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炜光:发展生物质能大有可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68 次 更新时间:2007-06-26 08:44:20

进入专题: 科学精神  

李炜光 (进入专栏)  

  

  财政部负责人近日表示,我国将大力促进生物质产业的发展,相关的财税政策正在完成最后的拟定,即将出台。

  生物质能又称“绿色能源”,是指通过植物的光合作用而将太阳辐射的能量以一种生物质形式固定下来的能源,包括树木、青草、农作物、藻类、兽类及各种有机废料。生物质能的应用有不同的形式,广义的生物质能包括一切以生物质为载体的能量,可以将树木、干草、秸杆等直接作燃料,也可以通过一定的方式将生物质转化为沼气、酒精等,生成新的燃料,并具有可再生性。专家说,地球上每年照射到地球上的太阳能有0.024%被绿色植物的叶子所捕获,叶子通过叶绿素产生光合作用,将二氧化碳和水结合成碳水化合物和氧,太阳光的辐射能变成了植物的化学能。据推算,每年由植物固定下来的太阳辐射能是目前世界每年能源消耗总量的10倍。

  生物质能一直是人类赖以生存的重要能源之一。就其能源当量而言,是仅次于煤炭、石油、天然气而列第四位的能源,在世界能源消耗中,生物质能占总能耗的14%,在发展中国家,则占到40%以上。生物质能作为一种清洁能源,具有可再生和环境友好的双重属性。发展生物质能,既利于能源多元化,缓解能源紧张,又保护生态环境,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生物质能在未来能源结构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采用新技术生产的各种生物质替代燃料,主要用于生活、供热和发电等方面。现在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将发展生物质能源作为国家能源战略的重点。欧盟决定,到2010年生物柴油的产量发展到800万-1000万吨,占柴油市场份额5.75%;2020年将达到20%。美国计划2012年燃料乙醇达到2200万吨,2020年生物质能利用达到能源消费量的25%。

  近年来,我国的能源形势变得越来越严峻。2005年,全国一次能源消费量已达到22.2亿吨标准煤,中国已跃升为世界第二大能源消费国。中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更在以惊人的速度不断攀升,2005年原油进口1.27亿吨,对外依存度已高达42.7%。按照中国目前的发展速度,到2020年,中国最少需要4.5亿吨原油,而届时本土生产能力将至多不超过2亿吨。与此同时,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也在带给中国日益严重的环境问题。在中国的能源消费结构中,煤炭消费量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近70%。据统计,全国二氧化硫排放总量的90%是由燃煤造成,二氧化硫污染已成为主要大气污染源,致使中国三分之一国土成为酸雨区。中国为什么能耗高,污染厉害?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煤烧的多。要真正实现降耗减污,节能之外,必须要尽快改变中国的燃料结构。

  能源问题在我国农村地区表现得尤为急迫。我国有近9亿人口生活在农村,其中1亿人口没有电力供应,1.7亿人口面临着沙漠化的威胁 我国农村地区,传统的耗能方式仍然是以炊事为基本要求,作物秸秆和柴草为主要资源,大部分是炕灶直接燃烧,转换效率低。随着农村经济 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传统的用能方式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1995年农村商品能源占全部能源消费的70%,其余是生物质能和其它可再生能源,尽管如此,农村地区仍有1.1亿人没有电力供应,还有7000万人口面临炊事用柴严重缺乏的状态,1.7亿人面临沙漠化威胁。生物质资源的无序开发和巨大浪费使用导致大气污染加剧,使我们付出了沉重的环境代价,水土流失面积从50年代的150万平方公里扩展到367万平方公里,大气质量严重恶化。发展生物质能以替代一次消耗能源,在我国可以说是迫在眉睫、急不可待的大事。

  我国生物质能资源相当丰富,是世界上太阳能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具备在建筑中推广使用太阳能与浅层地能的条件。浅层地能指在地表水以及地下数百米内的地下水、土壤中蕴藏的能量,实际上利用的是浅层地下与地表的温差。因此,在冬冷夏热地区以及地表水资源丰富地区,都是浅层地能理想应用区。目前,水源热泵等新的能源供应技术已在北京等地区推广应用。此外,各类农业废弃物(如秸秆等)的资源量每年有3.08亿吨标煤,薪柴资源量为1.3亿吨标煤,加上粪便、城市垃圾等,资源总量估计可达6.5亿吨标煤以上,约相当于1995年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的一半。专家说,以中国丰富的生物质资源估算,可以在15年内建设一个年产1亿吨的绿色油田。

  根据我国的规划,今后15年,我国生物质能发展的重点是生物质发电、沼气工程、生物液体燃料和生物质固体成型燃料。《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确定的主要发展目标是:到2010年,生物质发电达到550万千瓦,生物液体燃料达到200万吨,沼气年利用量达到190亿立方米,生物固体成型燃料达到100万吨,生物质能年利用量占到一次能源消费量的1%;到2020年,生物质发电装机达到3000万千瓦,生物液体燃料达到1000万吨,沼气年利用量达到400亿立方米,生物固体成型燃料达到5000万吨,生物质能年利用量占到一次能源消费量的4%。

  目前,我国生物质能开发利用已经取得了一定成绩,但从总体上看,大多数生物质能技术尚处于初期发展阶段,一方面充满希望,一方面目前还很弱小,产业化和商业化程度比较低,缺乏自我持续发展的能力。经验证明,生物质能源在其发展的初期,尤其需要国家财税政策的支持。在此问题上,我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志刚先生的态度十分明确。他在一次促进生物质能源发展财税政策研讨会上表示,要建立有利于资源节约、环境保护的财税制度。在支持生物质能源发展的问题上,公共财政要提供支持,“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显然,我国有关部门已充分认识到开发生物质能的重要性,一些新的促进生物质能发展的政策已酝酿了许久,据悉,相关的财税政策即将出台。具体的政策形式,估计应该是规范市场准入限制、弹性补贴、风险分担、税收优惠等。

