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默:略论特朗普卷土重来的概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5 次 更新时间:2022-01-23 21:51:03

进入专题: 特朗普  

李海默  

  

   2021年2月初,笔者曾在上海澎湃新闻刊载了一篇分析《萧条谢幕之后,特朗普风潮会卷土重来吗》,在该文中,笔者指出“民主党执政仍颇多隐忧,尤其是特朗普风潮其实并未真正消散”,“对特朗普而言,更好的策略选择当然是持续影响共和党,而不是与共和党彻底决裂另组第三党”,“特朗普若欲重归,首先当做的就是不能和共和党彻底闹翻,而且必须持续保持并试图不断扩充他在共和党华盛顿权力运行圈子里的影响力”。从后来事态的发展趋势看,特朗普不但未与共和党分裂,而且大有主导共和党政治走向之势头。2021年9月底,著名政治评论员David Frum发表了这样的看法,拜登政府已经在如下五个方面显露出明显的施政失误,第一是新冠疫情持续反复,并未得到根本性好转,第二是市场物价明显开始高涨,第三是美国南部边境涌入大量非法移民,第四是由于全球化的影响而对美国国内经济造成冲击,第五是犯罪率飙升。这五项问题若得不到妥善解决,特朗普不仅可能重新杀回总统角力场,而且可能顺利在2024 一举击败拜登〔1〕。2021年10月中旬,另一位知名政治评论员David A. Graham也公开指出,特朗普有可能将在2024以一种非常公平公正的方式赢回总统之位〔2〕。在本文中,笔者将结合各项最新资料,讨论特朗普卷土重来,代表共和党参战美国2024总统大选的可能性(至于如若真的参选,最终胜算几何,能否顺利回到白宫,则目前尚难预测)。

   一、特朗普赢得初选的概率

   早在2020年11月时,美国政治学者William Adler就已预测特朗普的政治影响力不会衰减,而且他主观上也不愿隐退〔3〕。因为本文的主旨是讨论特朗普重新杀回来的概率,而不是特朗普杀回来之后真正在大选时成功胜选的概率,我们主要关注的应该是共和党选民究竟怎么看这个问题。2021年9月的一份民调(Harvard CAPS-Harris Poll)显示了这样的情况,倾向于支持共和党的受访选民中有58%支持共和党选出特朗普为代表参战2024总统大选,没有别的潜在共和党候选人能有特朗普这样的声势。排列于该民调第二位的前副总统彭斯只拿到了13%的支持率,而且更有意思的一点是,在最为坚定的共和党支持者(也就是最有可能全程投入选战活动的人群)中,特朗普更是极受欢迎〔4〕。尽管一般而言,在美国政治里,之前参与大选而落败的两大党候选人一般不会卷土重来,但特朗普目前在共和党支持者阵营里的这种声势的确非同寻常,而特朗普也很可能会顺势收割。

   从2021年8、9月间开始,特朗普已经越发多地明确显示他较有可能会再战2024〔5〕,他甚至公开地对美国右翼媒体说:大概唯一能明确阻止他再度冲击总统大位的,就是他的身体健康状况出了问题。当然,实际上2021年9月出炉的另一份民调(CNN/SSRS poll)可能更为客观一些,该民调显示,倾向于共和党的受访选民中51%认为特朗普比别的潜在候选人更可能带领共和党赢回白宫总统宝座,但有49%的倾向于共和党的受访选民不这样看,亦即他们认为别的潜在候选人可能比特朗普出战胜算更大。但即使是这份民调也显示,63%的倾向于共和党的受访选民希望特朗普能出来“领导共和党全局作战”(另37%则不这么认为)〔6〕。

