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流合污

————西藏问题真相系列之十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93 次 更新时间:2001-08-08 14:53:00

进入专题: 西藏真相  

直云边吉  

  

  1、同床异梦,反对中共

  ??

  在印度达赖喇嘛风风火火地忙着搞“藏独”。与他远隔千山万水,有座孤岛也正在密切地注视着西藏问题。?

  这,就是台湾。?

  或许是无家可归的同病相怜,使这本来走不到一起的两家走到了一起。?

  本来,国民党在西藏问题上的立场与新中国是相似的。?

  但事易时移,情况不一样了。达赖和台湾当局都有着一个共同的仇视目标——共产党。反共就成了他们的共同语言。?

  然而,台湾当局和达赖集团并非在花好月圆之美,不过是一对同床异梦的“难兄难弟”罢了。台湾当局一心梦想有朝一日“光复大陆”,威风凛凛地施令全国,这其中当然也包括要让西藏俯首贴耳,听命于他。?

  达赖集团却不这么想,他要自己占山为王,“我就是独立的政府”。因此双方互相猜疑,互不信任,你亲我往之间也是勾心斗角。但是最终还是达成了某种妥协与默契——“求大同而存小异嘛,反共,这就是我们的共同语言。”?

  50年代,台湾当局通过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密切配合,积极支持西藏和其他藏区的武装叛乱。在人员、物资、装备上不遗余力地支援,妄图使他们成为“光复大陆”的一支骨干力量,把藏区搞乱,越乱越好。?

  1959年4月,达赖出逃抵达印度之后,蒋介石还假惺惺地发了一封慰问电,信誓旦旦地许下空头支票,说“将来‘反共复国’大业完成之时,将给予西藏‘民族自决’的权利”。?

  达赖看过电文,只是淡淡一笑就扔在了一边:自己都泥菩萨过过河,还谈什么给予西藏“民族自决”的权利,真是贻笑大方。?

  对于达赖“流亡政府”,台湾当局却始终不予承认,因为它还以中国的中央政府自居,还沿用了“蒙藏事务委员会”,管理空洞的民族事务。在宣示对西藏拥有主权的问题上,台湾当局倒还没有糊涂。他们推出了对外逃藏人的十六字方针:联系沟通,济助服务,教育训练,政策宣导。?

  然而台湾当局的种种措施并没有赢得“流亡政府”多少积极的回报,反而不断受到责难甚至唾骂。真好象是热脸贴在了冷屁股上。关键在于达赖集团对于“蒙藏委员会”插手外逃藏人内部事务,妄图控制藏组织于分不满,指责台湾在他们内部挑拨离间,搞特务活动,并且泼口大骂台湾是“披着羊皮的狼”。?

  中国有句俗话: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达赖还是个人,一个被神化了的人。而对台湾丰厚的资金援助,达赖集团是不能不动心的。?

  1960年,曾在国民党“中央政治大学”受过特别训练的达赖二哥嘉乐顿珠和他的姐夫平措扎西(黄围桢)被派往台湾乞求支持。70年代又派功德林前往台湾乞援。1983年“流亡政府”“首席噶伦”图登朗杰、噶伦平措扎西赴台要求每月给予100万美元援助。直到1984年,台湾“蒙藏委员会”看到时机已经成熟,一下子给了达赖集团1500万美元的经济援助,救达赖于水火之中。从此,双方勾结得更加紧密,开始进行所谓“政府”间的联系。?

  

  2、李登辉“收心播种”?

  

  1984年5月14日,日本东京新大谷大饭店的一间客房里传出阵阵笑声。一位身披袈裟的僧人正在同两位西服革履的男士热烈地攀谈。?

  这位僧人正是达赖喇嘛,另两位一个是台湾《联合报》系董事长、国民党中央委员王惕吾,一个是台湾《经济日报》发行人王必立。?

  双方看样子谈得还很投机。?

  “对于达赖喇嘛对我们《联合报》的信任,在双方隔阂了24年的情况下,破例接受我报记者进入达兰萨拉作详尽的采访,我表示衷心的感谢。”?

  “贵报自去年12月6日起,对于西藏流亡政府及旅居印度难民的实况系列报导,立场公正、措辞中肯,反响很好啊!”?

  “承蒙夸奖,客观、公正一向是我们的原则。”王惕吾微笑着欠了欠身子。?

  “是啊,这令我相信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确实有不少诚恳与友善的朋友们,愿意真心的协助我们。我们要进一步研究改善双方关系的途径。”?

  在“坦诚与欢愉的气氛”中,长达100分钟的谈话结束了,达赖与二位台湾“贵客”亲切合影留念,又分别亲赠洁白的哈达,以为纪念。?

