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业:读现当代散文杂感(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45 次 更新时间:2012-03-15 17:06:02

进入专题: 当代散文   鲁迅  

戴建业 (进入专栏)  

  

  引言

  

  开学前两天在家中重温鲁迅,多年后再读他的《朝花夕拾》和《野草》别有风味,不时又想起“文革”时读鲁迅作品的情景。那时读鲁迅是为了写“大字报”,自觉不自觉地爱模仿鲁迅的笔调和语言。其实当时根本读不懂鲁迅,只是错将他的深刻当作尖刻,误将他的冷峻当作仇恨,从他的机智中学到了强词夺理,从他的批判中学到了骂人——学虎不成反类犬。

  “文革”中连《唐诗三百首》也被列为黄色书籍,《红楼梦》《今古奇观》之类的更是禁书,马恩列斯毛的东西倒是随处可以弄到,但当时马克思的著作根本就读不懂,而且也不知道它是好东西,老实说,除了“红宝书”外没有读过其他马列的经典著作。记得当时随便拿到什么东西都看得进去,就像饥饿的人随便吃什么都有味一样。浩然文革前和文革中写的所有作品我都读过,那时还特别喜欢姚文元的文章,尤其是他那本红极一时的《评陶铸的两本书》,写“大字报”办“墙报”时还仿照他的笔法。由于无书可读,有时无聊得发慌,初中时我就养成了喜欢做数学题的爱好,证几何、解代数都津津有味,今天在大学里教文学纯属偶然——人的一生都充满了偶然性,甚至一生全由偶然性组成。

  下面是这两天闲时读闲书的一些“杂碎”,先一则一则地发在我在新浪的微博上,现在辑录在一起美其名曰“杂感”。

  

  一、鲁迅文章

  

  1、鲁迅先生的《朝花夕拾》情深、意挚、韵长、趣浓,篇篇都是上乘佳作,堪称现代文学中的经典。《藤野先生》写对日本老师的感激与怀念,字字都含着深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尽管有对老式教育的调侃,但洋溢着童真,充满了诗意;《父亲的病》《范爱农》弥漫着悲凉之雾,读后心里像压着铅石一样沉重。

  2、每次读鲁迅的《朝花夕拾》都是一种难得的享受,不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的童趣让人留恋,不仅《阿长与〈山海经〉》《二十四孝图》趣味横生,就是写得十分凝重的《范爱农》《父亲的病》也富于情韵悠长。鲁迅先生的文字对我具有无穷的魔力,纯净白话中间插古语,雅洁而又优美。

  3、《野草》是鲁迅先生唯一的散文诗集,其中《过客》是一曲独幕诗剧,其他都是散文诗。《秋夜》《雪》《风筝》近于古典的诗境、温情与画意,《死火》《墓碣文》《颓败线的颤动》则是典型的现代诗,近于波特莱尔的《恶之花》,表现冷漠、死亡、荒谬和孤独。我印象最深的“过客”的形象与“立论”的两难。

  4、《中国小说史略》《汉文学纲要》是鲁迅两本用文言文写学术著作,前者是小说史中的学术经典。二书是我常翻阅的案头读物,因为它们既是学术著作也是散文精品,深解妙悟固然益人神智,警言隽语也让人眼明:如“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欲显刘备之长厚而似伪,状诸葛之多智而近妖”等语至今流传人口。

  5、鲁迅先生由于少年时代破落家庭的生活经历,见惯了世态炎凉,感受了人情冷暖,出国后又受够了外人的欺凌,所以常以冷峻的眼光看人论事,读古书见出“吃人”二字,对人常从麒麟皮下看出马脚,揭露人性的“恶”和传统的“毒”一针见血,杂文多有诛心之论和偏激之言,有深刻的洞见,也有可笑的偏见。

  

  二、当代散文

  

  1、贾平凹的小说和散文我断断续续地看过一些,小说读过他的“商州系列”如《鸡窝洼人家》、《腊月•正月》、《浮躁》,以及名噪一时的《废都》,还看过他的几本散文选集,文字受中国古典文学的影响较深,喜欢在方言中间插古语,好像村姑穿一件现代衬衫配一条清末裤子,文白夹杂不古不今,看上去非常别扭。

  2、厨师的本事就体现在刀功,刀下切的肉片薄而又匀;士兵的本事就体现在枪法,想打到敌人的眉毛就不会打到他的鼻子;作家的本事就体现在征服自己使用的语言,使自己笔下辞无不达情无不畅。贾平凹的语言尚未臻于一种纯净剔透的境界,他笔下的古语和方言没有很好地调和,古语显得陈旧,方言又显得土气。

  3、前些年,余秋雨被热炒的时候,我翻过他的《文化苦旅》和《山居笔记》,此后一见余秋雨写的东西就反胃,我至今还没有读过比他更矫揉造作的东西。幸好余秋雨像时装一样早已过时,否则,不知要败坏多少的阅读趣味。他为什么能在某一时间迎合某些读者的趣味,这是一个值得认真研究的社会心理学课题。

  4、朱大可先生曾分析过余秋雨的修辞政治学。余先生文章中的夸张,就像女孩经过整容后的眼睛大得极不自然;文中每一个比喻的年龄至少有八百岁,全都老掉了牙;文中那些时髦的新词,就像一个土气的家伙穿时装赶新潮,又俗气又好笑。我特别怕他在文章中故作高深状,时不时发出“千看一叹”。

进入 戴建业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当代散文   鲁迅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127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