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音乐博弈——前南“国歌”的变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30 次 更新时间:2017-02-15 11:15:06

进入专题: 国歌   南斯拉夫  

秦晖 (进入专栏)  

一、波黑国歌之争

   前南民族关系的复杂和多变,从这个地区历史上的“国歌问题”就可见一斑。

   我一向认为音乐是一种可贵的史料,从音乐演变中看历史是个好方法。不少人把中华文明称为“礼乐文明”,所谓“礼求异,乐求同”,礼用来区分贵贱等级尊卑次序,乐则用于体现文化认同和民族认同。其实在这个意义上,很多其他文明也是这样的。区分贵贱尊卑的“礼”在这些国家(包括我们中国)崇尚平等的现代应该如何转型,这里姑且不论,而用音乐来体现文化认同和民族精神就更是一脉相承。前南斯拉夫地区近代各民族在恩怨纠葛中为“正其乐”而反复博弈,尤其是民族国家和“国歌”概念形成以来的国歌争论史,其实就是前南历史的一个缩影。

   从进入波黑境内起,在车上为了给驴友们解闷,也帮助大家了解前南各国被认为是“一团乱麻”般的历史,我给大家介绍了如今前南六国9个政治实体近代以来出现过的十多首“国歌”。首先就是波黑两个实体新旧四首国歌的由来。原来波黑穆克联邦的国歌和斯尔普斯卡的国歌都带有一定的刺激性。强调地域和民族认同,这搁在其他国家也许不算个啥事,但是在这些民族情绪尖锐对立的地方往往会引起事端。

   斯尔普斯卡原来用的是塞尔维亚的国歌,其复杂的历史我下面会讲到。它的歌词的主题是“上帝保佑塞尔维亚”,这当然是与波黑国家认同唱对台戏的。无论是波黑境内的非塞族人还是国际社会都不可能接受这种“大塞尔维亚”的歌曲。而波黑联邦用的国歌则是波斯尼亚的一首民歌——《普利瓦河对岸》填词而成,歌词中强调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是“一个国家,唯一的国家”,强调波黑“从萨瓦河到大海、从德里纳河到乌纳河”的单一国家疆土概念。这也是塞族不能接受的。欧盟方面认为这二者的歌词都有刺激对方的嫌疑,要求进行更换。波黑宪法法院就此作出判决后,双方先后都接受了欧盟的建议。

   我在到巴尼亚卢卡的途中给驴友们唱了这首斯尔普斯卡的新“国歌”《我们的共和国》。2007年,塞族议会接受波黑宪法法院关于其原用的《正义之神》(塞尔维亚国歌)歌词具有“民族排他性”的违宪判决后,最初是决定保留这首歌的曲调而废除歌词,作为无词国歌继续使用。但联合波黑中央政府不认可。2008年,塞族终于同意更换国歌。新国歌的曲调选用了一首不知作者的传统塞族歌曲,由塞族诗人姆拉登•马托维奇作词。根据网上的英译多段歌词我把它简缩、中译为一段“回填歌词”(又称“可唱译文”)如下:

   啊,看哪壮美旭日东升,

   我们祖国伴随旭日诞生,

   我们为她无比光荣和自豪,没有其他人可比我们。

   我心中美丽之星,共和国,

   我唯一的家园,共和国!

   啊,祈祷吧,没有其他土地,祖先从这里,一步步到今天,

   每一步脚印,都写满了光荣,英名永传史册,永传史册!

   我心中只有你这美丽的一颗星,我们的共和国,

   啊,伟大的共和国!

   这首新歌从头到尾没有了“塞尔维亚”字眼,满足了宪法法院的规定,但它仍然充满强烈的民族主义,很是煽情。根据我对前南解体前后这段历史的认识,塞族在米洛舍维奇煽动下欺负别的前南民族,远多于这些民族欺负塞族。说实话,我的理性排斥这种强烈的国家主义和过分的民族主义,尤其在民族冲突曾经如此惨烈的波黑,这样的煽情没有好处。但是我不能不承认这首歌的旋律在各国的政治歌曲中属于艺术上的上乘之作,也比较符合我们这一代人在音乐方面所习惯的审美标准——在音乐方面,我还是习惯于欣赏“进行曲”,而不太会欣赏“靡靡之音”,而且似乎并非我个人是如此。很多思想上非常开放的同代朋友在音乐审美上好像都还比较“保守”。

   与斯尔普斯卡类似,新波黑的另一方——1992年独立的波黑共和国确定的国歌叫《一个国家,唯一的国家》,有人按汉语表述习惯译为《统一的国家》,又叫《千年国土》,填词者是波斯尼亚著名民间歌星伊丁. 德尔维萨里多维奇(笔名迪诺•墨林)。我根据英文简译的一段式回填歌词如下:

