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小林:从草原看农耕 从边缘看中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0 次 更新时间:2021-08-17 13:27:33

进入专题: 西州   匈奴   西汉  

薛小林  

   一 “边缘的西州”:争霸的中心

   “西州”是汉代一个重要的地域概念,在当时天下的政治层级结构中,是处于京畿与西域之间朝廷能够通过郡县体制控制的区域。在两汉时期,西州的内涵发生了两个方面的变化:首先是所指区域扩大;其次是内涵重心转移。西汉时人以西州专指西南益州地区,例如,由于广汉郡群盗横恣,汉成帝册免丞相薛宣时说:“西州鬲绝,几不为郡。” [1] 汉成帝显然是在用西州指称广汉郡所在的西南地区。经历了汉武帝时期轰轰烈烈的西进运动,汉朝收复河套、开拓河西并设立郡县后,西州所指称的范围渐次扩及西北。到两汉之际,西州成为涵括西南和西北的实行郡县体制的大西部区域概念。与此同时,我们注意到另一个变化,即“西州”概念的内涵重心发生转移。在东汉时期,虽然“西州”有时仍被人们用来指称益州地区,但用之指代凉州、朔方等西北地区的用法后来居上,变得更为常见,甚至是当西南和西北同时出现时,西州被用来专指西北。 [2] 例如,东汉初光武帝以陇、蜀为忧,独谓来歙曰:“今西州未附,子阳称帝,道里阻远,诸将方务关东,思西州方略,未知所任,其谋若何?” [3] 隗嚣控制着凉州,但是他首鼠两端,所以刘秀说“西州未附”;占据巴蜀的公孙述(字子阳)称帝自立,所以刘秀说“子阳称帝”。在这个语境中西北凉州和西南益州同时出现,但是此处的“西州”显然仅指凉州而言,光武所说的“西州方略”,是指对付隗嚣的策略,当平定隗嚣“得陇”之后,光武才得以“望蜀”。

  

   从最宽泛的意义上说,汉代的“西州”应该包括西南益州和西北凉州、朔方地区,但本书研究的“西州”暂不涉及西南地区,而是仅指西北的凉州和朔方地区,这是因为本书研究之重点在于北方游牧民族与中原农耕国家之互动关系,而且越是往后人们使用“西州”指称西南地区的情形越少,“西州”一词反而主要被用来指称后进的西北之凉州、朔方,在对汉代国势盛衰脉动的影响方面,西北地区显然起着比西南重要得多的作用,就整个西部而言,时人关注之焦点不在西南而在西北。

  

   “国势”指国家的兴衰、国力的强弱形势,亦指立国规模、统治能力、社会风尚、时代气象等方面的综合体现。西州经略与两汉国势的脉动有着密切的交互关系,一方面,“国势”的强弱决定了朝廷经略“西州”的方式和力度;另一方面,经略“西州”的后果必定会对两汉“国势”之走向产生反馈作用。作为边疆地区的“西州”与汉朝中央之间的交互作用贯穿整个两汉时期,深刻影响着两汉史的走向,故而是一个重新梳理和思考汉代史的切入点,也是观察比较西汉、东汉两个时代特质的有效视角。两汉历史的演进有两条前后相继的线索,一条是西汉一代围绕“汉匈关系”展开的对西州之争夺、开拓和经营,另一条是东汉一代围绕“汉羌关系”展开的西州羌胡化、西州军事集团的崛起及其对东汉政权的冲击。本书将围绕这两条线索,对两汉的“西州”经略与国势盛衰之间的交互关系做一个较为全面的多角度分析,以展现“西州”之开拓—“西州”地方力量之成长—“西州”武力对中原腹地的反馈冲击这样一个完整的互动过程,并探究西汉与东汉不同的时代特质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和产生的影响。

  

   西州是汉帝国的西北边疆地区、华夏文明的边缘,是中原农耕国家与北方游牧民族争夺交锋的关键地区。在族群资源竞争的背景下,边疆地区与族群生存的资源边界和空间密切相关,边缘成为牵动整体的重要地区,有时候边缘地区的某些变动甚至可能促使中心发生结构性的变化,整体图景也因而需要重新定义。当然,这里只是强调边缘、边疆的某种重要性,这种重要性当然有其限度,它在很多方面还无法与中心腹地地区相提并论,但本书亦希望通过对边缘变化的观察来认识中心的某些动向,考察边缘与中心的互动关系。

  

