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旭霞:自然崇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8 次 更新时间:2021-08-18 10:24:17

进入专题: 民间信仰     自然崇拜  

陈旭霞  

   自然崇拜是原始宗教的最初形式,是人们出于对自然的依赖和敬畏,而把自然物和自然现象看成是一种超自然的、异己的神秘力量而产生的一种崇信和敬仰的方式。自然崇拜的对象,除了崇拜人类赖以生存的日月星宿、山川河海等自然物、自然力外,还崇拜动植物,如鸟、牛、蚕、虎、树、花、谷等飞禽走兽和树木花草。自然崇拜具有地域和气候的特色,原始人崇拜的自然物和自然力一般与其生存地区的社会生产与生活关系密切,如近山者拜山,靠水者敬水,多风地带崇拜风神等。这也反映出人们祈求风调雨顺、人畜平安、丰产富足的实际需要。

  

   一、天体崇拜

  

   天体崇拜,是指对日月星辰的崇拜。先民对高深莫测、变化无穷的天,怀着深深的敬畏之意,认为宇宙万物皆为天神所造,悉由天神所主宰,由此创造出了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太白金星、太上老君等权威神。这些神的地位很高,可以指挥各路神。与之相对应,中国大地的玉皇庙、王母庙等比比皆是,烟火袅袅,祭祀的形式多种多样。如陕西、宁夏、甘肃、山西等省不少县份,都有“补天”的习俗,在正月二十日做一张圆而薄的面饼,名为“补天饼”。用红丝线系上补天饼,抛到自家的屋顶,以象征补天。宋代苏东坡的“一枚煎饼补天穿”诗句形容的就是这种“补天”的习俗。聚居在甘肃的裕固族有敬“点格尔汗”的习俗。“点格尔”在裕固语中是“天”的意思,“汗”是神的意思,“点格尔汗”即“天神”。这种敬天神的活动,每年要举行两次。第一次从正月初开始,仪式由称为“也赫哲”的专职人员担任。家家轮着祭,一家一天,到二月初结束。仪式相当隆重,地上铺毯子,上摆九小堆粮食,每堆粮上点一盏酥油灯,灯缠绿、白、蓝三色布条。毯子上方摆一张小方桌,桌上供芨芨草扎成的草墩,草墩中间插缠有布条的柳条。仪式开始,点燃酥油灯,由“也赫哲”用刀掏出一只活绵羊的心,割下羊头,将羊头和还在跳动的羊心一起置于盘中,放到九灯和草墩之间。然后烫羊、拔毛,将拔下的羊毛,取一半塞入草墩中间。接着“也赫哲”手持勺子,勺内放奶和酥油,不停地向上扬撒;口中念念有词,绕着小方桌和供品转圈,家人也跟随其后。“也赫哲”念完经后,将酥油灯推倒,观察灯花,预卜一家当年吉凶祸福。如有凶祸,还需请喇嘛念经消灾。第二次祭祀在立秋后,仪式比春季简单。不再点酥油灯,只在盘中盛水,仍宰杀一只羊,剥羊皮,在“也赫哲”念经后,用芨芨草编的小扫帚蘸盘中水四处抛洒,保人畜平安。天崇拜在彝族突出地表现在发式上。彝族男子有留“天菩萨”的习俗。“天菩萨”即彝族男子的前脑门一小片头发稍长,其余部分剪短。这一小撮头发俗称“天菩萨”。它象征男人的尊严,据说这是天神的象征,能主宰人身的一切吉凶祸福,严禁被人抚摸或不慎触摸,否则会触犯天神。侗族人天崇拜的表现方式非常的独特。他们认为,蜘蛛代表天魂。新生婴儿要举行取名字和安魂仪式。一般由外婆家给婴儿取名,并由外婆或外婆代理人在仪式上将装有一只小蜘蛛的三角小布袋系于婴儿的胸口前,表示已请天魂赐给婴儿灵魂了。如果病人卧床不起,又被视为失了魂,就需请巫师来举行招魂仪式,画符作法,诵念咒语,唱歌奏乐跳舞,当有小蜘蛛被诱到祭桌上时,巫师将其装入小布袋系于病人胸口,即被认为从天魂那里招回病人的灵魂了。侗族老人去世入殓时,也需用一床织有金色斑纹大蜘蛛图案的侗锦裹尸,表示死者能上天,回到天魂身旁。过去侗族地区如开大型会议,要跳蜘蛛舞。舞蹈按照蜘蛛网的纵横线和图案进行表演,穿插调位,构成一幅壮观的蜘蛛网图。因蜘蛛网酷似八卦图,又有人把跳蜘蛛舞称为“踩八卦”。

  

   跳蜘蛛舞表达的意愿是,向天魂乞求平安和战争胜利,象征布下天罗地网,要俘获胆敢来犯之敌。总之,天崇拜在中国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有表现,包括在人际结交中的“对天盟誓”以及思想观念中的“苍天保佑”、“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等,其实都是天崇拜的一种延伸。

  

