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柠:文化的表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38 次 更新时间:2011-07-02 20:33:08

进入专题: 文化研究  

张柠  

  

  时间:2011年5月21日上午 地点:广东中山图书馆

  主讲人: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张柠

  

  陈实:各位街坊、各位听众,亲爱的朋友们,“岭南大讲坛·文化论坛”第八十二讲现在开始!今天的主讲嘉宾是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柠教授。他今天演讲的题目是《当代文化表情》。

  什么是表情?表情就是表现在我们的脸部,我们语言的音调、腔调,或者我们身体姿态的思想感情。那么,不同的嘴脸会有不同的表情,不同的腔调,不同的姿态它也反映出不同的生活方式、文化态度和价值观念,也就会带来不同的表情。文化也是这样,不同的文化表情它会使我们认识到那种文化的面孔,那种文化它所发出的声音,以及那种文化的姿态。当代中国文化可以说有三种表情:一种是官方的表情;一种是精英的表情;一种是民间的表情。这三种表情可以反映出三种文化,就是主旋律文化、高雅文化和大众文化。张柠教授把它称为“官方文化”、“精英文化”、“民间文化”。在这一讲里面,张柠教授就通过对“官方文化”、“精英文化”和“民间文化”这三种文化形态的描述和阐释,告诉我们当代中国文化“三足鼎立”的原因,它的特点,它的发展趋势。

  张柠教授是我们广东岭南走出去的江西才子,他以犀利的文学批评著称于文坛。从2000年开始他基本上每年写一部专著,他一般是早上写作,下午和晚上看书。最近他在写童话,按他的说法就是一到12点他就变了,12点以前是形象思维,12点以后形象思维就变成了逻辑思维。有人把他称为“优秀的文化观察家”,说他触觉敏锐,目光犀利,善于“捣乱”。这可能跟他的工作有关,他原来是地质队的,拿一个锤子到处敲就可以在一堆乱石里面发现矿藏,所以触觉敏锐,目光锐利。他最大的特点就是他敢说自己的话,敢说真话,他就像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装》里面的小孩,是个直肠子,说话不拐弯。所以,被人说成是“有点农民的鲁莽和学院派的持才傲物”。

  其实张柠教授向来很讲究辞章,不单是行文讲究辞章,而且造句用词还讲究口感,朗诵起来很好朗读。他的文章既尊重我们读者的眼睛,也尊重我们读者的耳朵。他在广东呆了10年,他说广东岭南有三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思想前卫,敢说敢为;第二个特点是大胆敢说,没有忌讳;第三个特点是直截了当,直奔事物的核心。我看这三句话实际上是他自己对他自己的一个很好的素描。

  下面我们听听他的快人快语,有请张柠教授。

  

  张柠:各位朋友大家好!我很高兴地回到了我曾经生活过多年的城市。跟一般从外地来讲座的人感觉是不一样的。我刚才听陈实老师的介绍中,他把一些美丽、漂亮的词汇都说完了,我都没的说了,甚至是把我有点妖魔化了。

  

  一、什么是文化表情?

  

  表情是一个瞬息万变的东西,它本来是一个名词,但是当它没有修饰语的时候,这个名词就是不可理解的,或者说它没有意义。什么表情?它必须要加修饰语。也就是说,它要加形容词这个表情才有意义。那么,什么叫形容词呢?形容词在我们的语言里面是一个最容易被人接受,同时又是最不确定的东西。你很怎么样,什么样什么样的你,这个“什么样”是一个形容词,它随时可以变。随着时间的变化和空间的变化,以及视角的变化,这个形容词也会发生变化。

  比如广州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市,它有着怎样的表情。北方人说广州太热了。我说不会,我说广州很温暖。同样是一个广州,用了两个不一样的形容词。有人说广州太吵闹了。我说不,广州很热闹。同样是一个对象有两个形容词。有人说广东太乱,不安全。我说广州很自由,自由才会乱,如果一座城市到处站着警察管着,只许这样走,不许那样走,那当然秩序井然,像广场上走阅兵一样的。但这还是一座城市吗?城市必须是自由的。因此,它会有点乱,但是有人看见“乱”,有人看见“自由”。有人说广州很俗。我说广州很有人情味。同样一个对象,我可以用不同的形容词形它,就看你的视角是怎样的。