  促进生物质能替代石油将主要通过发展燃料乙醇、生物柴油、生物材料三个方面来实现。财政部负责人已经明确表示,下一阶段,发展燃料乙醇将基本稳定以粮食为原料的生产规模,重点发展以薯类、甜高梁等非粮作物为原料的生产,大力推进纤维素乙醇技术进步。发展生物柴油近期将主要以动植物废弃油为原料,同时积极推进菜籽油、野生植物油生产示范,逐步形成原料多元化生产格局。财政部还准备与建设部一起制定相关政策,联合推广太阳能、浅层地能应用。财政部非常重视可再生能源在建筑中的示范应用。目前,正在设计选择具备条件的少数城市小区,选择技术先进、意义重大的项目,选择推进重点产业,适当安排资金支持,争取能突破一批重大关键技术,促进技术含量高、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可再生能源产业发展。这种“定向支持”的财政税收政策无疑将有力地推动我国生物质能源产业的稳步发展。

  发展生物质能源,最忌讳的是盲目上马,大干快上,犯“老毛病”。对于发展生物质能,人们并非没有疑虑:在利用生物质能缓解能源安全的同时,会不会威胁到国家的粮食安全?财政扶植处在幼芽期的生物质能产业,如何才能真正培养壮大这一产业,防止企业的过度依赖?政府又将怎样有效规避遍地开花、投资过热所能带来的诸种隐患?

  一项好的财税政策,应同时具有保护公平竞争、鼓励优势企业提高效率、坚持不与粮争地、促进能源与粮食的“双赢”、促进技术创新、鼓励产学研各类机构推进产业化示范等综合效应。据了解,为促进我国生物质能源的健康发展,财政部专门厘定了三大政策原则:不与粮争地,鼓励高效企业、控制支持范围。我们就来简单谈谈这三个原则的意义之所在。

  第一个原则,不与粮争地,促进能源与粮食“双赢”,这一条最重要。发展生物质能产业,不能拆了东墙补西墙,不应对食供需格局和粮食价格产生不良的影响。为了保证这一原则的实现,国家的财税政策应更多鼓励利用秸秆、树枝等农林废弃物,利用薯类、甜高粱等非粮农作物和小桐子、黄连木等木本油料树种为加工原料,鼓励开发利用盐碱地、荒山和荒地等未利用土地建设生物能源原料基地,并将具备原料基地作为生物能源行业准入与国家财税政策扶植的必要条件。

  第二个原则,是要坚持产业发展与财政支持相结合,鼓励企业提高效率。这是非常必要的。目前非粮食作物的技术都还是初步的,企业也都是初步的,需要国家财税政策的扶植从而加快产业发展进程。而这也正是国际上的惯例。作为国际公认大力发展生物质能的典范,巴西在实施乙醇汽车的前10年,政府投入了100亿美元,才形成现在43%的石油低成本替代能力和完善的替代体系。美国、德国等国家也在燃油税收方面对生物能源提供较大的优惠。当然,财政的补贴不是让企业永远“贴”在上面,不思进取,成为“扶不起来的阿斗”。政府财政要通过一定的机制来鼓励先进,鼓励企业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加快技术进步。给补贴的目的应该是让企业尽早摆脱补贴。

  第三个原则,是要坚持生物能源与生物化工发展既积极又稳妥,引导产业健康有序发展。这主要是为防止过热投资所可能带来的一些风险和隐患。这是吸取了当年发展燃料乙醇的教训而来的。2001年,政府打算通过发展燃料乙醇来消化陈化粮的消息出来后,几乎一夜间,各地用粮食造燃料乙醇的企业喷涌而出,致使政府不得不很快用行政命令的方式禁止各地的跟风行动。发展生物质能产业不能一哄而上,因为它涉及到粮食安全、环境保护、交通运输安全等多方面的经济安全问题,非同小可。低效率将导致资源的大量浪费,必须要有效控制。

  发展生物质能源将不可避免地面临油价变动的高风险。需要加强规划引导,避免投资过热,同时建立起风险分担机制,以保证这类企业可持续发展。以目前的高油价,大部分生物能源项目可以做到盈亏相抵,甚至有较大盈利,但必须有对油价下跌的准备。应鼓励企业在国际油价较高时,设立风险溢价基金;当国际油价过度下跌时,由企业风险溢价基金弥补。2002年以来,中央财政共拨付亏损补贴20亿元,有力地保障了燃料乙醇试点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成效十分明显。这也证明,国家财税政策对生物质能源发展具有强大的助推作用。此外,技术“瓶颈”目前仍是制约生物质能源发展的主要因素,一些核心技术,如酶制剂技术仍掌握在国外公司手中。我国政府应当增加相关的研发投入,在产品技术相对成熟后,推动产业化生产。

  国家通过财税政策积极促进生物质能源发展,不等于说发展生物质能源就可以仅仅依赖财税政策。生物质能开发利用是跨行业、跨部门的新兴产业,涉及能源、农业、林业、环保、科技等多个行业和多种技术,能源产品管理涉及电力、石油等多个常规能源管理机构,政府管理亦同时涉及多个部门,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要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以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为目标,以增加能源供应、改善能源结构、保障能源安全、保护生态环境为重点,紧密结合新农村建设,因地制宜,统筹兼顾,突出重点,科学发展。

进入 李炜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科学精神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493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