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彦:RCEP区域价值链重构与中国的政策选择——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基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2 次 更新时间:2020-12-07 23:18:49

进入专题: RCEP   一带一路  

张彦  

   内容摘要:在全球价值链中遭遇“反攀升压制”的现实背景下,RCEP区域价值链合作既为中国制造找到了“替代方案”,又有利于发挥示范效应,探索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的新路径。作为“一带一路”高质量共建路径的“区域范本”,RCEP区域价值链的重构具有增强共识、有利于内外环境、价值链内向化发展、高度的经济相互依赖关系等四大合作基础,但同时也在产业结构竞争、依赖方向调整、外部化特征、区外不确定性因素等四个方面面临困境。中国应在“战略、技术、市场、规则”四位一体的重构战略指引下,以RCEP合作为契机,推动和引导制造业区域价值链实现重构,为探索“一带一路”高质量共建新路径奠定基础。

   关键词:“一带一路”; RCEP区域价值链;全球价值链; 制造业

   作者简介:张彦,广东技术师范大学财经学院、区域经济研究所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博士后。

  

   一、引言

  

   美国对华发动的贸易战已全面升级(朱锋,2019),其利用优势地位来遏制中国科技和经济发展的企图昭然若揭(张彦,2018)。贸易战不仅反映了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中“攀升与反攀升博弈加剧”的新常态,也反映了美国企图强化全球价值链治理来维护其优势地位的战略诉求(张彦,2019)。美国的贸易霸凌主义给中国制造业创新发展带来影响的同时,通过全球价值链、全球供应链、全球产业链对世界经济发展带来负效应,不仅阻碍了世界经济的健康稳定发展(彭波,2018),加剧了“逆全球化”的发展趋势(陆常平、张凯,2019),又导致全球价值链分工出现调整甚至重塑(高玉伟,2019),而且其通过价值链、产业链、供应链对世界各国的发展战略、产业政策、经济增长、金融稳定等造成负面冲击(宋国友,2019)。

   为应对贸易霸凌主义对世界经济造成的不确定性影响,2019年4月27日召开的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给出了“中国方案”: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习近平主席指出,期待同各方一道完善合作理念,通过双边、三方、多边合作鼓励更多国家和企业深入参与,既要重视在创新驱动战略下深化智能制造、数字经济等前沿领域合作,又要扩大市场开放并提高贸易和投资便利化程度。这给积极响应“一带一路”的国家吃了一颗“定心丸”,也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的高质量发展提出新的要求。

   对区域价值链的定义和作用的相关研究认为,区域价值链(Regional Value Chains,RVCs)是一种介于国内价值链(National Value Chains,NVCs)和全球价值链(Global Value Chains,GVCs)的一种区域生产分工体系(赵江林,2016),它是提升“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质量和水平的重要路径(马晓东、何伦志,2018),既有利于中国制造业减少对现行全球价值链的过度依赖(魏龙、王磊,2016),又有利于对中国制造业的生产和市场实现区域化转型(葛阳琴、谢建国,2017),在提升制造业全球分工地位和竞争力的同时(孟祺,2016),重塑有利于中国制造业的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黄先海、余骁,2017)。对中国在区域价值链合作中作用的研究认为,随着制造业全球价值链生产分工体系的不断深化,东亚逐渐成为全球生产网络中最为活跃的地区(梁经伟、毛艳华、文淑惠,2019),而中国是东亚地区制造业中间和最终产品最重要的“供给者”和“吸收者”(成新轩,2019),成为了东亚制造业生产网络的中心(孙瑾、卫平东、王云霞,2018),具有引领区域价值链重构的能力。既有成果均对区域价值链在“一带一路”中的作用以及中国在其中的引领能力表示肯定,但并未就区域价值链的重构基础和现实困境进行讨论,亦未提出具体的重构路径。结合当前RCEP谈判进程加速以及多数成员国寄希望通过高质量RCEP来提升区域合作水平的新背景(孟夏、李俊,2019),本文认为在RCEP框架下探讨区域价值链重构问题是很有意义的,既有利于为中国制造业在“链主反攀升压制”的现实背景下找到新的发展方向,又有利于通过打造“区域价值链高质量合作范本”并发挥示范效应,探索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的新路径。

