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志强:泉泉-灵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30 次 更新时间:2017-11-29 15:01

进入专题: 小说  

白志强 (进入专栏)  


小区的宠物乐园里新来了一个小伙伴。

它是一条名贵的日本秋田犬。小区为宠物修了个乐园,里面有宠物钻进钻出的透明小隧道有宠物们特别喜欢叼着玩的玩具小球儿小捧儿。里面的花卉因为宠物的粪便太多便长势喜人特别茂盛。

小区为儿童也修了另一座公园。为老年人建成了再一座休闲园区。

小区的宠物主人们有个微信欢乐群。大家相互的称呼全不叫人名,把狗的名字和人放一块儿。如米花他妈及丫头她爸什么的。

秋田犬的主人是个年轻女士穿戴异常高雅。她看着她的狗狗和伙伴们开心地奔跑玩乐也兴奋的不行。

于是狗狗的主人们便让她也加入微信。年轻女士立即加入了小区狗狗欢乐群。

大家问这条秋田犬的名字,年轻女士说叫泉泉。大名是小泉纯一郎。

于是大家全体欢呼雀跃,喊叫着小狗的大名,也叫它首相先生。

年轻女士解释说,下台过了,那位叫小泉的家伙,是前任首相。

秋田犬泉泉半岁多,接近成年犬了。它长相迷人。它的四条爪子是白色,肚皮是白色,小半圈儿脖子也是白色,上半身却是黄色。它太萌太可爱,眼睛黑亮。

泉泉的腾跳力极强,它奔跑起来速度也快,它和玩伴儿们相互嬉戏拥抱很合群儿的神态。

年轻女士介绍着泉泉的品种显得高傲,说这条小狗是朋友送给我女儿的生日礼物。我还以为是一条普通小狗,谁知道它贵得吓人呀!

几个好事儿的邻居便上去打听这条小狗的价格。

女士有些矜持更显得神秘地说,不能说不能说,保密。要是说了这条狗的价格真得吓人一跳。

米花他妈听了脸上顿时有些不屑一顾,说,嚯,那得好几千吧?

女士听了摇头。

好几万?不可能吧?米花他妈继续追问说。

女士仍然摇头。

嗬,那得大好几十万?不可能吧?有这么贵的小狗儿?米花他妈已经显示出来了对女士不敬的神态。

女士才对米花他妈翻了几眼,轻声说,得一辆大奔的钱吧。

一伙子小狗的主人们便齐齐地闭上了嘴,眼睛也齐齐地向女士射出了忌妒和仇恨,神态全有些让吓住再或者是轻蔑的样子。

玩了一会儿,年轻女士为泉泉拴上了狗绳子,一伙子狗主人又盯着拴狗的绳子全瞪直了眼睛。那条绳子也是狗身份的象征,它挂了个铜牌子那是上过了户口也有了免疫的小狗身份证。拿了那个身份证一年得给派出所交一千给防疫站交八百。绳子是牛筋皮质编织极为精制。女士从她的手袋里拿出一个金属哨子放嘴里轻轻一吹,那哨子没声音是为名贵宠物定制的,它的声音只有上万及更昂贵的狗能听出来,它发出的声音是微波还是超声波总归是高科技产品专宰有钱人的,女士夸张地吹了一下无声的哨子,说它能传出约一公里小狗听到之后会顺着声音找到主人的。

泉泉听到了哨音便小跑着奔向了主人,撒娇地抱起主人的腿,主人抱起来泉泉走去。

米花他妈见女士走进了明苑大厅,才对她的米花一声喝斥骂开了,说,丫听见了吧?你是老娘拣来的流浪狗一分不值!人家一条狗几十万呐我操有钱人咋谁和谁没商量齐齐地全来北京啦,五湖四海的有钱人全来了,全来抢劫穷人啦?走,咱要是生活不下去就得卖了房子去河北省一个小县城奔小康啦。咱是祖上好几辈儿土生土长的老北京人,现在外地人把咱挤兑地活不成了?说了她上去把她家米花踹了几脚。

