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齐:《明儒学案》点校说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31 次 更新时间:2008-10-16 21:12:33

进入专题: 黄宗羲  

郭齐  

  

  黄宗羲(1610—1695),字太冲,号南雷,学者称梨洲先生,浙江余姚人。其父黄尊素为东林名士,天启间因弹劾宦官魏忠贤下狱,死狱中。崇祯初,宦党失势,十九岁的黄宗羲入京为父讼冤,在对簿公堂时手锥宦党许显纯等,朝野震惊。由是声名渐显,为复社重要成员之一。清军南下,宗羲回到浙江,召募义兵,率乡人组成“黄氏世忠营”,进行反清武装斗争。失败后被悬赏缉捕,被迫亡命海上。明亡后始还乡,隐居山林,多次拒绝清廷的征召。恢复刘宗周创立的证人书院,讲学其中,并多次到各地授徒论学。

  宗羲一生除赴南明行在短暂地担任过左副都御史一职外,主要从事著书讲学。他学识渊博,对经学、史学、天文、历法、术数、文学等都有很深的研究。主要著述除《明儒学案》而外,尚有《宋元学案》、《明夷待访录》、《易学象数论》、《孟子师说》、《明文海》、《明文案》及诗文集等。其史学主张对浙东学者影响很大,《易》学著作在清代《易》学中也占有一席之地。

  但黄宗羲主要以思想史研究见长,他本人也是一个思想家。黄宗羲的思想深受其师刘宗周的影响,但又绝不囿于一家之说,而是博采众说,融会贯通,又推衍发挥,心得独到。同其它许多心学家一样,本体——功夫论是黄宗羲哲学思想的基本框架。在本体论上,黄宗羲是彻底的气一元论者。在他看来,宇宙万物尽管千差万别,但都统一于气。存在本身,不过是气的运动变化。气的运行变化所体现出来的规律即是理。人本身也是气,人心也是气,只不过是一种虚灵知觉之气,即所谓“知气”。心的知觉运动也就是“知气”的流行运转,其间所体现出来的条理即是性。这样,理、心、性诸范畴在气的基础上统一起来了。另一方面,由于宇宙万物只有对于人才有意义,是主体意识的对象化,因此在这个意义上,世界统一于气也就是世界统一于心。这就是黄宗羲“盈天地皆心”的本体论。气或者说心的基本存在状态是“一本万殊”。实体气是一本,而春夏秋冬四季的推移是万殊。“知气”心是一本,而喜怒哀乐交替变化是万殊。一本散而为万殊,万殊敛而为一本,由此导出了黄宗羲的功夫论。心虽一本,但就一般人而言,其善性已不同程度地被各种私欲所掩蔽,而导致种种恶行。要恢复心体之本然,保证其善性呈露无遗,唯一的途径是通过心灵的修养,即王阳明的“致良知”。黄宗羲不赞成一超直入,当下顿悟的近禅之道,坚持“为善去恶”的格物实践和澄心体验的过程,认为只有通过日常修持,日积月累,才可能臻于至善之境。这就是“功夫所至即本体”的功夫论。《明儒学案》一书,就是在上述哲学思想的指导下写作的。

  《明儒学案》凡六十二卷,收录了有明一代二百多位思想家的传记和代表著述。全书按学派传承关系分为十七案,每案之中选录该学派的主要思想家,为之立传。每位传主之下首列小传,次列著述节略。各案之首有总叙,为作者对该学派的述评。小传皆夹叙夹议,加入作者品评,实际上是评传。著述节略中也间有作者评议。

  综观全书,《明儒学案》的主要贡献和特色有以下几点:

  1、首次汇集明代主要思想家的有关资料,完整勾勒出一朝学术脉络,为研究明代学术发展提供了极为重要而完备的参考书。不仅如此,在其全面性和系统性上,《明儒学案》也远远超过了前此关于其它朝代学术的同类著作,如朱熹《伊洛渊源录》、周汝登《圣学宗传》、孙奇逢《理学宗传》等。因此,《明儒学案》即使不算是最早的学术思想史专著,说它是我国第一部完备的学术思想史著作,应是当之无愧的。

  2、比较客观公允。作者在序言和凡例中,反复申言:“学术之不同,正以见道体之无尽也。奈何今之君子,必欲出于一途,眃其成说,以衡量古今,稍有异同,即诋之为离经畔道”。“夫先儒之语录,人人不同,只是印我之心体,变动不居。若执成定局,终是受用不得。”故《学案》一书,“上下诸先生,深浅各得,醇疵互见”,“此编所列,有一偏之见,有相反之论。学者于其不同处,正宜着眼理会,所谓一本而万殊也。以水济水,岂是学问!”这些主张贯彻于全书,表现了思想史家的宽广胸怀。虽然从内容上看,主要篇幅是关于阳明学派的,所谓“以大宗属姚江”,但这是明代学术大势的实际状况,而非出于门户之见。《四库提要》指责作者偏主王学,是不符合事实的。

