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元:傻瓜邓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68 次 更新时间:2021-02-03 15:42:16

进入专题: 邓拓  

夏元  

  

   没有读《中国救荒史》[1] 之前,我其实不知羞愧是什么。

   我自以为好呆是个洋博士、教授,做研究自是看家本事,写时文也不在话下,甚至还有点小名气。可是看看先辈邓拓,二十三四岁时,仍是河南大学经济系一个在读本科生,就已写出了《论中国封建社会“长期停滞”的问题》《再论中国封建制“停滞”的问题》《论中国封建制“停滞”的历史根源》等一系列开创性论文;二十五岁那年,就已写出并出版了皇皇巨著《中国救荒史》(商务印书馆1937)。一想到这部着眼点高、批判性强、史料详实(从商周一直到民国)、分析精当的划时代著作(分为“历代灾荒的史实分析”“历代救荒思想的发展”“历代救荒政策的实施”三编),竟是一个二十五岁的本科生 — 一个虽信奉马克思主义,却不意识形态至上地“反封建”,而是充分肯定传统中国救荒政策及思想的本科生 — 在无前例可循的情况下,不到两个月内写成的毕业论文,我岂止是羞愧,实在是无地自容。一想到自己本科、硕士、博士毕业论文和所有挣头衔的“核刊”“顶刊”“权威刊”文章加在一起,还不及《中国救荒史》价值的一半,我岂止是羞愧,简直生无可恋!

   没有读《中国救荒史》之前,我更不知道羞耻是什么。

   我以为,在中国,这年头做学问,哪怕是根本无需项目经费也能做,而且肯定能做得更好(因为不必绞尽脑汁地填申报表,不必花时间精力应付各种检查和“结项”)的人文学科学问,哪怕国家已三番五次发文件破“五唯”,拿人文学项目也是天经地义的,拿大项目更是无尚光荣。十几年来,因羞耻心一直处于关闭状态,我拿了一个又一个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和教育部项目,甚至还拿了一项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一项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大大小小的项目给我带来了多少实利,多少经济和政治实利!我的收入从一年十来万猛涨到一百来万,买了好几套城区中心的豪宅,甚至还买了一套海景别墅。我身为各种高级别委员会委员,领导们见了我特别客气,同事们也对我无比羡慕嫉妒恨,甚至我带的学生也个个腰杆笔直,声音高亢。可是,邓拓的《中国救荒史》重启了我被屏蔽的羞耻之心。乍一翻开书,逐利的商人品性又蠢蠢欲动,很是为邓拓感到惋惜。这压根儿就是一个重大项目嘛。浪费了如此重大的一个选题,不对之作重大项目之利用,邓拓实在是一个傻瓜,一个超级傻瓜。这是玩笑话哈。我还不至于笨到不知道,那时中国根本不搞项目,哪像现在这么财大气粗。但邓拓仍是个傻瓜。写这么好一本书,得花多大力气?不用命写,写得出来吗?可得到了什?在内乱不息、抗战即将爆发的1937年,如此写书到底能得到多少实利?

   但是,于我,良心重启是必然的,因为我仍是一个人。邓拓不拿国家一分钱,就能在如此小年龄、如此短时间内做出如此好的学问,两相比较,我不觉得羞耻,我还是人吗?我不仅仍是个人,甚至是一个致富后仍能不腐败的好人!我还不至于彻底不讲逻辑,不至于彻底屏蔽良心。从今以后,我要以邓拓为榜样,让羞耻心时时处于开启状态,做真学问。邓拓不仅教会了我做真学问,还教会了我做一个知羞耻的人。谢谢邓拓。

   -------------------

   [1] 邓云特(邓拓),《中国救荒史》,北京:商务印书馆1937年,2011年。

  

    进入专题: 邓拓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人格底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943.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