狗主人们顿时全有些沮丧,全觉得空气中雾霾压抑大门外就是二环车辆轰鸣整齐排队地驶过站在自己家客厅能看到路面上蠕动的车流挤涌如火山喷发后的余烬不绝如缕地缓缓蜗行。

大都市的发展太神速但是也太疯狂。


米花他妈溜着她的狗,见人便说才听到的新鲜事儿。

一条小狗还是日本杂种,竟然卖几十万一辆大奔的钱?上那儿说理去?她对人说。

明苑来了个主儿,让钱烧得她成白骨精啦?一条小狗看上去就跟农村的小柴狗一模一样,竟然几十万?她继续对人说。

极快小区全知道新来了一条日本小狗,几十万?几十万!

只有那些保安不操心这些烂事儿。

一个从贵州来的保安盯上了泉泉。他们那地儿有吃狗肉的习惯。他从小就吃狗肉他觉得狗肉才是肉类佳肴中的上品。而新来的保安总要让头儿安排上夜班巡逻。一个月的夜班巡逻下来,保安便规矩了,也训练得差不多了。夜班最累也是让奔京城打工的外省人得迅速安心或者是狂躁也许就郁闷得了病的训练。从晚上十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十个小时夜班,你盯下来了就干下去,盯不下去滚蛋。

这个院儿的保安便常换人。保安是双重管理,物业部管着他们但主要是派出所的保安公司管理。

从贵州来的保安叫个熊福。他二十来岁光棍一条。他一个人要在明苑值班巡逻一个月。有事儿他身上挎着对讲机,呼叫之后保安会从各个角落全蹿过来。

熊福来北京主要的事儿是找他妹妹,他妹妹在县城读高中,突然就失踪了。爸妈和他疯寻,跑遍了妹妹能去不能去的地方,但是妹妹已经失踪一个多月……他来北京是为了挣钱,挣上钱,找他的妹妹。他的手机中有太多妹妹的照片,他建立了一个自媒体叫做“寻妹”。他在手机中向全国的网友们发出了求救的声音。但是一个多月了,声音由弱变得更弱。关注他的自媒体的人竟然一多半是骗子,想骗他的钱他哪儿来的钱,没钱!夜里没事儿他就拿出手机盯着妹妹的照片看,盯着看一会儿脑子就乱,再盯着看一会儿泪水就流下来……

妹妹叫灵,熊灵。妹妹生下来眼睛就大,让外婆起了小名叫灵儿,老家喊妹妹总叫一个字儿的,灵儿——灵儿嘞!灵儿从小到大喜欢他这个哥,家里一儿一女,灵儿叫他哥叫得甜腻。

最怕人的是,妹妹可能是让人贩子盯上了,要是妹妹让拐走跟着人贩子上了火车,那就麻烦大了,妹妹一准让贩卖到一处更穷更贫瘠更受煎熬的山村里,可怜的小妹子才十七岁。妹妹长得不算漂亮但皮肤细嫩水灵灵的,小蛮腰圆屁股大奶子,眼睛晶莹闪亮,眉毛像是一弯清冷的月亮,脸蛋上有一对酒窝……爸妈急疯了,妈已经得病躺床上天天哭。外婆外公又知道了信儿,柱着拐仗哭天喊地进了村,哭得村里人全出门儿看。那之后外公外婆但守着他妈不走了……

唉唉,这世道咋就又有人贩子了?他要是能寻见这些可恨可恶的家伙,一旦让他找到这些家伙,要杀人!杀了这帮狼,要杀,对这些家伙要杀的!