  3、撷有明学术之精。一是入编思想家选择精。序言规定:“要皆功力所至,竭其心之万殊者而后成家,未尝以懵懂精神冒人糟粕。”凡例称:“学问之道,以个人自用得著者为真,凡倚门傍户,依样葫芦者,非流俗之士,则经生之业也。”这表明必须真下过功夫,有切身体验、独立见解者方能入编。经作者筛选,明代有代表性的思想家既基本上网罗无余,又罕有滥竽充数者混迹其间。这一点与《宋元学案补遗》的滥收形成鲜明对照。

  二是著述节略精粹。凡例言:“大凡学有宗旨,是其人之得力处,亦是学者之入门处。天下之义理无穷,苟非定以一二字,如何约之,使其在我?故讲学而无宗旨,即有嘉言,是无头绪之乱丝也。学者而不能得其人之宗旨,即读其书,亦犹张骞初至大夏,不能得月氏要领也。”“每见钞先儒语录者,荟撮数条,不知去取之意谓何。其人一生之精神未尝透露,如何见其学术?是编皆从全集篡要钩玄,未尝袭前人之旧本也。”这两段话实在是编史选材的经典之训。经作者甄汰,所选著述宗旨突兀,精神透露,确实已将思想家精华一网打尽。

  三是品裁精当。由于作者真下过深功,对有明一代学术思想有深切的理解,所以能够高屋建瓴,从宏观上指出各家各派、各个思想家的短长利弊。作者评语洗练,往往着墨不多,寥寥数笔,即能活画出其人筋骨,或切中其要害。读其言痛快淋漓,不能不令人叹为观止!相比之下,主要由全祖望续成的《宋元学案》,其精神就明显逊色了。

  以上数端,当然远不足以尽《学案》一书之美。正如序言所说,此作如“中衢之鳛,持瓦瓯樽杓而往,无不满腹而去者。”《学案》的确堪称我国古代学术思想史的典范之作。

  《明儒学案》编成于康熙十五年,最初以抄本的形式在一定范围内流传。除各家刊刻之底本外,如汤潜庵、陈介眉(二人皆卒于康熙二十六年)、仇沧柱、莫晋家等,都曾拥有或读到过该书抄本。最早将该书付梓的是安阳许酉山,但只刻了数卷,即中止了此举。(许氏康熙十五年识宗羲,卒于康熙三十年正月。)继许氏之后的是甬上万贞一,但也只刻了全书的约三分之一,便于康熙三十年半途而废。此刻剩余部分后来由慈溪郑性于乾隆四年续完,是为郑本或二老阁本。(光绪八年,冯全垓曾据原版重印。)就在万刻终止的当年春天,故城贾润、贾朴父子也开始刊刻此书,并于康熙三十二年完成,是为贾本或紫筠斋本。(雍正十三年,贾朴子念祖曾据原版重印。)乾隆年间,贾本抄入《四库全书》。

  郑、贾二本在次序、案题、内容上都有较大差别,从而形成了《学案》的两个不同版本系统。会稽莫晋认为贾本有失作者原意,于是重刻一本,恢复郑本的次序和案题,但同时保留了贾本的内容,于道光元年竣工,是为莫本。

  莫晋的作法获得了普遍的认同。清末至民国的各种刻印本,几乎都以莫本为准,如光绪十四年南昌县学刻本、《四部备要》本、世界书局《四朝学案》本及《国学基本丛书》本等。只有一九八五年中华书局整理本是以郑本为底本。近年出版的还有浙江古籍出版社《黄宗羲全集》本。该书的节略本则有光绪年间的《黄梨洲遗书》八卷本、梁启超节录本等。

  郑、贾两个版本系统,应该说有较重大的差别。第一,郑本的次序是以康斋吴与弼为首,即卷一至四崇仁学案,卷五、六白沙学案,卷七、八河东学案,卷九三原学案;而贾本的次序则以敬轩薛蠧为首,即卷一、二河东学案,卷三三原学案,卷四至七崇仁学案,卷八、九白沙学案。第二,郑本姚江学案之后,卷十一至三十,依次为浙中王门学案、江右王门学案、南中王门学案、楚中王门学案、北方王门学案、粤闽王门学案,而贾本以上案“王门”二字均作“相传”。第三,内容上,贾本较之郑本,有较大篇幅的删除,另有一些增补和移易。

  怎样看待这种差别呢?

