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忠军:儒家易学传承、创新和重建及其现实意义——以《易传》为视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1 次 更新时间:2022-11-21 16:32:49

进入专题: 儒家   易学   易传  

林忠军  

  

   摘    要:《易传》提出“观象玩辞”和“立象尽意”两种易学解释方法,基于这两种不同的解释形式而生发出汉易与宋易的解释模式,实现了易学传承与创新。《易传》以圣人“观象制器”的事实印证了传承与创新的关系,将这种“观象制器”思路落实到易学上,阐明儒家易学是秉承易学传统、通过创造性的解释而形成的。即秉承巫史卜筮易学传统,以德性为易学旨归,借鉴与融合儒道两家的理论,通过创造性的解释,实现了易学话语转换,从而完成了从卜筮到德性、从象数到义理、从天道到人道的易学体系重建。《易传》新易学体系的建构,对于今天易学研究有着重要的意义。今天易学研究当从易学经典出发,借助于传统的象数训诂兼义理等方法,重新解读易学经典和已有研究成果,以客观再现易学文本固有之意为导向。然后在此基础上,以道器关系为出发点,借鉴当代哲学思维方法和学术文化成果及科技知识,促进传统的易学与现代知识深度融合,重建贯通古今中外思想的、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息息相关的、新的易学文化体系。

  

   一、两种易学解释的方法

   中国古代经学,大致上分为汉学与宋学。前者长于文字训诂,以探求经典文本本义为旨归,即陆九渊所说的“我注六经”;后者注重义理阐发,借助于文本解释,着力表达解经者个人悟得的深层意蕴,即陆氏所谓的“六经注我”。此两派经学各有渊源,相互攻讦,几经辗转而又绵延不绝。及至清代,经学诸家针对此两种研究方法往复辩论,是为“汉宋之争”。就易学而言,则表现为象数派与义理派的纷争。作为经学典籍的重要组成部分,《周易》古经象、数、辞、理并存,即源于卜筮的象数符号系统与基于象数而作的卦爻辞文字系统相互显发,融为一体。故今本《易传》包含两种易学研究方法和理路:一是“观象系辞”“观象玩辞”。此是立足于文本,将象视为易文本的根本,无象则无文本。文本的形成,先有象而后有文辞,文辞本之象数,故文本的解读必须以象为据。一是“观变于阴阳而立卦”,“立象尽意”。此言易文本之象是圣人观阴阳之义而成,即义理先于象,象本于义理而成,以象寓意。故易文本解读则通过明象推圣人之意,体现了孔子“幽赞达乎数,明数达乎德”的儒家易学理路。 后世易学正是基于两种不同的解释形式而生发出汉易与宋易的解释模式,以郑玄、荀爽、虞翻为代表的汉易,秉持“象数优位”原则,将字义进行训诂并逐一指示《易》辞背后的象数依据,以此作为解《易》的基本目标;以程颐、杨简为代表的宋易,则肯认“义理优位”,其解《易》的核心任务在于通过卦爻辞的文意疏解来阐发人生之理,彰显圣人之道。

   《易传》这两种方法和思路之所以在易学解释上行之有效,其关键在于作为儒家最早、最系统的解释《周易》古经的著作,其成书距离《周易》成书较近,【1】作者深谙《周易》古经所处的历史环境和话语系统,因而其许多解释更接近《周易》古经本义。如将其易文本置于卜筮话语中,以当时通行的语言训释文辞,将晦涩难懂的古易文本还原为通行的话语,这种恢复本义的解释与孔子“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的观点一致,后儒提出“彖爻一致、四圣一揆为释”是对这一还原式解释的概括。【2】但是,晚而喜《易》的孔子,处于与《周易》成书迥然不同的语境中,运用当时文化知识和已有的儒家“德义”思想作为其“前见”或“前识”,去理解这部流传下来的古圣先王的典籍,在还原式的筛选、整理、解释过程中通过视域融合形成与儒家思想密切相关的新的易学思想,绝非偶然。因此,“述而不作,信而好古”反映的是孔子尊重及传承先王留下来的包括《周易》在内的典籍的意愿,也是孔子自谦的说法,这并不是说孔子易学研究永远停留在尊重与传承易学经典上,不去思考和进行创作,《易传》在“立象尽意”支配下的易学解释实践,恰恰证明了儒家易学的创新性和价值之所在。