熊福就那样一脑子的事儿,头发涨快下班了,他已经熬过了一夜,他就下班了。那阵儿泉泉和它的主人出了电梯,到了早上溜小狗的时间。泉泉出了电梯便在洁净宽敞的一楼大厅一角站下,之后翘起小后腿儿,很畅快地撒了泡尿。而大厅装修是四星级宾馆规格。

熊福过去对女士说,这不行。大姐,请您打扫一下!

那个女士却拿出一包纸巾扔给了熊福,顺手拍在他值班的前台柜子上十块钱,说帮个忙,小费。

熊福看着女士领着泉泉走了。他把纸巾抓起来也把钱装进口袋里,突然有些自尊心油然升起的架势。他恨恨地低声骂了几句,他恨这些富人把穷人没当回事儿,他只能找出来拖把打扫了一泡狗尿。

狗尿有些腥骚,他洗拖把的时候得使劲墩那拖布,他的憎恨又一次从心底升起来,他恨,恨有钱人。

这一下熊福盯上了泉泉,他想他得瞅个合适的机会把这条小狗收拾了。有钱人他惹不起。一条小狗儿,老子要吃了它!

再之后他见了泉泉便显得亲热,问主人可以抱抱不?

主人说可以可以,这样的宠物特别腻人,它绝对不会攻击人的。

熊福抱过了几回泉泉,用手抚摸着试过泉泉挺肥的,身上的肉瓷实尤其是四条腿上的肉真肥,手抓着摸着他嘴里直流涎水。他只是快速把涎水咽了,心里嘀咕说你个小日本狗,就快进老子肚子里了!

极快有了机会。一天晚上过了十二点,泉泉自己跑下了楼,泉泉冲着大厅的门快速地要跑出去。

熊福见了一个机灵跳起来,他笑咪咪地叫了声泉泉,泉泉听了叫声竟然停下来,小脑袋一歪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他伸出了手,泉泉也伸出了它的小爪子,他极快抓住了它的爪子,说好哦好哦,会握手哦?说了他抱住了泉泉。

他抱住了泉泉就看到了大厅中的摄像头三个,从三个角度全能把他抱着泉泉的影像清晰地拍下来。他当保安太熟悉摄像头的位置了。他抱着泉泉走向他的前台坐下。他抚摸着泉泉,小狗的毛极软,摸着小狗的毛像是摸着貂皮大衣手感太舒服太美妙。但是熊福抚摸着泉泉仍是摸着它身上的肥肉及肌腱,他摸了它身上的肌肉便觉得狗肉的香味儿已经飘在了他鼻子里嗓子眼里,咽下去的狗肉滑进肚子里热量散开那真他妈太美啦!

泉泉让他抱着抚摸着,睁着大眼睛盯着他,用舌头一下一下舔着他的手背他觉得有些痒便笑,他笑了泉泉似乎也笑了,伸出来舌头忽闪着大眼睛,发出萌态的笑可爱之极。

一声有些恐怖的尖叫声从电梯中传出来。紧接着冲出来了那位女士,女士穿了睡衣屣拉一双拖鞋嘴里叼着那个不出声的哨子蹿了过来,她边跑边尖叫着泉泉、泉泉、泉泉!

泉泉在熊福怀里汪汪两声,紧接着跳下去扑向了主人。

女士才抱起来泉泉亲吻了几下心疼地说,你跑哪儿啦你?小宝贝儿,你把妈妈吓坏了你知道不?

熊福眼睛立即看着别处。因为他看见了女士慌得连胸罩也没戴奶子白晰肥肥胖胖地露在外面,两个乳头是粉红色的看了让他心里嗵嗵嗵地跳。

等熊福的眼睛偏过来,女士和泉泉亲热已毕。向他飘飘地走过来,厉声说,你刚才抱过泉泉了?

他点点头说,大姐,是的。

她仍是厉声说,你为什么不吱一声?吓坏我了知道不?你要是放开了它,它会跑向我的,我拿着哨子呐!说了她吹了一声那哨子。

熊福盯着哨子说大姐它不响?

她吼叫说泉泉能听见,人听不见!

