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苏:7.23温州动车相撞始末——动车乘客讲述事发经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30 次 更新时间:2011-07-27 01:31:30

进入专题: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  

陈晓苏  

  

  我只会描述我经历的客观事实,并基于这些客观事实抒发我主观的感受和看法。对于政府是如何救援桥下车厢幸存者的,撞车时间到底是几点,我真的不清楚,不过现在网上有很多真实的消息和评论可供大家参考。

  这次我和家人乘坐D301(北京至福州)号动车于南京南站上车,准备返回福州。我们是在第五节车厢30号左右的位置。此节车厢和前面的第四节车厢属于软卧改造型车厢。每六个人有一个独立的软卧包间。这辆车到南京南站站基本是正点。我们2点钟开始检票进站。D301原先正点应该是14点13分开车,但是不懂是什么原因,我们乘客在车上等待了很久,大约到14点30分左右才开车。这个时候车已经处于晚点状态。

  一路上晴晴雨雨,我也睡的昏昏沉沉,不时聊QQ上校内上微博,耗费了很多电量。到了晚上8点多,我们大约到了温州范围内。我把表弟拉到软卧包间外面的走道上聊天。我记得当车快到温州南的时候有停下来一段时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里也不是正式的站点。当时已经雷雨交加。重新开动的时候广播说由于天气原因会晚点,请我们谅解。我就说晚点也不说具体晚多久,让我们有个具体的接站时间。刚讲完突然停电,剧烈的颠簸。我整个人摔在地上,随着巨大的冲力向前滑,我马上用右手抓住旁边的扶手,不至于飞出去。持续这个姿势有一会,当我适应了这样的颠簸,想尝试向上拉起身体的时候,出现了第二次非常剧烈的颠簸。这次颠簸没有规律性,而且比第一次剧烈非常多。车厢在不停剧烈地震动。我又被重重的摔在地上,之后甩着滑出去了一些距离,只能用一只右手把住栏杆,人处于贴着地板半躺的状态。如果说第一次我只是下意识的抓住栏杆想要站起来,而这一次我晃过神心里开始恐惧,我怕车子出轨,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地形。就当恐惧要蔓延的时候,车子停住。我想第一次应该是司机手刹,第二次是追尾。我站起来问我表弟怎样,然后开始寻找自己的软卧包间。这个时候所有包间的门都关闭了。当我开门的时候,发现里面很多行李都砸下来了,我外婆头还被砸了一下。有个女乘客的脚上有很多血迹但是伤口找不到,她自己也不知道血是从哪里流出来的,是不是她自己的。一片漆黑。我觉得车厢是平稳的,应该不是什么危险的地形。我就开始觉得没事啦,开始感叹今晚估计回不了福州了,真是的,本来坐这辆车就是因为它从南京到福州只要7个小时不用过夜,现在又得过夜了,还不知道怎么安顿。我就在那得瑟。很多乘客在那也不懂怎么办,有的人说这个车厢在晃,有人拿那个斧头敲玻璃但是敲不开。

  又过了一段时间,之前验票的戴眼镜的男乘务员终于出现并喊:“我是本次列车的乘务员,请大家跟着我马上离开车厢,不要拿行李!”大家明白事态很严重,也不懂发生了什么就跟着乘务员走。刚开始方向走错了,往4号车厢方向的门走(我们上车就是那个门),乘务员说方向错了。往反方向走。这个时候我们还不知道,4号车厢已经挂在了桥栏上。往回走的时候我想到我戴着隐形眼镜,等会戴久了得卸掉,于是就顺路回去又拿了那个装着隐形眼镜盒的挎包,其他的旅行包就没能拿出来。我们一路走到5,6号车厢交界处的那个门,发现我们的5号车厢已经变形,车门也被挤变形,遍地是残渣碎片。当我们要下车的时候,从6号车厢走过来3名左右穿着类似警察制服的人,不懂他们是旅客还是动车上自带的。他们并没有疏导我们下车,而且逆着人流往5号车厢走,我们还得让他们。之后也没见过,不懂他们去干嘛。下车也是很困难的,列车门和轨道有一定的距离,因为这里不是正常的站台,是轨道!而且门栏都损毁了,抓也抓不牢靠。我外婆下车的时候有个年轻人帮忙在下面接着,我以为是乘务员,后来下去后才发现不是,他也是跟我们一样的旅客。尽管如此,我外婆还是滑着摔了一跤。在下轨道的这条路上,我表弟帮着一个抱孩子的母亲拎了下小包。我们基本都撤到了轨道旁边的过道上。还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隐约看到了一节车厢垂着挂在了桥栏上,离我们这节车厢挺近,大概是第四节。然后我明白前面1至3号车厢已经掉下去了。这个时候那个男乘务员出现,高声对我们喊话,让我们往反方向撤离到安全的地方。我们就一直往回走。但是我们也不懂到底要走到哪里才是安全的,走到哪里才会有人接应我们。

