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朴民:哀姜之“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36 次 更新时间:2023-02-12 00:43

进入专题: 哀姜  

黄朴民 (进入专栏)  


公元前609年,在鲁国国都曲阜城的闹市上,出现了令人震撼而悲伤的一幕场景,一位中年妇女,“哭而过市”,她泪如雨下,嚎啕大哭,同时撕心裂肺地呼喊着:“天乎!仲为不道,杀嫡立庶!”在场围观的民众,无不一掬同情之泪,陪着她一起恸哭流涕,“市人皆哭”!这悲惨的一幕遂永远定格在春秋时期鲁国的历史上!

这位伤心欲绝的妇女,可不是寻常的妇女,她是齐国的公室之女,鲁文公四年(前623年)被聘娶为鲁文公的正妃,后世称为“出姜”或“哀姜”,所谓“出”,指的是她未能终老于夫家鲁国,最后被“休出”,逐“回”娘家齐国。而称之“哀”,是人们用一个“哀”字来形容和痛惜她的不幸遭遇。这里的“出”与“哀”,都不是“谥”号,只是对这位姜氏苦命之人悲惨人生的历史定位。

“同姓不婚”,是春秋诸侯缔结婚姻时必须遵循的一条戒律。鲁为姬姓,其国君的婚娶对象,不能来自同姓的“兄弟之国”,而只能是异姓诸侯的姐妹或女儿、宗女。因此,其国君的夫人大多来自姜姓的齐国。当年哀姜出嫁鲁文公,也属于这一传统的自然结果。

但是,这桩婚姻从一开始,就笼罩了一层不祥的阴云:文公四年的迎娶大典,鲁国没有按惯例由正卿赴齐迎亲,《左传》的作者认为,这是严重违背礼制的,“逆妇姜于齐,卿不行,非礼也。”这似乎意味着,哀姜在鲁国的生活最终将以悲剧收场:“君子是以知出姜之不允于鲁也”,理由就是“贵聘而贱逆之,君而卑之,立而废之,弃信而坏其主,在国必乱,在家必亡,不允宜哉!”这种前后因果的逻辑解释,也许只是事后的追叙,不过,在迎娶典礼上,鲁国的正卿没有亲自到场,毕竟是事实,使这桩婚姻大事的举办,多少显得有点草率,也是留给人们的印象!

哀姜所嫁的鲁文公,正式的夫人一共有两位,一位是哀姜,为元妃,也即正妻;另一位是敬赢,为次妃,即如夫人。元妃哀姜,与鲁文公共同生活14年左右,育有公子恶、公子视二子,按周礼相关制度规定,公子恶为嫡长子,是他日接替文公,为鲁国国君的不二人选。敬嬴的肚子同样挺争气,也替鲁文公生下一个儿子,庶子公子俀,这就是日后鲁文公身后,权臣襄仲通过“杀嫡立庶”宫廷政变而篡权夺位的鲁宣公。

不过,在“礼崩乐坏”业已开始的春秋时期,夺嫡立庶,乃是相当普遍的现象。哀姜虽为正妻,公子恶虽为嫡长子,但是,最后能否顺利上位,并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变数太多了。当然,这首先与鲁文公本人有关,在二位夫人中,他所“嬖爱”的,乃是次妃敬赢。而敬嬴很显然是一个很有野心的女人,她凭借着自己得宠于鲁文公的有利地位,积极谋取将儿子公子俀推上大位。她明白,要实现自己的目的,单凭自己是不够的,关键在于是否能在朝堂上拉拢最具实力的贵族卿大夫,替自己去出手搞定一切。

今天,我们不能不佩服敬嬴的眼光和手腕,她一眼看中的关键人物,就是当时权倾鲁国朝野的襄仲(公子遂),早早就开始在襄仲身上投注押宝,“私事襄仲”,襄仲也是一个野心勃勃的阴谋家,意在进一步控制和掌握鲁国政治的权柄,需要寻找鲁国宫闱里的内应来配合自己的行动,现在见敬嬴主动示好拉拢,实为求之不得的机会,遂顺坡下驴,与敬嬴一拍即合,勾连在一起。

公元前609年夏六月,鲁文公寿终正寝,驾鹤西去,鲁国政治随之进入重新洗牌、并再度摊牌的新阶段。敬嬴找到襄仲,开门见山,将儿子公子俀的搏击上位之事托付给自己的政治同盟者和最大靠山,“属诸襄仲”。襄仲也二话不说,义无反顾,全力以赴,为敬嬴冲锋陷阵,“襄仲欲立之(公子俀)”。不过,废嫡立庶,毕竟不合礼制常规,襄仲也无法一手遮天,其相关提议,遭到了朝堂上一些卿大夫的反对,其中持反对意见最为激烈的,是大臣中的二号人物叔仲(惠伯,也即叔彭生),叔仲对此事做了斩钉截铁的表态:“不可”!