  

   二、RCEP区域价值链的重构基础

  

   (一)合作共识:区域价值链合作的共识增强

   首先,中日韩区域价值链合作的共识增强。中国、日本和韩国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合作最为关键的因素,其态度取向直接影响RCEP的合作质量。一方面,日本和韩国对“一带一路”的态度出现积极的转变,它们既看重“一带一路”的广阔市场前景和区域生产分工的重构潜力,亦对“一带一路”包容共建、开放共享的区域经济合作模式表示认可。另一方面,为应对“逆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带来的不确定威胁,中国、日本、韩国在提升区域产业合作水平方面的共识增强。2019年底举行的“中日韩领导人峰会”不仅就加快推动RCEP合作达成共识,而且就以高端制造业促经贸合作升级形成共识。中国提出了加强三国在“大数据、人工智能、5G”等领域的合作,得到了日本和韩国的支持和肯定。中国、日本、韩国在机械制造、汽车制造、光电设备制造等高端制造业的发展,也为三国在新技术、新能源等高端制造业的区域产业价值链的合作奠定了基础。其次,东盟的区域价值链合作共识增强。作为RCEP的重要组成部分,东盟参与区域价值链合作具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一是“天时”优势。由于全球价值链的调整给东盟制造业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冲击,强化区域价值链合作为东盟制造业升级提供了机遇。一方面,在全球价值链体系的“马太效应”影响下,东盟制造业正朝着“低端化”和“边缘化”的方向发展(张彦,2020),这与东盟谋求地区制造业高端攀升的目标相悖。另一方面,贸易保护主义在欧美国家盛行,这对于过度依赖外部市场的东盟制造业来说有一定的负面影响。因此,为应对全球价值链调整所带来的不确定冲击,东盟制造业发展的区域转型将成为必然。二是“地利”优势。作为中国主导的制造业生产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东盟经济的发展已经深度嵌入东亚产业价值链体系中,其制造业生产网络和消费市场主要集中在东亚地区,这种地缘上的天然优势为东盟参与区域价值链合作打下坚实基础。三是“人和”优势。《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2025》中明确指出,通过整合发展东盟区域价值链有利于提升东盟整体的经贸合作水平,区域价值链协同发展是东盟未来经济发展战略的重要目标。第三,澳大利亚支持RCEP区域价值链合作。一直以来,澳大利亚是RCEP的支持者,因为加入RCEP符合该国的国家经济利益。一方面,根据GTAP模型测算,加入RCEP对于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经济福利、投资等均有一定的正面效应(李新兴等,2020)。另一方面,澳大利亚是发达经济体和外向型经济国家,近年来中澳贸易的强劲发展势头促进了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综上所述,RCEP经济体期待提升经贸合作水平,对区域价值链合作的共识增强,RCEP区域价值链的重构前景可期。

