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志浩:切勿将火灾责任层层转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50 次 更新时间:2010-12-07 17:39:25

进入专题: 上海火灾  

谢志浩 (进入专栏)  

  

  石家庄的夜色已经深了,近在咫尺的城中村改造工程大楼上的灯光却异常耀眼,原本荒僻的小城,日新月异,经过建筑工人的劳作,竟也有些大都市的韵味。   

  上海胶州教师公寓火灾的不幸消息传来,惊诧莫名!上海对我而言,并不陌生。2005年11月初,笔者曾到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参加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年会,见到几位青年才俊,欣慰不已。记得公交车,就曾经过静安区。两年之后,承蒙上海大学一位兄长的关爱,又一次来到上海。因为有着这样的因缘,所以,11·15火灾,给笔者带来的伤痛,异常沉痛,慌忙之中,只是搜寻一张大楼着火的照片,并向死难者致哀!  

  2010年11月20日下午,在上海读研究生的一位弟子,回到石门,接到这位学友的电话,格登一下,心里不是滋味,火灾发生130小时之际,依然有一肚子话要倾吐,节能整治工程起火,层层转包固然,难辞其咎,但是,最要紧的,最可怕的,是特大火灾的责任认定,发生层层转包!   

  新华社记者杨金志、邹伟,从17日上午召开的国务院上海“11·15”特别重大火灾事故调查组全体会议上获悉报道,事故调查组组长、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骆琳在会议上说: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经过初步分析,起火大楼在装修作业施工中,有2名电焊工违规实施作业,在短时间内形成密集火灾。这起事故还暴露出五个方面的问题:电焊工无特种作业人员资格证,严重违反操作规程,引发大火后逃离现场;装修工程违法违规,层层多次分包,导致安全责任不落实;施工作业现场管理混乱,安全措施不落实,存在明显的抢工期、抢进度、突击施工的行为;事故现场违规使用大量尼龙网、聚氨酯泡沫等易燃材料,导致大火迅速蔓延;有关部门安全监管不力,致使多次分包、多家作业和无证电焊工上岗,对停产后复工的项目安全管理不到位。   

  这位钦差大臣的口气和腔调,竟然是那么熟悉,和舟曲泥石流责任认定的钦差大臣,如出一辙,何其相似乃尔!   

  “整个抢险救援工作是及时、有利、有序、有效的”,也就是说,上海消防、公安、卫生部门的应急处置是无可挑剔的。这进一步可以证明,上海市党政领导对于中央的指示精神,贯彻是及时的,救援指挥也是正确的,自然也是不负有责任的。   

  “上海胶州路728号大楼正在实施今年的静安区政府实事工程——节能综合整治项目。静安区建交委2010年9月通过招投标,确定工程总包方为上海市静安区建设总公司,分包方为上海佳艺建筑装饰工程公司。2010年11月,静安区建交委选择上海市静安建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承担项目监理工作,上海静安置业设计有限公司承担项目设计工作。”这一段的措辞,可以证明,不仅上海市党政领导没有责任,而且,静安区党政领导都没有责任。   

  辩证唯物主义者,讲究历史和逻辑的统一。骆钦差的那番义正词严的说辞,代表着强大的中国逻辑,事情的进展,正好得以应验。   

  首先受到处罚的,自然是三位“无证”上岗的电焊工,接着的五位,自然是包工头。进一步,受到收拾的,就是上海市静安区建设总公司、上海静安建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上海迪姆物业有限公司四名主事者,已经于11月18日依法拘留。   

  骆琳钦差大臣,真是一位英勇善战的政治消防队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火灾的责任转移到最底层。

  上海主事者扑灭11·15大火,尽管有身经百战的陈飞将军,尽管有中国最精良的消防设备,尽管有经受世博会严峻考验,保证世博会5.8平方公里区域零火灾的消防战士,也用了四个多小时才扑灭。截至2010年11月20日,火灾造成58名死难,40余名失踪,16名重伤的惨烈状况。   

  面对消防不力的疑虑和指责,武警上海消防总队长陈飞将军解释:“15日14时15分,上海市应急联动中心接到火灾报警;14时16分,上海市消防局接警出动,调集45个中队的各种消防车辆122辆,其中云梯车、举高车等17辆,官兵1300多人。根据火场情况,消防部门采取灭火与救人同时进行、内攻与外攻同时实施等措施,200余名队员强行进入挨家挨户搜救,救出居民100余人。”对付上海5000多座高楼里的极其普通的28层楼,上海消防官兵总共7200人,就出动1300多人,相当于五分之一的力量。要是上海这座大都市,几个区同时着火,后果不堪设想!

  11月8日,世博会结束之后一星期,陈飞将军接受记者采访,介绍上海消防官兵秉承“忠诚可靠,服务人民,竭诚奉献”的精神,决心把拥有全国最精良设备的上海消防队伍打造成“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消防铁军。陈飞将军接受记者采访,经过整理,正式于11月15日刊登在上海消防网,令人遗憾的是,那天下午,就发生了胶州路公寓特大火灾。   

  11月9日,随着消防日的来临,陈飞将军主持上海消防日开幕式和应急救援综合演练,其中的精彩项目就包括高层建筑灭火救人。不禁浮想联翩,回到2005年11月9日,在陈飞总队长的指挥下,上海消防总队,在南京路上的高达333米的浦西第一高楼——上海世茂国际广场,进行高层灭火救援行动。   

