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仁平:外媒拔高乌坎选举很蹊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68 次 更新时间:2012-02-07 16:33:33

进入专题: 乌坎事件   民主  

单仁平  

  

   一些西方媒体提出乌坎的选举是否会在中国其他地方“点燃进一步的民主化”。这就更有意思了。如果所有村庄都这样公平地选举村委会,全国上下真是巴不得。

   广东乌坎村村民2月1日直选出11位村民选举委员会成员,村委会的选举迈出重要一步。对于这个曾发生了上访及对抗事件的著名村子,外界一直高度关注。西方媒体最近两天都对乌坎村的选举给予很高评价,有的甚至称它为中国民主进程“树立了楷模”,国内亦有人把乌坎比成中国新的“小岗村”。

   乌坎的选举有可能帮它彻底走出去年的纠结,但村级民主选举早在十几年前就在中国农村广泛推广开来。村民自治已是中国各地农村的现实。西方舆论将乌坎选举的意义拔得很高,让人感到蹊跷。

   也许是西方的驻华记者太不了解中国农村的实际情况,以为发现了基层民主的“新大陆”。比如《华尔街日报》记者写道,中国其他村庄虽然也有选举,但都受到“共产党的严格控制”。这位记者或许此前从没见识过中国的村级选举,或者就是故意顺着西方读者的口味写。

   事实是,中国村级选举的自由度非常高,不受上级组织的控制。以至于有人批评,黑金、宗法及帮派力量在有的地方严重影响了选举结果。这次乌坎村选举成功,恰恰有外部、包括政府力量监督落实公平原则,使得上一次乌坎选举中的贿选现象,这一次被彻底遏制。

   一些西方媒体提出乌坎的选举是否会在中国其他地方“点燃进一步的民主化”。这就更有意思了。如果所有村庄都这样公平地选举村委会,全国上下真是巴不得。但前提是,不能每个村庄选举都派武警保障秩序,都由全社会关注监督,因为社会显然消耗不起那么大的资源。

   西方舆论看来还是在用乌坎村的选举借题发挥,把它说成中国基层民主的开天辟地事件,从而抹掉中国这些年为民主建设所做的一切。

   中国这几年针对基层民主的改革探索很多,如深圳拿出14个党代表名额试行公推直选,南京全市基层党组织领导班子公推直选全覆盖,浙江台州温岭市试行党内民主恳谈、质询制等。民主概念在全社会不断深入人心,在多角度地影响中国各个领域和各个层面。

   民主在中国当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即使在全世界,它也不能说在任何一个地方走到了尽头。民主制度在中国的发展不会是孤立的,它与中国的法制建设及社会综合进步必将息息相关。而且所有这一切,必将在中国宪政的框架之内进行。

   西方舆论最看不惯的就是中国宪政框架,对少数直接对抗中国宪法的“异见”人士和动向,他们都大加赞扬。对一些“正常的”人和事,一些西方媒体人也很愿意朝“非正常”方向解读引申。

   中国的复杂性在于,很多事情的理论发展方向都有很多,看上去“很玄”,想象空间就更大,但仔细看的曲折和错落,在中国“大”的里面又呈现了另一种平实和简单。这往往是来自“小地方”的西方人最搞不明白的地方。

   西方了解中国一定要跳出小社会的精致,体会大的粗糙和力量。

    进入专题: 乌坎事件   民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745.html
文章来源:环球时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