   两汉朝廷西州战略的形成、执行及其最终的效果,必然受到内、外多种因素的制约和影响。在战略上是进取拓边抑或徙边避寇,是驱逐蛮夷还是内徙夷狄,每一个被记录下来的决策都只是“冰山一角”,影响这“一角”以什么样的形态出现的因素,都潜藏在海平面之下。分析一个政权的边疆经略方针,需要从周边外部环境与内部因素两个方面考察。理论上而言,一个成熟的统治阶层所做出的决策,必定会仔细权衡内外各种因素及其利弊,然后做出最优的选择。但实际上做出正确决策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情势可能复杂到当局者理不清头绪的地步;利更大些或弊更大些的界限,也可能模糊到即使最老练的政治家也难以做出准确的判断;更重要的影响决策的因素需要从国家政权内部去寻找,比如综合国力的限制、皇权的禁忌,以及不同政治势力之间的掣肘等。虽然皇帝在理论上是乾纲独断、权力无限,但是在实际的政治环境中也必须面对各种在他控制之外和意料之外因素的制约,雄才大略如高祖却困顿于白登,强悍刚狠如高后亦忍冒顿之辱,汉初边疆战略的谨慎和保守,非常明显地受制于汉匈双方综合实力的对比。东汉在处理西北“羌乱”问题上的失败,一方面固然由于东汉国势衰落,但朝廷对西北豪族的顾忌和防范,朝廷内各种政治势力的斗争和掣肘,也是“羌患”长期无法解决的重要原因。某种边疆政策制定后,能否得到有力的执行,更是受制于国内政治、经济、军事各方面的实际情况,主持与执行边政者的素质,军队的征集、装备和训练,要塞、交通线和边防城市的修建,后勤物资的征调和运输,方方面面都考验着帝国的综合实力。边疆虽然只是一个边缘,却关乎整个帝国的安全,并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部分,得之未必有利,但弃之必定有害。

  

   最初的“西州”只是中央政策执行的客体,无论是修筑长城、要塞、边城,还是屯田、设郡县、移民实边,抑或派军征伐,“西州”都是一个人力和物力的输入地。逐渐地,在这个输入的过程中,“西州”地方力量得到成长,待这种本土力量积蓄到一定程度,它就不再只是一个单纯被输入的客体,渐渐地亦获得一定的“主体”性和主动性。最终,在外部情势变化的契机下,“西州”力量会以某种形式反馈中心,这种反馈力量可以是良性的,亦可以具有非常强烈的破坏性。两汉之际“西州”的地方势力得到迅速的发展,河西窦融集团以边地骑士及羌胡劲兵佐助光武帝完成统一,可以视为一种有益的反馈力量;而此时割据陇右的隗嚣和占据朔方与匈奴连兵的卢芳却成为光武统一的障碍;后来因为帝国“西州”战略的接连失误,羌患愈烈,“西州”摇动,帝国东方与西方的政治、经济及军事关系失去平衡,在平定羌乱过程中形成的“西州”军事集团在董卓的带领下进入洛阳,废立皇帝,残破两京,则是极具破坏性的反馈。我们看到,从西汉之初的“西州”开拓,到东汉末的“西州”边兵入京,一个中央与边疆互动的轮回完成了。“西州”,从一个遥远陌生的异族活动的异域,嬗变成一个能够积聚足够的力量反噬中央,强烈影响东汉帝国国势走向的地域,我们不禁要问,“西州”在这四百年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它们是如何发生的?

  

   本书通过对两汉西州经略的研究,透过中央政府之西州战略的制定、执行和最终效果,力图从中窥视整个帝国政治、社会、经济、军事的具体状况和特质。从更广泛的意义上看,“西州”亦是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两大文明体冲突与战争、和平与贸易的舞台,是双方历史演进的共同推进器。两大文明在这一地带持续的互动促使各自内部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影响了历史的走向与进程。我们通过“西州”这个视窗,庶几可以稍稍进入汉代历史之内部,同时也可以跳出中原中心论,以更宽广的视野考察农牧互动关系以及边缘与中心的关系。

  

   二 多个角度看“西州”:民族史、地方史抑或边疆史地?

