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荟 熊涛:“学术性新闻”:马克思在《纽约每日论坛报》的社会历史写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6 次 更新时间:2021-04-17 23:53:53

进入专题: 马克思   纽约每日论坛报  

沈荟   熊涛  

   内容提要:1851—1862年间,作为欧洲通讯记者的马克思与美国大报《纽约每日论坛报》有过长达10余年的合作。马克思为彼时美国社会变革实验场提供了一种以严肃的学术风格见长、充满生动语言的“学术性新闻”,其思想洞见也影响了各国政治议程的设置。在马克思理论、思想与现实相配合的实践中,究竟怎样的新闻和记者才是为公众所期待的,当下仍需深思。马克思与《纽约每日论坛报》合作的背景和总体经历,以及马克思报刊文章的社会历史写作方式,值得基于史料进行梳理。对这一段经历的呈现,不仅有利于丰富我们对马克思新闻实践与新闻思想的认识,也有益于深化我们对新闻教育和新闻工作核心价值的理解。

  

   关键词:社会历史写作;公民科学;学术性新闻

  

   作者简介:沈荟,上海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熊涛,上海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硕士生。

  

   标题注释: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科项目(项目编号:20YJA860010)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报刊实践在马克思一生中占据重要地位。从作为《莱茵报》(1842年)通讯员开始,马克思相继参与了巴黎《前进报》(1844年)、《德意志-布鲁塞尔报》(1847年)的编辑工作,创办《新莱茵报》(1848-1849年),领导德意志工人协会机关报《人民报》(1859年),并成为美国主流报刊《纽约每日论坛报》(The New-York Daily Tribune,以下简称《论坛报》。马克思受雇于《纽约每日论坛报》是在1851年8月,退出是在1862年3月)欧洲通讯员。马克思的报刊实践为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无产阶级革命观的形成和发展,工人阶级斗争运动的动员和开展,社会主义观念的传播与实践奠定了基础。恩格斯曾说:“协会(国际工人协会)的这位创始人即使别的什么也没有做,也可以拿这一成果引以自豪。”当代马克思研究者也认为,“马克思应作为19世纪最伟大的记者之一而被人们铭记”。

  

   《论坛报》是马克思在欧洲革命处于低潮时期、进步报刊被打压情况下,能够向公众阐述社会主义观点的重要渠道。在这一阶段,该报有近30万订阅者,加上重印和传阅,阅读者约百万人。马克思供职《论坛报》逾10年,文章数百篇且常为头版社论,美国总统林肯也曾是他的读者。“社会主义的种子在美国播下,并在阶级矛盾尖锐化的土壤里发芽成长”,与马克思这段借助美国报刊进行宣传的经历有着源流关系。反过来,这段经历也使马克思更加深入地了解社会,丰富了他在政治经济学方面的知识,并为其深刻的理论观点写下了注脚。例如,马克思发表在《论坛报》上有关工人阶级状况的文章成为《资本论》第八章“工作日”的直接素材;关于萨特伦德夫人与奴隶制的相关讨论是《资本论》“原始积累”一章中的例证观点;对中国的解释也深化了他对亚洲社会的理解。马克思的新闻实践和学术研究相互融合并彼此培育。

  

   马克思在《论坛报》发表的报刊文章数量巨大,“所涉及的内容比他一生中所有其他作品加在一起还要广阔”。为此,本研究力图通过报刊原文史料和相关文献的发掘与整理,围绕以下几个问题展开论述。美国的流行大报为何会聘请德国人马克思做通讯员,看似距离遥远、无法建立联系的两个主体是如何走向合作的?马克思讨论了哪些重要议题?兼具社会学家、经济学家等身份的马克思,他的报刊文章是否有别于通常的新闻写作?马克思的新闻作品产生了怎样的传播效果,是否影响了美国等国家的政治议程?对这一段经历的呈现,不仅有助于我们更为深入地理解马克思的新闻思想,也有益于我们反思新闻教育与实践的核心价值,甚至有利于丰富对美国早期马克思社会主义传统的认识。

