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七三 贾政真的要打死宝玉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3 次 更新时间:2022-03-07 16:18:27

进入专题: 红楼梦  

王蒙 (进入专栏)  

   在闻听了宝玉的两大罪状之后,贾政精神崩溃,悲愤莫名:

   把个贾政气的面如金纸,大喝:“快拿宝玉来!”一面说,一面便往里边书房里去,喝令:“今日再有人劝我,我把这冠带家私一应交与他与宝玉过去!我免不得做个罪人,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自了,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王按,废话太多,乃求发泄也。)……那贾政喘吁吁直挺挺坐在椅子上,满面泪痕,(王按,真动了感情了,令人想起元妃省亲时他的眼泪,忠臣良民难免常常流泪。)一叠声:“拿宝玉!拿大棍!拿索子捆上!把各门都关上!有人传信往里头去,立刻打死!”(足闹了一气,气势足矣,未可完全当真。)

   贾政已进入狂暴状态,已经拼了命了。而“再有人劝我”云云,明示他的教子皆因有人劝阻而始终未克成功。

   回应门客的劝解,贾政说道:“你们问问他干的勾当可饶不可饶!……明日酿到他弑君杀父,你们才不劝不成?”

   新中国建立以来,恰恰是这一段话成全了宝玉的反封建形象,贾政越是上纲猛批,越证明宝玉的反抗的伟大性正义性原则性。

   客观地说,宝玉率真、任性、贪玩、笃情,是性情中人,对于封建主流价值体系与教育体系颇具逆反心理,有颓废气——因人之必老必死而全面否定人生的意义,否定此岸的真实性——外带几分才子气,等等,却委实并无杀父弑君倾向。只看他对北静王和长姐元春的态度,便知他在政治上绝无二心,大大的良民。意识形态上,他带有青春期的疏离孤独抑郁感,算不上认真的反对派更不是造反派。

   那么贾政为何要上纲如此之高,以致成了宝玉头上的光环了呢?第一,琪官事件,事情闹到陌路的乃至派系对立面的忠顺府上去了,岂可等闲视之!这么闹岂不等于杀父?岂不等于借(忠顺王之)刀杀父?谁知道这会给贾府带来多少政治上的、上层争宠方面的麻烦?此事与贾家命运相关,为了保护贾家,也许打死宝玉是必要的呢。

   第二,奸污母婢未遂,更是犯了大忌。旧中国是信奉“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的信条的,而恰恰这两条宝玉都沾上了边,贾政能不气吗?

   第三,当然也有更加根深蒂固的根源,宝玉一直拒绝被培养成家族的接班人,拒绝修齐治平的主流价值理念,拒绝求学求上进,并以各种刻薄语言抨击父辈孜孜以求、视如命根子的一切儒家规范。在贾政看来,宝玉轻浮、苟且、怠惰、萎靡、消沉、眼高手低、一事无成、胡言乱语、胡作非为、朽木不可雕也,何况这回还捅了那么大的娄子,越过了底线。

   贾政的悲愤是真实的,是可以理解的,所以更增加了悲喜剧气氛。悲是封建大家族后继无人,已呈衰象,无可救药;喜是父对子发威,再扬言打死也是不会打死的,至少按常理是打不死的,这一点贾政未必不知道。这有点像喜剧里的人物,说是不想活了,乃大喊:“我不活了,我要跳井,我要上吊……别拦着我,别拦着我!”越是喊“别拦我”,越有期待别人一拦自己趁机诉说一番的意思。真要跳井上吊,无须声明,直接去干就行了。真想要宝玉的命,也不需发表宣言屡屡表态表决心,直接去干就是了。

   不是“贾政犹嫌打轻了,一脚踢开掌板的,自己夺过来,咬着牙狠命盖了三四十下”吗?三四十下中有一下照着要害打,宝玉早没了命啦。

   王蒙《王蒙新说红楼 :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南京 :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21.2

  

  

进入 王蒙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红楼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89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