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倩:规训与美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07 次 更新时间:2012-04-19 20:37:39

进入专题: 规训   美学  

李文倩  

  

  曾风光一时的美学,在今天已贬值为一门半死不活的学问。美学作为一门学科的合法性问题,在学界广受质疑。对于那些已经获取了一定学术声名的美学教授而言,他们可以采取一种不理睬的高傲姿态,因为毕竟在现行的学术体制中,尚为美学保留了一席之地。最痛苦的应该是那些被误导的天真学生,几年时间外加一笔不小的费用,不仅不能为他们未来的就业竞争增加砝码,而且最后被告知:美学是根本不存在的。学术菜单上的“美学”一科,无非是一项未来得及清除的陈旧遗留,并无任何学理性依据。美学是一门“屠龙术”。

  

  美学之死是一桩既定的事实,尽管有人并不打算承认它。在展开本文主要内容的论述之前,我先为美学之死提供一个简单的解释。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美学热中,美学扮演着复杂的角色。从经验性的层面看,美学与文学、艺术有紧密联系,这为当时经历了长期政治禁欲的人们提供了感性解放的出口;这一层面的美学热是与当时的文化热联系在一起的,或者说本身就是文化热的一部分。九十年代之后,文学死了,作为社会学分支的文化研究开始热闹起来。美学的迷人之处,是它对人之生存论问题的深刻探求。但在九十年代之后,作为一门学科的美学,在此方面进展甚微,而更多的是作为一门文艺学问而存在的;而宗教热的兴起,从更深层面上探究人之存在的终极问题,显然比美学更深沉有力。(克尔凯郭尔说:“在知识的一切分支中,美学是最无信仰的。”)另外还有伦理学,以其为基础的政治哲学,现在也是一门显学。简单地说,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学所承载的功能,现在已被文化研究(社会学)、宗教和政治哲学(伦理学)所替代,美学之死势所必然。

  

  然而审美这一要素并未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消失,反而在后极权主义的大众传媒时代得以凸显和放大。我在下面所要谈的,主要是想讨论权力如何通过一套隐秘的程序,“规范”人们的日常行为和生活方式;并进而“塑造”每一个个体的感性审美方式,使其“自觉”、“自愿”地避开那些“危险”的东西,心甘情愿地生活在一个由符号构成的虚假世界中。这当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美学问题,然而它与当代中国大陆人的生存境遇如此相关,自然有专门讨论的必要。

  

  一个社会为其成员提供尽可能丰富的商品和服务,是理所应当的。而作为个人而言,他当然有权利选择适合自己的消费与生活方式,这同样是无可厚非的。我所要指明的是,当今天的人们过多地沉溺在物品消费之中,并将消费视为生命意义的最终来源之时,这是成问题的。正如人们关心身体健康是好的,但如果在我们的公共传媒中过多地充斥着养身保健的信息时,恰恰说明这个社会出了大问题。因为人们几乎将所有的业余时间和精力用于关心自己的身体时,必定意味着公共空间的萎缩。更何况在一个后极权主义的社会,物品消费或影视娱乐的繁华背后,是无处不在的恐惧与谎言。这也正是哈维尔所批判的后极权主义社会的奇妙景观,人们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花费在室内装修、各种娱乐活动上,并以拥有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小乐趣为荣。患有政治冷漠症的人数众多。应该说在一个秩序良好的社会,人们患有适度的政治冷漠症,并非是一件坏事;反而是那种每个人都急吼吼地热衷于政治的社会(想想文革),恰恰是病态的。但换个角度看,如果这种政治冷漠并非出自社会成员的自由意志,而只是一种自我保全式的风险规避,那这种政治冷漠就是不正常的。那种半推半就式的“不关心”,正好迎合了当权者的统治意图,从而使自己成为维护不合理现实的一部分。哈维尔说:“今天当权者真正的兴趣最适合的是我称之为平庸的美学,它十分难以觉察地、可以被接受地和花言巧语地错过了真实(因为它对于惯性的头脑来说太可以消化),并且非常适合在商品哲学中文化所扮演的角色:不是用真实激发他们,而是用谎言令其放心。”

  

  下面我再讨论一下阅读的问题。因为正是出于对个人经验的反省,构成了我写作本文的内在动机。严格说来,阅读也是一种消费,同时也可能是一种娱乐。但读书与物品消费、观看影视节目、参与各种娱乐活动还是有所区别的,专门来谈并无大错。陈冠中在其小说《盛世——中国·2013》中,塑造了一个名叫老陈的人物形象。老陈曾经很关心时政,但在中国进入“盛世”之后,他突然发现自己的阅读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严重改变。他已不再关心那些历史、政治类的书籍,而主要是阅读世界文学名著,再读一点轻松的东西,其乐也陶陶。他发现读历史与政治,太累。“盛世”中国时期的老陈,应该是不少读书人的生动写照;他们的感性审美力,不知不觉间已变得细腻无比,阅读胃口日益细小。更有那早已失掉文化理想的学院中人,用虚假的学问装点门面,浪费学术资源不说,还要浪费别人的时间。叶·扎米亚京在其小说《我们》中用诗人R-13之口训斥数学家说:

  

  那算什么学问!您的学问本身就是胆怯而已。没说的,的确如此!您不过想用一道墙把无限大围起来罢了。而不敢探出头去望望墙外。是啊,您要是看看外面,您都不敢睁开眼睛呢。真的!

  

  

  二○一○年五月二十六日

  

  【原载《社会学家茶座》(第36辑)】

    进入专题: 规训   美学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250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