  

   一、马克思与《论坛报》跨越大西洋的合作

  

   马克思关注劳动阶层的需求和利益,通过报刊对社会贫困、压迫等时代问题予以批判,力图变革社会政治制度、实现人民的自由,因此遭到普鲁士反动政府的迫害,一家人被驱逐出境,于1850年才得以在英国伦敦索荷区的陋巷第恩街安顿下来。马克思当时的经济状况是“令人绝望的”,但他“拒绝与任何欧洲刊物合作,认为它们的方向过于反动”。

  

   而此时,大西洋彼岸的美国正处于社会关系和经济关系转变的巨大旋流中,资本主义市场革命带来了经济生活的快速重组和变化,也重置了社会关系,商人、产业家与工厂工人、家庭手工业者之间的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变革的观点由此在美国大受欢迎,“几乎所有的组织都力图争取公众舆论对它们所提倡的改革事业的支持”。《论坛报》,由辉格党主要成员、共和党创建者之一的霍勒斯·格里利(Horace Greeley)于1841年4月创立。当时,在“黄色新闻”流行的便士报年代,《论坛报》更是成为了文化改革的交流中心。由于对辉格党的贵族统治及其在社会改革方面的妥协态度日益不满,格里利试图借报刊宣传,来推动建设一个可以改善劳工命运的平民化政党,实现其“增进人民的利益、促进人们的道德、社会和政治福祉”的办报宗旨。

  

   在寻找社会改革方案过程中,格里利意识到欧洲国家争取自由、平等的斗争或许对美国具有借鉴意义。《论坛报》曾在新年社论中提出:“至今还没有一个理论家能够真正地解决劳工、技术和资本之间协调和互利地融合的大问题,显而易见,这一问题必须被解决,如果不解决社会恐怕会遭受更大损失。”1848年6月,《论坛报》编辑的查尔斯·达纳(Charles Dana,后成为主编)来到欧洲,希望从欧洲革命浪潮中获得启示,并着眼于它们在美国的示范价值。11月,他在德国科隆结识了马克思。马克思当时已经为共产主义者同盟起草了纲领性文件《共产党宣言》、主持着《新莱茵报》,在德国的社会、知识分子圈内具有很大的影响力。美国的社会状况印证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阶级矛盾的分析和判断,马克思与达纳在社会问题的解决上抱有共识,他们“志趣相投”。暮年的达纳在得知马克思去世的消息时,回忆并感叹道:“马克思决不是一个自负或自以为是的人……他带着对时代的深刻了解来进行关于社会问题的讨论。”所以,当已在《论坛报》任职的德国诗人费迪南·弗莱里格拉特(Ferdinand Freiligrath)向达纳举荐居住在英国伦敦的马克思担任欧洲通讯员时,原本就对马克思印象深刻的达纳欣然接受了这一提议。

  

   与此同时,《论坛报》也面临激烈的报业竞争,格里利也不得不将聘请欧洲通讯记者列为重要议程。随着《纽约先驱报》(New York Herald)主编贝内特(James Gordon Bennett)率先聘用欧洲记者、大量刊发国际新闻后,其他报纸纷纷效法。加之,1848年欧洲爆发了一系列旨在反对君主与贵族体制的武装革命,由于革命在欧洲大陆的失败,大批欧洲难民流落到美国。1852-1854年,约50万德国人来到纽约,他们对故乡的新闻仍充满兴趣。因此,格里利和达纳决定在他们的长期工作人员中增加一些“德国政治通讯员”,以此吸引来到美国的新难民。事实上,这也反映出美国新闻业技术转向的内在需求。在早先关于1848年欧洲革命的报道中,《论坛报》已经尝试将新闻与分析相结合起来。除了对革命事件进行简单的描述外,还以社会批判的形式对新闻做出分析。在《论坛报》记者看来,“现在他们必须提供关于欧洲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更大的画面’;解释事件的原因,以补充枯燥的电报报道”。而作为德国人的马克思在对欧洲社会批判方面具有独到见解。

