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政龙:试论“民主话语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67 次 更新时间:2012-05-05 11:13

进入专题: 民主话语权   民主  

徐政龙  

话语权即发言权。国际话语权就是国际规则的制订权、决策权、主导权、裁判权,等等。这里的“权”具有“权力”和“权威”两重含义。常常听说,“当今世界的民主话语权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霸占,以中国为代表的广大第三世界国际在国际上没有民主话语权”[1],这是因为“西方国家通过强大的经济、军事实力推销他们的民主,指责中国和其它国家执政党的执政合法性,从而达到对第三世界国家实行西化、分化与和平演变的战略目的。”而中国“必须建立中国式民主的话语权的地位”[1]。那么,中国(特指大陆)为何在民主问题上失去话语权呢?果真是因为西方国家的罪恶目的造成的?看看我们这边的某些反民主理论是如何拒绝民主的就知道了。通常,中国反民主理论中的话语里总是列出种种理由证明中国不需要民主或需要的是“中国式民主”。

1.拒绝民主导致民主话语权的丧失

中国丧失民主话语权的原因,是因为中国拒绝民主,脱离世界民主话语体系,自搞一套。拒绝民主的理由很多,要有尽有,从反民主者的理论里可以找到的理由大致可以列出如下:

(1)马克思主义民主观

反民主派用马克思主义民主观搪塞和忽悠大众。马克思主义民主观的特征是民主具有“主义性”、“阶级性”、“实质性”、“特色性”。

反民主派理论认为,自己的民主观是马克思主义的民主观。这种观点认为,国家是阶级专政的机器。党是无产阶级政党,是先锋队,党执政,无需人民选择、选举、授权和监督,具有天然合法性,具有“三个代表性”。因而,虽然形式上没有民主,“实质是最民主”的,这种“民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无产阶级民主”、“人民民主”,“极大多数人的民主”,是“极大多数人对极少数人的专政”。由于其“民主”跟世界上极大多数国家的民主格格不入,就自称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把世界各国通行的民主称为“西方民主”,把“西方民主”称为“资本主义民主”、“资产阶级民主”,“实质上是少数人享有的民主,代表少数人,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专政”,是“金钱民主”、“黑金政治”,因而是虚伪的民主,假民主。美国实行三权分立和三权制衡“不是选民意志,而是资产阶级意志”[1]。

反民主派理论认为,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民主制度的一种形式,“人民代表”是人民“选出”的,在代表人民行使职权。由“巴结制”直接产生各级领导人,经人民代表间接选举,实际上是做样子,算是人民在行使职权,人民代表中85%以上人数是某个党的党员,这是因为这个党“先进”的表现。官员得不到人民大众的监督,是因为党员觉悟高,先锋队用不着大众来监督,可以“自我监督”。大众的民主监督只需走走过场,算是民主监督了。

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发展观认为,人类社会的形态发展依次是: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即六个社会阶段。根据这个阶段论,社会主义制度比资本主义制度具有无比优越性。这是按照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来界定的,人类社会并非按这样六个阶段在发展,生产资料所有制并不是社会形态发展的中心线索。

实际上,人类社会的形态发展依次是:原始社会,奴隶社会,专制社会、民主社会、全民社会,五个社会阶段。人类社会是按人权从低级到高级发展的,而并非按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发展。因此,人权才是社会形态发展的中心线索。民主是人权的一部分。

按照马克思主义观点的说法,社会主义是从资本主义发展而来,继承了资本主义的精华,从而“社会主义民主”、“无产阶级民主”吸收了“资本主义民主”、“资产阶级民主”的精华,因而比“资本主义民主”、“资产阶级民主”有更多的优点,但东欧、苏联、南联等“社会主义”国家,从来没有建立过民主体系,一开始就拒绝民主,建立了一党专制体系。中国也从来没有经历过资本主义社会,从来没有吸收过“资本主义民主”或“资产阶级民主”的精华,一开始就建立了一党专制体系。这种体系从来不具有民主的优越性。一党制缺乏竞争机制,根据达尔文进化论,由于国家的政治权力受到一帮人的垄断,政治体制失去竞争优势,必然迅速退化,最终被淘汰。东欧、苏联、南联一个个倒掉,就证明了一党专制的劣势,根本不具有优越性。因此,套用马克思主义民主观的人,根本不顾中国的实际。一个从来没有经历过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国家,哪来具备比“资本主义民主”、“资产阶级民主”更优越的民主?