  台湾当局花大力气以美元、黄金作为开路先锋,对国外藏胞搞所谓“收心播种”工作。?

  他们用于外逃藏人的活动经费数额巨大,据台湾报纸披露,1989~1990年度为1300万美元;1990~1991年度为1700万美元。1992年台湾成立“蒙藏基金会”,当年编制预算就高达3000万美元。他们直言不讳地宣称:“我们就是要用金钱来做海外藏胞的收心工作。”?

  随着国际国内形式的变化,达赖集团加紧了与台湾的联系。?

  1988年1月,李登辉就任台湾“总统”。在其《施政纲领》中,他重弹“坚持反共复国政策”、“矢志完成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大业”“反对‘一国两制’”等老调,并且要求“中共放弃‘四项原则’,实行‘三民主义’”。此后,李登辉政府虽在口头上依然未曾放弃“只有一个中国”、“反对台湾独立”的提法,但实际上开始奉行“隐性台独”,利用台湾的经济实力,在国际上大搞“务实外交”,公开制造“两个中国”和“一中一台”。这使得处于台湾“执政党”地位的国民党很快与一直以反对党面目出现、公开鼓吹“台独”的民进党势力找到了某些共通之处。同年6月,达赖在达兰萨拉又一次接受《中国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如果台湾当局出面邀请其访台,“仍需仔细考虑后”才能作出决定。而当被问及其对于“台独”的态度时,达赖则表示十分为难,因为自己“没有答案”。?

  1989年,中央政府在西藏实行戒严后,达赖在首次接受台湾记者的采访时开始明确表示“真的很想去台湾看看”,并且表示非常希望台湾能够对“流亡政府”提供“精神和物质支持”。

  80年代末,台湾发出了邀请达赖访问的信号,报刊、电台、电视连篇累牍,为拉萨的骚乱叫彩叫好。?

  1989年10月7日,达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台湾急急忙忙发电表示“热烈祝贺”,称这是“第一次授予一位西藏杰出的和平人士,是西藏人民和全中国人民的光荣”。把自己无耻的嘴脸露骨地展示在中国人民面前。?

  进入九十年代,达赖“流亡政府”展开新一轮“西藏问题国际化”攻势的同时,台湾李登辉政府也正致力于在对岛内进行“民主化改革”。为推行其旨在把台湾和大陆分割开来的“台湾自立”路线,在国际上争取更加广泛的承认,李登辉也开始把触角伸向了有“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头衔、在西方阵营中颇受青睐的达赖喇嘛。“藏独”和“台独”这两股破坏祖国统一的浊流开始了相互交融。?

  作为回报,达赖在1992年11月大肆赞扬李登辉和郝柏村。他对来访的“世界自由民主联盟”总会长赵自齐说:“李登辉对台湾的改革和民主工作的推展,尤其是经济的进步,令世人十分赞许。”?

  对于“行政院长”郝柏村,他也是大加赞许,“郝院长大力致力改革,尤其是推动六年国建,成效显著。”?

  双方可谓你来我往,一唱一和,互相吹捧,关系一天比一天热乎起来。?

  1992年底,李登辉派自己的顾问赵自齐专程前往印度与达赖喇嘛会晤。在会谈中,达赖对于李登辉任内台湾的“改革和民主工作的推展”表示了高度的赞赏,并且表示相信“中华民国”在二十一世纪“一定可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据称,赵自齐此行是20年来台湾当局与西藏“流亡政府”间的首次“实质性接触”。

  1993年5月,达赖那位神通广大的二哥嘉乐顿珠带领一个代表团悄悄地抵达台湾进行“私人访问”。很显然,他是来了解台湾现状以及为达赖访台可行性探一探路。在与“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张骏逸的会谈中,张表示:嘉乐顿珠的来访,已经表明双方“踏出了交流的第一步”;只要“汉藏本着‘合则两利,分则两害’的共识”,把“西藏问题”视为解决“中国问题”的一部分,双方应当能够合作。舆论认为,嘉乐顿珠此行有为达赖访台先行探路之意。

  5月20日,李登辉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亲自宣布:达赖关于西藏“自治”的主张“完全符合”台湾的政策,并且明确表示欢迎达赖访台,并愿意与达赖“讨论如何为藏胞赢得真正的自由”。嘉乐顿珠不希望此行被媒体炒得火热,因而采取了秘密行动。?

  哪想到这一番苦心反倒被达赖自己在伦敦向外界透露了出来。他表示,“为了与台湾建立适当的关系,并使台湾民众了解西藏的真实情况,我们决定派遣代表团到台湾进行首次访问。”弄得嘉乐顿珠好不尴尬,在背后连连叫苦。?