  还有一个时间的变化。例如在1966年,我说我给你拍照,你做一个表情出来。你会在桃花里面把头伸出来,把桃花拨开,然后微笑,你觉得这是最美的一个表情。可是几十年以后,你把你的照片给你女儿看,你女儿一看就说:“妈妈很土”。你捕捉了当时一个最典型的表情,最美的表情。但是几十年以后,你孩子不会认为桃花从中露出一脸笑来是很美的。她会说要拍得很酷,她不在桃花丛中拍,她在钢轨后面拍,她在废墟边上拍,然后说太美了,太酷了。

  但是,当我们看自己孩子的照片的时候,我们怎么看他都漂亮,比如你女儿的照片,你儿子的照片,哪怕是很多年前拍的,当你老了的时候,拿你儿子的照片看,你怎么看都漂亮,你不会因为时代的变化,而觉得他的美会发生变化。为什么?因为你看他的时候你在爱他,你的心情没有变,你永远在爱他。因此,他的照片永远是最漂亮的。

  我的意思是说,表情在一个复杂的概念下,会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变化而变化,会因你观察的视角和你的心态变化而变化。用“表情”这样一个非常模糊不定的东西来描述当代中国文化,那我怎么描述?我只能代表我一个人。那么,既然我只能代表我一个人,那我说的话也就没有任何权威性了。怎么办呢?我们想到一个好办法。我们把不同的表情同时布局在一个时空中,产生一种结构,在结构中让别人进行第二步解读,它可能会产生一些意义。因此,我不但要讲中国当代文化的表情,我还要讲当代文化表情共处一个空间之中的结构,以及这种结构所产生的意义。

  一个人的表情是独一无二的。我们说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城市,一个学校,一个单位,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表情,它是独一无二。当一个单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全部是一种表情的时候那就很可怕了。大家都一种表情,像木偶一样全部定格在一个地方,说现在开始笑,大家就哈哈笑,说现在开始愤怒,大家就开始愤怒,打倒敌人,打倒阶级敌人,还要踩上一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我一说这种单一的表情你们可能会想到文革期间,那时全民的表情非常单调。当然我说一种表情有点夸张了,但是我们可以说它是非常单调的。我们小时候眼珠不转,但我现在跟学生讲课,我说你们的眼珠永远在咕噜咕噜转。我们小时候眼珠不转,很呆。为什么?因为我们总是在训练一种表情,看到一个好人来了我们就笑,看到一个坏人来了我们就愤怒。那好人是谁,坏人是谁,不知道,由领导说了算,由老师说了算。他是坏人就愤怒,他是好人就欢迎。文革十年的灾难,导致了我们民族的表情极其单调。那么,我们在学术上叫做“一体化时代”,“计划经济时代”、“计划思想时代”、“计划语言时代”,表达我的情感大家用一样的语言,表达我的情绪大家用一样的表情。

  这个一体化时代的终结是中国社会发生的一次重大变化,其标志是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党的中心工作由阶级斗争转向了日益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需求。这是一个社会重大的转型,满足你的需求,你需要表现开心时候你就笑,你需要表现愤怒的时候你就愤怒,不需要统一说开始笑了,开始愤怒了,没有人统一指挥,走入了市场经济。这是一个重大的转型,它导致了中国社会的“单一化、一体化”时代的终结,从此开始走向了一种多元的格局。

  中国当代文化表情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一体化时代的终结,单一表情时代的终结,让人民有多样的表情。包括服装,穿衣服,我们小时候穿的衣服是草绿色的军装,中间系着皮带,全校人穿的都是一样的。人家说8亿个黄色的蚂蚁,所有的都是黄色的军装。改革开放以后,每一个人都穿着不一样。我们最害怕的是什么?我们最害怕的是“撞衫”。卖衣服的说你放心好了,不会撞衫,我们一种款式的衣服只有一件,放心买。我为了怕跟你一样,就不买一样的衣服。

  现代社会不是一个同质化的社会,它是一个差异性的社会。这个差异性就是一种人们的行为方式、思维方式对自由的一种翻译。我们把“自由”这个概念翻译成人的行为和表情的时候,它是表达它的差异性,而不是同质性,大家都一样那就太可怕了。这个差异性是中国社会多元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质,但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至今这么多年,我们走向多元社会,我们的文化表情日益丰富并不是一帆风顺,它中间经历了十几年适应的过程。

  

  二、表情的对抗性矛盾

  

