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炜光:近观中国税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13 次 更新时间:2009-04-15 17:24:12

进入专题: 税收问题   税改  

李炜光 (进入专栏)  

  

  李炜光:各位朋友下午好!非常抱歉,因为今天上午在中信出版社,对着观众和镜头,做一场关于税收和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主题讲演,这要制成一个音像出版物,所以我在那整整讲了五个小时,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有点对不起大家。但是我仍然是非常愿意在我们三味书屋做讲座,我一直认为这是我们读书人的家。书屋的二老这些年来为三味书屋辛勤浇灌,可以说付出了很多的心血,克服了很多的困难,也顶住了很多的压力。读书人都希望有自己精神家园,我觉得三味书屋就是读书人的精神家园。我今天来到这里,要感谢三味书屋提供这样的一个机会,也再次感谢在场的这些朋友们。我希望今天我讲为次,跟大家互动为主,这个也是从两个方面考虑,一是每一次讲都是学者台上讲,互动的时间留的都比较少,效果未必就好。再一是今天不强弩之末了嘛,讲的太多了,嗓子也有点吃不消了。所以请大家原谅。但我愿意随便聊,就中国目前大家非常关注的税收问题跟大家互动,共同探讨。

  税收问题应该说是我们中国百姓最有体会的一件事,跟我们生活越来越接近了。如果要是前些年,计划经济时代或者在改革开放的前半期,感觉税收离我们很远,跟我们没什么关系。那时候确实是没什么关系,但是现在就不是这样了。我觉得大家对税收问题越来越关注,其实是不关注也不成。你不关注它,它关注你。

  我想每个人都有这种感觉,就是每个月的工资收入得拿出相当一块来纳税。你要有几千元的收入,那税收负担就已经是不轻了。所以我们大家都呼吁,税收起征点应该提高。现在的起征点是2000元。我们算算必要的生活开支:买房、买车、付银行贷款和利息;自己日常过日子的费用、赡养老人的费用、孩子上学的费用、看病医疗的费用,面对这些费用,你都算一下每个月在北京、天津、上海这种大城市生活一个月究竟需要多少钱?肯定是不止2000元,2000元是挡不住的。夫妻两个人,一个家庭就只能扣除4000元,这4000元,你把所有过日子的钱都得打理在这里头。显然这起征点是非常的低的,不是一般的低,相当的低,这么低的起征点就表明我们把必要生活的支出给当成税交了。评判一个税制的好赖就看是不是征到老百姓过日子的钱了,如果老百姓把过日子的钱当税交了,这样的税就有问题了,就离恶税不远了。为什么这些年福布斯那排名榜,中国的税负痛苦指数一直排在前列,在第二名、第三名。去年是第五名,但仍然是前五名,仍然是不轻。看看排在我们前面那几名,人家那都什么国家啊?都是福利国家。那国民享受的什么福利啊?那税负痛苦指数不是说只是看宏观税赋,不是只看你计算出来税赋的水平,而且还要看公民在征了这么高的税以后,享受的福利待遇改善的如何?我们在这个方面是存在着很多问题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作为学者,反复呼吁政府要减税,要轻税。这是主要的原因。

  我们讲《近观中国税改》,我在凤凰世纪大讲堂讲的就是这个问题,就是对中国这些年的税制改革做个综合的评价。虽然咱们是一家之言,可评价的人多了,而且最有资格评价的人也不是咱们。咱们就是代表自己的立场,代表一个普通的读书人,一个学者我自己的看法。那么评判一个事物一个改革必须要有一个标准,我们拿什么标准来评判的呢?

  关于税制,西方的经济学家们提出过很多原则。一般认为,税制首先要做到公平,不公平绝对不是一个好税制。那么,什么叫公平呢?就是凡是相同经济情况的人,你税赋应该是平等的,大家都一样。不同收入水平,不同经济情况的人,他的税收负担就应该有所不同。这在经济学上叫横向公平和纵向公平。这个税制当中不应该有特权,不应该有人可以在《税法》之外享受一些免税减税。不能有的人税收负担很重,有的人税收负担很轻,大家在税收面前应该都是平等的,这就是公平。那么,拿公平这个原则来衡量我们的税收做的怎么样呢?应该说,政府的这个税收它也在努力,可是目前看效果并不是很理想。就拿个人所得税我们来看一下。今年,《瞭望》周刊组织了一些专家到中国的几个省份做所得税调查。调查的结果是:个人所得税负担最重的是中等收入者。