他说,大姐你吼?是你们家小狗要往外跑,我才抱住的,大姐,我错了么?我哪里错啦?他觉得他的声音也是吼了,他气不过他实在生气。

她冲他厉声吼叫说,错啦错啦错啦,你这么脏抱我们家泉泉?你要是不抱它,它就跑回去了!

熊福有些气得脸扭曲他觉得脸已经发歪,他想和女士理论一下,但是紧急中他想起来队长的训话,队长在新来的保安上班第一天训话了,说了四句顺口溜,是“这里的业主很有钱,这里的业主很操蛋,业主骂你甭还嘴,因为咱挣的是业主的钱。”于是,他不吱声了。

他的眼睛瞪了又瞪,还是把要理论的话咽回去了。他不敢也不屑和这个女人理论。他只在心里想着他的事情。

女士抱着泉泉走去。

他在后面才小声说,大姐,你们家小狗要是今天夜里丢了,不怪我哦?

女士转身瞪了他一眼,没吱声进了电梯。

熊福便把事情在心里算计谋划。

他算计了如何把这条小狗弄走还得躲开摄像头;

在哪个地方把小狗吊起来不能让它出声;

用哪样的刀剥皮,之后把狗头和下水还有狗皮全放进一个纸箱子里快速扔掉;

再之后用高压锅把狗炖了,一顿美味再买一瓶二锅头。

如此的想事情也谋划,他觉得他出了口恶气。他想,再不要和有钱的女人理论。一个一个的傻叉样儿!

之后他又把事情在脑子里一回一回地演出,他想得万无一失。他在脑子里把弄死小狗也吃狗肉的细节一一演练了一回又一回。

然后他才在心里骂着有钱人,咕哝说,毬,叉,有钱人全他妈操蛋。

片刻后电梯里出来一个气宇轩昂的男人,也穿睡衣。他走向了保安,说,兄弟,刚才我媳妇训你了?

熊福说,我不认得你媳妇,大哥?

男人说,抱小狗的那位?

熊福说,是的。大哥,我做好事么,大姐也训我?

男人拍前台上一包极品烟,说,兄弟拿上抽,我来道歉的。

熊福看了烟紧着点着了,抽了一口陪笑脸说,大哥,我不在乎的,谢谢喽!我真格是做好事的,怕你们家的小狗跑到了小区院子里,一乍眼儿就丢了!

男人说,对不起啊,女人,别计较。刚才这小狗趁我倒垃圾开门的功夫跑了,没发现。小狗竟然自己跑下来了?十九层楼唉?它竟然跑下来了?这小狗太灵。我媳妇发现小狗不见了,竟然一声尖叫就像是她妈出了车祸一样的,疯啦?这跑上去又跟我一个劲儿地叨叨叨地说你?我听了不对劲儿,下来了。

熊福又是紧着说,没事没事,大哥!

男人转身作揖走进了电梯。

熊福把极品烟缓缓抽着,往空中吐了长长的一大口,心里才嘀咕一声说,道歉也没完。这条小狗已经在老子肚子里了,老子非吃了它不可!