  全民所有人都是一种表情,现在突然要让他表现出多种表情,他肯定一时还适应不来。于是,出现了两种表情的对抗,所谓的对抗就是错位。你开心的时候做出笑的表情,但我不认为有什么好笑的,我不认为我一定要做出笑的表情,我甚至可以做出愤怒的表情。那么,你认为很愤怒的时候,我不一定认为值得愤怒,我觉得很开心。因此,对于情绪和表达情绪的理解出现了错位,这就是整个八十年代文化的主题词——错位。由一体化的时代,由一个人说了算的时代,走向了用逻辑说话、用推理说话、用真理说话、用实践来检验你的真理,这样一种说话方式。一个人说了算这个时代过去了,你认为好的我不一定认为好,你认为开心的我不一定开心,你认为值得愤怒的我不一定认为值得愤怒。你说这个做小生意的是资本主义的尾巴,要把他割了,把他抓起来,我们不认为,我们觉得很好。你认为整天自己不干活,翻着报纸,端着茶杯盯着别人迟到了,早退了,你认为他很好,我们认为他不好。因此,在理解上错位,它导致了表情的错位。有两种表情一直在整个八十年代都是针锋相对的。那么,这种针锋相对的表情的出现是整个八十年代的主题词。那么,它的背后有着什么样的学理上的关系呢?我把这种错位总结出三对矛盾。

  第一个矛盾,启蒙和革命的矛盾。

  “五四”运动的关健词是启蒙。启蒙的意义就是让人们摆脱自己的不成熟状态,不要像孩子一样的,要像一个健康成人一样:有理想,有七情六欲,有选择的自由和权利。但是他也有担当选择后果的责任,这就叫成人。所以,鲁迅说“立国先立人,立人而后,沙聚之邦是为人国”。像沙子一样的,好象是一体的,实际上是散的。是因为没有一个坚强的个体,成熟的个体,被启蒙的个体。因此,“五四”运动的关健词是启蒙。让每个人都成熟起来,通过他的理性,科学、民主这些教育让他成熟起来,让他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让他知道你不该做的事你做了,你怎样承担后果。对于孩子而言,这些事可以做,这些事不可以做,大人不让他做他就不做。成人不一样,成人说这件事是不可以做的,但是我现在想做,但是做完了以后要承担后果。我已经准备了承担后果,我必须做。

  启蒙是要使人成为一个成人。而革命是离开这样一个对成人培养的文化环境,重新组织起一个群体,大家一起推翻某个东西。当他培养个体精神文化的时候,他开始进入一个集体的文化,重新组织起来。集体文化的思维在中国传统文化里面是非常明显的,中国的传统是以国家为思维的基本单位,个人的利益要服从家族的利益。我爱上一个人了,爱上一个没关系,我要跟她结婚那不行。你必须要看看女方和男方的八字是否吻合,是否会影响我们家族的兴旺。女方会不会生孩子,如果很会生孩子,那可以娶过来。会不会旺夫,会不会旺家。因此,婚姻、爱情跟你个人没关系,你可以偷偷地爱,但不要告诉我,但是你个人的情感是不会得到尊重的。同样,家庭要为整个国家的“国”服务。在家里要“孝”,在江湖上要“义”,对国家要“忠”,这是中国传统的,集体思维的方式,个人的想法不重要。“五四”运动要反这个东西,强调个人。所以,鲁迅一开始写小说就是写疯狂的经验,写焦虑的经验,写孤独者的经验,喝酒,写爱情失败的经验,写这些东西。包括巴金《家》、《春》、《秋》都是写这些东西。

  启蒙运动10年过去了,到了20年代末,30年代初,由于外部世界特殊的变化,我们的民族本身受到侵略这些变化,重新唤起了一种集体主义的情绪,就是我们重新抱团去对付另外一个团伙。我们是朋友,我们要找到敌人,然后我们把敌人干掉。在干掉敌人的过程中,个人的利益、个人的想法、个人的表情必须放弃。因此,革命的概念一直成为20世纪中国历史的主旋律。这种集体主义思维从左翼到延安,一直到1949年依然被延续下来了。从1949-1976年这样一种集体主义思维仍然在文化、文学和艺术之中贯穿始终。也就是说你个人喜欢什么不重要,你必须写工农兵。我们说1949-1976年的文学是工农兵文学,1949-1976年的艺术、电影是属于工农兵的电影,你要写工农兵里面最优秀的,你要写优秀人里面最优秀的,叫做“三突出”。前27年完全贯穿了一种集体主义思维。

  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封建社会的灭亡是以家族崩溃为征兆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文化研究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与文化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1849.html
文章来源:岭南大讲坛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