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岱:石与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6 次 更新时间:2012-08-04 12:10:13

进入专题: 石与肉   金岱  

金岱 (进入专栏)  

  

  1

  

  他往前走去……

  

  2

  

  我往前走去……阳光……阳光……阳光像千万枚钢针,真扎人……我眯起一只眼,多奇怪,像是几百年没见过阳光,几百年……

  

  不,号子里也有阳光。有,也有。……当然,不知道是不是早晨,反正哨音尖利地响了……急匆匆地,低着脑袋,不出声响,排队,昏暗的走廊上出现一条悄没声的灰蛇……咣当的铁门声……于是,狭窄的水泥路,有阳光,树木,甚至花草,是一排房子与另一排房子之间的空场地……然后又是铁门的咣当声,机油味、冰冷的车床、刨床、钳工桌……的确,也有阳光,每天都有。

  

  可阳光还是像针一样出奇地扎眼睛,扎那只睁开的眼睛.也许就是不一样,这外面的阳光和里面的阳光,就像睁着的眼和闭着的眼,就是不一样。……高墙,还架着电网;士兵,还站在塔楼上,阳光,即使阳光进了这里,也不再鲜活……阳光也喜欢没遮没拦,没遮没拦才能活蹦乱跳,从四面八方向我聚拢而来,又从我这儿向四面八方飞散而去,我有多久没见过这种阳光了呢?……

  

  3

  

  不!没什么不同,根本没什么不同!你可不会受骗。一切都没有丝毫改变。用不着睁开那只眼拼命瞧,想发现奇迹?不会的,你什么也看不到的,别做梦了,除了同样的黑暗、阴冷,尿臊的气息,霉烂的棉絮的味道,老鼠的吱吱叫声,牢房铁门沉重的咣当声,昏黑的走廊灯光,缓缓移动着的看守的浓重身影……真的,别做梦了,那是一团板结的黑暗,一团化不开的阴影……

  

  不错,是出来了。……从那腰间别着手枪的士兵旁边擦身而过,从那巨大铁门中的一扇小门的门槛上一脚跨过……办公室。签字。接受那本蓝塑料皮的小册子。干部严肃而轻松地说话……是在对你说话,不对劲……还破天荒用一个陌生的声音称呼你,你知道那是你的姓名,不是你的号码,可是不敢肯定,不对劲……

  

  就是,那又怎么样呢?

  

  4

  

  不怎样,我不会怎样的。只是有点头晕。阳光太扎眼。什么东西都那么闪闪忽忽的。像是做梦?很可能,我老是梦见放出来了,接着又梦见那不是真的,接着又梦见"不是真的"也不是真的……很可能,很可能是在做梦……那个小子那么悠闲懒散地坐在石凳上,还倚着树干,干部应该揍他……可是看守怕也会着迷的,看见那么短的裙子,那么白的腿。这不是女监,不是……声音太响了,那小店,混乱嘈杂,咚咚地好像心在狂跳……车多得像流水,摩托像蝗虫,载重卡车把地球都震动了……人多得像过节,像放礼炮焰火的国庆之夜,大伙潮水样向广场拥去……不,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也不是真的……

  

  5

  

  你真想把这恶梦撕得粉碎:……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心中那团囊括了尿臊和牢门的咣当声的黑暗愈发沉重,愈发阴险,愈发狰狞,愈发可恶……刑满释放……哈哈哈哈……满了什么?放了谁?一个囚犯会有满的一天,放的一刻吗?走到天边,不也还是囚犯?小牢里放到大牢里而已,反是看守多了,牢门多了,人人都会是看守,扇扇都会是牢门……可你不是囚犯,不是!不是!大牢里不是,小牢里也不是,你一丝一毫一点一滴一分一秒都不是!你清清白白,战功赫赫,命运捉弄你,诬陷你,强奸你,迫害你,你不能,不能,绝不能就这么认了……

  

  你真想把那写了"刑满释放"字样的小册子撕得粉碎……不过,冷静!冷静!别发火,别犯急……号子里这多年的折磨都过来了,什么事能拿你怎么样?从第一声牢门的咣当声在你身后撞响的那一刻起,你就发了恶誓的,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得讨还这笔冤债!清白必须战胜黑暗,必须洗净黑暗,有黑没白,有白没黑,有黑没白,有白没黑……老子跟你拼了,今生今世跟你拼了……

  

  6

  

  一个小男孩,站在街心花园假山的圆石墩上,赤着脚,转着圈,手里捧着书本,脑袋勾勾的,看得入了迷,时不时伸伸舌头或做个怪相,手中的书页被哗哗啦地很快地翻过去,一页,又一页……

  

  不知怎么的!我忽然觉得很想变成这个小男孩……他多幸福,他迷醉在流逝的世界里……

  

  生活这部书,也许不该只有正反两页是不是,我应该翻过去,翻过去,赶紧翻过去……

  

  7

  

  你往前走去。

  

  ……一个中年汉子,被一辆卡了链条的自行车弄得满头大汗,手忙脚乱,仍无济于事。你走过去,蹲下来,三下五除二,车整服了。谢谢。没啥。号子里的车间到底也不是白蹲的。一道闪光,灵感。弄一套家伙,往哪角落里一蹲,三下五除二,三下五除二,对了,糊口怕不成问题!要宰了那黑东西,头一个目标得塞饱肚子,是不是?