机会真的来了。

七八天后的一个过了十二点的凌晨时分,应该仍然是小狗主人倒垃圾的空档时间。

泉泉真的又下来了。它狂奔跑动,机灵快活。

这次熊福盯着它,再不吱声。

他闪过了摄像头,等待泉泉跑出大厅。

泉泉果然跑了出去,摄像头会有这样的录像。

熊福才躲避着摄像头出去了。

在小区院子里,泉泉让熊福一把搂住抱在了怀里,之后他用大衣一裹,泉泉已经在他的衣服中发抖了。他一直用另一只手攥着泉泉的嘴,仍是把院子里的摄像头全躲过闪进了地下室。

他们保安队全住在地下室一侧的停车场尽头。

停车场的摄像头哪儿有他全记熟了。他从一排溜的车尾巴中闪躲着,钻到了他们住处。

稀里哗啦干完了活儿。

熊福在地下室的二层一侧拐角处给他自己弄了个小隔间,里面大约只有两平米放着杂物。里面阴暗混浊只能站他一个人,他想发泄吼几声就在这里。他把小狗吊死那片刻,心里在念叨说,首先怪你那个傻叉妈啊,她凭了个啥看不起农民?把人的自尊心抓弄出来扔地上使劲地跺?第二老子觉得你祖宗在日本你这家伙生在中国了?你龟儿子吃的一定比老子好得多了?这不行老子气不忿!第三老子天天吃的是猪食,大锅煮菜放点儿油,老子进了北京受罪来了?这罪比老家还难熬?第四老子和你没仇只和这个世道有仇,只能拿你出口气啦!

他念叨毕。把狗头立即剁下来扔进了纸箱。也把皮子刷啦一下就剥下来顺势扔进了纸箱。再之后把四只小狗蹄子全剁了也扔进了纸箱,下水扒拉下来扔进了纸箱。再之后他抡起大刀咣咣咣地把狗肉剁了。

狗肉块儿已经下锅。

他干这活儿已经在脑子里演练了无数回了。

十来分钟高压锅里已经咝咝冒气,肉味儿的喷香溢了出来。

而放狗头狗皮狗下水的纸箱子他已经处理完毕。他把纸箱子抱到了后院扔在外面垃圾堆里了。有流浪狗要是闻见了里面的血腥味儿,一准扑上去就把那些碎骨头渣子啃吃完了。野狗草狗流浪狗啃吃自己同类的骨头那是生物本能。

酒也买来了,他想再过两三分钟就把煤气罐关了,吃呀,大吃一顿!

熊福!有人叫他。

他一个激灵转身,发现队长站他后面,闻着香味。

他紧着说队长,队长,大灶的饭太难吃,我买了半只羊排,在菜市场买的,就炖熟了,我想等炖熟了就叫队长过来一块吃,还买了一瓶酒!

他说完了,盯着队长。

队长也盯着他,立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兄弟,厚道。想着我呐?

他立即说,想着队长呐,看么,一瓶酒我肯定喝不完,咱一块儿吃喝?

队长是河南人,说,中,你这人,中。快干一个月了吧?

他说,快了快了,已经二十八天,差两天就一个月了。

队长说,冲你的厚道,这个月的奖金我给你加二百块钱。

熊福听了便给队长敬烟也点着了火。

两人开吃开喝。

队长吃着肉喝着酒,说,香,真香。这肉我也吃过。北京很奇怪,全是羔羊肉,小羊才几个月就宰了吃,这肉多鲜嫩呐。在俺们老家就买不到这样的羊羔肉。

稀里呼噜两人把肉全吃完了,酒也喝完了。

才匆匆地跑下来一个保安说,队长,队长,明苑一个业主说她家的小狗丢了,急呀,要查录像,让查不?

队长说,带人家去查。让闲着的当班人员也帮人家去找找。注意啊,有钱人家的小狗要是找见了,不会亏待你们的。

那个保安出去了。

两人吃的有些酣畅淋漓也红光满面。

熊福说,队长,你睡你的,我还得上班。

队长说,哦,你值夜班?上你的班去,今天半夜的这顿饭甭给外人说啊?值夜班自己做饭吃要罚款的。

熊福说,拜托了队长,我太馋了,才做了这顿饭,快一个月了就这一回。

队长摆了一下手,熊福走了。

熊福发现小狗主人一家子全疯了。全在小区院里泉泉、泉泉地叫唤,像山村死了人老屋里的叫魂儿声。

小区狗友群里有几个热心人也半夜起来了,帮着一块儿找泉泉,一块儿在小区的花丛草坪深处冬青林里找着。

泉泉的叫声时时传过来。

他只是一人坐在他的值班台子后面发呆。

天要亮的时候,女士有些失魂落魄地进来了,见了熊福问他,你见了我们家的小狗么?