  陈飞对记者说:“这是前所未有真正意义上的最高楼的灭火演练。”“针对高达333米的浦西第一高楼,今年的灭火演练主要依靠的是外力,也就是消防自身的装备力量灭火。消防部门前所未有地动用最强的战斗力,今年新引进的最先进的装备都出现在演练中。”   

  众所周知,任何精彩的消防演练,毕竟是演练,在实战之中,绝对不可能15分钟之内,就可以把高层楼房的大火扑灭的。就在2010年11·9消防日之后,不到一星期,就出现11·15特大火灾,感觉上苍是在向上海消防官兵进行极限挑战。   

  此时,距离世博会结束,仅仅两个星期,善良的人们,不会忘怀,世博会的口号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结果,一场大火,就将胶州路教师公寓的100名居民,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可见,钢筋水泥构筑的高楼大厦,展示给人们的,并不全是美好。事实上,也许更大的危险,潜伏在城市里面。   

  资料显示,上海市高层建筑总量已达5000多幢,其中100米以上的超高层建筑有160余幢。上海作为中国近代开关最早的城市之一,由一座县城,迅速成为远东首屈一指的大都市,到1930年代,人口已达到300万。这座城市,见证着中国近代消防的起步和成长壮大。享有“火政之善,甲于全国”的美誉。在杭州、成都、北京尚未购进芬兰101米消防云梯车之前,只有上海的消防云梯,可以达到90米。而胶州路教师公寓,28层的大楼起火,1300余名消防官兵,122辆消防车,居然要进行四小时艰苦卓绝的战斗,才能扑灭火舌。   

  此情此景,令人不寒而栗。大部分省会城市,除了郑州之外,消防云梯只能达到50余米,按照楼层高3米计算,岂不是16层以上的居民,一旦发生火险,即使有英勇的消防战士,恐怕也无济于事。按照高层建筑防火规范,其实,理应平均14层有一个避难层。但是,遵循多快好省建设方针的开发商,决不会“忍痛割爱”,自觉建设避难层的,消防主事者,也没有按照规定,对开发生进行监督。消防云梯只能达到50米,城市的主事者也不从根本上考虑这一人命关天的大事。   

  石家庄的城市面貌,近些年,也是日新月异,高楼拔地而起,住在五层的老式楼房里,不免坐井观天,见猎心喜,前些日子,梦见自己住进33层高楼。但是,上海大火的无情现实,将笔者的美梦摧毁。   

  惊异地发现,中国位居世界十大火灾发生国之列,而在所有的火灾发生国,只有中国是不发达国家。可见,火灾高发,与先进、落后,关系不大。既然,先进国家照样经常发生火灾,中国尽管尚未发达,经常发生火灾,也没有什么不可理解的。   

  只是,举办世博会的上海,2010年4月13日凌晨,东方明珠据说遭受雷劈,发生火灾,到底是怎么扑灭的,直到现在,依然是个谜。但,无论如何,对上海,是一种警示?既然是遭受雷劈,东方明珠塔火灾,就没有责任人,因为,受到谴责的,只能是老天爷了。   

  而11·15胶州路教师公寓火灾,并不是由于居民不小心造成的,而是在进行节能扩容综合整治过程中发生的。依照那位钦差大臣的口径,发生火灾的高楼,所进行的节能改造,属于静安区为居民所办好事和实事。据记者了解,静安区今年类似的节能改造,要达到15万平方米,相当于火灾高楼的体量的8幢。上海主事者,有时候精明的过头了,仅仅把在建的类似工程,停工两小时,就进行了整改整顿,真是岂有此理、匪夷所思!   

  这里,请问曾为超重安装队仓库管理员的韩正市长、曾为卢湾区房屋修建公司工程队工人的沈骏副市长、曾经主持市政大型工程的上海城乡建设和交通委员会黄融主任,按照底线安全伦理,对一幢建成入住仅仅12年的28层“少年”高楼,尚未妥善安排里面生活的居民,就开始大张旗鼓进行节能改造工程,究竟是顺应了民意,还是生活在大楼里面的居民,只能被同意?难道三位先生不知道,假如没有层层转包,电焊工人两证齐全,操作符合规范,就可以不经过市民的同意,遽然给业主做节能扩容的好事?

  在一个尊重人权的社会,这是不可能被允许的。而在大陆,每个城市,都具有上海火灾的社会生态。58名死难者、40余名失踪者,烈火中永生的无辜市民,如此巨大的悲剧和灾难,都难以使节能改造工程停工,笔者很想弄明白:是什么精神和力量,支撑着上海的公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   

  笔者注意到,那位钦差大臣义正词严地表示:“依法依规严肃追究有关责任人的责任,给遇难者家属和受伤人员一个交代,给全社会一个交代。”但愿,不要看到将特大火灾的责任,层层转包的情形!

  夜色阑珊,望着窗外的城市,为11·15大火死难者默哀的同时,不禁为那些钢筋水泥构筑的森林里,熟睡的人们捏着一把汗!如果不能建构宪政的制度安排,说不定什么时候,自己居住的小区,就会被节能改造的布满尼龙网的脚手架所包围。空前惨烈的火灾,竟然喊着民心工程的动听口号,只能说明城市里面,充斥的只是没有权利的居民,而属于城市人自己的市民社会,尚未发生!

  其实,胶州路教师公寓脚手架上操作不当的电焊工,和楼里面居民一样,都是这个城市的过客,只是时间长短而已!

  

   (2010年11月21日,4:10分,书菜楼)

进入 谢志浩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上海火灾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770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