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慕樊:《少年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2 次 更新时间:2022-12-05 00:27

进入专题: 少年行  

曹慕樊  

这诗是两首。第一首抄在下面:


莫笑田家老瓦盆,自从盛酒长儿孙。

倾银注玉惊人眼,共醉终同卧竹根。


仇注说:“有达观齐物意,乃晓悟少年之词。”又引罗大经说,“贫富贵贱,皆可一视”云云。按仇殆不了诗意。这两首诗都是刺豪贵少年的。这一首折其豪气。第二首刺其薄幸。和另一首《少年行》“马上谁家白面郎”同为刺诗。


为了这样理会上引这首诗,让我抄两段古书看看:


堂溪公谓(韩)昭侯曰:“今有千金之玉卮而无当(去声,底也),可以盛水乎?”昭侯曰:“不可。”“有瓦器而不漏,可以盛酒乎?”昭侯曰:“可。”对曰:“夫瓦器,至贱也。不漏可以盛酒。虽有千金之玉卮,至贵而无当,漏不可盛水,则人孰注浆哉!”(《韩非子·内储说》右上)


又《意林》引陆贾《新语》:“玉斗酌酒,金碗刻镂。所以夸小人,非厚己也。”(今在《本行篇》)均可解杜。


现在再来看杜诗。杜诗第三句“倾银注玉”的银和玉,都指酒器,不是指酒。第四句“共”字读作“供”(《园人送瓜》:“食新先战士,共少及溪老”即例)。“竹根”当从钱注,是指一种用竹根做的酒杯。庾信诗:“山杯捧竹根”可证。诗的后两句的大意是说,用金(银)、玉酒器来倾注美酒,看起来是惊人眼目的。但富贵保持不了多久,金玉的酒杯就会卖光。后来(“终”)供醉的酒杯只好用竹根做的了,还不是同穷人一样。这样看来,倒不如农民的老瓦盆用得长久,可以用到儿孙长大。


仇兆鳌说,杯不可言“卧”,想以此做理由来驳倒钱注竹根是酒杯的说法,其实是驳不倒的。古人喝酒,酒光了,杯子就让它躺着。所以空杯往往称眠、称卧。黄庭坚有首小诗,题目说有人向他求好酒,好酒没有了,官酿的酒,倒还有几杯,却不好送人。诗前两句说:“青州从事(好酒)难再得,墙底数樽(官酝)犹未眠。”犹未眠,就是犹未卧。也就是说,杯里面还有酒。杜诗说“卧竹根”,等于说用竹根杯来喝酒(干杯)。



    进入专题: 少年行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文学 > 诗文鉴赏专题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38722.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杜诗杂说全编/曹慕樊著.—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9.4,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