  当我路过一节车厢的时候,听到一个车下的旅客问此时站在车门口的动姐:“我是温州的,我往回走可以走回站去么?”那动姐操着北方口音说:“行,那您就走回家吧!”我当时错愕,我在揣摩这动姐是在嘲讽那乘客呢,还是在正经的回答问题。此时那人又问“这样就能走回去了?”动姐:“对,您就走回家吧!”当我明白这动姐是在正经的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马上很大声的问她,那到底要走多远你知道吗?动姐不语。此时又有人问动姐,我们就这样往回走就可以了么?那动姐说,是的,往前走就行。我又大声的问,那到底要走多久才能到?动姐依旧不语,开始讲对讲机。我反复大声的问了两三遍,那动姐依旧不理我。我当时也没想太多,劫后余生嘛,当时更多的是庆幸。得,我就跟着大部队走呗。事后我觉得,那动姐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也不懂这一路要走多远。我们当时根本就还没进温州站,这个轨道往回走可能要绕过一个山里的隧道,前一站在哪里都不知道。而且你动姐站在动车上,肯定可以看到这里是个封闭的高架桥,你让我们往回走走到哪里去?!你还跟那个乘客说“您就直接走回家吧!”太可笑了!你们有没有职业素质和专业能力????!!!!

  后来我们走到D301最末节车厢,大家对于到底要继续往回走还是停住很茫然。最后一节车厢的门打不开,要自己手动掰开。有人说不如进后面几节完好的车厢休息,但是车厢里也很闷热。大家还是很茫然的往回走。期间,一个乘务人员都没有下车指引我们,更不用说陪同我们一起走。我们就这样一直走。那个过道的铺的很不好,很多翘起的石块和粗铁钉,很多裂缝,有些桥栏上的裂缝还很大,有些小的小孩说不准半个身都能塞过去。而且这个时候时不时有雨,最可怕的是一道道划过天空的闪电。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真切的闪电。我们要经过一个又一个的高压电杆,头顶都是高压电线。虽然可能这个时候这个路段的电都已经断掉了。有人就说,没被撞死,也被这闪电霹死。这个轨道根本看不到头,它是顺着前面的山弯进去的。可能会经过一个隧道。这时候有一个人打了110,问到底我们要往哪里走。那110说就继续往回走,已经派车来接我们。于是我们就在这不负责的110的忽悠下继续往回走。哪里有车来接我们!根本就是扯淡!!!走着走着,我们看到了一辆因为前方事故停下来的动车。没有人开门询问我们的情况。就这样干眼看着我们走。我从窗外可以看出,那里面的人很闷热,在不停的扇。后来我外婆在温州客运站等待安置的时候跟旁边这辆车上的一个带小孩的年轻妈妈聊天。她说刚开始,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停下来了。乘务员什么都不肯说,对他们封闭消息。但是车厢里面太闷了。他们要求下车,乘务员不让下车,也不让开门。之后越来越闷热,有人感觉到窒息,有人甚至晕倒,他们就用手机上网寻求媒体帮助,让媒体救救他们。后来车门才被开了一小道缝。

  我们又走了很久,此时有人打到前方没有往回走的同行人的电话,说在事故现场的边上开了一个临时的紧急撤离口,从那里才能出去。无奈我们只能折返。此时,我们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都快走到那山了。期间,没有一个乘务人员对我们进行指引,也没有一个乘务人员跟我们进行联系。所有的通信都是乘客自己进行的。如果没有人接到那个电话,不懂我们还要往前走多久!!!分拨出一个乘务员对我们这些乘客进行指引和联系,会很困难吗?这样我们完全不用在高架上走那么久的路,可以节约多少体能。我们最后下高架,已经是凌晨12点多。从事故发生后我们就一直在高架那么难走的过道上走了4个多小时,而且雷雨交加。另外我们这辆车的乘客完全处于自由的状态,没有上述那辆车不允许下车需要乘务员看门的情况。不要说紧急情况没有办法顾到我们,你们是中国动车组,你们这些乘务人员应该训练有素,肯定有突发预案和准备,各个方面各个群体你们都应该知道如何进行安排和引导!而不是就说一句“您就走回家吧!”