(2) 民主国情论

民主的国情论者提出“民主不适合华人社会”,推出“经济论”、“文化论”、“素质论”以忽悠大众。

早在袁世凯当上中华民国第一任总统时,就有御用文人提出“中国不适合民主”,“没有皇帝,天下就会乱”。那时,皇帝被推翻后,中国出现了军阀混战的局面,确实乱了一阵子。于是,有人认为,袁世凯不应该当总统,而应该当皇帝。“中国不适合民主”的理由当然很多,有“经济落后”论,“传统文化”论,“国民素质太低”论,等等。如果说,民国初期,确实存在以上那些国情,那么,21世纪的中国,这种国情早就不存在了。可是,反民主总是有理由的。

①民主“经济论”:按照“经济论”者的观点,人民生活水平低时,连饭都吃不饱,反民主者说:“连饭都吃不饱,还搞什么民主?”而今,经过改革开放,中国大陆人均收入已经极大改善,总算有饭吃了,反民主者又说:“没有民主不是很好吗?生活水平这么高了,我们的制度多么优越!还搞什么民主?”总之,生活水平低不需要民主,生活水平高也不需要民主。反正,无论经济状况如何,民主都不能要。

②民主“文化论”:这种论调认为,民主只适应于基督教文化,不适应于西亚、北非的伊斯兰教文化,更不适应中国的儒家文化。然而,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的文化比大陆更加具有传统特色,始终保存着中华文化的深厚底蕴。无论是教科书还是日常生活,都充满着儒家思想。而大陆呢,经过新文化运动,文化大革命,特别是改革开放,中国的儒家文化得到破坏和改造,中西方文化已经融为一体,在中国的文化里,已经充满了西方文化——当然,主要是马克思主义,早就实现了西化,无论是教科书还是日常生活,都充满着西洋文化。海峡两岸比较起来,大陆离西方更近,民主更适应于大陆。

③民主“素质论”:中国公民的受教育程度已经超过中等发达国家,中国大城市里的人均受教育程度甚至已经达到现在美国大城市里的人均受教育程度,更不用说已经大大超过美国独立时期的程度。而中国的科学院、大学里的公民的受教育程度更高,也未见民主选举从这些单位开始。由于长期的专制教育,缺乏民主的氛围,中国人的公民意识、民主意识确实比美国差。而民主意识和公民意识并不是固有的,而是制度造成的。制度决定了公民的素质,然后反过来公民素质决定制度,相互牵制和制约。

1980年代后期起,台湾迅速进入了民主社会,到2011年台湾大选,已经标志着民主进入了一个基本成熟的阶段。正如马英九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时所说的那样——中华民国政府取得了经济和民主的双胜利。而大陆,两个方面都输给了台湾。改革开放30多年后的今天,大陆人民普遍理解世界各国的文化,认同和接受美国式的民主,随着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促使公民产生了当家作主的欲望。大陆人民普遍认为台湾民主是一种标准化的民主,就是中国人民在20世纪上半叶为之奋斗而求之不得的民主。这种民主既是中国的民主,又是西方的民主,也是世界的民主,是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的重要组成部分。显然,东西方民主既没有实质区别,也没有形式区别,都是大同小异的。民主就是这样,非常简单易行,只是统治者拥护还是反对的区别。

因此,再拿“经济落后”、“中国传统文化”、“国民素质太低”论来拒绝民主,就毫无道理了。“民主不适合华人社会”纯粹是十足的谎言。

(3)民主威胁论

反民主派在大众中制造和宣传“民主威胁”论,使不明真相的大众误以民主很危险,从而厌倦民主,害怕民主,憎恨民主。被愚弄的大众不是希望自己当家作主,而是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救世主、大救星身上,必然对救世主、大救星感恩戴德。统治者轻而易举地成为永久的统治者。历史上的独裁者就是这样愚弄民众,成为世袭皇帝,代代相传。

“民主威胁”论的论调很多,有“民主侵略论”、“民主动乱论”、“民主分裂论”、“民主落后论”、“民主低效论”,等等。

1)“民主侵略论”