  

  8

  

  我往前走去,心里老想着那些书页。

  

  ……一个图书摊子,我站下了。孩子们坐在那些小条凳子上看书,阳光从稀疏的树叶间大把地漏下来,就罩在孩子们的书页上,明晃晃的,忽闪闪的……会坏眼睛的,光太强。号子里的光又太弱,我的眼睛准是那样看坏的。太弱不行,太强也不行,阳光有多呛人,这些自由的小鸟儿们也真是……要是我摆个书摊,准找个好角落,光线既充足又柔和,还挺阴凉,真的,这也许是个不坏的营生,弄些书来租给孩子们看,攒口饭吃,也许办得到,而且悠闲,还能解个自个儿读书的馋,我真想那么读书,一页一页地翻过去,翻过去,翻过去……

  

  9

  

  "打气五分。"

  

  "又涨价了。"

  

  "这年头什么不涨? ;

  

  "咣当"……心里一黑……分币丢进了铁罐里……这狗日的牢门声,你得把这铁罐换了,要不你会生吃了它!

  

  气筒靠墙竖着,一张报纸,几样家伙往上一搁,一个罐,一盆水,补胎验气眼的,三下五除二,修车的还真不少……角落不错,别看是个小巷口,拐角两栋房子的连接处凹进去一大块,家伙往这一摆,既挺显眼,西晒又被挡了,要许搭棚的话,会是个好铺面……说来也怪,你不发现这块宝地,就也没人发现,你一瞄中,人家也便瞄中了,那水果摊就是跟着你来的,苹果、桔子,还有烟……不坏,其实不坏,这角落越热闹越好,热闹生意多呀,只要不跟你抢饭,买包烟瞧见修车的,正好坐下来一支,车给整整吧,喏……老哥你不来一包吗?不要你钱,尝尝。水果摊的女老板说.她跟你套近乎。可惜你不会,不会调情,不会说话。你会的想的只有一件事两句话:给我平反!给我昭雪!不管用的,全退化光了,这不奇怪。

  

  10

  

  ……我耐心地等着孩子们放学回家,等着他们做完作业……"你作业就做完了?""没呢,先看会儿吧。""还是先做完作业再来吧,等一下老爸老妈骂人了。"……小摊儿当然没福气摆在小学校门口,那儿总有大老板老早就霸定了的,其实在巷子深处寻个角落也别有天地,这儿是孩子们放学回家做完作业出来打闹的地方,翻筋斗、摔跤、遛小狗.跑四驱车,上旁边那小杂货店买橡皮擦、棒棒糖、康康饼,变形金刚,多的钱便坐下来翻我的图书……不过是些砖块,用报纸裹了,一溜儿挺像条凳,孩子们不在乎那个,孩子们也不在乎日期,从废品收购站买来或讨来的旧画报、旧杂志、旧图书,他们比看新出的还来劲……当然我很快便有了钱,孩子们的小钱一点一滴地流入我的口袋,我可以买新书,买系列的,成套的,《圣斗士》什么的了……租了还想买呢!从租到买是不是一个根本性的飞跃?大街上的大书店,大人们不许他们去,车多人杂,别被轧了,别被拐了,宝贝疙瘩嘛,我这儿买书最安全,独生崽兜里不都有几个钱,我这儿买了书.大人怕知也不知道……孩子们喜欢我,我也喜欢他们,我喜欢盯着他们,在柔和的光线下看书,看着看着咧嘴笑了,看着看着大声叫了"好个新矢"……我喜欢看着他们把书一页一页翻过去,翻过去,翻过去……真的,生活不会只有正反两页书,生活该是一本好多页好多页的书……

  

  11

  

  你往前走去。死死盯着眼里那团黑暗。撕碎它。砸烂它。放火烧了它。大水冲了它。

  

  ……电影演完了,灯亮了,门开了,雪白……梦醒了,天亮了,阳光进来了,雪白……法官宣判了,笑盈盈,乐呵呵,握手,道贺,感慨,清清白白,战功赫赫,堂堂正正,神神气气……

  

  ……的确神气,方方正正的大门。方方正正的大楼,--市中级人民法院,方方正正的黒字!\r

  

  ……真的笑盈盈,笑盈盈的脸,光秃秃的头,矮墩墩的个儿,慢悠悠的调:

  

  "什么事?"法官问:

  

  "申诉。"

  

