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必震:四十年来中琉关系史研究概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39 次 更新时间:2020-11-30 11:26:33

进入专题: 琉球   中琉关系  

谢必震  

  

   琉球(今日本冲绳地区)是位于中国东南太平洋上的一个岛国,早期的历史甚为迷茫,有神话传说琉球国是从“天孙氏”开始的,传至25代,到舜天时代(1187—1259)。舜天之后为英祖王时代(1260—1349),1350年,开始了琉球国的察度王时代。1372年,明太祖朱元璋招谕四海,中国与琉球建立了宗藩关系,清承明制,中琉友好交往500多年,直到1879年琉球国为日本所吞并。琉球王国虽然一去不复存在,然而500多年的中琉交往历史,以及由于琉球国灭亡带来一直影响至今的诸多问题,成为学界关注的焦点。最近40年来,中琉历史关系的研究涉及广袤,成果丰硕。

   1891年,清人王锡祺编纂了《小方壶斋舆地丛钞》收有关于中琉关系历史的著作。吴汝纶亦将日本吞并琉球时期的中日交涉史料编入《李文忠公全集》。这些都可视为清代学者开始注意琉球历史,中琉关系史的研究。20世纪30年代,日本发动了侵华战争,许多学者撰写发表了一些关于琉球的政论性文章,旨在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成性,号召国人奋起抗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盟国开始研究对日和约问题,琉球问题再次提上议事日程,并成为坊间热议的话题。国内舆论的主流意见是收回琉球,但也有持不同意见者,主张中国单独托管或中美联合托管,以及主张琉球独立者均有其代表。面对强大的舆论压力,国民政府外交部虽然已经确定了对琉球的政策,但仍组织了三次座谈会,听取各方对日和约意见。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现了两部关于琉球研究的专著:胡焕庸的《台湾与琉球》、吴壮达的《琉球与中国》。胡焕庸作为地理学家参加了国民政府外交部组织的座谈会,他主张中国收回琉球,他认为中国若不收回琉球,就不能成为太平洋国家。琉球若给日本拿去,台湾就危险了。这些观点都反映在他的书中。吴壮达的著作多采用了日本方面的资料,在一些地名的标注上留下了遗憾。随着世界格局的变化、东西方冷战的开始,两岸对峙隔绝,还由于中国国内不同时期的政治运动,中琉关系的学术研究沉寂了好长一个时期。一直到1978年,改革开放唤醒了沉寂多年的中琉历史关系的研究,生机盎然。这40年来,中琉关系研究队伍不断壮大、学术交流日益频繁、研究资料整理出版、研究成果层出不穷,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琉球的历史、中琉宗藩关系、“球案”始末、战后琉球问题、琉球史料等。而其中中琉宗藩关系又衍生了诸多的问题,譬如中国对琉球的政策、册封琉球、琉球进贡、航海造船、贸易往来、飘风海难、琉球闽人、琉球留学生、文化交流等。

  

   一、关于琉球历史与中琉关系的综合研究

   研究中琉关系,首先要了解琉球的历史,这是非常重要的。迄今仍为学界争论不休的琉球历史问题,即历史文献上的“琉球”究竟是台湾?还是琉球古国?目前学界比较一致的意见是明代以后文献上的“琉球”是琉球古国,而明以前文献上的“琉球”多指台湾。学者依然热衷这一问题撰文探讨,有丌玉花撰文从《隋书》“流求”的地形地貌考述,梳理了前人的研究,倾向冲绳说。张崇根撰文则认为古代史籍记载流求多指台湾,明代琉球群岛为大琉球,台湾岛为小琉球。这种说法是传统的大小琉球之辨。有冯钺撰文,提出历史上“夷州”与“流求”的解读。作者认为古代中国人航海实力远达台湾与琉球群岛,学界不应将“夷州”、“流求”地理位置仅确定在台湾,应该包含琉球群岛。实际上作者没有解决史籍上“流求”争论的问题,而是着重强调地理认知对今日领土和海洋权益斗争的关系。有学者亦从琉球群岛相关称谓的阐明其地理意义与政治属性。可以想见,这种争论将一直存在。

   学界还从宏观角度探讨琉球国的历史发展,主要研究成果论及琉球民族与华夏民族之关系、琉球演变成“守礼之邦”的进程、琉球国时代变迁的复杂性、琉球古国海洋文化的历史特色,以及中国人眼中的琉球社会。通过这些宏观的研究,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清晰的结论:琉球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是在中国的帮助和影响下实现的。