许多反民主派的文章都认为,西方对中国讲人权和民主,意味着西方对中国的侵略。民主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对中国为代表的第三世界国家的侵略工具。美国式民主只是一种说得天花乱坠的民主,只能给人民带来苦难。中国式民主给人民带来好处和幸福。中国人民需要的民主是“中国特色的民主”,而不是国际通行的民主。美国强制推行的民主就是美国枪口下的民主,日本,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等国家就是例子。这些国家里,美国推行的民主得不到本国人民的认同和支持,那些国家的人民根本不需要民主,而要原来的独裁专制。[1]如果没有发达的传播媒体,人们真信以为真。当萨达姆的高大铜像被美国坦克拉倒时,许多巴格达市民出来帮忙,铜像拉倒后一片欢腾,萨达姆被捕时,伊拉克人民举国欢庆;当卡扎菲被民众打死后,利比亚人民放烟花举国庆祝,过渡政府当即感谢北约军队帮助利比亚人民的解放。当然,全世界都知道,朝鲜人民“最拥护”、“最热爱”金氏世家。因此,美国式的民主不适应于中国,不适应于朝鲜,也不适应于世界。战前的利比亚、伊拉克,今日朝鲜,那里的人民中许多人连一点民主概念、公民意识都没有,只有“伟大的导师”、“英明的领袖”、“人民的大救星”之类的概念,专制教育把那里的许多人培养为顺从的愚民。当美国式民主在日本、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推行后,那里的人民才后悔当年拥护独裁者的统治。

而在中国,人民为民主自由奋斗过几十年。从1911年到1949年,除了8年抗日战争,其余30年的时间内,中国人民一直在为实现民主自由而奋斗。自从1921年共产党成立起,也有20年的民主奋斗史。历史教科书上,把这段历史称为“民主革命”,而民主的楷模就是美国,1945年前后,《新华日报》上有大量文章可以证明,美国是中国民主的典范。

民主就是西方那一套。“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这一套“中国特色的民主”不是民主,而是独裁专制。在尚未实现民主的国家里,一旦进入战争状态,这种专制也许有成立的某些理由,但和平年代里,这种理由就绝对不成立了。

众所周知,民主要跟国情结合,这当然不错,但是,民主更具有共同性、普遍性。

如果美国用飞机导弹给中国人民送来民主,中国人民当然有权力加以拒绝。现实是中国人民在苦苦追求民主自由,而不是帝国主义给中国送来民主自由。美国式的民主不是“美帝国主义”强加给中国人民头上的,而是中国人民从美国取来的经,是中国人民上天入地搜查遍得来的普遍真理,是人类优秀文明成果的最重要一部分。美国从来没有侵略过中国,却帮助过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使中国人民摆脱外来侵略者的蹂躏。难道中国人民能忘恩负义?为了拒绝民主而反美?

成千成万的先烈,为了美国式的民主和自由,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在我们的前头英勇地牺牲了。为什么我们今天把他们遗忘了?什么时候起,民主变成了“帝国主义侵略、和平演变的阴谋?”

2)“民主动乱论”

反民主者依然一如既往的反民主,过去的“没有皇帝,天下就会乱”,今天改为“没有××党,中国就会乱”。“发展中国家中,哪个国家接受了‘民主崛起论’这剂毒方,带来的都是动乱”[1]。中国是不能民主的,一民主就动乱。

那么,民主国家都是动乱国家、内战国家吗?那么,美国历史上有过几次因民主争权而动乱和内战?台湾自从1980年代后期至今,民主化也有20多年,有过几次动乱和内战?由于民主和自由,公民的权力得到法律的保障。公民对政府如果有不满情绪,能量得到缓慢释放,官民矛盾随时得到解决,因而,这些国家的政局稳定,没有动乱,没有内战,人民安居乐业。而且,民主国家里,腐败被有效遏制,政府官员清正廉洁。当然,任何国家都存在这部分人与那一部分人之间的利益冲突。民主为这些利益冲突提供了解决的途径。民主国家多了罢工、反政府示威游行、批评官员的言论等“乱象”,这就是“民主=动乱”的依据吧!。

民主不但不会造成动乱,相反,只有民主法治,才能实现国家长治久安的目标。某些发展中国家一搞民主就动乱,那是因为那些国家的专制者、独裁者反抗民主的缘故。一个民主正常化的国家,从来不会动乱。

“民主动乱论”该休了吧!

3)“民主分裂论”

反民主者提出“民主分裂论”,其要义是,民主会带来民族独立、国家分裂。例如西藏、新疆、台湾会从中国分裂出去。一方面,这些地方确实有分裂势力,这些势力中,有时也偶尔有要求民主的呼声;另一方面,苏联、南联分裂解体了,然后,独立后的国家成为民主国家。于是反民主派告诉人们,民主导致民族独立、国家分裂。如果中国实行民主,必然导致无法无天,政局动荡,内战不断,血流成河,民族独立,国家分裂,亡党亡国,人民遭殃。

