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德学 高勤:习近平国际公平正义观的理论内涵与实践路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6 次 更新时间:2022-07-03 13:32:32

进入专题: 习近平外交思想     国际公平正义观     权利平等     机会平等     规则平等    

阎德学   高勤  

   内容提要:面对当今国际社会多边主义和单边主义、公道和霸道之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统合国内社会与国际社会公平正义,创新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公平正义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公平正义思想、中国百年外交实践的公平正义观,提出以世界人民为主体的习近平国际公平正义观,积极倡导国际社会推动权利平等、机会平等、国际规则平等,争取全球治理体系更加符合国际形势的变化需要,更加满足应对后疫情时代全球挑战的现实需要,更加顺应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历史趋势,为增进各国政治互信、促进共同发展、引领全球治理、维护世界和平提供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关 键 词:习近平外交思想  国际公平正义观  权利平等  机会平等  规则平等 

  

   一、问题的提出

  

   公平正义是世界各国人民在国际关系领域追求的崇高目标。[1]然而,当前百年变局和世纪疫情交织叠加,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不稳定性与不确定性显著上升。国际关系中存在的信任赤字、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尚未消弭,公平正义远未实现。[2]作为文明古国和全球新兴大国,中国积极倡导和坚定维护国际公平正义。2013年,习近平主席会见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时第一次提出“国际公平正义”,其后在联合国、金砖国家、二十国集团、中阿合作论坛、中非合作论坛、亚信峰会、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世界经济论坛以及博鳌亚洲论坛等重要国际场合,都积极倡导国际公平正义。那么,习近平倡导的国际公平正义的内涵是什么?中国在外交实践中如何践行国际公平正义?

  

   对中国的“国际公平正义观”研究,国内有学者阐释了当代中国在国际政治、国际经济、国际文化等三大领域的主张和倡议中包含的平等正义、公平正义、多元正义等三种国际正义理念,通过阐释中国学界对于国际正义的理解来构建中国外交基本理念。[3]这种尝试是非常有益的,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以西方公平正义为逻辑起点的研究,容易落入“中国正义理念符合西方正义理念”的窠臼。

  

   总体来看,国内学者对中国的国际公平正义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是对国际公平正义思想来源的探讨,主要包括对中国传统伦理中公平正义的真正内涵及其对中国外交伦理的影响探讨。面对学界大量引入西方对于公平正义的理解而忽视中国国际公平正义的真正内涵,国内学者深入中国传统文化,探索统一个人伦理与国家道德、国内发展与国际治理的公平正义的真正含义。[4]他们在汲取中国传统政治思想精华的基础上,将古代的“仁、义、礼”与近代的“公平、正义、文明”作类比,并倡导以此价值观来构建新型国际规范。[5]

  

   其次是在对中西方国际公平正义进行比较的基础上探索中国国际公平正义的意义。学者们从思想传统、伦理观念、国家利益和政策目标等方面出发,比较中国传统公正理念与西方近代契约论意义上的公平正义,[6]在此基础上发掘中国传统伦理中公平正义的现代意义,倡议让中西方公正观在互依互动中融合创新,[7]实现中国传统正义理念的现代转化。

  

   再次是对中国外交思想进行深入阐释,从“人类命运共同体”“新型国际关系”“正确义利观”等具有中国特色的外交理念出发,探讨中国人对于国际秩序和国际规则的基本态度和原则立场。[8]可以看出,国内学者对于国际公平正义的研究已经突破对西方国际正义思想和理论的机械式转述、阐释、理解和诠释,有意识地阐释植根于中国土壤的国际公平正义观,并开始从中国外交理念构建的角度阐释具有中国特色的国际公平正义观。不过,对习近平国际公平正义观的研究,目前学界还没有涉及,既缺少对习近平国际公平正义观内涵的论述,也缺少完整梳理和归纳当代中国外交思想的国际公平正义观。因此,准确诠释习近平国际公平正义观的理论内涵及其实践路径具有重要意义。

  

   习近平国际公平正义观是中国为推动国际关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前进,以世界人民为主体的国际公平正义观,是对片面维护西方国家自身利益的国际公平正义观的重写,为增强国家间政治互信提供了中国智慧,为促进国际社会共同发展提供了中国方案,为改善全球治理贡献了中国理论。基于此,本文尝试对习近平提出的国际公平正义的主张和倡议进行梳理,希望能够准确诠释习近平国际公平正义观的理论内涵,并对其实践路径进行阐释。

  

   二、国际公平正义的概念

  

   从国际视野来看,国际公平正义的理念古已有之,从古希腊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到近代的洛克、卢梭、康德,几乎所有的思想家都论述过国际公平正义。发展至今,国际平等正义、国际分配正义、国际制度正义成为国际社会公认的基本价值规范。

  

   (一)国际平等正义

  

   行为体间的主权平等是国际社会正义性的首要体现,即国际平等正义。《联合国宪章》第2条第1款规定了各会员国主权平等原则。国际平等正义来源于国家主权的形成和被国际社会承认的过程之中,作为主权国家形成对内的最高主权和对外的独立平等的权利和义务。国际平等正义的基本内容包括:各国享有主权独立、领土完整、对内对外决策自主、国家间权利平等等方面的权利,同时尊重他国主权安全、不侵犯他国、不干涉他国内政等,平等善意地履行公认的国际法原则和规则产生的义务。[9]

  