  个人所得税随着这些年起征点的提高,会有一些收入很低的人可以免征这个税,而收入很高的人会有各种办法来逃避这个税。在我们这个社会,法制、民主还不完善的时候,我们无法否认还有一些特权者。或者是有权,或者是有钱,他们可以逃避税收。最典型的例子:巩俐这位明星,她就可以移民到新加坡。当然人家的真实目的咱们不是太清楚,但是起码她出国(据咱们看到的信息)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税赋太重。那儿税赋轻,她可以少缴税。高收入者总是有办法,你像咱们这些收入低的人你有什么招啊?什么制度、什么政策,你不都得在这个环境里生活吗?在中国,像巩俐这样的高收入者,这样的富人,不止一个,那是一批,一个阶层。跑了巩俐一个那只是因为她是明星,有这个效应。其实不知道跑了多少人。那么中等收入者是无处可逃。前些年,我们写文章,中国个人所得税的总额有65%是工薪阶层缴纳。当时这么说还是挺冒风险的,因为官方的数字是否认这个说法的。国家税务总局还专门出来辟谣说没这回事,这数字是不对的。今年,国家税务总局公开承认了,向工薪阶层征收的个人所得税还不只是占总额的65%,是70%。那就是说,个人所得税它主要负担都落在中等收入者身上。这个报告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实际上个人所得税起到了一种挤压作用,挤压的中等收入者分化了,往哪分化?很少有上升到富有者这个阶层的,肯定有相当一批又沦落到社会的低收入层。

  有一个新名词叫社会底层,就是指收入都偏低、生活水平福利待遇都不大好的人群,这在中国还是占绝大部分,因为我们社会财富分配还是金字塔的形状,而税收没有很好的调节贫富差距的比例,反而加剧了这种比例,使得本来是社会稳定基础的中等收入者,通过纳税,其中的一部分人因承受不住而沦为贫弱者了。当今社会在分化的问题,我觉得不应该再回避了,一部分人富了,一部分人贫困了,而且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贫困化,这个贫困当然是相对贫困。这种情况在社会当中表现的也是很明显了。本来国家税收高增长已经持续了十几年了,从1995年以后,每年都以20%以上的速度在增长。近三年就不是20%了,达到30%,甚至30%多。这么高的财政收入,本来政府可以用这个钱做很多事情,可以进行很多的制度改革。原来积累的很多社会问题,比如社会的分配机制,相关的制度,还有政治体制的改革等等,这些都是中国所欠缺的改革。这些改革在什么时候进行最好呢?就是在你财政收入、国家的经济增长比较快、比较好的时候进行,因为任何改革都得支付成本。比如,这次燃油税改革,造成全国收费站有24万人从业人员下岗。在搜狐财经采访我的时候,我就说了一句,我说这个时候,特别强调这24万人的下岗问题是没有必要。这24万人,其中有一部分人你不用操心,他们都是体制内安排好的了。在地方上,我得到很多这方面的信息,家里要没有个关系的话,你想找个收费站的工作是很不容易的。我这句话就闯了祸了,在搜狐网上被骂呀,我活了这么大岁数没这么被人骂过。有的网友说“我代表这24万人声讨李炜光教授,你凭什么这么说。”其实,我倒不是跟这24万人过不去,没有这个必要。我是说燃油税改革已经运筹了好多年了,呼吁了很多年了。怎么到了最后该改革的时候,连这24万人的改革要支付的成本你都没安排出去?你那改革怎么准备,怎么筹划的?所以,这个时候你特别强调我还有24万人没法安置,只能说你矫情,只能说你有意在为维持某些高收费,或者利益在找借口。我不是冲这24万人,结果这24万人的代表忍不住了出来声讨我。任何改革,特别是税制和财政这方面的改革都要支付成本。这些改革就应在你经济情况比较好的时候进行。社会保障同样是如此。