   从现代哲学看,由《易传》分化出的汉易,以象数兼顾训诂的易学方法解释《易》,类似于西方“独断型诠释学”,【3】与之相同的是,本之《易传》而延伸出的宋易,以义理方法解《易》,尤其是心学解《易》则类似于西方的“探究型诠释学”。【3】前者把文本意义视为惟一的、不变的,解释的目的是客观地重构和复制作者的意义,更好地理解文本和接近文本意义。后者认为易学和经学研究的目标不是简单复制和重构文本作者的意图、真实再现文本的意义,而是透过文本的解释,发掘文本中圣人之意和天地自然之道,重新构建具有时代实践意义的、贯通天人的、内圣外王的理论体系,通过这种创造性解释,赋予文本新的意义,从而由文本的文字意义解释上升到以义理为核心的哲理层面的解释。其实,易学和经学的发展就是一个对易学文本不断解释、不断创新的过程。历史上任何一种易学思想都是迎合时代需求而形成和发展的,反映了那个时代易学家对于易学独特的理解和解释。这种独特的理解和解释存在的合理性和价值,就在于为易学发展提供了新的方法、新的思路及新的观点,对当时社会出现的诸种问题作出合理解释,直接或间接地为解决这些问题提出理论性的指导。

   二、易学传承、创新的历史印证与理论重建

   《易传》提供了两种易学解读思路与方法,并运用这两种方法实现了在传承基础上的创新。今本《系辞传》在“观象制器”一节列举了古代圣王的“史实”以印证传承与创新的内在联系以及创新在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的意义:

   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作结绳而为网罟,以佃以渔,盖取诸离。包牺氏没,神农氏作,斲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盖取诸益。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盖取诸噬嗑。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作,通其变,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刳木为舟,剡木为楫,舟楫之利,以济不通,致远以利天下,盖取诸涣。服牛乘马,引重致远,以利天下,盖取诸随。 重门击柝,以待暴客,盖取诸豫。断木为杵,掘地为臼,臼杵之利,万民以济,盖取诸小过。 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盖取诸睽。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上栋下宇,以待风雨,盖取诸大壮。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树,丧期无数,后世圣人易之以棺椁,盖取诸大过。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百官以治,万民以察,盖取诸夬。【4】

   此节本义是言卦象除了“卜筮”“尽意”外,还有“制器”作用。这种说法是否可信暂且不论,重要的是作者借助于“观象制器”说明“变通”的意义,即“变通”是通过圣王不间断地进行生产工具发明、制度革新、文字创造等文明创新,推动人类社会发展。《易传》所说的“变通”,本指阴阳变化通达:“化而裁之谓之变,推而行之谓之通”,“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但是《易传》并未停留在概念解释层面,而是以伏羲、黄帝、尧、舜等人“观象制器”的具体事例,阐明“变通”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的重要性。这里的“变通”实质上是指秉承传统而进行的发明创造,也就是今日所谓的在文化、制度、科技等方面进行创新转化与创新发展。“观象制器”是易学文化传统,用不同的卦象发明新的“器”,是创新转化与发展。

   《易传》将这种“观象制器”思路落实到易学上,阐明儒家易学是秉承易学传统,通过创造性的解释而形成的。帛书《易传》以孔子易学为例,说明儒家易学在传承基础上的创新及所表现出的特色。如孔子指出:

   《易》,我后亓祝卜矣,我观亓德义耳。幽赞而达乎数,明数而达乎德,又仁[守]者而义行之耳,赞而不达于数,则亓为之巫;数而不达于德,则亓为之史。史巫之筮,乡之而未也,好之而非也。后世之士疑丘者,或以易乎?吾求亓德而已,吾与史巫同涂而殊归者也。【5】

   幽赞,本义指深深赞助。《周易正义》曰:“幽者,隐而难见,故训为深。赞者,佐而助成。”【5】因《周易》筮占行蓍是佑助神明,故此指筮法行蓍。今本《说卦传》“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幽赞于神明而生蓍”即是此意。孔子把春秋时《周易》研究分为卜筮、数理、德义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深明筮占之术,未知《易》之数理系统,此为巫易;第二层次,由卜筮而精通《易》之数理系统然未能到达儒家德性,此为史易;第三层次,能深求卜筮之术,又能由卜筮而精通易之数理,然后由数理上升到人之德义,此为孔子易学。