   其实,这两份民调还不是最可令拜登感到触目惊心的。9月上旬出炉的另一份民调(Emerson College Poll)显示,如果2024年总统大选两党出马对决的分别是拜登和特朗普,那特朗普在受访者中有47%的支持率,而拜登的支持率只有46%〔7〕,特朗普甚至超过了拜登一个百分点。而且这份民调显示,将特朗普与其他七位共和党初选潜在候选人并列时,受访的共和党支持者中有67%倾向选择特朗普出战〔8〕。因此,综合这三份民调的均值,大约共和党支持者中有59%的人支持亁脆就由特朗普来打2024这一局。这个数字似乎比起2021年1月底2月初时的数据又更冲高了一些(当时一项民调显示,“全美56%的共和党选民认为2024年特朗普应再次出战”〔9〕)。特朗普虽不能说是共和党的全体“共主”〔10〕,但绝对仍是今日共和党内影响力最大的政客(这也是为何共和党其他潜在候选人都表现得对特朗普非常恭敬顺服〔11〕),而且我们还要注意到,实际上特朗普在共和党阵营内的受拥戴程度,与拜登作为总统在民主党选民里的受拥戴度基本可说是半斤八两,大约都在六成左右。Emerson College Poll显示60%的民主党受访选民希望2024拜登继续选,39%认为民主党最好是能换个人来。也就是说,如果大选即刻就要进行,而两党都由各自内部民意的多数决机制以定之的话,那将又是拜登单挑特朗普的一局。因此,《纽约时报》在九月底专门刊发了评论人士Jamelle Bouie的一篇文章,直言:“我们(指代美国中间派及左翼阵营)曾过分低估了特朗普的能量及影响力,那带来的结果是颇为灾难性的。”〔12〕当然,民主党方面的政客对于特朗普的威胁是一定要口风强硬的,例如,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就公开对媒体说:不错,特朗普有可能卷土重来,代表共和党继续出战2024,但那样只会使他成为美国史上连续两次竞选总统大位而失败的人〔13〕。而共和党领导层阵营其实早在2021年5月间就已显露出明确信号,他们不但不会切断和特朗普的联系,反而可能会在日后致力于进一步培植这种联系,亦即使共和党与特朗普继续绑定下去〔14〕。

   2021年10月,美国皮尤民意调查中心又出了一份最新民调,显示那些支持特朗普继续在共和党中扮演主要角色的保守派/偏保守派选民已从2021年1月的57%增长到67%, 其中44%说应让特朗普出来选2024,22%说会支持那些“坚持走特朗普路线的候选人”但觉得特朗普不必亲自出来选,另有32%说共和党应该抛开特朗普遗留的沉重包袱。该民调同时还显示,平均而言,民主党支持者对于针对拜登的批评相对较为宽容,而共和党支持者对于针对特朗普的批评则显得相对更为不能容忍〔15〕。当被问及共和党是否应接纳那些曾公开批评过特朗普的政客时,63%的受访共和党支持者直接说“否”,这显示尽管2021年1月冲击国会山事件一度使特朗普声望受挫,但多数共和党支持者已不再计较该事件〔16〕。

   美国右翼阵营还有一种非常奇特的比拟,他们认为特朗普将是美国版本的“欧尔班·维克托(匈牙利语:Orbán Viktor)”〔17〕,此公是匈牙利右翼政客,曾于1998-2002任该国总理,后于2002-2010失利在野,但2010年后卷土重来,担任匈牙利总理至今,美国右翼保守派媒体上有不少声音认为特朗普也将有类似的生涯轨迹。特朗普对这种思潮也是非常留神,并试图掌控。2021年10月初,他公开对媒体说:“如果我参加2024共和党总统党内初选,那绝大多数的其他候选人都会选择中途退出竞赛。”〔18〕

   二、从两部学术论着看特朗普与共和党政治的绑定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治学者Jacob Hacker和Samuel L. Popkin所提供的两种不同分析框架,颇为异曲同工地论证了特朗普与美国共和党(基于其独特的内部政治生态与组织构造)之间极深的纠缠与瓜葛。