反民主派却不敢承认,苏联、南联在解体之前究竟是民主还是专制?如果解体前是民主,解体后是专制,那么,解体的原因是民主;如果解体前是专制,解体后是民主,那么,解体的原因是专制。因在前,果在后,这就是因果律。显然,任何懂逻辑的人都会得出:专制是两个联盟解体的原因。相反,美国是民主国家,从来没有人要搞民族独立、国家分裂。中国台湾不跟大陆实现统一,这是因为大陆没有民主。专制导致国家分裂,民主会导致国家统一。如果大陆建立一个跟台湾一致的民主制度,统一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民主导致国家分裂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4)“民主落后论”

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经济迅速发展,去除物价因素后,年均GDP增长率在6%稍多,国力和人民富裕程度迅速提高。而西方多个国家出现了两次金融危机和财政危机。于是“中国崛起”论、“中国特色论”、“中国模式论”,甚至“重庆模式论”出现了。本来,中国GDP迅速增长、经济迅速发展可以归因于三个方面:

①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

②经济全球化的国际形势;

③ 中西方经济落差。

落差指的是,西方已经发达,中国仍然落后;西方拥有先进技术和管理模式,中国没有;西方劳动力价格高、中国劳动力价格低。

可见,如果要保持中国的GDP增长率高于世界,那么,要求中国的人权地位、民主地位、人均收入、福利待遇永远低于世界平均值,以维持劳动力价格低廉的“优势”。一旦中国的劳动者的待遇提高,劳动力价格就上升,就失去了廉价劳动力的“优势”,吸引外资的优势也就随之而失去,发达国家有过的危机也会降临到中国人的头上。

然而反民主者把中国的发展归因于“政治优势”,西方的危机归因于“政治劣势”。因而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实行民主化,就是改掉优越的政治制度从而失去政治优势,必将使人民失去物质上的实惠。为此,反民主派认为“差民主不如好专制”。持这种观点的人不敢正视,正因为西方国家的高度人权高度民主使人民享受高工资、高福利造成劳动力价格高昂而失去投资优势。而中国的低度人权低度民主使人民遭受低工资、低福利造成劳动力价格低而获得了投资优势吸引外资。尽管中国的GDP增长很快,但是劳动者的人均收入只有人均GDP的大约1/3,依然处于世界1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00多位。

那么,民主化会造成经济衰退吗?刘学伟(《民主统计学初步》)根据世界上1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均收入和民主指数关系的统计,得出结论:世界上的民主国家都富裕,富裕国家都民主,民主和富裕互为因果。世界上的专制国家都贫穷,贫穷国家都专制,专制和贫穷互为因果。虽有极少数国家和地区的人均收入和民主指数关系之间存在反常,但统计规律是总体规律。可见,政治民主有利于经济发展,反之,经济发展有利于民主。

低人权优势不能使“中国崛起”,不可能使“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只能使中国成为世界的一个巨大加工厂,中国人民得到的利益很小,而那些技术和资本的输出者才是利益的最大受益者。

要“中国崛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条件是科学技术的崛起,其前提是民主法治。人类历史反复证明,科学和民主是国家崛起、民族复兴的内营力。依靠低人权、低民主、低工资、低福利而造成的廉价劳动力优势是GDP增长的外营力。内营力是崛起的内在驱动力,是超越别人的最大力量;外营力是使低洼趋于平均的外在驱动力,不是超越先进的力量,靠外营力只能拖在别人后面。

民主不但不会落后,而且是国家崛起、民族复兴、超越先进的最大动力。

(4)小结

近几十年来,中国专制派一贯拒绝民主,制造和传播各种反民主的舆论。这就孤立了自己,使自己边缘化,从而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失去民主的话语权。又由于话语权的丧失,更加害怕别人指责,使自己越来越孤立于世界,站到了民主的对立面,处处被动挨打。于是,有人认为,中国应该把自己的“中国特色”、“中国模式”推向世界,跟西方针锋相对,争夺民主话语权。

那么,把“中国特色”、“中国模式”推向世界行得通吗?没有民主的国家能够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争得民主话语权吗?

大多数本国学者认为,“中国特色”、“中国模式”的成功都在于经济发展,中国利用廉价劳动力“优势”吸引外国的资金、技术,发展制造业,使中国的GDP迅速增加。而政治体制上并没有优势可言,中国的科学技术依然远远落后于世界。改革开放后,中国在人权上取得长足进步,言论自由得到改善,但是,在民主制度方面依然是专制国家,因而在国际上没有民主话语权。民主话语权的丧失,正是自己搞专制跟民主国家闹对立造成的。

2.争夺民主话语权的途径

根据以上分析,在国际上争夺民主话语权的总方针是中国必须按照国际惯例进行自己的民主实践。拒绝民主只能丧失民主话语权,拒绝越激烈,话语权丧失越多,中国人将成为边缘人类,在民主方面占不到一席之地。