   (二)内外环境:“三足鼎立”的全球制造业生产网络

   首先,全球生产网络“欧洲-美洲-RCEP”三足鼎立之势为RCEP区域价值链重构提供了有利的外部条件。以最终产品为主的世界贸易模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以中间产品为核心的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在世界经济中的作用举足轻重。当前,中间品贸易占世界贸易的比重越来越高,从2000年的54.34%上升至2010年的57.07%,2017年又上升到58.04%,这意味着当今的世界贸易中,有将近六成的贸易是由中间产品贡献,最终产品贸易仅占到世界贸易的四成。世界中间品贸易的发展也助推了全球制造业生产网络进入“三足鼎立”时代(表1),2017年欧洲生产网络占比36.30%、北美生产网络占比14.62%、RCEP生产网络占比29.57%。其次,RCEP生产网络的重要性凸显,为区域价值链重构提供了有利的内部条件,不仅成为了全球制造业生产网络的重要分支,而且RCEP生产网络在其中的地位越发重要,是最具活力、竞争力和潜力的区域制造业生产网络。一方面,RCEP经济体的世界贸易地位显著上升。欧美的世界贸易地位明显下降,RCEP的世界贸易地位显著上升。虽然,美洲生产网络和欧洲生产网络的中间产品贸易总量在上升,但其在世界中间品贸易中的份额却在明显下降(表1),如美洲的份额从2000年的22.23%下降至2017年的14.62%,欧洲的份额从2000年的39.92%下降至2017年的36.30%。与之相反,亚洲在世界中间品的贸易量和贸易份额均显著增长,这主要是RCEP经济体推动的结果,2000年RCEP经济体的中间产品的世界贸易份额为22.41%,到2017年该份额上升至29.57%。RCEP经济体对亚洲中间品贸易的贡献从2000年的8.5成提高至2017年的超过九成,这说明RCEP经济体是推动亚洲在世界中间产品贸易地位提升的核心动力。综上所述,全球制造业生产网络的“三足鼎立”发展趋势和RCEP生产网络的突出表现,为区域价值链重构提供了有利的内外部条件。

   (三)硬件基础:价值链体系的内向化发展趋势

   首先,RCEP经济体制造业的增加值来源内向化趋势明显。当前,学界普遍使用出口总值增加值(国内增加值DVA)来衡量一国制造业的竞争力水平,如果一国某行业出口的国内增加值多,则代表该国在该行业的全球价值链体系中获利能力较强。如果对一国国内增加值(DVA)的来源进行追踪,就可以找到对该国该产业具有巨大贡献的区域和产业来源。因此,对RCEP经济体各自制造业2017年的国内增加值(DVA)进行追溯后发现,所有国家的国内增加值均主要来源于RCEP经济体内部。研究发现,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东盟国家制造业的国内增加值基本上都来源于亚洲,占比达到了七成左右,其余三成来自欧洲、美洲、世界其他地区。这说明RCEP经济体出口增加值高度集中在RCEP区域内部,制造业的发展高度依赖区域内部经济发展。其次,RCEP经济体制造业生产和市场网络的内向化趋势明显。通过对RCEP经济体的中间产品和最终产品地区流向进行追踪后发现,其流向高度集中在区域内部(图1、图2)。以日本为例,RCEP区域是其中间产品和最终产品的主要流向目的地,而且趋势越发集中,2000年RCEP区域吸收日本中间产品的份额为44.46%,到2017年该份额上升至58.32%;2000年RCEP区域吸收日本最终产品的份额为42.26%,该份额到2017年快速上升至65.12%,这意味着日本制造业中间产品中有将近六成流向RCEP区域,超过六成五的最终产品流向RCEP区域,说明日本制造业的生产网络和市场网络高度集中在该区域内部。综上所述,RCEP经济体的国内增加值来源、生产和市场网络发展均呈现显著的内向化特征,为区域价值链重构提供了硬件基础。

   (四)共同利益:RCEP经济体间的高度相互依赖关系

首先,RCEP经济体贸易相互依赖程度显著增强。贸易相互依赖关系既考察双边贸易量和份额的变化,也考察双边贸易对双边经济发展(GDP)的贡献情况。如果贸易相互依赖程度变高,既意味着经济体间贸易的联系增强,又代表贸易对双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增强。通过对RCEP经济体间的贸易相互依赖关系进行分组,可以分成十组关系(图3):中国-东盟、日本-东盟、韩国-东盟、澳大利亚-东盟、中国-日本、韩国-日本、澳大利亚-日本、韩国-中国、澳大利亚-中国、澳大利亚-韩国。通过对比2017年和2000年的贸易相互依赖关系发现,RCEP经济体间的贸易相互依赖关系都有显著提升。其次,以中国为中心的生产和市场依赖体系逐渐成形。贸易相互依赖可以从总体上对双边贸易与国家经济发展之间的紧密关系进行判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RCEP   一带一路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816.html
文章来源:《亚太经济》2020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