他摇头。

那位送了他烟的男士也进来了,跟进来了哭得稀里哗啦的一个小女孩儿。

男士说,查过了录像,明明是泉泉跑出去了,人家没见。

女士厉声吼,你们保安当要值班的,刚才你跑哪儿了?录像里怎么没有你?

他装得可怜巴巴地说,去卫生间。大姐我去个卫生间又错了?

男士也厉声对女士说,你又冲人家吼?

小女孩儿搀着她妈的胳膊说,妈妈妈,别对人家吼,人家挣点儿辛苦钱也不容易。

三口人进了电梯。


第二天这个小区贴了无数张寻找宠物的启示。有泉泉的照片印在启示上面,并明确了悬赏数额。如果哪位热心的人拣到了我们家小狗泉泉,我们定当重谢五千元。后面有电话有住址。

熊福下了夜班睡死了。他没看见启示。

他看见启示的时候是队长站在他的铺位前刷刷刷地抖搂那张启示,队长发火了,骂人说,起来起来起来你个狗日的,你昨天夜里煮的一准是这条小狗吧?

熊福起来了看着启示也盯着队长一脸暴怒的脸。他紧着穿衣服再不敢不吱声了。

队长过去把门关了,也过来立即数给了他一个月工资加奖金两千六百元,急火火地把钱拍他手上,说,立即滚蛋。惹事儿了你个龟孙!

他穿了衣服就收拾东西。队长站他房子中间,说,你得给我写一张请假条,说你家里人病了,这事儿再不敢吭声了我告诉你,你小子弄了个口袋把我也装进去啦?

他说,对不起队长。我做错了,可那条小狗是日本的,我最主要的恨日本鬼子!

队长过来恨恨地小声骂,人是人,狗是狗,你他妈和我胡搅蛮缠?你再说一句我听听,你要把我再惹躁了,我得收拾你!说了队长急得攥起来拳头。

他立即说,队长队长,错了错了。还有那条小狗的主人凭了个啥骂我训我的?再说一条小狗竟然谢五千块钱?这小狗真值钱?

队长狠狠地瞪他说,赶紧的,写请假条!

他写了请假条,递过去。他也没啥东西可收拾,就是一个破拉杆旅行箱。

往外走,队长紧跟着。

队长又问了有没有让摄像头拍下来的事儿。

他回答的简单也把杀了小狗的事儿悄悄又叙说了一遍。他说我做事沉稳利落,不会落下一丁点痕迹。

队长才小声叮咛他说,这事儿就咱俩知道啊?再不敢吭声了,知道不?

他有些压抑地说,队长我不是傻叉,我谢谢队长啦!我是考了两次大学全落榜的高中生,这事儿我不会说!

队长才说,这就对了,不能出卖朋友。

他更压抑地说,队长,我连我自己也卖不出去,还出卖朋友?我一无所有啊!说了他想哭一场。

队长才拍拍他的肩膀说,回家吧老弟,看起来你是个有脑子的人。

他才点头。

队长送他到了小区地下室外面。

他往小区外面走。突然他见到一个大广告牌子上一张新打印的启示,刚刚又贴了出来,上面的酬金数额成了五万?他揉了一下眼睛,看清楚了是大写五万。看了之后他觉得一股凉气从头顶顺着脊背往下走,到了尾巴骨处再下滑,他觉得他浑身发凉。他想五万能在老家起一幢楼房了?城里有钱人真疯了?