   巫史易学是易学的传统。从巫史入手,以卜筮话语解读《周易》文本,这是“我注六经”式的易学文本本义的再现与还原,是易学的传承。不囿于《周易》文本卜筮之义,由卜筮论及数理,然后到达德性,是儒家“六经注我”式的易学创新。儒家以德义为内容的易学是在传统的巫史易学基础上形成的,“求亓德”是儒家易学研究的目标。以《易传》之见,筮占与德性智慧相向而行,德性智谋少,则卜筮繁忙;反则亦然。故通过学习,及时进行德性修养,具备丰富的智慧,方可取代卜筮。即所谓“仁义焉求吉、故卜筮而希”,【5】以德代占是首选。反之,一味崇尚史巫之卜筮,不关注德性修养,则是易学误入歧途的表现。如帛书《要》所言“史巫之筮,向之而未也,好之而非也”。其实,从卜筮到德性,也是早期儒家由天道到人道理论建构的逻辑。“幽赞”“明数”是从卜筮入手,极尽象数之理以推天道,“达德”是穷理尽性以明人道。“明数而达乎德”,是立象数以尽圣人之意,即所谓推天道以明人事。显然,从卜筮到德性不仅是儒家易学的研究进路和解释方法,也是在易学卜筮传统基础上创造性的哲学重建。

   那么,《易传》是如何在秉承易学传统、实行易文本话语转化的同时,完成由卜筮到德性的易学创新与重建的呢?

   首先,将《周易》卜筮符号转换为具有普遍意义的阴阳符号。按照《易传》理解,《周易》文本是通过“观变于阴阳而立卦、发挥于刚柔而生爻”和“观象系辞”形成的。《周易》文本形式上是卜筮话语下具有普遍意义的符号系统。当用它来预测事物和解释事物时,才具有实际的意义。《周易》文本最基本的构成是具有对待意义的阳爻符号和阴爻符号,由这两个最基本的符号构成了三画的八卦之象和由三画八卦相重构成的六十四卦之卦象。卜筮意义下的卦爻符号,是筮占活动中的记号或标识,其意义通过附在这些符号之后的文辞而表现出来。筮占活动则是通过数的推演,转换为阴阳构成的卦象,即所谓“参伍以变,错综其数,通其变,遂成天地之文;极其数,遂定天下之象。”(《周易·系辞传》)然后通过卦象和相关文辞推断吉凶。《周易》之所以能够预测万事万物,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文本本身作为符号系统(文字属于符号,且与卦爻符号有内在关系)所具有的高度抽象性和普遍性。故朱熹把《周易》符号系统视为抽象的“理”,或称为“空底物事”,【6】如同一面镜子,可以照所有事物。【7】然而,脱离卜筮语境的易文本卦爻符号,则完全恢复其世界普遍意义。《易传》正是通过解释卜筮的客观依据,将卜筮卦爻象升华为具有世界普遍意义的符号。

   《易传》提出“一阴一阳之谓道”,此是说“道”内涵了阴阳。一阴一阳,就文本意义上说,特指一个阳爻和一个阴爻符号。《易传》明确把文本符号解释为阴阳,确立了符号与阴阳的对应关系,此处两个“一”是数词,明确表达阴阳均衡对等,缺一不可,不可偏废。《系辞》所说“刚柔者,立本者也”,是说《周易》阴阳符号是易符号乃至文本产生的基础。因而由阴阳符号构成的三画之卦和六画之卦也具有了阴阳之义。如帛书《衷》所言:“易之义谇阴与阳,六画而成章。曲句焉柔,正直焉刚。”【8】今本《易传》则从阴阳之道,演绎出天地人三才之道,“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将以顺性命之理。 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而两之,故易六画而成卦。分阴分阳,迭用柔刚,故易六位而成章。”【9】

其次,从象数解释引发出具有世界普遍意义的理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儒家   易学   易传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821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