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民主话语权是一种依赖权威的权力,是民主化国家自然得到的权力。由于中国缺乏民主实践,不懂民主究竟是什么,因而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没有发言权。发言权的丧失,不是因为自己的权力受到别人的侵犯或剥夺,而是因为自己没有资格。这种权威不可能靠抢夺话筒,装高音喇叭能够夺到的,不是靠宣传输出专制话语体系能够得到的,而是对民主满意的全体公民授予的。民主源于西方,经过西方二千多年的演化才变成今天的模式,被全人类大多数人认为是普世价值。中国为了争夺民主话语权,应该做到以下两个方面。

(1)把民主当成普世文明来接受

当今世界,“法治、人权、民主、自由、平等、博爱”被大多数人普遍接受,是普世价值观。尽管这种观念是西方资产阶级提出来的,但也是全人类的文明成就。因而,西方民主不仅是资产阶级民主,而且是全人类的民主。要划清民主的主义界限和阶级界限[2],只能使自己处于民主的对立面。民主作为普世价值观,对于大多数国家的人民都会接受。不仅容易理解,也容易实施。中国要在世界上取得民主话语权,就首先要不折不扣把民主作为一种普世价值接受下来,发展民主,融入民主国家的行列,才能在民主方面赶上世界,超越世界,成为民主话语的权威。

世界上的民主国家都兴旺发达,长治久安,人民安居乐业,生活幸福。比较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的最好例子是南北朝鲜,从历史、地理、民族、文化等各方面都有可比之处。

韩国:民主法治,平等自由,政府清正廉洁,改革开放,思想解放,决策理智,热爱和平,政局稳定,国强民富,人民安居乐业,能和国际上所有国家和地区和睦相处,享有国际威望,是亚洲四小龙之一。

朝鲜:独裁专制,个人崇拜,政府腐败无能,闭关自守,决策野蛮,头脑狂热,挑战和平,政局动荡,国弱民穷,缺衣少食,穷兵黩武,处处惹是生非,时时可能爆发战争,居民外逃叛国,经常受到国际社会的联合制裁。

中国应该不折不扣地接受普世文明的观念,例如承诺《世界人权宣言》的各项条款,并加以实施。不再为反民主而反西方,不跟西方搞意识形态冲突,积极参与西方民主的话语体系。

(2)开展民主实践建立民主体制

反民主会失去民主话语权,相反,亲身经历民主实践,人民对民主感到满意,才能在国际上获得民主话语权。民主要同本国国情相结合,具有国情特色,这当然是正确的,因而,世界上的民主国家,民主的具体形式都不完全相同。然而,民主模式还是大同小异的,它们具有共同的特征:

①民主内容:民主选举、民主立法、民主决策、民主执法、民主监督,等等。

②民主制度:宪政法治,多党竞选,三权制衡,平等自由,公民社会,军队国家化。

中国要有自己的特色民主,但不能摆脱全世界民主的共同特征。例如,选举是民主必不可少的内容之一,从地方官员、议员到国家总统和国家议员,都必须经全体公民直接投票;多党竞选是民主制度的基本形式之一,一党制绝对不是民主而是专制,一家世袭制就是独裁,这些是国际公认的基本标准。要在国际上争夺民主话语权,就得先实现国际标准的民主制度,然后再谈超越和特色。

中国需要跟国际接轨的民主制度,当前最需要的是政治体制改革,在较短的时间内实现民主化,可以把台湾的体制直接移植到大陆来,同时实现国家的统一。到时,中国必然拥有世界最高的民主话语权。

结论

中国在国际上已经丧失了民主话语权,原因是中国一贯以种种借口拒绝普世文明,反对世界民主的共同性、普遍性,又为反民主而反西方,跟西方搞意识形态冲突,使自己处于世界民主的对立面,使自己被孤立化、边缘化。民主话语权的丧失,使自己处处被动挨打。中国应该在国际上争取民主话语权,其途径有两条,一是主动接受西方民主是普世文明,民主不但适应于西方,也适应于中国;二是积极参与民主实践,按国际共同标准立即开展政治体制改革,把中国改造成为一个民主法治的文明国家,同时在民主共和的政治体制下实现两岸的统一。这样,中国必将拥有世界最高的民主话语权。

参考文献

[1]秦廷华.谈建立中国式民主话语权地位问题.中共贵州省委党报.2010.1

[2]张传鹤.创新民主实践和民主话语,夺取民主话语权.中共山西省委党校党报.2011.06

    进入专题: 民主话语权   民主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5300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