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良:美元霸权与另外一种战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89 次 更新时间:2012-05-29 10:54

进入专题: 美元霸权  

乔良 (进入专栏)  

主讲人:乔良,解放军空军少将,空军指挥学院战略教授

中山日报 2007年10月10日 第 4650 期 A3版

10月4日上午,面对市文化艺术中心小剧场几乎座无虚席的听众,乔良以自嘲式的幽默开始了他的讲座———“去年我到中山大学演讲,老师告诉我要有心理准备 ———听课的人可能不会太多。我说,比我头上的头发还少么?老师说,不好说。今天中山的听众肯定要比我的头发多得多,没想到这么多听众来听一个似乎并不热门的话题,我反倒觉得有些压力了。为什么要讲这个话题?因为中国的经济生活发展到今天,已经到了我们必须了解美元霸权是什么,为什么会存在另外一种战争的时候了。”

&<60; 两个半小时的讲座,乔良以其非凡的洞察力和深厚的军事、哲学理论造诣向中山听众揭示美国在世界经济———这个无硝烟的战场中施展其霸权行径的更残酷、更惊心动魄的场景。

【名家简介】

乔良,我国著名军旅作家,解放军空军少将,空军指挥学院战略教授。1999年,他与王湘穗合著的军事理论著作《超限战》一书出版,惊动了美国五角大楼,被认为“所谓世界上最先进的军事理论在前苏联解体后遇到的首次强力挑战”。

乔良的主要著述:

理论:《超限战》(与人合作)、《全球军事排行榜》、《军官素质论》、《中国空军攻防兼备要论》、《关于军队改革的思考》。

小说:长篇政治军事预言小说《末日之门》,获1996年度全军文学新作品一等奖;革命历史题材中篇中说《灵旗》,获第四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军事题材中篇小说《大冰河》,获第二届全军文艺大奖。

戏剧:历史题材剧作《人杰鬼雄》(与人合作),获首届“田汉杯”剧本创作一等奖;革命历史题材剧作《湘江,湘江》(与人合作),获全军新作品二等奖。

电影:革命历史题材电影剧本《大磨坊》;改革题材电影剧本《远行者》。

电视: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特殊连队》(与人合作),获中宣部、广电部、文化部“纪念建党七十周年优秀电视剧奖”;12集大型电视专题艺术片《百年恩来》,任总撰稿之一。

文艺节目:担任中央电视台《长治久安》、《共和国之盾》等三台文艺晚会的总撰稿。2001年2月,因在中国军事文学创作中取得的成就,荣获第二届“冯牧军旅文学奖”。

■ 现在谁最希望人民币升值?

前几天,我去深圳演讲。报纸上登了谢百山教授演讲的消息,他演讲的题目是《人民币升值 股市就会大牛》。这似乎为股民们指出了一条致富之路,让很多人看到了希望并为之欢呼。但是,我要说,且慢!因为人民币升值,你的腰包可能会鼓起来。但是,你愿意看到你从股市里辛辛苦苦挣来的钱,最后变成一堆废纸么?

谁最希望人民币升值?当然是美国!人民币和美元的比值今天已经升到7.5:1,中国购买美国的国债已经逾万亿美元。假设我国今天购买美国的国债是1万亿美元,即美国欠中国7.5万亿人民币。假如人民币一直升值,比值和美元为1:1时,美国就只欠中国1万亿人民币,6.5万亿人民币全部蒸发掉了。试问,当人民币升值,我国的海外财富流失掉了,你在国内股市上挣的一点钱,又有多大意义呢?

