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烈山:“安乐死”问题的中国背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95 次 更新时间:2010-08-26 11:04:20

进入专题: 安乐死  

鄢烈山 (进入专栏)  

  

  讨论安乐死问题,除了普天下皆同的生命权和伦理原则,不能忽略当下中国的特色和背景。这就是,医疗资源分配差距巨大,有人享有公费无限额开支特权,有人连最基本的医保也不能兑现。有人不仅可养老还可养少,有人至死方休。我们要关注“不得不活”的问题,更应关注经济困难和医疗条件缺乏而“不得不死”的问题。

  《中国青年报》近日报道了一个关于“安乐死”的案件:重庆开县有位长期瘫痪在床又不想拖累家人的曾婆婆,年近八旬只求一死了之;隔壁76岁的宋某深表同情,并依她多次的请求助其购买了毒药;曾婆婆服毒后家人送医院抢救无效身亡;宋某被控故意杀人罪,一审被开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宋某表示不上诉。

  “安乐死”是否道德、应否合法化,是个有关生命伦理和家庭伦理而困扰世人的大问题,我这种有高龄病衰长辈的人想回避思考都无可能。我看南都网上这条新闻的跟贴评论,多数是赞成将“安乐死”合法化的,其观点以这一条最有代表性:“我到现在还想没有明白安乐死是对生命的尊重还是亵渎,但我个人还是赞成安乐死的。”

  其实,“安乐死”虽说是个古今中外都存在的问题,发生的背景和处理模式却是大不相同的。有部2004年得过奥斯卡金像奖多项提名的西片叫《深海长眠》,就是专门探讨“安乐死”的。它根据西班牙人雷蒙-桑佩德罗的真实故事改编,雷蒙为了争取结束自己生命的庄严权利而斗争了三十年。在故事片中,轮船机械师雷蒙意外损伤了的颈部,高位截瘫长期卧病在床,生活完全依靠四个家人照顾,他坚持认为最爱他的人应该帮助他去结束生命,而单身母亲罗萨违心地帮助他服下毒药,正是出于对他的挚爱。显然,编导并不认为罗萨有罪。

  在中国古代,孔夫子早就表明他的人生愿景是使“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而我们知道愿望正是基于相反的现实,否则就用不着发这个大愿了。孔子还说过“幼而不逊悌,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即说轻点,老而不死就像人成年了无所作为一样是吃白饭;说严重点,就像毛泽东将“浪费”说成“是极大的犯罪”,老了不事生产却耗费物力人力就像盗贼一样不道德。这也是本文开头曾婆婆讲的不愿拖累后人的意思。我们知道,在生产力十分低下的时代,许多民族有过听任甚至逼迫老人死亡的习俗。日本影片《楢山节考》就是讲,明治维新前日本山村遗弃年满70岁老人的野蛮风俗的。正因为生存资源贫乏,老有所养不易,孟子才在他的仁政理想国中特别提到老人赡养问题。

  考诸当下的中国,既有《深海长眠》中提出的纯粹的精神生活和生命权自主问题,也有类似《楢山节考》那种生存维艰而不得不然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讨论安乐死问题,决不能忽视它的中国当下背景。

  据我所知,现在年高罹病的老人中,有两种相反的现象同时存在:一种是不得不活,为别人痛苦地或无知觉的活着;一种是不得不死,家人已受严重拖累或害怕家人被拖累。

  关于前一种情况。比如,巴金老人在逝世前几年,尚清醒时曾多次对记者表示,自己靠那么多管子维持的生命,已毫无意义,希望能早日拔管让他解脱。这种愿望其实很好理解,了无生趣,就会觉得花钱维持自己的生命于人于己都是荒谬的。经济条件和社会地位低的人,不仅受病痛之苦,还可能要看人脸色,很容易觉得自己失去了活着的尊严,正庄子所谓“寿则多辱”,但求速死。做子女的自然也有不同的心思。如果老人治病用的是国家的“无限额支票”,甚至护工也是公家请的,老人多活一天就多一天人脉呢,对子女只有益无损。还有的,如我在一篇小学生来信读到的,他舅舅舅妈都下岗了,就靠他姥爷两三千元的月退休金过日子呢,生怕病恹恹的姥爷死去了。这样的老人就得为了别人硬撑着。

  后一种不得不死的情况更多。我的大姐、大姐夫都是70多岁了,还在风里雨里种田;我的二姐、二姐夫60多岁了,还要种10多亩棉田和稻田。小病都挺着,我不敢想像他们若有大病怎么办,若卧病在床会是什么后果。我只知道,有个“三农”学者做过一项调查,现在很多农村老人一旦生病,就会喝农药自杀,以致成了乡里见怪不怪的习俗。我老家村里就是这样,以致我的84岁老母亲也说她天天打针“活得不愿了”,让我们给她农药算了。而重庆青年为母亲筹医药费在广州劫持女人质的事,是大家早已知道的例子。我们关注富士康的青年自杀,可曾想过有更大比例的老人自杀?

  综上所述,讨论安乐死问题,除了普天下皆同的生命权和伦理原则,不能忽略当下中国的特色和背景。这就是,医疗资源分配差距巨大,有人享有公费无限额开支特权,有人连最基本的医保也不能兑现。有人不仅可养老还可养少,有人至死方休。因外出打工、计划生育等因素使传统的家庭养老机制已不复存在,而国家与社会的养老机制则形成缓慢。我们要关注“不得不活”的问题,更应关注经济困难和医疗条件缺乏而“不得不死”的问题。

  曾婆婆是什么身份,是否城里的有养老金的退休干部或工人而寄住在乡村二儿子家,报道没有说;是她的儿子媳妇起诉宋某,还是公诉,也不得而知。我只清楚,曾婆婆是摔跤而不是中风瘫痪,她请人买毒药且拒绝医生抢救,表明神志清醒。我很想弄清她的不愿拖累子女的细致缘由。我觉得她与影片中雷蒙的想法肯定有不同。

进入 鄢烈山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安乐死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565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