   学者们还从微观角度研究琉球国的历史,涉及的内容十分庞杂,譬如琉球王国的官制印信、贵族服饰、猪肉祭祀、蔡夫人信仰、儒学传播、漆器制作、疾病防治、农业耕种、古币流通等。这些研究从不同侧面论述了琉球社会的发展。有的学者侧重琉球国与朝鲜、日本,琉球与东南亚诸国交往的研究,深入探讨了17世纪初萨摩入侵后的琉球社会的变化,以及琉球在东亚国际关系地位的变化。当然研究最集中的是中琉关系的综合研究,这类的研究成果十分突出,有中琉友好关系概述的,有一个朝代或一个时期中琉关系专论的,有从史迹论述中琉关系的,有从一个群体论及中国与琉球关系的。

   关于琉球历史与中琉关系综合研究的学术著作也陆续推出,谢必震撰有《中国与琉球》,该书从史籍琉球文献考释、移居琉球闽人三十六姓、中国册封琉球、琉球进贡使团、琉球留学生、中琉贸易、文化交流,以及“球案”与中日琉关系探讨明清两朝中琉关系的发展与变化,资料丰富,论述全面;米庆余撰有《琉球历史研究》,该书从古代琉球社会的发展,从琉球王国体制的建立与变化,从近代中日琉关系的演绎,勾勒出琉球社会发展的历史全貌,实为一项有价值、有意义的、开拓性的研究成果;頼正维撰有《康熙时期的中琉关系》,是书围绕康熙朝对琉球的政策、三次册封琉球、琉球来华留学生的培养和科学技术在琉球的传播诸问题展开讨论,见解独到,分析透彻,可取处时见;纪连海撰有《琉球之谜》,是书论及琉球的历史,论及围绕琉球问题各国之间的复杂关系;唐淳风撰有《悲愤琉球》,是书从琉球古代文明,各个时期的政治、文化、经济发展之脉络,琉球的风土人情,探讨被日本吞并后的苦难和抗争,旨在阐明琉球历史问题对今天国际政治的影响;袁家冬撰有《琉球群岛的地缘关系》,是书讨论琉球群岛的地缘关系要素、地理环境与空间特征、琉球群岛人类起源诸问题与政治属性的关系;徐勇、汤重南编有《琉球史论》,,是书从客观的历史研究角度,系统阐述了琉球王国的历史,刻划了琉球王国兴亡之历史轨迹,论述琉球国被日本吞并后遗留的历史问题对今天的影响,提出琉球历史与现实问题的诸多思考;杨邦勇撰有《琉球王朝500年》,该书探讨了琉球古国的兴衰,着重探讨其兴衰的原因,从中国对琉球社会各个领域发展与变化的影响来探讨中琉宗藩制度的衰亡和终结,耐人寻味。概而言之,这些学术专著的出版,体现了学者们坚守客观、平实的学术原则,在戮力搜求史料史实的前提下,在精心爬梳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遵循科学缜密的逻辑思路,秉承开拓进取的创新精神,推动了琉球历史和中琉关系的研究朝更全面、更深入的发展。

  

   二、关于中琉宗藩关系的研究

   40年来的中琉关系研究,其核心问题是中琉宗藩关系的研究。中琉交往所发生的一切事由,都是在宗藩体制下展开的,这才有了册封与进贡、移民与贸易、造船与航海、文化与教育。

   宗藩关系涉及的面很广,宗主国对藩属国的政策调整是一个方面的研究内容。吴元丰撰文论述清初中国对琉球的政策;谢必震从康熙时期如何选派册封使,如何确立接贡制度等来论述康熙对琉球的政策;朱淑媛从道光皇帝收回琉球四年一贡的诏勅谈清朝对琉球政策的调整;周典恩从儒家文化探讨明朝对琉球的政策;朱法武撰文就雍正皇帝优待朝贡国政策论述这一时期的中琉关系。还有一些学者从具体的措施来讨论中国对琉球的政策,譬如探讨护送琉球贡使制度、安抚航海遭劫的琉球贡船、处置中琉交往的违法事件等问题。

   中国册封琉球是中琉关系研究的重点,与其它国家相比研究中琉关系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古代中国出使琉球,使者们留下了许多使事著述,多达20多种,这成为研究中琉关系弥足珍贵的财富。学者们通过这些史料,能够详细地知道册封琉球的过程,包括册封使的选派、使团的组织、册封的过程、使臣的活动、册封琉球的各种规定和制度。相应的研究论文有方宝川的《明清册封琉球使及其从客的历史作用》;谢必震的《明清册封琉球论略》;傅朗的《汪楫使琉球及其著述论略》韩行方的《明崇祯册封琉球始末考辨》;孙薇的《关于册封?朝贡―围绕中琉的册封? 朝贡关系》;米庆余的《明代中琉之间的册封关系》;李金明的《试论明朝对琉球的册封》;邹爱莲、高换婷的《清册封使赵文楷李鼎元赴琉球册封活动浅析》;冯尔康的《清代出使琉球官员的情趣》;修斌、付伟的《清琉封贡关系的确立及其影响因素探析》等。

