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江永:日本官方承认钓鱼岛属于中国之证据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66 次 更新时间:2022-02-17 23:43:57

进入专题: 钓鱼岛   中日关系   甲午战争  

刘江永  

   【摘要】  中国明清两代的《使琉球录》等关于钓鱼岛属于中国的官方文献已广为人知。然而,鲜为人知的是,自1874年日本首次派兵入侵中国台湾,至1894年日本发动甲午战争这20年间,以日本海军省和外务省为代表的官方地图及文献均承认钓鱼岛列岛属于中国疆域内的台湾东北岛屿,这些史料构成了在甲午战争之前钓鱼岛列岛就属于中国的重要证据。其中,1874年由日本海军省水路寮绘制、1875年由日本外务省校对完成的《清国沿海诸省》手绘彩图,便是十分重要的史料证据。该图在中国台湾东北海上疆域内明确画有钓鱼屿、黄尾屿、赤尾屿,证明当时日本官方已认定钓鱼岛列岛属于中国。这一点在当时日本海军省出版的相关文献的记载中也得到了充分的证明。这些日本官方文献和地图的形成,主要是依据来自英国、中国的相关文献。本文重点披露《清国沿海诸省》等日本官方在甲午战争前即承认钓鱼岛列岛属于中国的一系列历史证据链,并从国际法角度对这些证据予以分析。本文将为中日两国有关钓鱼岛主权争议的相关学术研究以及世人了解钓鱼岛主权归属真相起到重要的参考作用。

   【关键词】  钓鱼岛 ; 黄尾屿 ; 赤尾屿 ; 中日关系 ; 甲午战争 ; 关键日期

  

   一、绪论:相关学术前沿与问题的提出

   近年来,中日两国关于钓鱼岛领土主权归属认知的争议已成为影响中日关系改善的一个障碍和东亚地区安全潜在的热点问题。

   尽管目前中日双方均未派人登岛,但在钓鱼岛列岛①领海,两国海上执法部门的船只已形成彼此对峙局面。日方指责中方船只“入侵”其领海,必然会引起日本民众对中国的负面情绪和日本政府对中国战略定位的变化。但从中方看,日本公务船不听劝阻入侵中国钓鱼岛领海,日本文部科学省从2016年度起要求日本高中教科书必须把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记载为日本的“固有领土”,这些不仅直接影响当前中日关系的改善,而且会对两国关系带来长远负面影响。2016年4月,日本外务省网站又公布了一批史料图片,但明显避开大量对日本不利的史料,而主要展示了1895年日本殖民统治台湾之后的内容。这些史料在佐证钓鱼岛归属问题上,无论从国际法还是从史学角度看均不足为据。为妥善处理钓鱼岛问题,促进中日关系走上健康发展轨道,实有必要对钓鱼岛领土主权归属问题做更深入的研究,澄清是非,正本清源,以正视听。

   关于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的中方文献依据,笔者在1996年的《论钓鱼岛的主权归属问题》②等论文中早有论及,本文不再赘述。以往研究已发现,1885年日本政府秘密责令冲绳县调查钓鱼岛的结论是:这些岛屿接近中国,与1719年中国使臣徐葆光在《中山传信录》中记载的钓鱼屿、黄尾屿、赤尾屿属同一岛屿,早已为中国明、清两代册封使所熟知,并作为航海之用,日本要占有这些岛屿须与中国清朝政府谈判,但时机尚不成熟,只好另择机而为。其证据之一是1885年10月21日时任日本外务卿井上馨致内务卿山县有朋的密信(见图1)。

图1 井上馨外务卿致山县有朋内务卿的密信


   井上馨致山县有朋的这封密信称:“该等岛屿亦接近清国国境。与先前完成踏查之大东岛相比,发现其面积较小,尤其是清国亦附有岛名,且近日清国报章等,刊载我政府拟占据台湾附近清国所属岛屿等之传闻,对我国抱有猜疑,且屡促清政府之注意。此刻若有公然建立国标等举措,必遭清国疑忌,故当前宜仅限于实地调查及详细报告其港湾形状、有无可待日后开发之土地物产等,而建国标及着手开发等,可待他日见机而作。”①

   那么,在日本1885年秘密调查钓鱼岛之前,日本官方文献或地图是否已明确认定钓鱼岛属于中国,而不属于琉球群岛呢?如果确有这方面的证据,其初始来源和依据是什么?从国际法角度看,这涉及的重要问题是,在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前的“关键日期”(critical date,日语翻译为“决定的期日”),钓鱼岛列岛究竟属于谁?这是迄今相关研究尚未涉及而又十分重要的关键问题之一。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周忠海认为,“关键日期”是指“争议领土在某一特定时间的权属状况,可排除在这一特定时间之前、之后其他任何事态的影响,直接地同时也是最终地决定该领土目前的归属,这一特定时间便构成了国际法意义上的‘关键日期’”。②周忠海还引述了国际法学家杰拉德·菲茨莫里斯(Gerraed Fitzmaurice)的观点,指出在处理领土争议时,“关键日期”比历史上的任何时期都更具有决定性意义。这是因为,争议领土“在被确定为‘关键日期’的时候是什么地位,现在就仍然处于什么地位。……如果他们之间的一方那时就拥有了领土主权,他现在仍然拥有,或被认为拥有……在这一天,时间被认为是停止了,其后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改变那时存在的情况。”③

