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岱:千年之门:全球伦理与国人之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5 次 更新时间:2012-08-04 15:33:33

进入专题: 全球伦理   国人之心  

金岱 (进入专栏)  

  

  

  1、

  

  我们现在站在的是人类纪元来第三个千年的门槛上。回望过去的两个千年,这世界上发生的最大的变化,莫过于我们的地球正在变得越来越小;而眺望未来的这个千年,这一趋势显然还要延续,不仅延续,而且加剧。

  

  2、

  

  在我们的古典小说中,说到某人时,总是说此公乃某地人氏也;而在今天的小说、电影和各色书籍里,介绍某人时,则总说这是某国的某某。可见,古时在我们感觉中的"地"与"地"之间的距离,与今天我们感觉中的"国"与"国"之间的距离大致是相当的,认真说起来,古时"地"─"地"之距比现今"国"─"国"之距还要大得多的,那时两地之间,即使快马,也是要跑死人的,否则就不会有"路遥知马力"的说法了,而现在是不会有"路遥知飞机之力"的说法了。事实上,我们中国过去的"天下"一词,今天在地理上是要大得多了,不再只指我们九洲国,甚至也不再只指区区地球,而是可以指整个无边宇宙了;可不久前我们还觉得是庞然大物的地球,现今却似乎已变成了弹丸之物,尤其是近年,这变小的速度快得惊人,以至于"地球村"这一说法已然成为频率极高的字眼。

  

  我有时思忖,如今这地球上百数国家林立纷争的局面,实在颇似我们中国春秋战国时的情景,不过是处于一体化的前奏阶段而已。我当然不是说,不久后的某一天,定然会出个一统地球的"秦始皇",即使将来太阳系或银河系里许多星球上的高级生命相互发现了,并各为自己的利益真发动起星球大战来,地球也不得不整个地军事制时,我想地球上也不会再出现专制的"秦始皇",未来地球总统一定是民选的。

  

  3、

  

  今天人类,已从血缘与泛血缘文明性的生存日益普遍地进入到市场文明性的生存中来,而市场的本性就是扩展,我相信有一天,果与外星高级生命通起商来,全球经济还会发展到"星球经济去的",所以,世界经济的一体化实在势所必然,谁也无法阻挡,谁也无法逃离。更何况现代科技,交通、通讯的如此便利,特别是电脑网络,这个人类创造的虚拟世界,把整个人类从信息层面上完全连成了一片,瞬息间任何角落无不可通达,这地球如何能不变得如弹丸之物?

  

  地球变小的第一个后果,便是这世界上各色人等之间交往的密切度急剧提高。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短了,牙齿与舌头打架的机会也就多了,尤其是各种不同民族文明,不同文化传统的人们,在缺乏较长时间的文化融合的情况下,距离突然缩短,这碰撞、争吵与冲突的加剧也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亨廷顿说,冷战之后世界的主要问题已变成了"文明的冲突",即各种不同文化的民族利益的冲突。然我却以为,与其说今天的时代是一个"文明的冲突"的时代,不如说是一个"文明的融合"的时代,是一个人类全球化、一体化迅速发展的时代。正是这种全球化、一体化带来了文明的碰撞与冲突,不管这些文明间如何碰撞与冲突,总的指向是互相磨合,一切的冲突,在这种情境下,都是全球化如许进程的伴随物,甚至是各种文明,各种传统,各种制度,各种利益之间形成共识,达成统一的游戏规则的必经之途。

  

  共识与规则是全球化成为可能的必要条件。

  

  首先当然是市场规则,经济共同发展的规则。但人类的市场经济史证明,契约性的现代市场经济,必须依赖于现代法律规则的充分保障,否则是不可能有真正的市场经济的。而任何的法律规则又必须建立在伦理通约和道德共识的基础之上,全球性法律规则的确立自然必须建立在全球伦理与道德精神的共同建设之上。

  

  依我看,经济的发展必须与全球伦理的建设同行,至少,全球经济若先走了一步,全球伦理的一步也必须紧紧跟上,然后还须跟上全球法律的一步,全球政治规则的一步,再然后才可望有更为发展更为完善的全球经济的出现。

  

  今天在我们的国人中,还有不少人认为,市场经济必然带来道德蜕变,社会腐化。其实,市场经济必须相伴着伦理规则和道德精神的重新确立,只有当伦理规则与道德精神的改革滞后于经济的改革,在未经改革的传统伦理道德的条件下实行市场经济,道德蜕变与社会腐化才会不可扼制的滋延蔓生。

  

  4、

  

  全球伦理在今天不仅重要并必须,其实也是有了很大的可能性的。

  

