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五八 贾母与张道士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0 次 更新时间:2021-10-20 11:10:08

进入专题: 红楼梦  

王蒙 (进入专栏)  

   有些善找另外含义的红学家提出贾母与张道士有特殊关系的见解,这很有趣。

   第一,当年张道士是荣国公即贾母丈夫的替身,替荣国公出家修行。中国的办法实在很好,贵人要享福,也要行善、还愿、敬神,做一些受苦的事。受苦的事谁愿意做?可以委托代理。善可以代行,苦可以代受,愿(许诺、保证等)可以代还,神可以代敬,终极关怀也可以雇人派人代办,这是中国人的精明至极、精明过头的独一无二的做法。

   其次,此张道士曾被先皇御口亲呼“大幻仙人”,贾母见他也是呼“老神仙”。善哉!一边是最高统治者是皇亲国戚是权贵是此岸的形而下的顶尖,一边是宗教头面人物是大幻是神仙是彼岸的形而上的精英,二者和谐相处,相得益彰,亲密无间。这种存其异而整其合、什么都为我所用的能力也是罕见的,是一绝。

   其三,刚刚责罚过贾蓉与下人的贾珍与张道士一见面,便“把你这胡子还揪了”云云地调笑起来,而见到贾母又毕恭毕敬地说什么“张爷爷进来请安”。这个老道的地位特殊,与贾家的关系特殊,谁能看不出来?

   其四,张道士与贾母谈话确像老友老搭档,不仅谈话随意,而且谈得很深,而且,他是唯一能与贾母谈荣国公本人的人。贾母告诉张道士,她的那么多后代,谁的长相都不像荣国公,但是玉儿(宝玉)像,而这一点又是张道士先看出来先提的头儿。贾母向张道士诉苦,宝玉的爸爸逼着他念书,逼出病来了。这些话甚至使二位老人双双落泪,关系不寻常,相知不寻常,感情不寻常,交流也不寻常。

   是不是二老有过什么浪漫故事呢?我看不见得。以贾母的地位、思想、价值观念、行为规范、身价,以她的达观与善于享受生活(书里叫“享福”)的状况,不大可能做出太勇敢太颠覆太叛逆的事,这里还不仅是利害与道德问题。中国的一套防淫反淫观念确实深入人心,这里既有意识形态的规范作用也有经验上养生上的实际“根据”以及从而形成的情感倾向。例如,中国人长期以来缺少良好的洗浴条件,肉体给人以不洁的感官刺激。中国人从生活到造型艺术,从穿衣到戏曲形象,都拼命遮蔽掩盖自己的身体,叫作“臭皮囊”的。国人还缺少营养乃至温饱的经验,更无性保健性卫生,性生活使部分人觉得吃力,有后遗症。包括曹雪芹,他在写贾瑞的时候也是走的防淫反淫的老路。《三言》《二拍》中的故事很多篇具有这方面的内容。“风月宝鉴”的教育意义也是视肉体需要为妖孽虎狼,看美女则必丧生,看骷髅才能有救。此外,《红楼梦》中绝大多数女性都是坚决反淫乱的。再看看我国各地的烈女传与贞节牌坊吧,其中不少是真实的与充满痛苦(甚至是变态)激情的产物。

   纵欲与禁欲,快乐与责任,私密性与伦理性,动物性与人文性,一直是男女交合中的悖论。我们反对封建,我们不赞成压制人欲,但我们仍然承认文化,承认必要的约束与自我控制,承认责任感、教养与野蛮的区别,承认淑女与荡妇的区别、正派人与流氓的区别,承认升华也承认仅仅有欲望是不够的。

   中国有一句很无奈也很实用、很通情达理也很苍白荒凉却终于是有效的与有道理的话:发乎情,止乎礼。让我们假设贾母与张道士很有友谊,很有理解,很有共同语言,很有好感……好了,又怎么样呢?在铁的律条下面,他们能说说话,见见面,见面后找到个借口一起洒洒泪,已经很人情味儿了,已经很温馨了,已经很弗洛伊德了,还是不要再往好莱坞式的床上镜头方面胡思乱想了吧。

  

   王蒙《王蒙新说红楼 :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南京 :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21.2

  

进入 王蒙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红楼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15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