  

   于马克思而言,此时的美国也充满了吸引力。《论坛报》的稿费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帮助其维持拮据的生活,更为重要的是,马克思认识到《论坛报》的重要影响力。马克思可以借助这个主流平台将他的思想传播给更广泛的读者群,从而在欧洲大陆反革命势力猖獗、工作难以开展的状况下,推进美国劳工和社会进步事业。在1851年8月2日与魏德迈的通信中,马克思对能够为一家美国报纸撰稿的前景感到高兴,“如果你到纽约去,就顺便拜访一下《论坛报》的达纳,代我和弗莱里格拉特向他问好……既然在德国报刊完全受到压制,那末也只有在美国才能在报刊上进行斗争”。另外,这也是一个可以不必担心审查制度而写作的重要机会。

  

   二、重要议题:“带着对时代的深刻了解来讨论社会问题”

  

   1851年10月25日,《论坛报》以12版篇幅而非通常的8版出现。《论坛报》特意在社论《早间话题》(Topic of the Morning)中对于这一反常的安排予以说明:“一段时间以来,大量广告充斥《论坛报》,这迫使我们今天上午在原来报纸基础上增加四版。在新增版面上将刊登一些特别值得注意的外国人的文章,……一篇来自德国。人们对他在政治和社会哲学领域的观点与行动可能会有批判性评价,但不管怎样他都是德国最有智慧、最充满激情的作者之一。”这位来自德国的作者就是马克思,马克思在这一期《论坛报》上发表了第一篇署名文章:《革命与反革命》(Revolution and Counter-Revolution)。随后几期,马克思连续探讨了与德国革命相关的问题,这一系列文章取得了很大成功。在合作的十余年间,马克思为《论坛报》贡献了489篇文章。这些文章涵盖了欧洲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状况;战争和军事行动及策略;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运动新高潮的前景;工人阶级生存状况和运动;资本主义国家在印度等地的殖民政策及被压迫民族的解放斗争;欧洲国家、美国的国际关系及中国议题等。

  

  

  

   分析这些作品,可以发现“马克思所写的并不是类似于‘应该采取何种形式进行社会活动’这样的纲领内容,而是与当时的社会问题相关的分析。可以说,马克思天生具有对眼前发生的社会问题进行分析的才能”。

  

  

  

   1852-1853年,马克思主要讨论了欧洲政治与社会议题。他应达纳的要求写几篇关于英国当前状况的通讯稿件,马克思用德文写了《英国的选举——托利党和辉格党》(The Elections in England.—Tories and Whigs)、《宪章派》(The Chartists)这两篇文章,然后交由恩格斯翻译成英文,分别发表在1852年8月21日和25日的《论坛报》上。在对英国政治的分析中,马克思刻画并揭露了英国的党派斗争、内阁丑闻。在《选举中的舞弊》(Corruption at Elections)一文中,马克思阐释了托利党在选举中通过贿赂、恐吓方式获取选票的舞弊行为。马克思的深入分析使读者认识到,政治对抗中为占上风而采取的野蛮、粗鄙手段是英国代议制选举、议会制度失败的结果,因为该制度维护的是少数特权阶级的选举权利,议会容易受到权力阶层的操控、不能真正体现选民的意志,选民对选举政治也持冷漠态度。

  

对于格里利及美国关注的欧洲劳动与资本相对抗的问题,马克思用详实的数据和可靠的论证,分析了工人们正遭受着资本家压榨、生存状态恶劣的处境。在《战争——罢工——饥荒》(War—Strikes—Dearth)一文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马克思   纽约每日论坛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089.html
文章来源:《新闻与传播研究》2020年第9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