  将材料递上去。小心翼翼,毕恭毕敬。想理直气壮点,没用,还是一副囚犯相。经年的积愤,无尽的冤屈,一丝儿不掺假的正义,怎么会和这副点头哈腰的囚犯相搅在一起的?……

  

  说,说下去,结结巴巴,慌慌张张,但一定要说下去……不过法官似乎知道,他什么都知道,没有法官不知道的事,法官都是这样,法官不想听,粗短的手指摸摸光秃秃的头,笑盈盈,慢悠悠,温和而友善:等等吧,耐心点,一切都会清楚的……

  

  你于是耐心等待。耐心修理你那些破了胎的,坏了闸的,掉了滚珠或螺帽的,新的旧的男式的女式的自行车。那么多年都等了,什么不能等?等算个啥!

  

  12

  

  我往前走去。推着车,是辆新车。不相信?能有车?这有什么不信?瞧这车龙头,雪亮。阳光在上面炫耀它的光圈,一晃一晃,一圈一圈,旋转着,展开去……像花一样展开去,花不能老是花苞,花是要展开的,展开了才好看……不过她头上花能展开吗?展开了会不会老来俏?

  

  "今儿休息?"

  

  "休息?"我开口前她准没发现我。"咳,停工了,说是这个月不开工资了,厂里开不出,每人发八块表,去卖,卖了提成,算工资也算奖金。"

  

  她腕上果然戴一块雪白的表,手里还拿一块。她在做生意。

  

  "卖不出怎么办?"

  

  "讨饭呗。"

  

  她笑呵呵。她挺开朗。她有孩子,读中学。读小学。……她不该戴花,花开了会老来俏,她不老,戴了挺好看,可花不开便不是老,花总是要展开的……

  

  "你买我一只吧,老哥?"

  

  我买一只?我看看自己的表。左手戴一只,右手戴一只?要么送人?送邻居?稍有点熟的邻居就是她,送她她要说我不正经……

  

  "送老伴……"

  

  老伴?嘻嘻,老伴?她老在门口摘菜,和我聊几句,我可不爱聊天……她头上戴花,手上戴表,可是要讨饭……卖表当然要讨饭,卖书就不会,别光想着卖表……花是应该展开的,展开了才好看,像个微笑,女人的微笑。

  

  13

  

  ……他摸着秃脑袋对你微笑,笑盈盈,慢悠悠,温和而友善,甚至挺有信心,知道,都知道,法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呢……半个月去一次,耐心等待……一星期去一次,耐心等待……三天去一次,耐心等待……我发觉法官秃脑袋下的那张脸和看守长的脸一天像似一天,你发觉那团混合着尿臊和牢门的咣当声的黑暗一天浓似一天、你真疑心这是梦,这不是真的,连不是真的也不是真的……不过,你咬咬下嘴唇,出声地再发一回恶誓,世上绝没有永远黒夜的道理,白天总要来到,黑白总要轮回,总要搏斗,总要否定之否定……你相信!相信!\r

  

  14

  

  ……喏,找四块八,一共二十五块二,给你包包吧,绳子捆捆,你骑车是不,夹在后面,多带根绳……别叫我老板,卖两本小书,哪能当老板,你要这本,我给你拿,这本最热……

  

  被书围住的滋味真不坏,一面墙三面书,柜台上摆书,绳子上夹书,围住书的则是顾客,这不是不可以想象的,花会开,树会长,事业会发展……一爿小书亭,当然,孩子们的书当然还有,租的卖的都有,不过有新招:兴《七龙珠》、《足球群星》……当然,小书店当然不能还缩在巷子屁股头,得露脸,到巷子口来了……当然,大人的书当然还是更多,金庸、梁羽生、三毛、琼瑶……为小伙子小姑娘准备点什么?《中国武术大全》、《初中英语辅导》、《毛衣编织一百法》、《卡拉OK金曲》、《性知识99》……我不卖黄书,一本也不卖,我不想挣大钱,我只想攒吃用,有人说眼下发财的多半是号子里放出来的,胆大,不要命,尝过了,就那回事,也许是这个理,可我不是号子里放出来的,不,我是说,我是号子里出来的,可我不是犯人,不是犯人是看守?得了,别开玩笑,我没犯过罪,我不但是清清白白,甚至还战功赫赫,我是遭了百分之一千二百的冤枉……这是一个秘密,也许这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这个我不是囚犯的秘密……谁也不理睬我的秘密,谁也不肯来搞清楚我的秘密,在号子里无数的申诉都石沉大海……我想把这秘密告诉她,她卖完她的手表,有时会来帮我卖卖书,她有儿女,可没老头,她有好多时间,可是没有钱,我想把我的秘密告诉她,她会不会相信?相信我,而不相信法院?得了,就让它做一个永无人知的秘密吧……这秘密会像一个被虫蛀了的花蕊,痛苦而蜷缩的花蕊,别去管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金岱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石与肉   金岱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短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07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