   然而在当下,国际平等正义成为停留在书面上的形式正义。当今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动辄使用武力强权贯彻国家对外政策的传统安全思维模式死灰复燃,政治军事集团对抗的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搞单边主义和霸权政治的行为模式,使各国不仅无法保障自身安全利益,而且往往激化地区矛盾冲突和地缘政治博弈。个别大国试图推行新的地区战略来另起炉灶,通过军事威慑搞集团对抗,[10]在国际社会产生一系列恶劣后果:一是对外动武或以武力相威胁持续引发地区局势动荡,产生叙利亚问题、朝鲜问题等;二是霸权国的政治宣示和舆论引导诱发地区局势不稳定,产生海湾国家间的断交风波等问题;三是霸权国对外输出民主模式或者武力介入后迅速抽身,导致转型国家陷入无政府状态、经济萧条甚至引发内乱,造成如索马里、伊拉克、阿富汗等国乱象;四是霸权国动辄以经济制裁手段达成政治目的,导致伊朗、古巴等国深受其害。[11]人类社会仍然面临干涉他国内政的霸权主义威胁,国际平等正义受到严重挑战。

  

   (二)国际分配正义

  

   国际分配正义旨在对国际社会或国际市场上竞争起点不足的弱势国家进行弥补,通过权利和义务上的规则补偿和机会再分配,缩小贫穷落后国家和欠发达族群在财富上的巨大差距,创造一个实质公平的竞争环境,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矫正结果的不公平。

  

   然而,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以来,人类正经历二战结束以来非常严重的经济衰退之中,分配正义愈发演变为服务少数人利益的正义。全球几大经济体同时遭受重创,产业链和供应链运行不稳,全球贸易和区域投资持续低迷。世界各国经济复苏步伐明显分化,愈发加剧南北方经济发展差距的扩大甚至固化。[12]财富分配不公、国家间收益分配不合理等分配不正义问题愈发突出。当前世界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世界上最富有的1%人口的财富比其余99%人口所拥有的财富总和还要多,生活在极端贫困中的人口仍有7亿多;拥有宜居的住房、充足的食物和稳定的工作,对于全世界很多家庭而言仍是一种奢望,这也成为一些国家社会产生动荡的一个重要原因。[13]这些问题与西方发达国家通过投融资控制发展中国家经济命脉,导致发展中国家丧失自主发展经济的能力直接相关。

  

   (三)国际制度正义

  

   国际制度正义旨在对国际社会各行为体尤其是被边缘化、被歧视的政治行为体的政治利益予以尊重和保护,通过国际行为体之间协调行动、实现共同利益,形成具有约束性的国际制度来实现国际社会的公平正义。[14]

  

   然而,在全球治理领域,国际制度正义多数只是程序上的正义。美英等发达国家出现全球治理焦虑症,爆发了“美国优先”“英国脱欧”等民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本土主义和民族主义,淡化开放自由理念,漠视公平竞争价值。[15]全球治理体系存在相当程度的政策非理性、制度间博弈、管辖权重叠,以及竞争性政策网络的扩散等难题。[16]即便各国民众支持促进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复苏,但全球治理方案和政策实施效果也由于缺乏战略协调而被大打折扣。国际机构存在无效执行的现象。全球治理体系的多元性和分散性特点,很容易导致搭便车或不顺从等治理无效问题。再加上某些大国不顾国际社会“公平竞争捍卫者”的形象,对于国际机制“合则用、不合则弃”,造成国际机构成为国际合作的被动执行人,而非最终决策者。各类专业性国际组织,其道义与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影响力。[17]国际关系民主化也存在缺陷。某些大国坚持国家利益至上,拒绝参与全球治理相关议程,导致一些全球民主治理议程无法展开。随着各国日益深入参与全球政治经济事务,政府主导的传统治理体系也难以反映多元主体的利益诉求,日益落后于全球治理体系民主化变革的实际需要。[18]

  

   三、习近平国际公平正义观的理论内涵

  

   面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对国际平等正义带来的严峻挑战,财富分配不公对国际分配正义带来的严重威胁,国际规范“不合则弃”对国际制度正义带来的空前挑战,习近平在2015年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七次会晤上,提出统合国内社会与国际社会的公平正义,将中共十八大提出的以中国人民为主体的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扩展到国际社会,实现国际社会的权利平等、机会平等和规则平等,实现以世界人民为主体的国际公平正义。其后在2020年联合国第七十五届大会、2021年联合国第七十六届大会等多边场合,习近平将公平正义作为全人类的共同价值观大力弘扬,继续推动各国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不断充实中国国际公平正义观的理论内涵。

  

   (一)国际公平正义的前提条件:权利平等

  

权利平等是指每个社会成员都拥有自由选择、生存发展、资源利用等方面的平等机会。[19]对国际社会来说,正如习近平于2017年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演讲时指出的:“我们要坚持主权平等,推动各国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14]实现国际公平正义的首要前提是行为体之间的主权平等。国际公平正义的重要价值在于维护每一个国家的生存与发展权利,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保障每一个国家公民的个人基本权利。中国一贯主张,要实现国际公平正义,每个国家的独立与主权就必须得到保证,国家无论在领土大小、实力强弱、经济贫富上差异多大,在国际社会中拥有相互平等的地位,享有并履行相同的权利和义务。这是对西方国家提出形式上的平等正义的重新书写。(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习近平外交思想     国际公平正义观     权利平等     机会平等     规则平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092.html
文章来源:东北亚论坛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