   民间还把对天的崇拜具体化为对日月星辰的崇拜。我国不少地区都有反映日崇拜的岩画,如内蒙古阴山和广西宁明花山岩画中呈现出的拜日图,礼拜者高举双手或双膝跪地双手合十高举头顶向太阳做祈祷状。这种情况在我国其他艺术造型中也有发现。如在河南舞阳贾湖裴李岗文化遗址出土距今八千多年的陶缸外壁上,刻有“光芒四射”的太阳纹。浙江余姚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距今七千年的骨匕和牙雕器上,都刻有栩栩如生的双鸟太阳纹。河南仰韶文化遗址出土距今五千多年的陶钵口沿周围所绘的太阳纹多为12个,恰与一年12个月的历法观念相合。内蒙古敖汉旗赵宝沟文化遗址出土距今约六千年的陶片上刻画一个鸡头正对着太阳,被称为“最古的金鸡报拂晓图”。距今约五千年的山东莒县陵阳河、诸城前寨和安徽蒙城尉迟寺大汶口文化遗址出土的陶缸上,刻有上为太阳形、下为山形的图形,像太阳从山头升起的样子。祭祀陶器的器形也反映了先民的太阳崇拜意识。如东山嘴遗址中的豆、黑陶圈足盘、彩陶双腹盖盆,牛河梁出土的彩陶镂孔豆形器盖,石棚山的豆盘等,从平面角度看,就像是一轮光芒四射的太阳。

  

   日崇拜在华夏三皇五帝的称谓中也可见痕迹。从文物、典籍等方面看,华、夏、昊、皇、黄、炎等名称都是太阳或太阳神、太阳族的不同称谓。“华”的古义,本为太阳的专称。《水经·若水注》引古本《淮南子·地形训》中,十日称十华。《楚辞·天问》中“华”亦指太阳。太阳古称华。华族即是太阳之族。西汉以前,“华”是太阳的专称;“夏”构字的特点是:一人头顶或一手擎太阳。夏族也是太阳族;“昊”字从日从天,古天、大、人三字通,因此,昊即人间以日为名的首领或氏族。本作禘,像正面人形而头上是太阳。古代把天叫做昊天,是以太阳为主;“皇”字的古义为光芒四射的太阳。古称燧人、伏羲、神农为燧皇、羲皇、农皇,即三个太阳族首领;黄帝又作皇帝,也即太阳之帝。华夏各族均称其先祖曰皇族;“黄”字据《说文》从田从箂。在甲骨文中,田作日,后讹为田,其义为太阳发出的光亮。箂指太阳,与遰、煌、时光同义。因此,黄帝即光芒四射的太阳之帝;炎帝即火帝,亦即太阳之帝。炎帝后裔祝融为火正,祝融又作朱明、炷龙,皆是太阳或太阳神的专称。火正之“火”并非水火之火,而是太阳之火。因此,祝融是掌管对太阳神祭祀的官。

  

   日崇拜遗俗今天依然可见。如山东鲁西北、河北省的东西部有二月初一中和节祭太阳、吃太阳糕的习俗。山东宁津一带认为六月十九是太阳的生日,头天晚上,各村寺庙锣鼓喧天,妇女们诵经拜佛通宵达旦,直到太阳出山。山西乡间也有在这天祭太阳的习俗,妇女在当院置香斗,烧香,有的还蒸白馍“供上”。中青年妇女在太阳穴上贴一片枣树叶,认为这样可以消免头疼病。湘西和鄂西部分地区以六月初六为太阳的生日。是日,家家敬祭太阳,翻晒衣衾,祈求年岁丰稔,五谷丰收。摩梭人祭祀太阳神的日子是在正月初五。在祭祀的前一天下午,喇嘛就开始准备,用炒面捏许多神像,念经作法,一直到初五早晨,红日冉冉升起的时候,随着隆隆的炮声、锣鼓声、海螺声、诵经声,开始举行隆重的祭太阳神仪式。只见如潮的男女老幼朝着东方徐徐升起的太阳和太阳神布画像磕头拜神,仪式非常庄重而肃穆,周围香烟缭绕。接着人们争先恐后地去触摸神像。喇嘛们则一面念经祷告,一面端着“圣水”,让朝拜的人们一个一个地洗头洗脸,以求神灵保佑,祭祀完毕要办酒席共餐,当晚还会跳动作主要反映耕作、狩猎、纺织、洗麻等方面内容的甲搓舞。每年正月初一,东北鄂伦春族人要向太阳跪拜,祈求赐福。每当遇到困难时,也向太阳祷告。这都是太阳神崇拜的遗俗。侗族母亲常常把太阳的造型绣在儿童的背带上,以祈求太阳神,保佑自己的儿女逢凶化吉、健康成长、幸福吉祥,希望太阳成为儿童的保护神。这是日崇拜在民间服饰上的反映。鼓楼在侗族社会中有着至高无上、无可替代的地位,侗族人的法律、习俗、节庆、道德、交往等都离不开鼓楼。侗寨无论大小都有鼓楼,且鼓楼处于村寨的中心位置,其他建筑围绕着鼓楼层层辐射,如太阳的光芒四射,如此建筑布局反映了侗族的日崇拜,也可以破译成天魂日晕庇佑下的安居。鼓楼最初是因楼上置鼓而得名,一般为铜鼓,圆面,中空无底,侧面有耳以便系吊,鼓面有晕圈,鼓心为十二角光芒图案,象征太阳光芒四射。寨中有事便敲响铜鼓,鼓声就是命令,人们按鼓声统一行动,又称“齐心鼓”,鼓楼在侗族社会中有这种类似于太阳的凝聚作用。鼓楼前通常都有一个较大的坪,常用扁圆形的鹅卵石铺成各种图案,而鼓楼坪中央的图案则多为一个大圆圈,从这个圆圈的圆周上,对称地向四周铺有四根射线,射线与射线之间组成一种放射状的扇形。圆圈、射线、扇形,构成日晕之状,这就是古代侗族崇拜太阳、天魂创造的日晕图案。这种太阳图案还出现在寨子的芦笙场、歌坪、晒谷坪等地。日崇拜还表现在侗族的建筑装饰上,如广西龙胜侗寨的神庙正殿壁上绘有太阳纹,人们祭祀时,也忌讳用手指。还有侗族土堆式的祭萨坛上面,中心堆着二十四个白石头,用一把伞遮盖,这里的伞也象征着太阳。