   耶鲁大学政治学系教授Jacob Hacker等人所着的《让他们吃推文:右翼如何在一个极度不平等的时代里实施政治统治》一书(Liveright Publishing, 2020),核心论点即是“今日美国共和党里既有主张减税的老派,又有主张白人至上民族主义的新血,随着特朗普入主白宫,表面上看起来是新血占了上风,但实际同时发生的却是金权政治的提倡者们得到了几乎一切他们渴望的东西,包括:对公司财团和富人的巨大减税方案,通过行政命令大规模去规管化,以及起用一大批和商业阶层互动关系极佳的人担任联邦层级法官等。在共和党中,金权政治和民粹主义是两条彼此并不相违背或冲突的主轴,金权政治派控制了共和党的经济政策议题,民粹主义者们则通过操弄种族、宗教、民族主义等题目,制造分化并逐渐深化分歧,进而试图赢得各种选举。自1980年代早期开始,激进的减税措施、对工会组织的破坏、去规管化等一系列主张日渐与打种族牌、激化愤怒和仇恨、制造传播假信息等手段相合流,今日之共和党端出的是一套经济上对精英阶层异常有利,而论说上则对其基本皆为白人的支持者基本盘用煽动性的种族对立与文化战争的叙事相招徕的策略。特朗普非但不是共和党政治上的异数或反常,反而正好代表了金权政治模式与右翼极端主义的更为紧密的汇流”〔19〕。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UCSD)政治学系Samuel L. Popkin教授的《断裂:美国共和党的内爆与总统制政治的未来》(Crackup: The Republican Implosion and the Future of Presidential Politics, 牛津大学出版社,2021年)一书则认为,是共和党在过去的十多年间先上演了自爆,然后才铺就舞台,引出了诸如特朗普和泰德·克鲁兹 (Ted Cruz) 这类立场极端的政客粉墨登场。今日的共和党,其实已从内部裂解为若干个彼此不能求得共识的小集团,互相之间的利益诉求也无法交融共生。最初导致这种裂解的乃是选战财务法的变动,和大众社交媒体的普及。2002年通过的《麦凯恩-菲因戈尔德法案》本意旨在改革选战相关的政治献金制度,阻挡大公司对政党的政治献金,减少大公司大财团的影响力,增强政党组织自身的能量。但在实际效力上,却使得居于立法机构的政党领袖权力被弱化,政党间的和解变得更难实现。实际上最大的受益者是那些对单一事务议题有极浓厚兴趣的小组织,以及超级亿万富豪们所锺情的各个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s),政党领导层和政党主要献金者之间的诉求往往难以调和。在这样的环境氛围中,那些自吹自擂的极端型政客们就粉墨登场,他们运用在同党同侪身上的手法,往往在过去只会被用于和别党竞争较量之时。而在共和党里,这类人尤其多。首当其冲就是克鲁兹,他使自己获得政治跃升的手法基本都是拿共和党整体利益作为代价的。然后接着登场的就是比克鲁兹更胜一筹的特朗普,他充分发掘并利用了共和党党务机器的失能,以及共和党支持者们面临的经济衰颓境况。

   这两项研究最大的不同,在于Hacker教授等人的研究将共和党视为一个相对较为内部自洽的政党,而Popkin教授则倾向于将共和党看作一个内部断裂的政党。但毫无疑问,这两项研究都有力论证了特朗普与美国共和党之间极深的纠缠与瓜葛。说白了,即使共和党内有些人想抛开特朗普,但是却绝不那么容易能真正做到。正如美国一位政治分析人士所说的,特朗普正在用他可能参选2024这种似有若无、并不完全说清的景象来持续操纵共和党的走向和趋势〔20〕(尤其是考虑到进入2021年9月之后,拜登的民调不满度持续高于民调满意度三个百分点左右;到10月,更已继续冲高到近五个百分点)。

   三、特朗普的具体策略

总而言之,从现在的趋势看,特朗普代表共和党出战2024美国总统大选其实是个概率并不小的可能事件。另外非常有意思的一点是,2021年8、9月间伦敦一家预测机构给出的特朗普参与、并最终赢得2024美国总统大选的概率是18%,不要觉得这个数值好像过低,因为实际上,同一机构开出的拜登参与2024大选并最终获胜的概率也只有20%而已〔21〕,亦即,还是和特朗普差不多旗鼓相当〔22〕。当然,我们也需要看到另一种可能,尽管目前拜登民调非常糟糕,但特朗普若最终代表共和党出战,可能反过来又会刺激很多原本并不支持拜登的人站出来继续支持他(因为他们无法忍受另一个特朗普的四年),因此,甚至有分析说,也许共和党若最终选特朗普出战,才是对拜登政权种种绩效不彰表现的最大救援〔23〕。(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特朗普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132.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