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使成式的产生及其发展

——《汉语语法史》第十九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02 次 更新时间:2023-03-03 10:34

进入专题: 使成式  

王力  

使成式(causative form)是现代汉语里常见的一种结构形式。从形式上说,是及物动词加形容词(如“修好、弄坏”),或者是及物动词加不及物动词(如“打死、救活”);从意义上说,是把行为及其造成的结果用一个动词性词组表达出来。


这种使成式在上古汉语是比较少见的。上古汉语的动词有一种使动用法,例如:


君岂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活我”就是使我活。](《庄子·外物》)


形容词也有使动用法,例如:


工师得大木,则王喜,以为能胜其任也;匠人斫而小之,则王怒,以为不胜其任矣。(《孟子·梁惠王下》)


到了后代,这种使动用法往往为使成式所替代,例如“活我”变为“把我救活”,“斫而小之”变为“把它削小了”。


由使动用法发展为使成式,是汉语语法的一大进步。因为使动用法只能表示使某物得到某种结果,而不能表示用哪一种行为以达到这一结果。若要把那种行为说出来,就要加个“而”字,如“斫而小之”。使成式不用“而”字,所以是一种进步。


大约在汉代,使成式已经产生了,及物动词带形容词的使成式和及物动词带不及物动词的使成式都大量出现了。带形容词者,例如:


群儒既以不能辩明封禅事,又牵拘于诗书古文,而不敢骋。(《史记·孝武帝本纪》)


今诸侯王皆推高寡人,将何以处之哉?(《汉书·高帝纪》)


及仲舒对册,推明孔氏,抑黜百家。(同上,《董仲舒传》)


(王)凤不内省责,反归咎善人,推远定陶王。(同上,《元后传》)


今陛下以未有继嗣,引近定陶王。(同上)


使陛下奉承天统,欲矫正之也。(同上,《李寻传》)


汉氏减轻田租。(同上,《王莽传》)


田,填也,五稼填满其中也。(刘熙《释名》)


带不及物动词者,例如:


楚骑追汉王,汉王急,推堕孝惠、鲁元车下。(《史记·项羽本纪》)


乃激怒张仪。(同上,《苏秦列传》)


射伤郄克,流血至履。(同上,《齐太公世家》)


陈余击走常山王张耳。(同上,《张丞相列传》)


呼旦以惊起百官,使夙兴。(《周礼·春官·鸡人》郑注)


读若推落之堕。(《说文解字》)


到了晋南北朝以后,使成式的应用就更为普遍了。其带形容词者,例如:


而求纸,画作兵马器仗十数万,乃一一裂坏之。(《神仙传·李意期》)


复于地取内口中,啮破即吐之。(《世说新语·忿狷》)


臣以愚顽,显备大位,犬马气衰,猥得进见,论难于前,无所甄明。(《后汉书·鲁恭传》)


庶裁定圣典,刊正碑文。(同上,《卢植传》)


幽蓟已削平,荒徼尚弯弓。(杜甫《赠苏四徯》)


群公有惭色,王室无削弱。(杜甫《过郭代公故宅》)


只要看明白未读底,不曾去紬绎前日已读底。(《朱子语类辑略》卷二)


只是将那头放重,这头放轻了,便得。(同上,卷六)


俟梁寇削平,复唐社稷。(《五代史平话·唐史》)


其带不及物动词者,例如:


遂能驱走董卓,扫除陵庙,忠勤王室,其功莫大。(《后汉书·公孙瓒传》)


微过斥退,久不复用。(同上,《伏湛传》)


结珠为帘,杂宝异香为屑,使数百人于楼上吹散之,名曰芳尘。(《拾遗记》)


无令长相随,折断杨柳枝。(李白《宣城送刘副使入秦》)


具本末,上不信,令笞死。(《逸史·崔生》)


今日压倒元白矣!(《唐书·杨嗣复传》)


王仙芝自得黄巢来归后,连攻陷数州。(《五代史平话·梁史》)


使成式既然是两个词的结合,就有可能被宾语隔开:


吹欢罗裳开,动侬含笑容。(《子夜四时歌·夏歌》)


石角钩衣破,藤枝刺眼新。(杜甫《奉陪郑驸马韦曲》)


复吹霾翳散,虚觉神灵聚。(杜甫《雷》)


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杜甫《夜宴左氏庄》)


寒天催日短,风浪与云平。(杜甫《公安县怀古》)


礼乐攻吾短,山林引兴长。(杜甫《秋野》)


谁能拆笼破,从放快飞鸣。(白居易《鹦鹉》)


这种情况之所以产生,可能是因为使成式发展的前一阶段动词和补语的关系还不是很密切的。宋代以后,虽然还可以发现个别这样的情况(例如《水浒传》第二十回“王婆收拾房里干净了”),但是,就一般情况说,使成式中间已经不能再插进宾语了。那麽,如果有宾语的话,宾语放在什麽位置上呢?可以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宾语放在使成式后面。这是老办法,汉代以后就有了的,例如:


展开豹皮幅子看时,中间一个(金铃)有茶锺大。(《西游记》第七十回)


是怕这气儿大了,吹倒了林姑娘;气儿暖了,又吹化了薛姑娘。(《红楼梦》第六十五回)


第二种情况是宾语放在使成式的前面,这是新办法,是和处置式结合着使用的,例如:


朱全忠误将杨彦洪射死了。(《五代史平话·唐史》)


不意去年大虫赶逐野兽,将住房压倒。(《镜花缘》第十回)


一句话又把宝玉说急了。(《红楼梦》第三十二回)


想是连日听舅舅时常读他,把耳听滑了。(《镜花缘》第三十一回)


有时候,两种情况在一个句子里同时出现,例如:


如今只消到城里问明底细,替他把这几两债弄清了就是。(《儒林外史》第九回)


另有一种情况,形似宾语,其实是主语,使成式用于被动意义,所以不必和处置式结合,而能放在使成式的前面,例如:


连连在饭店里住了几天,盘缠也用尽了。[盘缠也被用尽了。](《儒林外史》第二十八回)


只是杯盘果菜俱已摆齐了。[杯盘果菜俱已被摆齐了。](《红楼梦》第五十回)


    进入专题: 使成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文学 > 语言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1210.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