日元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10年间,日元对美元的比值从250:1升到80:1。一瞬间,日本人昏了头,以为财富效应立刻显现,自己是天下最有钱的国家。但是,结果怎么样?直到现在日本的经济还持续低迷,如果没有中国经济的带动,可能到今天还毫无起色。这就是升值带来的结果。其中的玄机,我们一定要洞悉。

人民币不是不可以升值,甚至有时候还必须升值。但要看是按谁的意愿升值,什么时候升值,在什么情况下升值,如何升值,这才是我们要考虑的。

■ 美元的霸权逻辑

美元现在已经是美国国家的最高利益。夸张点说,世界上现在哪个国家最穷?美国。美国是全世界欠债最多的国家,多达3万多亿美元。但是美国的日子仍然很好过。为什么?这是因为全世界许多国家一起在帮美国。

什么是美元霸权,就是美国凭借政府的信用,不断实现钱生钱的过程。美国在一般项目上的逆差始终无法扭转,但其资本项目的顺差一直保持得很好,每年流向美国的各种资本非常充裕。它充分利用这笔钱还到期的债务,拿来打伊拉克,甚至下一步打伊朗,还可以赈灾救助,把剩余的钱投向其他的国家并控制他们。只要大家看看《货币战争》、《里根政府怎样搞垮前苏联》、《一个经济杀手的自白》和《日本金融战败》这四本书,我们就知道,美国在维护美元霸权的方面,做了多少事情,而所有这一切是不为我们所知道的。

很多事件的背后隐藏着这样的动机。

1999年,科索沃战争爆发。美国和英国将出兵的理由定为“人道主义干预”———南联盟在科索沃屠杀了9万阿族人。这是一个非常耸人听闻,但事后证明是骗局的理由。在这之前不过两三年时间,卢旺达上百万人被屠杀,为何不见美国实施人道主义干预?其新闻发言人竟解释说:“有的国际问题我们要善意地忽略。”

真正的原因是,1999年1月1日,是欧元作为欧洲统一货币启动的日子。启动之初,欧元和美元的比值为是1:1。科索沃战争一爆发,欧元走弱,美元迅速走强,变成1.3:1。这一仗,美国是冲着欧元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击欧元。

为什么美国要打击欧元?因为欧盟作为一个相当于26.7万亿美元的经济实体,和北美经济实体总量相当。欧元出现前,全世界大部分地区以美元作为结算货币,每年光是铸币税一项,美国就能进账上千亿美元。但是,欧元出现以后,情况就不同了。光是铸币税一项美国就损失几百亿美元,更不用说当全世界其他国家也选择欧元作为结算单位时,美国所要面临的损失。这对美元霸权是一个挑战,所以美国毫不犹疑地在欧元启动3个月后,发动了科索沃战争。

科索沃战争爆发2个月后,又发生了美国人“误炸”中国大使馆的事件。与之非常“巧合”的是,科索沃战争爆发前,有7000多亿美元热钱在欧洲游荡。战争爆发后,4000亿美元抽逃,其中2000亿美元去了美国,另外2000亿美元到了香港。香港是无法全部消化这笔热钱的,一定会往中国内地跑。中国使馆被炸后的1周内,这2000亿美元再次抽逃,逃到了美国。不管这是不是一次“误炸”,其结果是美国人获得了充足的资本。

美国人为什么这么喜欢热钱?有人计算过,美国每年至少要有7000亿美元的流入,才能保证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债务国拆东墙补西墙,所以它必须维护美元的霸权。于是用战争驱赶热钱,用打仗打出国家的信用。假如有一天,这条资金链条断了,美国定会轰然崩塌。但是,美国现在不必担心,因为包括中国在内的诸多国家都被它拴得紧紧的。美国不能崩塌,否则,数以万亿计的美元债务谁来偿还?

■ 战争是美国驱赶资本的鞭子

但是,美国总有危机出现的时候。2001年,9·11事件就是典型的一例。当9·11发生的时候,我十分震惊,甚至认为那是不真实的。我在《超限战》一书中的预言变成了事实。我不赞成恐怖主义,但是我研究它,就像一个喊“狼来了”的孩子,美国人不相信,于是狼就来了。

9·11的发生使美国的信用一下子受到了重创,几个月的时间,几千亿美元从美国抽逃,美国的日子有些难以为继。这使美国变得非常紧张,它急于要打一仗。

10月7号,阿富汗战争开始。在最近的10多年里,美国发动了四场战争: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除了阿富汗战争,其他三场战争都有半年的准备时间。

