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国荣:走向人性化的存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53 次 更新时间:2023-10-06 23:25

进入专题: 自由主义   人性化  

杨国荣  

摘  要:作为人之为人的根本特征,人性既在潜在意义上以可能为其存在品格,也表现为应然意义上的人应当追求的理想形态和应当承认的存在形态;后一意义上的人性,首先以肯定人是目的并相应地具有内在价值为内容。与人性的以上二重涵义相应,人性化演进趋向一方面展开为一个成就人性的过程;另一方面也以合乎人性为其指向,与之相联系的是实现人是目的这一内在价值规定和人的自由追求。无论呈现为实然意义,抑或以应然为存在形态,人性都具有历史性,人性化过程的内涵则随着历史的变迁而不断深化,后者既体现了人类价值观念的演进,也包含着相关进程的深沉内蕴,从传统的大同理想,到现时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再到未来社会自由人的联合体,可以视为以上历史走向的具体展现。上述过程的实现,既需要个体的修为,也离不开社会的制约,在所谓 “价值中立 ”的前提下拒斥合理的价值引导,将导向虚无主义。按其实质,作为人性化过程的两个方面,成就人性和合乎人性相互关联,其现实形态则展开为成己与成物的统一。

关键词:人性化;人的存在;历史走向

人的存在,以走向人性化为指向,后者既关乎成就人性,也涉及合乎人性。成就人性表现为化潜在形态的可能之性为现实的人性,合乎人性则意味着人的目的性规定和与之相关的内在价值和尊严、人的自由的不断实现。作为人性化的相关方面,成就人性和合乎人性都展开为一个历史过程,在不同的时代,可以看到其相应的历史印记。人性化的以上演进与社会的发展呈现一致性,从如何可能这一角度看,其具体实现不仅需要个体的努力,而且离不开社会层面的实践活动和合理规范。

 

就其内涵而言,人性可以从不同的方面加以理解。在以性与天道为内容的 “性道之学 ”中,“道”在形而上的层面指存在的普遍原理,“性”则关乎人性。在西方哲学中,人性通常以humannature或humanity表示,其中,humannature主要涉及本质层面的规定,相形之下,humanity则既指人性,又与广义的人类、人文等形态相关。宽泛地看,人性可以视为人之为人的根本特征,孟子在界说 “性”之时即认为:“天下之言性也,则故而已矣 ”(《孟子·离娄下》),在中国哲学中,“故”的基本涵义之一是事物的根据,作为 “性”这一论域的引申,“人性 ”在人的存在之维体现了相近之义。以中国传统哲学的演进为视域,可以注意到,先秦儒家曾展开了人禽之辨;随着基因技术、信息科学、人工智能等等的出现,现时代又面临所谓人机之辨,两者所涉及的,都是何为人的问题:无论是人禽之辨,抑或人机之辨,归根到底都指向人与物的分辨。这一论域中的人性与通常在 “善” “恶”的语境中所赋予的内涵不同,具有深沉的形而上层面的意义。当《中庸》肯定 “天命之谓性 ”时,便既强调了 “性”的超越根据,也确认了其形而上的内涵。人性固然有善恶之分,也可以从这一角度理解,但作为人的存在规定,它同时又涉及更为宽泛的方面,并关乎人的发展方向:人究竟以什么为理想的存在形态,需要从人性的层面加以考察。

如上所言,人性首先使人区别于物,其具体内涵则可以从潜能与应然两个方面加以考察。潜能意义上的人性既不同于现实或已展开的存在形态,也有别于虚幻或虚拟的趋向,而是表现为人所具有的实际规定,就后者而言,也可以视为 “实然”。在以上实际呈现的层面中,人性以人的潜在发展趋向为内容,包括知、情、意的可能定势、善或恶的德性潜能,等等。对前一方面(知情意等可能定势)的理解,有先验论与经验论的区分,哲学史上对生而知之的肯定、对先天良知或先天本体的承诺,便蕴含着对人性先天性的确认;与之相对,“心无本体,工夫所至,即其本体 ”(《黄宗羲全集》第七册,第3页)等论点,则肯定了人的潜能不同于现实的形态,化潜能为现实,离不开后天的工夫展开过程。从价值内涵看,孟子的性善说不仅侧重于人的潜能的积极意义(善),而且将其理解为单向发展形态:先天善端的设定,多少蕴含了以上发展趋向;荀子的性恶说虽然更多地从否定之维(恶)规定人的潜能,从而与孟子的论点不同,但在肯定这种潜能最初仅仅趋于一途(具有单一发展定向)这一方面,又与孟子呈现相通之处。按其实质,一开始呈现的人性,主要表现为一种可能的存在,其中包含的意识(知情意)潜能与价值趋向(善恶之端)都不同于现实的形态,而是包含向不同方面发展的潜能。较之孟子将这种潜能视为既成的 “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