但他仍是极快匆匆地逃跑。

眼见着又到了傍晚时分,他睡了一天。

京城的傍晚一片混混沌沌,看不见晚霞看不透黑夜。一天的雾霾久久不散,很沉重,像生锈的铁板散压在人的心口上。

走着走着他蹲下了,他没忍住哗啦一下吐了出来,他觉得他吐出来了两万五千元也或许是三万多块,他觉得地上的呕吐物咋就值了那么钱他想不清楚……


第二天一大早。

熊福一脸疲惫不堪地又回来了。他站在了队长睡死的铺前。

队长噌地坐了起来。队长睡了单间也是地下室。队长和他一样也是受苦人,队长睡的单间也是又潮又湿霉味儿刺鼻子。

熊福哭了,说他在火车站候车室睡了一夜,他没地方去啊队长,拉我一把,我是来挣钱的,我来北京的时候兜里装了三千多块钱,只干了一个月回去了,我才剩了两千多块钱,我来弄毬了?赔钱来了?队长,这事儿就咱俩知道,我再不会干这傻叉事儿了……说了他哭得稀里糊涂的。

队长穿好了衣服,说,那就留下吧。这事儿,咬死了,谁也不能再说了?

熊福点点头。

队长说,你,改白班了。

熊福上了白班。

他在火车站候车室发呆睡不着的时候,用手机搜索了百度。他搜索了资料又吓了一跳。上面记载清楚,日本秋田犬是世界名犬之一。远度重洋来到了中国的秋田犬,不贵,最好的品种——只卖六十万!六十万?六十万……

可以提前交钱看成犬等待下崽儿,下崽之后在伺养犬场等到满月交尾款的人可以提走您的爱犬,并附有血统证书。半年病疫保障。半年之内有专职兽医为小犬幼崽免费提供保健知识并上门免费治疗各类疾病。有重大疾病免费再换一只同样小崽儿……

他看完了手机的条目再盯着满眼在候车室睡觉的难民们,觉得要是下辈子能够托生一条秋田犬,那也是福分!

恍恍惚惚中,他也突然想起来老家曾经抓捕过一个贩卖人口的团伙,老家山村的小女子十六岁至二十岁的,更不贵,一人只卖——三千元!

老家的电视里是法制栏目播出的节目,说到了这样的小女子卖出之后会替更穷的山村男人生娃生娃再生娃,直到生出一个男娃。这样的小女子一旦失踪被拐到人口贩卖团伙里就再也找不到了。

他想他得尽快找到他妹妹,灵儿嘞,你跑哪儿了?你要是让贩卖了,哥去哪儿找你去……

他是一想到妹妹再不寻不见就泪水哗哗啦啦流……


一周后。

他从小区的宠物乐园巡视过去。发现那位女士在里面哭泣。

他站在外面发呆。那座装饰漂亮也算奢华的乐园内,只坐了那位女士一人。他站着发了会儿呆,也有些伤感。

听见女士哭得更痛了,他走了进去。站在女士旁边。

他把一包纸巾递给了她,她抬头盯着他看了半会儿。

他说,这包纸巾是大姐甩给我的。大姐还给了我十块钱小费,是我把你们家小狗的一泡尿打扫了。

女士坐着,突然便发火,冲他吼,看我的笑话来了?滚滚滚!

他立即走去,内心的伤感一扫而空。他抬眼看着天空,心里恨恨地说,老子从此和你们势不两立!

走出宠物乐园,他突然蹲了下去,也突然痛哭失声。

女士过来了,盯着他说,你也痛哭?

他哭着把手机拿出来让女士看,说他来北京挣钱来的,也是找他妹妹来的,他妹妹失踪一个多月了,就快两个月了,我找不到妹妹我真想死……


小区的狗狗欢乐群再不发寻找泉泉的照片和文字了,改为寻找一个贵州山村的小女孩子,十七岁,正读高中,已经失踪近两个月,有线索请打电话……

欢乐群的狗狗主人们全把自己的电话刊登在了熊福办的自媒体上,泉泉的妈妈郑重写道:如果有线索并真实,协助找到了这位贵州山村来的保安妹妹,本人定当代他酬谢重金……


写于2008年、10月、北京。没发。

2017年改于北京

摘录于白志强小说集《大都市速写》

进入 白志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0709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