  达赖同时还宣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惊人消息,如果代表团此行能使西藏流亡政府与台北当局间建立起相互了解的关系,他愿意亲自到台湾访问。?

  

  三个月后,这位西藏流亡政府领袖在他的总部达兰萨拉接受了台湾《中国时报》特派采访团的独家采访,对各种问题发表了“深度的谈话”。?

  “据统计,你的二哥嘉乐顿珠历年来已访问过北京十一次进行对话,这些对话到底有没有进展?”?

  “基本上,一点也没有。中共一直对我的活动和讲话都表示批评,但他们亦同时保持与我们之间的对话渠道。”?

  “你们与北京还有没有其他秘密对话管道呢?”记者意犹未尽,追问下去。?

  “没有。”达赖顿了顿,喝了口水,“当然,我们的官方代表亦经常与中共驻新德里大使馆保持联络,这些年来,我们还有考察团去北京。”?

  “接下来,想请你谈谈你们与台湾的关系如何?”?

  毕竟是台湾的报纸,对他们自己更为关心。?

  “很幸运地,我们与台湾的关系目前在改善当中。”达赖象是注射了一针兴奋剂,眼睛里闪出了亮光,他显得对这个问题特别地感兴趣。?

  “台湾不仅经济发展得好,在李登辉总统的领导下,进行真正的民主改革,这是伟大的成就。我极为重视我们与台湾的关系。”?

  “你们与台湾的关系既然已经改善,请问你最近就会去台湾作历史性的访问吗?”?

  “最近我的代表团去过台湾,之后,我自己就十分盼望能够成行。尽管双言面都还有些事前的准备需要作,这件事极为可能。”?

  “那么可能成行的时间是——”记者追问道,他可不愿放弃这个爆炸性新闻。?

  达赖喇嘛微微一笑,表示了急迫的心情。?

  “我说,愈快愈好!”?

  

  3、达赖喇嘛访问台湾?

  

  1997年2月25日,正当中国人民沉痛悼念邓小平同志逝世时,台湾《联合报》刊登了一篇报道:《达赖发表声明,3月22日访台》:?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24日发表声明,宣布3月将到台湾访问,他强调,台湾之行并不改变他过去强调尽早与中共领导人对谈的意愿。?

  达赖喇嘛说,他此行到台湾纯属宗教之旅,然而少数人仍然径自将之曲解为具有政治意义。他强调,他的台湾行并不意味他与中共作对或排斥中国人,过去多年,他始终坚持与中共妥协,即主张在“一国两制”下西藏实施自治。他认为,邓小平去世给双方关系带来新的契机和挑战;只要中共方面一有积极的回应,他随时愿意与中共会谈。?

  达赖提到愿意访台的基本理念时表示,身为西藏人,我一直认为与中国人接触非常重要,不论他们是在中国或是海外。他说,增进藏人与中国人的相互了解,对彼此都有益,大家必须共处是无法避免的事实。?

  在声明书中并附注达赖将于3月22日到27日访台。达赖的书面声明指出,多年来他不断接获台湾佛教徒及佛教组织的访台邀请,他很自然乐意前往台湾与当地的佛教徒会面。此外,他认为台湾比丘尼制度发展完善,也是他有心前往观摩的另一个原因,他希望能将比丘尼制度的传统引入西藏。”?

  

  在中华大地举国同悲,沉痛悼念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的日子里,达赖喇嘛与台湾当局暗中勾联,沆瀣一气。这说明了什么呢??

  事实上,早在96年秋,双方已达成了基本一致:台湾同意了达赖的“台湾之旅”。?

  1996年9月,经过了“民选总统”和“内阁”改组后的李登辉首次作出官方声明,对于达赖的“台湾之旅”,表示“没有理由因中共反对而拒绝之,事实上政府对达赖来访非常欢迎,并且意在促成”。这一表示为达赖实行访台开启了方便之门。?

  1997年初,显然双方已就达赖访台之事达成了协议。1月5日,台湾“陆委会主任委员”张京育出面表示,“达赖访台将是受民间闭体邀请,以宗教人士身份来台弘法,而政府追求统一这一既定政策不会改变”。?

  与此同时,达赖正式向台湾派出先遣小组以预先安排其访台的具体事宜。在接受台湾记者采访时,达赖宣称:“台湾之行将清楚地表明我已放弃谋求西藏独立。”他还表示自己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显然,达赖此次的表态已经符合台湾官方的口径。?

  1997年3月22日至3月27日,达赖在酝酿多年之后,终于实现了访问台湾的夙愿。不出所料,以“宗教人物”身份访台的达赖虽几次声称不愿多谈政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西藏真相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529.html
文章来源:本站首发(http;//bbs.beida-online.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