  在神权与王权(至少它们的合理性与合法性)已大致隐去的今天人类,有一个基本观念应该是可以被整个人类所普遍接受的,这个观念便是"交互主体"的观念。

  

  凡是可以被看作人类的个体存在的,不管是个体的人,还是个体的有主权的群体,还是个体的主权国家,便都是主体。而主体与主体之间,只能是交互的,或曰互为主体的,也就是说,所有主体都是独立的,平等的,自由的,它们之间只有对话、磋商、契约和信守契约的关系。

  

  独立是这一世界图景的基本存在状态。独立,就是各有主权,不依附,不强暴。

  

  平等是独立主体之间唯一可行的关系形式,平等,就是规则平等,在规则面前所有主体平等。

  

  自由是主体之独立、平等的必然结果。自由就是在遵守和依凭规则的前提下,所有主体都有充分保障自己,发展自己,丰富自己的全部自由。

  

  我以为,这应该可以是为今天人类所普遍接受的一个基点,一个规则前的规则,一个元规则。

  

  在这样一个交互主体的观念之上,便可以建立完备的权利伦理。西方伦理思想,经由了德性伦理、功利伦理、义务伦理和权利伦理等几个阶段,权利伦理的讨论已然比较充分,研究比较深入,尤其是1948年通过的《联合国全体与会国关于人类权利的普遍宣言》之后,权利意识已然越来越深入人心,人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地球上人类社会的所有成员可以和应该享有什么样的生命权,自由权,利益权等等权利,每个人或每个主体应该如何自我保障同时保障别人拥有这样一些权利。在这样一个基础上建立更加完备,更为普遍的全球性权利伦理规则应该说是已经有了颇为充分的条件的了。当然,要能成为今天地球上各个民族,各个国家,各种文化传统的完全的共识,成为全人类所一致信守的规则,仍然需要一个很长时间的磨合与调整,一个更为深入的研究,更加努力的建设,以及一个相当时期的普遍化过程。

  

  5、

  

  权利伦理是必要伦理,但不是充分伦理。

  

  权利伦理是人类在现代市场文明发展过程中逐渐意识到并建立起来的人类共同生存绝对必要的共识与规则,主要是一种理性的主体交往原则。,在这个坚实的基础之上,人类还需要建设一个更为高耸的道德精神之塔,一个更富情感,更加温暖,更为发自人的内心,更具高尚感的道德精神之塔,这一道德精神之塔将闪耀着更为充分的人性光辉。

  

  这一道德精神之塔,就是德性伦理,当然,是将传统德性伦理经过现代性转型了的新德性伦理,这一新德性伦理将成为未来全球伦理中的充分伦理部分。

  

  没有权利伦理,现代人类的共同生存就没有了起码的合理性与合法性的观念秩序;而没有德性伦理,现代人类就无法实现充分的人性。

  

  权利伦理是绝对必要的,传统德性伦理是建立在血缘观念,或神的观念的基础上的,各民族的说法不尽相同,但实质上都是建立在泛血缘的观念之上的,天下一家,四海之内皆兄弟,人与人之间无我无他,每个人都只有奉献,不讲索取,世界便可大同,而且终将大同。人类有史以来各个民族,各种文化的传统 德性伦理之理想大都如是。这样的传统德性伦理必然地要与父权、王权、神权等独尊的权力联系在一起。所以,今天摆在人类面前的基本的世界图景已经变了,变成了交互主体的存在状态。一旦这个世界上是一些交互关系着的主体,那么,每一主体的利益与权力便是当然的了,历史不可避免地从父权、王权、神权等转到了人权上来,转到了每一个个人的权利,每一个主体的权利上来。如何保障、调节、平衡所有主体的权力与利益,使所有主体的权利结构为一张"双赢"、"众赢",共同发展的网络,则首先是今天权利伦理的任务。

  

  有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传统德性伦理是永恒不变,万世至高的准则,在这一至高准则的比照下,市场经济,乃至现代文明完全是恶魔,因为它使每一个个人的权力与利益合理化,合法化了,把欲望之魔的瓶盖打开了,所有的恶魔都出瓶了,人欲横流,国将不国,世将不世,人类的末日来临了。  关于这类说法,我不想在这篇短文里作什么评析,我只想简而单之地问一句:从只有极少数人拥有的王权或神权到人人都有的人权,从究竟处来说,到底好耶坏耶?