  

   汉族的中秋节含义中,也有祭月拜月信仰的积淀。山东、河北、北京称月亮为“兔儿爷”。民间习惯是在家中挂月宫符像或供“兔儿爷”泥塑。月宫符像俗称“月光纸”或“月光马儿”,有两种,一种是上端画太阴星君神灵,下绘月宫桂殿、捣药玉兔及伐桂吴刚;另一种是画着一只如人样站立的玉兔。“兔儿爷”是用泥抟塑成的,穿衣戴帽,坐如人状的玉兔。晚上在它们面前,摆上月饼、西瓜、苹果、李子、葡萄等祭品,其中月饼和西瓜是绝对不能少的。西瓜还要切成莲花状。有的地方家有孕妇的还有信手切成雉堞形,遇单为男、遇双成女的习俗。有的地方还专门给兔儿爷供上一捆青豆。布置完后,烧香礼拜,红烛高烧,香烟缭绕,祭拜祈祷。各地祭月的仪式不统一,有的是妇女先拜,男人后拜;有的是男拜女不拜,这是因为月属阴,民间有“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的说法;还有的是男女老少一起拜。祭月撤下的供品要分遍家人,不得遗漏。特别是象征团圆的月饼,在切分时,一定要预先算好全家多少人,无论在家还是不在家,都要算在一起,不能切多,也不能切少,尽量大小一致。苗族中秋之夜举行“跳月”活动,青年男女在“跳月”中寻找爱慕之人,曲折地反映了人们意识深处积淀的月为高媒的月神崇拜的观念。月崇拜在文学艺术作品中的反映也不少。如元杂剧《拜月亭》中的瑞兰,请月神助她夫妻团圆;《西厢记》中的崔莺莺,对月倾诉,希望遇上意中人,等等。在古人的心目中,月神是掌管婚姻、生殖、水旱和生死之神。山西、河南、陕西称月亮为“月老”,在结婚拜天地时插上“月老神位”。

  

民间祭星的活动相当普遍。如民间正月初八晚上,燃灯祭星,称顺星。七月初七夜晚,瓜棚纳凉,陈设瓜果,祭祀牛郎织女,称贺双星。中国各民族自古以来有“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的说法,星在人在,星陨人亡。因之,自古就有“禳星”、“祭星”的活动。山西晋中有正月初七或初八祭本命星的习俗。山东在三月十五和四月十八泰山庙会时,人们带上粮食或银钱,上山祭祀北斗星,称作“添斗”,祈求增寿。北斗星在蒙古人的星宿崇拜中占有特殊位置,初七的午夜,对北斗星单独祭祀,在镜子和水碗中观星,以求吉祥。星崇拜在文学作品中的反映更多。如《三国演义》第一百零三回“上方谷司马受困,五丈原诸葛禳星”,叙述诸葛亮临终前星象感应之事,颇为突出。“孔明扶病出帐,仰观天文,十分惊慌;入帐谓姜维曰:‘吾命在旦夕矣!’维曰:‘丞相何出此言?’孔明曰:‘吾见三台星中,客星倍明,主星幽隐,相辅列曜,其光昏暗;天象如此,吾命可知!’维曰:‘天象虽则如此,丞相何不用祈禳之法挽回之?’孔明曰:‘吾素谙祈禳之法,但未知天意若何。汝可引甲士四十九人,各执皂旗,穿皂衣,环绕帐外;我自于帐中祈禳北斗。若七日内主灯不灭,吾寿可增一纪;如灯灭,吾必死矣。闲杂人等,休教放入。凡一应需用之物,只令二小童搬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民间信仰     自然崇拜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宗教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091.html
文章来源:《民间信仰》河北人民出版社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