为什么这么急迫,仅仅在9·11后1个月内向阿富汗开战?打到最后,美国的巡航导弹打光,不得不把核巡航导弹拿出来,换上常规弹头运往阿富汗。美国真正的目的不是为了报复塔利班、本·拉登,而是为了打回所有外逃的资本。让已经对美国丧失信心的投资家们重拾信心。美国这一仗打得很漂亮,只用了20多天时间,把塔利班打垮了,资本立即开始回流。

美国的战争总是充分算计成本和收益,让战争像鞭子一样驱赶资本,把世界的资本驱赶到美国,把其他地方的环境打得动荡、恶化,让那里兜里揣着钱的人惴惴不安,然后跑去美国。

当然,战争不是美国驱赶资本的惟一方式,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保持高利息的国债,吸引投资家。如美国和日本、德国签订协议,保持利息差。一旦美国降息,其他两个国家必须降息,以此保持美国国债的吸引力。这样一来,美国就永远能够从全世界吸纳资本。

■ 里根政府利用外汇软肋搞垮前苏联

我这里有两份材料,是里根和戈尔巴乔夫的通信。戈尔巴乔夫给里根的信中,处处充满着幻想和期待。信中讲到:“光阴流逝,日月金天,我们的关系将永存,希望能握手言欢,共同缔造和平。”

这种关系仅仅存在了7年。打击前苏联是美国维护美元霸权的重要步骤。时年54岁的戈尔巴乔夫判断失误,对形势变化置之不见。里根上台之初,便把其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叫到办公室说:“我连一天都不想和这个邪恶的帝国(苏联)共处了。”

任务下达之后,威廉乘坐自己的专机飞向全世界各个角落,密谋让前苏联垮台的计划,而里根是一位非常具有幽默感且有独特个人魅力的“笑面虎”,他一边扮演着和善老人的角色,一边研究打击前苏联的方案。

当时,外汇是前苏联发展的软肋。因为外汇是前苏联的血液,但其产品除了石油和军火,其他产品在世界上没有市场,很难赚来外汇。美国人发现,当石油好卖的时候,前苏联人的日子便好过,于是美国借前苏联石油输出之机掐断其外汇链条。

当时前苏联正在与欧洲国家签订协议,两条天然气管道从西伯利亚通向欧洲。美国便通过施加各种压力,让前苏联停止了一条管道计划,另一条管道也要延期。当然,这一计划并不能阻止前苏联的石油输出。经过测算,美国发现一桶油降价1美元,前苏联便要损失外汇10亿美元。美国找到了欧佩克的主席国沙特阿拉伯,通过内部交易让欧佩克组织降低石油价格,使得石油价格从1983年的33美元1桶降到后来的10美元1桶以下。这样一来,前苏联的外汇大大减少。此后,美国又通过切断石油输出链条以及“星球大战”计划等各种方式,迅速枯竭了前苏联的外汇储备,直至前苏联解体。

■ 中国进入了第二个战略机遇期

全世界的资源是有限的,各个国家都在互相争抢“蛋糕”,对于中国的崛起,作为世界“老大”,美国对中国充满芥蒂和敌意。

美国国防部战略评估室主任,美国战略思想的教父马歇尔,领导美国战略评估组织搞了一个《2020年亚洲调查报告》里说:“或许若干年后,中国会改变其颜色,改变其政体,并有与我们相似的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但中国仍然是我们的敌人。”

21世纪初期,布什总统入主白宫后,有关专家担心美国战略重心东移到西太平洋,针对中国。但是这次预言没有实现, “9·11”的发生、所谓的“无赖”国家的骚扰、欧元的启动等等转移了美国人的注意力。正是在这样的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为中国争取到了第二个战略机遇期。

回过头说,中国的第一个战略机遇期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带来的改革开放。可以说,十一届三中全会给中国的心脏进行了一次电击,但中国经济要复苏还需要输血,输血便需要外汇。

1975年,美国的越南之战,在苦撑15年后,丢下近5万具尸体,灰溜溜地离开了越南。1979年1月,中国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正是这一仗,给中国打来了源源不断的外汇,为改革开放打下了基础;正是这一仗,在战略上打近了中国与美国之间的距离。1979年-1989年,美国与中国进入了长达10年的“蜜月期”。

如今,第一个战略机遇期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尽管当前中美仍然还有冲撞性的斗争,而且这种冲撞也是必然的。但中国当前的发展,是要牢牢地抓住这第二个战略机遇期的。

【与听众精彩对话】

不容美国丧失理智来和我们对抗

观众:您认为美国会利用台湾打击中国吗?