说实在的,当时襄仲等人所最顾忌的,倒不是叔仲,而是哀姜背后的齐国势力,毕竟,哀姜是齐国公室的宗女,她与鲁文公成为夫妻,归根到底,是一种政治联姻,哀姜在鲁国做夫人,这绝对不能简单地视为她个人的行为,而是代表着齐国利益和尊严,是齐、鲁两国关系的见证,因此,对哀姜及其子女的任何冒犯,那就不仅仅是针对哀姜本人的,而是对齐国的直接打脸,属于非常严重的事态。总体来说,在当时,齐强鲁弱,如果得罪了齐国,让齐国恼羞成怒,兴师问罪,那么,从国际关系大局来说,这属于颠覆性的崩溃,其后果乃是不堪设想的!

为此,襄仲、敬嬴等人将这场废嫡立庶的阴谋运作重点,首先放在做齐国的工作上。襄仲亲自出使齐国,面见齐国国君,游说齐君对废嫡立庶一事予以理解与配合,“见于齐侯而请之”。按理说,对襄仲这样的神操作,齐国国君应该是断然拒绝和制止的,毕竟,襄仲所要废黜的是自己的亲外甥太子恶,所要推立的是与自己毫不相干、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公子俀!但事实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齐国国君居然同意了襄仲的计划,给襄仲接下来的行动,打开了绿灯:“许之”。

齐国国君匪夷所思的行径,其实也是在情理之中,合乎逻辑的,具体地讲,这是精心政治算计之后的现实选择。也是在前609年,齐国政坛发生了一场重大动荡与变故,齐懿公被弑,公子元继位,是为齐惠公。齐惠公刚上位,根基尚不稳,需要得到尽可能多的支持,其中也包括主要邻国鲁国的认可与呼应,所谓“齐侯新立,而欲亲鲁”。现在卖个人情给在鲁国政坛上炙手可热的襄仲,人家投桃报李,各取所需,这是一笔值得做的政治交易,对此,孔颖达《疏》曾有十分精辟的分析,可谓一针见血:“(公子)恶是齐甥,齐侯许废恶者,恶以世适嗣立,不受齐恩。(鲁)宣以非分得国,荷恩必厚。齐侯新立,欲亲鲁为援,故许之。”于是乎,襄仲非常轻松地排除了齐国可能干预的障碍,可以放心大胆按照既定计划废嫡立庶了!

没有了任何顾虑,襄仲与敬嬴联手,开始了下一步的罪恶行动。他们首先是设法除去在朝廷上抵制和阻碍“废嫡立庶”的最大绊脚石叔仲。其具体手法是,假借公子恶的名义召叔仲入宫议事,“以君命召惠伯”。这剧本写得很拙劣,明眼人一看就能看穿这是一个圈套,所以,叔仲的家臣公冉务人劝说叔仲不要上当,“其宰公冉务人止之”,警告叔仲“入必死”。叔仲人正派,是君子,凡君子总是斗不过小人的,他居然还是要入宫,理由是“死君命可也”!公冉务人还是做最后的努力来劝阻他:“若君命,可死;非君命,何听!”但是,还是缘木求鱼,白费心机了,叔仲“弗听,乃入”。结果当然没有任何意外,叔仲白白送了性命,“杀而埋之马矢之中”。

再接下来,襄仲一不做,二不休,将屠刀砍向鲁文公的嫡长子公子恶和次子公子视,斩草除根,以绝后患,“冬十月,仲杀(公子)恶及(视)。”两位不到十三、四岁的花季少年,就这样喋血宫闱,魂飞魄散了!而敬嬴、襄仲等人的罪恶计划,也终于得到趁心如意的实现了!历史上,君子为小人所斗败,善良为邪恶所战胜,也许更是常态,哀姜及其两个儿子的遭遇,就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典型例子!

哀姜失去了自己人生中可宝贵的一切,在夫死子亡的残酷现实面前,鲁国再也没有她的立足之地,于是,只好永远地离开这块渗透着鲜血与泪水的土地,返回娘家齐国,在日日夜夜的泪水洗面中,度过自己的残生,“夫人姜氏归于齐,大归也!”于是,就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将行,哭而过市。曰:‘天乎!(襄)仲为不道,杀嫡立庶!’”而在强权面前,那些明白事理可又手无寸铁的“市人”,除了陪着这可怜的女人哀伤和痛哭之外,“市人皆哭”,又能做些什么?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与无情!好在历史记下了这一幕,也给了这个苦命的女人一个永远的名号:“哀姜”,“鲁人谓之哀姜”!

同时,这个历史情节,也告诫后世的人们,政治,有时候的确很肮脏,很残忍,在哀姜的身上,我们能够看到,在权力与利益的面前,所谓“亲情”、所谓“血缘”,其实都非常的脆弱,甚至于无足轻重,因为,它们经常会在所谓的“大道理”这个“冠冕堂皇”的名义下,被轻易地边缘,被任意地践踏!


进入 黄朴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哀姜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0672.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文史知识》2023年第1期,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