   由此可见,从国际法的角度衡量,在钓鱼岛主权归属问题上,除了有可以证明其历史性主权的历史文献以外,确定发生争议的“关键日期”以及当时钓鱼岛的主权归属状况就显得更为重要。周忠海指出:日本政府通过“先占”的提法,否认钓鱼岛在1895年之前就处于中国主权之下的事实,从而迫使中方必须证明钓鱼岛列岛在甲午战争前的这一确切时点仍属于中国,而不能仅仅证明该岛在中国明朝时的权属,可以说,“这是日本政府全盘策略中最为诡诈的一点”。①

   周忠海教授从国际法的角度提出了这一有待继续研究的课题,对笔者启发甚大。它要求对有关钓鱼岛主权归属的考证必须围绕截至中日甲午战争这一“关键日期”之前的史料做更深入的研究和取证,使之构成一系列证据链中的关键一环,这堪称当前有关钓鱼岛问题研究的富有挑战性的学术前沿问题,对于中日两国妥善处理钓鱼岛问题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除了证明中国对钓鱼岛列岛的“历史性主权”以外,如果能进一步发现日本官方在“关键日期”之前的直接与钓鱼岛相关的史料证据,日本政府所谓1895年之前钓鱼岛是“无主地”的说法将不攻自破。而要回答这一具有较大挑战性的学术前沿问题,就需要搜集和查证相关证据,并从国际法的角度加以分析。拙文即针对这一核心问题,重点披露1894年甲午战争前日本官方、英国海军的文献和地图以及相关中国史料,并从国际法的视角就此做学术探讨,恭请各方指点。

  

   二、甲午战争前20年日本官方地图已标注钓鱼岛属于中国

  

   据笔者查证,1874年日本明治政府首次派兵入侵台湾前后,在日本官方、民间绘制的日本地图或琉球地图内,不包括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简称“钓鱼岛列岛”)。但仅凭这一点,还不能完全证明这一时期日本官方认定钓鱼岛列岛属于中国,因为日本政府迄今仍一口咬定,在1895年1月日本占领“尖阁诸岛”(钓鱼岛列岛)之前,该等岛屿是所谓“无主地”。如果要证明日本政府的这一说法是完全错误的,就需进一步出示日本官方在1895年之前曾经认定钓鱼岛列岛属于中国的文献和地图。以下是笔者在这方面的重要发现,供读者参考。

   (一)1875年日本海军省绘制、外务省确认的《清国沿海诸省》彩色地图,把钓鱼岛列岛标注为台湾东北附属岛屿

   该图是1875年由“日本海军省水路寮”①(后改称水路局、水路部,是日本海上保安厅海洋情报部的前身)参照英国文献和中国地图手绘的精细彩色地图,并经日本外务省仔细确认和公示过,代表了当时日本官方的正式立场及最高绘图水平。日本海军省相关机构在1923年东京大地震中被毁,许多资料文献失传,而该图绘好后即被日本外务省入库,故能保存至今。该图现藏于日本国立公文书馆(馆藏号:292-0116),原件高113.5cm、宽86.4cm,呈长方形,按大约二百五十万分之一的比例缩小,东西跨度为东经128°至112°30′附近,南北为北纬21°30′至41°30′附近,该封皮上的标题为《大清通商十五口图》(见图2),封皮内是外务省官员河野雪巌誊写的清朝政府允许通商的15个港口的名称(见图3)。

图2 1875年《大清通商十五口图》封皮

  

图3 1875年《大清通商十五口图》内容


   这幅《清国沿海诸省》图是由日本海军省水路寮首任负责人,被称为“日本海路测绘之父”和“日本海洋测量第一人”的柳楢悦大佐率领部下完成的。编纂绘图人是日本海军省水路寮的大俊秀胜和石川洋之助。该图于1874年日本首次派兵入侵台湾后绘制,1875年12月由外务省校对确认后最终完成。该图最值得注意的部分是,它明确地把钓鱼屿、黄尾屿、赤尾屿归为台湾东北诸岛,按中国的原有岛名标注在中国沿海诸省的版图之内(见图4)。②

  

图4 1875年日本海军省水路寮绘制《清国沿海诸省》全图

  

   这幅《清国沿海诸省》图为手绘,相当细致。图中台湾岛中间的界限,表示当时台湾岛内“生番”与“熟番”的居住地界线。值得注意的是,该图并未使用日本后来篡改的岛名“鱼钓岛”“久场岛”“久米赤岛”,也未使用所谓“尖阁诸岛”的统称(这一统称是日本殖民统治台湾后于1900年产生的),而使用了中国的岛名钓鱼屿、黄尾屿、赤尾屿。为使读者对地图上有这些岛屿的部分看得更清楚,本文附有该图的局部放大图(见图5)。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钓鱼岛   中日关系   甲午战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556.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