乔良:一般人认为美国打压中国是依靠台湾问题,其实并不是这样。美国对于“台独”支持与否取决于美国的利益。当“台独”对美国不利时,他就不会支持台独。今天看来,“台独”已经不是美国打压中国的一个重要筹码。因此美国正在让台湾问题边缘化。如今,陈水扁的任何表演都会遭到美国的痛斥。这是因为:一方面,台湾的影响在减弱,另一方面,日本对中国的牵制因素在上升。今天的日本已经不再争夺世界第一的交椅,而是欲和中国争夺亚洲第一。

另外,美国对于中国的打压主要在经济、能源和资源方面。但当美国发现无法轻易打垮中国时,就拉拢中国。美国一直在鼓励中国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国家,和美国一起分担在国际的舞台上承担的费用和责任。

我个人认为,在未来一段时期,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将进入一个良好的阶段。有人认为台湾人正在等待美国大选,一旦民主党上台,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可能转冷,我认为不大可能。还有比小布什更荒唐的总统吗?但是小布什在他的第二个任期已经充分认识到中国的重要性。中国发展到今天,已经不容美国丧失理智来和我们对抗。对中国,美国是必须冷静的,否则,中国若来一次鱼死网破,1万亿美元的债务全部抛掉,美国经济可能就会垮掉。

台湾问题的解决取决于中央的决心和信心

观众:您如何看待目前的台海局势?

乔良:目前的台海局势并没有像大家担心的那样大风险。一方面,当前台湾问题的解决取决于我们的决心和信心,而当前中央对解决台湾问题的决心是非常大的。

另一方面,从我们国家的军事实力上看,有些人对国内的军事武器以及训练程度产生了一些信心上的不足,但事实上,仅仅对于武器的理解以及一些表面上的判断,是无法看到当前战争的制胜关键的。

未来战争中,导弹比飞机显得更加重要。中国空军即便是对于美国也不是没有胜算的机会的。

中国对热钱的谨慎缘于金融经验、技术不足

观众:美国的一场科索沃战争,打来了4000亿美元的热钱,它似乎很受用。当前,中国的经济学家们估算我国市场上滚动的热钱达到2000亿元人民币,但是中国政府好像对此非常敏感,您如何看待两者的差异?

乔良:这像个蓄水池。中国的金融蓄水池不足以吸纳这么多热钱。我们金融经验不足,如何控制、使用这笔热钱,我们没有足够的金融技术应对,所以始终怀有警惕。中国对于热钱的担心是:一是蓄水池不大,二是通道不畅,引导方式不够成熟,这些方面,中国是应该加强学习的。

美国是个老牌的金融国家,今天世界上金融的规则由它制定。美国不怕热钱,流入的钱多多益善。美国人挣钱的方式,除了打仗,还用标准和规则来挣钱。他让标准对自己有利,对后起的国家不利。举个例子,当年,日元升值很快,日本在全世界开展金融扩张时,美国就提高银行准备金,大大限制了日本的金融扩张,以此打击日本。

人民币迟早要成为比较强硬的货币

观众:人民币在世界的地位、重要性如何,人民币能称霸吗?

乔良:这是问周小川的问题。我只能说现象:人民币在东南亚几乎是硬通货,你们在中山感受比北方更清楚。人民币在台湾也是潜在的硬通货,在韩国可以直接使用。所以,我感觉,人民币迟早要成为比较强硬的货币,这取决于中国经济的发展情况。人民币的前景应该不错。

进入 乔良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美元霸权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6175.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