  当我们折返再次经过那辆停在轨道上的动车的时候,才陆续看到特警一样的人员。他们问我们要不要喝水什么的,当时只能从那辆动车上乘客那里拿一些剩余的水给我们喝。那辆车的车门此时开着,但是动姐张开身体挡着门,不让他们下车,很多人挤在车门口的那个狭窄的过道上,估计他们非常的需要新鲜的空气,也很想下车。我们继续折返,特警这类的人看到越来越多,他们不断的对我们进行指引,搀扶老人,提行李,可以说他们在轨道上对我们的救援和帮助还是相当到位的。

  我们终于又走回来了事故现场,期间有个特警跟我们说让我们停下,不然就往回走点,因为现在那里就只有一个紧急撤离通道,现在都在搬运伤员。我们都很愤怒的说,到底往哪里走,我们刚才往回走了那么久,现在折返了,又让我们往回走!那特警说,我也是特地从那跑过来跟你们说的,要不你们就就地休息会,等会再走。我们就原地休息了一下继续向前。其实这不能怪特警,之前我们走那么多冤枉路都是极品的动车乘务员造成的!!!!特警,武警,军人他们的态度一直都很好,而且对我们的救助也很到位。搀扶小孩,老人,一路上拿手电帮我们照路。而我们后面就走着三个动姐,她们就自顾自的走着,看着前面我70多岁的外婆,没有一点帮忙的意思,顶多就一句,小心看路。

  我们走过相撞的残骸,车体都已经严重变形,很多救援人员在那里实施救援。挺触目惊心的,我隐约看到一个毁损的车窗旁边有一个人搭着脑袋,不懂是救援人员还是等待救援的人员,我就没敢看。我本来还想拍下来的,但是路很不好走要搀着外婆,而且那么多特警在那里,估计也不会让我拍。现场很凄惨。在临近出口的时候,有个特警一直指引我们,在出口处还问要不要背着外婆下去。外婆说不用,搀着就行了。这个时候已经12点多。我们已经在高架上来回走了4个多小时。期间有特警沿路拿着一箱箱矿泉水发放。下去的路非常泥泞。到了下面,我不记得有没有看到重型机械了。我们问特警,我们要怎么办,他说你们就近找个旅馆什么的第二天再等待安排吧。我们说我们的行李都还在车上,而且我们这里都不熟,以后我们找谁对这事负责?特警说你们这样的情况的人很多,现在我们都在抢救伤员,没有办法顾及你们了。你们找一个车的人一起看看吧。我们就不再询问,看到下面一块地方聚集着很多像我们这样的乘客。我们就朝那个方向走了。其实只能说特警不熟悉善后安置的具体安排才会这么说的,他们主要是在轨道上负责救援和疏散的,这个也不能苛求什么。至少在我看来,他们在轨道上对于我们的救助是很到位的,只是之前我们走的实在离他们救助的范围太远了。

  我们在那里继续等,期间我们去找在路边警车旁边靠着的警察,问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他说他也不知道。这时候有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也走过来问了相同的问题得到了相同的答案。那年轻人激动了说:“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在这里干嘛,你们有封锁现场吗?这里怎么有那么多车子(当时那里有很多当地人,还有很多小型面包车,像面的那样的,你们懂的)。你们就知道在旁边看热闹什么都不管。”警察说:“领导没说,我也不知道。”年轻人:“那你们是人民的公仆吗?你说啊!我问你,你们是人民的公仆吗?你们就在这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做吗?!”警察:“你不要问我这个问题,领导没说我也不知道。”作罢,无用,不再理论。从这点可以看出,其实组织工作是混乱的,很多警察在那里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现场也没很好的封锁。

  我们继续在人多的地方聚集等待。后来有个没有穿着制服的人说,往外面走!到二十三中门口有车接。说完人也不见了。我们无奈,只能徒步往外走。期间也是一个官方的指引的人也没有,没有人喊话。我都不知道之前那人讲的是不是官方的安排。我们只能跟着人流走。人是一群一群,一段一段的跟着往外走。我们走到一个叉口,找不到前面的人流了,不懂要往哪个口走。这时候看到一个穿着类似警察制服的人,我们就问我们要往哪走,他就说往这边走,我带你们。我们从现场出来走了很远的一段路才看到这么一个穿着正规的指引的人。他说之前的一批往另外一条路走了。我们问他我们是去二十三中过夜还是怎样?他说他也不知道。反正他们就管好自己的环节就对了,其他的都不知道,偶尔衔接还会脱节。

  我们到了二十三中,发现那里已经有大批的人在里面等,有的人还去了里面的礼堂休息等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2502.html
文章来源:人人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