   对汉代的“西州”这一地域观念,目前所见只有王海注意到了,“史籍中多次出现的‘西州’一词值得关注。十三刺史部设立后,‘西州’、西部便与‘凉州’有了密切关系。……‘西州’、西部乃是包括‘凉州’在内的更广阔的地域范围” [4] 。如果我们将“西州”与“西域”两个概念做一个比较,或许更能突出“西州”的含义。相较而言,中央政府对“州”的控制比对“域”更强,当汉廷在河南地、河西设置郡县后,在理论上就可以说这里是“西州”了。与“州”相对,“域”是“羁縻”意义上的统治地区,郡县统治体制所不能及,当地原有的政治组织和权力结构得到维持,各有当地领袖进行统治,汉廷只是享有宗主的权力和地位。汉朝郡县体制最西扩展到敦煌,西出玉门后就进入“西域”,玉门关在区隔“西州”和“西域”时有特别的象征意义。所以从理论上而言,京畿以西、玉门关以内的地区,包括河南地、河西、陇右、河湟,是采用郡县体制统治的区域,被称为“西州” [5] 。但实际上,“西州”要成为当时人习用的地域概念,尚需经过一段时间的概念传播和共识形成,最后才能习用流行。巴蜀地区较早被纳入郡县体制统治的范围,《汉书》中出现的“西州”一词均指益州地区。到西汉后期,随着朝廷对河套、河西等地统治的巩固和经济的开发,特别是西域都护府设立后,为了加强对西域的控制,作为后方的河西成为经营西域的基地,人们对河西“国土”的感觉渐渐增强。两汉之际,绝大多数人普遍以“西州”指称西北,这一用法肯定已经流行了一段时间,所以我们推测,这种用法出现在汉武帝拓土西北之后的某个时候,在西汉后期经过概念传播和共识形成,到西汉末期、两汉之际已经开始流行。

  

虽然秦汉史学界对“西州”地域观念留意不多,但“西州”所包括的河湟、陇右、河西、朔方等地区,相关的研究成果非常丰富。通过阅读和梳理,本书将以往的大部分研究分为三种范式。一是民族关系史研究范式。西州是汉族与西北少数族群交汇共处之地,汉、乌孙、月氏、匈奴、氐、羌、小月氏及各种杂胡在西州交汇、斗争、融合。西州还是西域与中原交通的孔道,是族群迁徙和文化交流的走廊,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民族政策和民族史的研究得到国家的重视,西北少数民族史成为重要的研究领域,众多的民族史专家对秦汉时期的西北民族问题予以了关注,名家辈出。翁独健 [6] 、黄烈 [7] 、杨建新 [8] 、王宗维 [9] 著有影响广泛的古代民族史,木芹 [10] 、田继周 [11] 则专论了秦汉时期的民族史,顾颉刚 [12] 、马长寿 [13] 、王明哲和王炳华 [14] 、林幹 [15] 、冉光荣等 [16] ,对羌、匈奴、乌孙等做了专题研究。二是地方史研究范式,以地区为单位,或为“河西”、“河陇”,或为“陕西”、“甘肃”、“宁夏”,或为“西北”,在设定的地区单位之下,有的专门研究某一王朝,有的研究某一时段,亦有通贯古今的研究。刘光华 [17] 、谷苞 [18] 、田澍和何玉红 [19] 、王宗维 [20] 、李清凌和钱国权 [21] 、高荣 [22] 、张灿辉 [23] 等学者,取得了卓越的成绩。三是边疆史地的研究范式,着眼于王朝的边疆政策、边疆开发,以及与边疆事务有关的制度、机构与人事问题。这方面的研究成果涉及整个中国的四面边疆,并不是局限在西北地区。马大正 [24] 、李大龙 [25] 、赵云田 [26] 、厉声等 [27] 、于逢春 [28] 等学者,在这一领域长期耕耘,成绩斐然。总的来说,前辈学人对许多复杂的史实进行了梳理,对很多重要的问题也做了深入分析,是所有后学必须认真学习的,是进一步研究的基础。但由于视角、体例、研究套路的限制,难免对一些关键问题深入不够,对现象背后的深层次背景和原因往往点到即止,缺乏精细的深度挖掘。当然,在以上著作各自设定的研究目标之下,他们出色地完成了工作。本书将更加注重两点:一是深入草原去理解游牧,二是深入汉朝政治内部去理解边疆与中心的互动。所以,本书尝试着在“西州”这个古已有之的地域概念下,对草原部族与农耕国家的互动,对帝国边疆与中心的互动做一个较为全面的多层次研究。汉朝与西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西州   匈奴   西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075.html
文章来源:《争霸西州:匈奴、西羌与两汉的兴衰》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