  前人比较一致的看法是,郑本为众本所出之善本,而贾本乃后人擅改,有失作者原意。这种看法是很成问题的。试对郑、贾二本的三大差异作一个简单的分析比较。

  一、次序。卷十姚江学案之前,有崇仁、白沙、河东、三原四案。其中白沙宗崇仁,三原宗河东,因此四案实际上只是两大板块。贾本与郑本的不同,在于将河东——三原板块移到了崇仁——白沙板块之前。我们知道,两大板块皆学宗程朱,时间上又差不多同时,因此在次序安排上本来是可前可后的。所以贾本的改动,既不具有学派褒贬的意义,更无涉于“宗姚江”还是“姚江”的问题。且仔细观察,贾本的次序还有一些好处。第一,河东学派领衔人薛蠧 (1389—1464)生卒年皆早于崇仁学派领衔人吴与弼(1391—1469),三原学派领衔人王恕(1416—1508)生年也早于白沙学派领衔人陈献章(1428—1500),置河东于前在时间先后上似更为妥贴。第二,河东学派影响远大于崇仁学派,将其置于全书之首,于总体布局轻重似更为得当。更为重要的是,第三,陈献章为明代学术由程朱理学向阳明心学过渡的关键人物,将其调整到程朱派与阳明派之间,上承河东、三原、崇仁,下启姚江,恰好反映了白沙的这一历史地位。从这点上讲,甚至可以说前四案仅此一序。总之,两相比较,我们认为贾本的次序较郑本更为合理。

  二、案题。如前所述,贾本将宗王学的六案二十卷案题中的“王门”二字全部改为“相传”。从效果上看,全书称“×门学案”的唯此一宗,且连续出现二十次之多,确实十分醒目,或者说刺眼。贾本的改动,显然是要将这种有意无意的强调加以淡化,使全书案题无明显的倾向性而显得更加平允。黄宗羲在序言和凡例中反复强调,对各家各派要客观分析,兼收并蓄,反对“以水济水”,倚于一偏。我们认为,改“王门”为“相传”,其用意不仅未“失黄子著书本意”,而且更符合作者本旨,未必如前贤所料,是为了贬抑姚江。且是贬是褒,其实质主要在于内容,而不在于案题。贾本在改“王门”为“相传”的同时,于姚江学案叙论之首“有明学术”下增补“白沙开其端,至姚江而始大明”数语,如果要说褒贬,此于姚江,褒孰大焉!

  三、内容。贾本改动内容的总体情况是,以著述节录部分的改动为主,叙论、叙传的改少。改动的方式主要有增、删、移、易,又以删为之主。

  1、增。卷十姚江学案叙论首句“有明学术”下,贾本增补“白沙开其端,至姚江而始大明”数语,勾勒有明学术大势,突出全书学术倾向,至关重要,显然当补。卷三十一止修学案郑本缺叙论,与全书体例不合,属重大漏脱。贾本补之,方为完备。又贾本于河东学案补薛甲、查铎,甘泉学案补王道,卷三十一李材传补出狱戍闽言行九十二字,也都是重要的增补。又如卷十姚江学案阳明语录“答顾东桥”引明道语“故必仁极仁”一条,卷二十三《兰舟杂述》“今处中国”一条,卷二十四《阳明先生从祀或问》“动静者”一段,卷二十五朱得之语录“阳明先生曰”一条,卷二十六唐鹤征传一处,贾本所补皆为不补则不明不通,非补不可,一望可知。

  2、删。贾本的删节,主要针对著述部分,小到一行数字,大到连篇累牍,全书总计删去不下数万字。删去部分有各种不同情况:有因无助于阐明学术,徒有损于传主而删,如卷一吴与弼传、卷五陈献章传等;有因选录之文不精粹、不典型而删,如卷一康斋语录“七月十二夜”一条,卷五陈献章《论铢视轩冕尘视金玉》“道终不可状欤”一段,卷十阳明语录“刊落声华”一条,等;有因可有可无之客套语,无实质内容之空言而删,如卷三魏校《复余子积论性书》“中间出入古今”一段,“今因学问”一段,卷十阳明语录“如此用功”一段,卷二十九尤时熙《拟学小记》“为政以德”一段等;有因行文有失平和而删,如上引《复余子积论性书》“尊兄但取字书”一段,“夫学而见性不明”一段,卷九杨爵《漫录》“嘉靖乙巳”一段,卷十阳明语录“先生说人道”一段,又“杀人须就咽喉上着刀”一段等;有因其冗长重复而删,如上引《复余子积论性书》“夷狄之类”以下八百余字,卷六张诩《白沙先生墓表》一段,卷十二《致知议辨》七千余字,卷十三《易经原古序》以下五篇六千余字,卷十五《鹿园语要》千余字,王宗沐《论学书》、《文集》四千余字等。删除最多者,当属内容方面疑有不妥。如卷十二王畿语录《赠思默》一段,卷十四董禨《求心录》“闻驴悟道”一段,卷十五万表《鹿园语要》“学不顿悟”一段,卷十六《颖泉先生语录》“猛自奋迅”一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黄宗羲  

本文责编:jiangrant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142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