  

  另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现代市场经济可以与传统德性伦理(或稍加修饰,改装的传统德性伦理)直接结合,且能产生出一种更为完美的现代文明,根本就不需要什么老讲权呀,利呀那些难听东西的权利伦理。

  

  这无异乎痴人说梦。对这类说法我也只想简单地作此一句之答。在一个交互主体的存在状态下,所有的人都不知保障与如何保障自身的权利,也不知自身权利的限度,不知尊重与如何尊重他人的权利,根本没有一种保障自身权利和尊重他人权利的共识与规则,有的只是市场上的单向度的贪婪谋利,配以四海之内皆兄弟的大同精神,那么,请想想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  所以,权利伦理的课题非常重大,尤其是对于还处在现代化初始阶段的发展中国家的人们来说。例如我们中国,权利伦理的观念今天还普遍地非常稀薄,强调和发展权利伦理实在是当务之急。

  

  不过,权利伦理尽管必要、重要且是急务,德性伦理的问题却也并非可以小视、忽视。并不是说德性伦理可有可无的,或者是已经被历史抛弃了的,过时的东西。

  

  有一种与上面提到的两种观点正相反对的观点,认为我们过去只讲德性伦理,只讲那种看似崇高的了不得,其实是虚伪得不得了的道德精神,现代化的今天要求我们把事情颠倒过来,不再讲那种骗人的"上限伦理",而只讲实际有效的"底线伦理",只讲人人都能做到,人人都必须遵守的基本规则,也就是只讲必要伦理,这样才有利于以法治国,而不是象传统那样以德治国。

  

  可问题是,必要伦理当然是充分伦理的基础,但充分伦理反过来也为必要伦理提供了前提。没有为人类普遍接受的充分伦理的共识,必要伦理就失去了合人性性,终究也就失去了合理性与合法性。人类到底是一种有"神性"的动物,一种理想动物,它总在寻找和选择尽可能好的。现代市场社会不管效益多么惊人,但很长时间以来都没能被人们普遍接受,其根本原因就是市场社会没有能提出它的充分的道德理由;而十八九世纪社会主义思潮的兴起,从基本动因来说,也就是试图为现代人类寻找一种充分的道德理想;二十世纪里的各种人本主义思潮,其实也都是在寻找现代人类生存的充分的道德理想,今天我们在反思道德理想主义的观念误区以及它所导致的社会实验的失误与问题时,我想不能同时把"人类的道德理想"这一孩子也一起泼掉了。

  

  无论东方西方,德性伦理都是一种悠久的传统,有史以来的哲学、文艺、宗教,以及民间日常生活中都饱含着丰富的德性伦理思想,尤其是东方,例如我们中国,在其几千年的德性至上的精神绵延中,无疑结晶了极为丰富、深刻、精微的德性伦理因素,仁与义的人─人相谐的思想,道与禅的天─人相谐的思想,对于天人关系与人─人关系都空前紧张的当代人类来说,应该都是宝贵的财富,对未来全球伦理的发展也必然做出重大的贡献。但所有这些德性伦理思想,都必须经过彻底地创造性地现代转换,没有经过一种根本性转换的传统德性伦理,对于今天人类来说,是非常危险的。

  

  总之,今天我们所要建设的,既具必要,又达充分的全球伦理,必须是权利伦理与德性伦理兼备,而且必须是东西方融合的。

  

  6、

  

  在全球化,无论是经济的,还是伦理的全球化之背景已然如许展开的情势下,细察国人之心,可以发现,我们的国人在精神上实在还没有真正地开放起来。这些年我们在经济上的确越来越外向了,越来越深入到世界市场的网络中去了,越来越具有国际视野了,但是我们在伦理的讨论,道德和人文精神的建设等问题上,却总有意无意地存着一种"我们自个的事,与人无涉"的意思,似乎在这方面我们就可以关起门来,实行一种我们自己独有的伦理规则,建设一种我们自己独有的道德和人文精神。

  

  可是今天,不管是世界的基本图景,还是人权、主权、人道,抑或是环境道德,我们在哪一点上离得开人类的共识呢?一百多年来,中国人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几千年传统文明的现代转型,这一转型的过程,既包含着国家独立的一面,更包含着以独立者的身份参与到整个人类的共同生存与共同发展中的一面,因此在精神上,我以为我们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深刻反省与批判传统文明的基础上,提出传统文明的精华成份,参与到全球伦理与整个人类道德和人文精神的熔铸中去。

  

  我们当然应该先干好我们自己的,眼前的事情。就我个人来说,我最关心的是包括自己在内的今日十几亿中国人的国人之心。但我以为,在今天的状况下,离开了关于六十亿人类之心的视野,十几亿国人之心的问题是无从谈论的。

  

  但愿国人之心,在精神现代化的行进中,真正摆脱传统文明给我们留下的"侏儒"人格或奴性人格的阴影,并将我们传统中的美好部分为人类之心的建设做出独有的贡献。

  

  (发表于《随笔》2000年第1期,收入金岱思想随笔集《千年之门》)

进入 金岱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全球伦理   国人之心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09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