  一个社会要想实现和谐稳定,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把社会保障给建立起来,这是西方国家给我们提供的一个重要的经验。严格地说,社会保障还是社会主义的思想,是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借鉴了、吸收了社会主义思想的一些原理,建立起来的这个社会保障。这些年,这个社会保障也被称为社会安全网。在西方,有两道社会安全网的说法,第一道安全网是失业救济。任何人都可能失业。你失业以后,可以到有关的救济部门领取失业救济金。很简单,你登记一下就可以了,不必进行财产调查。但是,这个有时间限制,有的是按月算,有的是半年、一年。如果这段时间过去了,你还找不到工作的话,那就证明你确实有困难了,这个竞争能力很差了,或者身体状况不行了。那你就可以申请第二道救济,就是特殊困难的这类补贴。各国的名字不大一样。这个要进行财产调查的。有关的官员得到你们家来,填个表格,然后要在你们家看一看。这家生活确实困难,身体又不好,家里面负担很重。这种情况下,你可以领取这种特殊困难的补贴。这个补贴是最后一道安全网了,它的目标就是不让社会里的任何一个人过不去。除非你自己喜欢流浪,选择拒绝工作,甚至拒绝领取救济金。这种情况在西方国家都有,出于的原因五花八门。正因为有了稳定的两道社会安全网,这么多年来,我们看世界上这么多的国家,比较稳定的还是西方国家,没有出过大的社会动荡、动乱甚至政变。应该说,这是社会安全网给大家以最大的安全感是主要的原因。

  我们说现在美国金融海啸,我们天天为美国担心,美国好像就过不下去了,就要崩溃了。其实我一直没为此担过什么心,美国现在再困难,问题再大,不过是经济危机的一个周期而已,在经济里重新洗牌。美国搞了那么多金融创新的手段,得总结经验,得反思。犯了错误,需要时间去纠正。等到所有的这些事情都做完了,经济会慢慢的复苏。这是资本主义经济的一个周期而已。为什么不会再有1929年那样25%以上的失业呢?为什么没有三十年代的危机那种危险的感觉呢?就是因为有了社会安全网,有了社会保障。我从很多美国来的朋友得到了不同的信息,我就想了解美国人现在究竟怎么生活,街上的情况怎么样。我有意的这样问了很多朋友,结果可以说是没有什么太担心的,甚至有人说没有那么严重。这就告诉我真正一个社会和谐安定的基础是什么,一个国家的财政,你收集到了财政收入,你最应该要做的、必须要做好的、不能做坏的事情是什么?那就是要把所有国民的生活安排好,把保障底线给安排好。可以有人失去工作,可以有人生活水平比较差,也可以有流浪汉。但这样的事情终究不会成社会的主流。也可以有华尔街金融海啸这样巨大的经济波动,但是它的基本的社会的基础还在,有雄厚的人才优势、技术优势、知识优势,那么,一切都可以重新再来。

  我们国家的问题在哪呢?我一直认为中国的问题比美国的要严重,严重的多。当然这说法一说出来很多朋友不赞成。中国的问题主要是出在制度上,在制度安排上。我们有些东西不具备,出了越大、再大的问题,我们越容易回到传统的体制中去。中国人好不容易往市场经济迈了几步,好不容易我们开始明白了一些民主、法制、宪政的道理,但是很容易又变得糊涂,因为我们思想的来源不牢固,实践上遭受的挫折太多,包括我们的学者,大家也都在摸索、在思考,思考当中就有犹豫、有变化。因为我们这个社会不光是人们的经济断裂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断裂了,我们的思想也跟着断裂了。人们很难形成一个共识,即使好不容易形成一点比较多人接受的价值,很快就遭到批判。我们还没有真正懂的民主、法制、宪政,平等、自由这些理念的珍贵的价值是什么。这些东西要说起来,我们现在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都是由于我们在历史上缺了一块石头。缺了一个什么呢?我曾经很长时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下面说的就是我的一个认识,提出来供大家思考。

  其实,人类社会在它的早期,东西方文明是非常接近的。你别看在地理上是隔绝的,但是在文化上和制度上有很多地方是非常相像的。在中国春秋战国时代,是一个思想大师辈出的一个时代,出现了老子、孔子、孟子、荀子,还有一系列的诸子百家。这么多思想大师虽然我们现在继承下来的有限,可是毕竟我们可以毫不怀疑,中国人的思想源头在春秋战国,特别是春秋。中国人的思想高度永远停滞在那个时代。我这么说大家是不是又不好接受了,中国人2500年了我们现在思想水平还没那时候高吗?很难说,不一定,特别是对很多基本问题的认识上,现在的人未必有那个时代的人看的清楚。比如老子就说过:“人之饥也,以其取食之多也。”就是老百姓饿肚子原因是什么呢?其实就是你统治者征税太重了。这个话说在2500年以前,让我们现在的人可得好好思考一下。本来这个社会的资源是很充分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李炜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税收问题   税改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6368.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