   中琉关系研究的专著也都涉及到中国册封琉球,而专门论述册封琉球的专著不多,惟有朱端强撰有《出使琉球:萧崇业》一书,是书记述了明朝册封琉球的云南籍使臣萧崇业的生平以及使琉球的过程,并对萧崇业与副使谢杰撰写的《使琉球录》的史料价值做了切中肯綮的分析。

   宗藩关系的另一重头戏是琉球来华进贡,40年来中琉关系研究亦围绕着琉球进贡发表了不少论文。有的学者从总体上研究琉球的入华进贡制度,如杨彦杰的《明清之际的中琉关系——以琉使入贡为中心》、李金明的《明朝中琉封贡关系论析》、尤淑君的《明末清初琉球的朝贡贸易与其多重认同观的形成》等;有的学者研究琉球的接贡制度,如徐恭生的《清代琉球接贡制度》;有的学者从琉球进贡表文探讨朝贡制度,如王庆云的《明清时期琉球中山王表奏文的内容与体制》;有的学者研究与琉球贡使交往的相应机构、在京居留的馆舍、福州的琉球馆等,此类论文有陈培坤的《琉球人来华与清朝中央政府各机构之关系考》、戈斌的《清代琉球贡使居京馆舍研究》、李莉的《明清福州琉球馆考》;有的学者论述琉球贡使进京的贡道与中国政府的护送制度,如徐恭生的《清代琉球贡道考》、赖正维的《清代福建委派官员护送琉球使臣赴京考》;有的学者研究中国赏赐琉球贡使的制度,如郭美兰的《清朝赏赐琉球国王及其来华使节制度初探》。明清时期琉球人来华,其主要活动在福建与北京,因此有许多琉球的贡使、留学生死葬在中国,在北京有通州张家湾琉球墓园,在福州有仓山琉球人墓园。在福建沿海以及福建到北京的贡道沿途亦有琉球人的坟墓,学者们根据史料和实地考察撰写了不少研究成果。这些琉球墓碑上留存了他们身份和来华的目的等信息,譬如墓碑上镌刻有琉球的地名、官职名称、爵位等级、家名唐名、名乘等,显见琉球墓的研究可弥补一些文献上的不足。此类研究有徐恭生的《福州仓山琉球墓初探》、牧英的《淮阴王营的“琉球国使臣郑文英墓”》、谢必震的《兰溪琉球墓碑考释》、林金水的《近年来福州仓山琉球墓碑的新发现》。

   中琉宗藩制度产生了中琉之间的册封与朝贡,伴随着册封进贡的活动就是造船航海、经贸往来和飘风难民,这也是中琉关系研究比较集中的三个方面的内容。

   学者关于中琉航海交通的研究集中在造船与航海方面,若再细化,航海研究有航路针路、海神信仰、航海生活、航海组织等论题。这方面相关的研究论文有朱文的《明清时期中琉往来与福州造船业》、赵建群、陈铿的《明代使琉球“封舟”考述》、赵建群的《明代出使琉球的“册封舟”》、谢必震的《明代福州造船对中琉关系的影响》、吴永宁的《略述明代福建对琉球造船发展之影响》、曹凛的《清代册封舟》、王文楚的《明朝与琉球的海上航路》、武尚清的《琉球古代航运初探》、郑志锋的《明清中琉往来航路考略》、张文绮的《册封琉球使团渡海之艰难历程》、孙靖国的《清代册封琉球航路地图: <封舟出洋顺风针路图> 》、黄后杰的《福州往琉球针路变化考》、侯甬坚的《由沧水入黑水——明代册封船往返琉球国的海上经历》、谢忱的《程顺则<指南广义>中的海神信仰》。

关于中琉海上交通的专著不多,有谢必震撰写的《明清中琉航海贸易研究》,是书专论中琉贸易,亦涉及到造船航海。该书的第二章论及“中琉造船与航海”,分别论述了明清册封舟的建造、中琉航路变化和航海技术的发展、中琉航海过程中敬奉海神的活动、中琉航海中的航海生活等。该书论述中琉贸易主要从中琉贸易机构与制度的演变、中琉贸易的形式、性质及贸易商、中琉贸易的商品、贸易额与利润率、中琉贸易的历史地位等方面展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琉球   中琉关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70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