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功:大跃进式的城市化在革城市的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49 次 更新时间:2012-06-15 09:23:37

进入专题: 城市化  

陈功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1年城镇人口比重首次超过农村人口,城镇人口占比达到创纪录的51.27%,这被认为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里程碑事件。而多年来一直高速推进的城市化还被赋予了经济发动机的重任,目前普遍的一个观点是,城市化将代替工业化,成为下一阶段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动力。但是,中国的城市化真的如人们想象的那般美好吗?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市化进程一直保持高速发展。从1949年初的10.6%,到1978年的18.9%,及至2011年的51.27%,城市化率几乎以每年一个百分点的速度增长,城市总数增加至655个,我们用30年时间走完了西方发达国家上百年的城市化历程。辉煌的数字成就使得中国的城市化被誉为21世纪对世界影响最大的两件事之一。但在这些光鲜的城市化数字背后却是众多城市的悲鸣。西安、大同等众多历史名城,在无情地毁掉自己的古代城市遗产很多年后,突然反悔,又再一次毁掉自己积累了几十年的近现代城市遗产和人居社区,重新用现代材料,修建仿古城市。原本尺度宜人的街巷在推土机的轰鸣下支离破碎,千城一面成为中国城市唯一的标签。而自2008年开始至今,电荒、煤荒,水荒、劳工荒、交通拥堵、垃圾围城、环境污染、恶性拆迁事件频繁见诸报端,这些几乎打成死结的城市矛盾成为考验城市管理者的最大难题。不仅如此,快速的城市化也摧毁了农村的社会生活结构,留守老人、妇女和儿童数量持续增长,六成以上农村成空心村。经济发展成就似乎正在不断被“大干快上”的城市化引发的恶果所抵消。在安邦首席研究员陈功看来,中国几乎是以一种搞文革的方式推进城市化,这无疑将毁掉我们的城市和乡村。

  事实上,城市化这个概念从来就没有定论。但就中国的发展现实看,几乎就是一场以攫取农村土地为目的的土地城市化。据中国城市建设经济研究所统计,从1996年到2003年,7年间中国耕地减少了1亿亩,这些土地,绝大部分被城市占用。从1990年到2007年,我国城市建成区面积从1.29万平方公里扩张到了3.55万平方公里,十余年间扩张了175%,城镇人口只增加了20%。显而易见,土地的城市化已远远超过了人口的城市化。

  由于多年高强度的土地开发,我国耕地后备资源已经十分有限,扣除生态环境建设重点区域,可开发的耕地后备资源由2000年的700多万公顷锐减至不足500万公顷,18亿亩的耕地红线突破在即,传统依赖大规模开发农村土地资源补充建设占用耕地的土地城市化模式正在陷入困境。但从现有各地的城市化推进路径来看,如重庆、山东等地以承包地换社保、以宅基地换住房、迁村并点等,都还在打农村土地的主意。与我们大规模占用农地形成对比的是,国际上对农田的保护意识正在加强。近日,联合国建议,各国应对农田出售规模设限,以调控占用农田这一愈演愈烈的趋势。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政策变化,显然,农田作为一种特殊资源,已不再是一种简单的商品。这一点在今后需要引起各地的重视。

  中国的城市化之所以能如此快速的推进,还在于它是一种建立在低成本基础上的、由政府主导强势推进的城市化。这在城市建设和改造中就表现为贪大求快、拈轻避重、重地上轻地下,去年夏天波及北上广等大中城市的严重内涝就是最好的明证。低投入,高积累的城市化跳跃式发展没有兼顾城市的可持续发展能力,造成城市外表光鲜亮丽,内部脆弱不堪。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在“2012中国城镇化高层国际论坛”上也明确表示,中国城镇化率的快速增长建立在低成本的基础上,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的欠账;相当一部分人员的社会保障残缺不全;公共服务能力明显低于城市的扩张。这些因素导致中国城镇化的推进路径和方式是不可持续的。

  按照某些专家乐观的估计,中国的城市化还有数年的增长期,到2020年,中国城市化率将达55%。然而,在当下火热的城市化进程中,一股逃离城市的“逆城市化”迹象已然出现,部分先知先觉者,选择离开城市,重新乡村怀抱。广州萝岗区的一条山谷里就住着这么一群特殊的人。他们是昔日高学历、高收入的白领,现在却在这里悄悄成立了一个“懒人部落”,成了彻头彻尾的农民。按照正常的城市化发展逻辑,中国的城市化还远未到逆城市化过程的出现,当前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现象,一方面固然是都市里高收入人群在得到物质的满足后,更加向往精神上的追求和享受,但更为重要的是,当前这种过快和过度的城市化,导致的城市生活成本的快速上涨和生活品质的下降,对城市人口的逃离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从系统论的角度看,一个地方的城市化速度越快,越可能陷入社会系统混乱,致使城市生活质量下降、犯罪率上升,以及道德溃败。从中国城市发展种种问题和矛盾看,由政府主导、以拆迁改造为标志的快速城市化完全搅乱了市场发展的节奏,使得城市处于一个无序的发展状态中。在安邦首席研究员陈功看来,城市化是一个社会经济演进的过程,是一个自然而然地由市场推进的过程,而不是像大多数经济学家想象的那样,是一个可以追求、可以被塑造的结果。当前通过拆字当头、强制实现城市化,无论如何都是违背经济规律。我们在这里批判并不是要全盘否定城市化,我们要否定的是大跃进式的城市化、带血的城市化。

  城市化的发展从来都不是一个政府乃至个人就能主观决定的,它是一个渐进的历史过程,而从其演进过程来看,一定有人口、产业、资源,知识的集中和变迁,这是一个系统的工程,缺一不可。这意味着,传统的低成本、由政府强制推进的“土地城市化”战略必须得到调整和纠正,而由于上一个阶段城市化矛盾的累计,未来中国将进入一个高成本城市化时代。如果政府在城市化道路上的激进情绪得不到有效控制,很可能会给城市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来源: 安邦咨询

    进入专题: 城市化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4386.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