他,那么,“我们总想有神”的国民心理就显露无疑了——我们总觉得刘翔应当是神跑,神跨,神飞,我们的无意识里总相信刘翔是我们民族复兴的神喻。而结果竟“神”不再“神”,如何可以?!

  

  我们难道不知道“战无不胜”是没有的吗?理性地说,比赛便总有胜负,失败是绝对的,胜利是相对的,尤其在奥运会这样的比赛中,取生,乃是风云际会的结果,乃是万千因缘或曰因素齐齐聚全的结果,有万分之一的因素不到位,失败就可能发生。

  

  可是我们为什么就是要执拗地期盼“战无不胜”呢?为什么就一定要把一个运动员的一个项目的一场比赛与“1356”的伟业联系在一起呢?

  

  这样的国民心理,事实上,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因为这里面有我们的民族文化基因。

  

  我们总想有神!

  

  更大的问题是,我们总想有的这个神,往往不是那种绝对超越之神,如上天,上苍,或上帝,而是血肉之躯的作为个体的生命。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无论是作为统治者一面的“天子”一说,还是作为造反统治者一面的“替天行道”一说,其中都蕴含了这一层意思:血肉之躯的个体生命,只要达于至尊,或只要能够合道,便可以等天、为神的。

  

  文化大革命的深在根源,“四个伟大”与“一句顶一万句”的深在根源,难道不正是这种“总想有神”,而此神又总是血肉之躯的个体生命,这血肉之躯的个体生命之“神”却是能够“战无不胜”的这样一种国民心理和民族文化基因吗?

  

  如果不是这样一种国民心理和民族文化基因,那么,为什么立意绝然相反的《国际歌》与《东方红》——一首是“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一首则是“出了个大救星”——我们能够那么长时间整天一起震天价响地唱,而十数亿人,无论一般百姓,还是各级领导或大大小小的知识分子,皆见不出其中的矛盾来呢?

  

  我曾和一位朋友聊天时聊到过不久前的“重庆事件”,我的这位朋友是思想非常开放,且充满自由激情的,然而这次他却忧心忡忡地表示,现在的情势,非强人,非强人的非常手段不行。

  

  也就是说:法治不行,民主不行,理性不行,只有期待强人——那种血肉之躯的“神”一般的强人——的非法治非民主程序的,非理性的手段才行。

  

  这让我深觉悲哀。

  

  其实,今天中国,最要警惕的是什么,我以为恰恰正是这种“总想有神”的国民心理。

  

  而今天中国最需要的是什么,我以为,最需要的是现代文明意义上的“常人”——非神非圣亦非鬼非痞的“常人”——的国民心理。只有“常人”心理,才可能具备公民理性,只有公民理性,中国的社会转型,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才可能理性、持续而稳健地进展。

  

  2012.8.8

进入 金岱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刘翔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33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