   我们千年的国土,我们发誓永远忠诚捍卫你——

   从萨瓦河到大海、从德里纳河到乌纳河,

   我们的祖国是统一国家:

   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

   世世代代,愿上帝保佑你,

   祖先的土地,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

   这里的“上帝”就是Bog,波斯尼亚文指穆斯林的真主,克罗地亚文指天主教的上帝,其实是同一个词。

   1994年波斯尼亚人与克罗地亚人为主体建立“波黑联邦”,继续用它作为国歌。但是1995年与塞族的斯尔普斯卡联合为新波黑后,这首歌就因过分强调“统一国家”而引起塞族不满,尤其是歌词中提到的萨瓦河与德里纳河沿岸如今几乎全部为塞控区,说它与波黑其他部分都属于“唯一的国家”,在敏感的塞族人看来就有向自己“收复失地”之嫌。1999年这首歌曲与塞族的“国歌”双双被判断为违宪后,波黑联邦很快取消了这首歌的国歌地位,改换了现在的国歌(而斯尔普斯卡要到8年后才接受更换)。这首新国歌原来没有歌词,只有曲调,叫做“间奏曲”,取自一个很有名歌剧的幕间曲,作曲者是杜尚. 塞斯蒂奇。它的曲调很不错,因为原本就没有歌词,现在作为波黑的新国歌使用也就不会引起争执。于是不仅波黑联邦用它,而且新波黑的双方都同意在体现波黑主权国家的场合使用它作为双方公认的法定国歌。这一年波黑联合议会通过《国歌法》,“间奏曲”正式定名为《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国歌》而不再另起歌名。

   尽管如此,还是有些好事者(当然不会是塞族)为这个曲调填写了各种歌词。只是这些歌词都没有得到官方的认可。连作曲者塞斯蒂奇,也在“间奏曲”变成国歌的十年后与另一位诗人本杰明. 伊索维奇合写了一部多段歌词,其中谨慎地回避了民族问题,还取了《我们共同走向未来》这么个绝对“政治正确”的题目。但是尽管议会一个专门委员会表示肯定,联合议会却迄今未予批准。塞斯蒂奇曾调侃说,他作为国歌作曲者得到了6000波黑马克的稿费,但作为作词者却一无所得。

   于是波黑国歌至今还是无歌词的“间奏曲”。两实体之一的波黑联邦也用此歌而不再另起炉灶。类似地,波黑联邦原来的国旗被宪法法院质疑后,他们就选用联合波黑的国旗而不再制定自己的国旗。于是就只有斯尔普斯卡一方还保留不同于主权国家波黑的、自己的“国旗”与“国歌”。有趣的是:双方似乎都从这种状态中得到了满足:塞族人为除了公认的国旗国歌外还可以有自己实体的“国旗国歌”而自豪,波斯尼亚与克罗地亚人则为自己实体的“国旗国歌”被采纳为全波黑的国旗国歌而自豪。

   当然也还有民族情绪更为强烈的人对旧国歌被更换不满。实际上这两个地方的民间还经常能听到人们在唱原来的国歌。这也是在抒发一种民族情绪。但是在官方层面看,双方在国歌问题上的对立关系已经趋于缓和。

  

二、从塞尔维亚到南斯拉夫:《正义之神》与三合一的王国国歌

   再说波黑塞族原来使用的塞尔维亚国歌,它本身的演变就很有说头。这首歌历史比较悠久。1878年塞尔维亚王国成立时就有了这首国歌,作曲者是达沃林•延科,作词者伊凡•约尔杰维奇。这首歌叫《正义之神》,也有人译为《公正的上帝》,与19世纪欧洲许多君主制国家的国歌一样,它的主题是上帝保佑本国国王(就像今天英国国歌仍然是《神佑女王》),歌词原来长达8段,我基本参考徐惠民的一段式缩译文,并恢复为王国时期的措辞:

   正义的上帝拯救过我们,当我们深受苦难的时分。

   请听塞尔维亚儿女再次呼唤,一如既往帮助我们。

   您的巨手保护和引领,塞尔维亚之船向前行。

   上帝保佑,上帝照应,塞尔维亚之王和他的人民。

   上帝保佑,上帝照应,XX国王,愿神永远护佑您!

   歌词中的XX国王根据当时在位的君主而定。这首国歌后来在二战时又被塞尔维亚极端民族主义势力切特尼克原样用为军歌(当时国歌已改,见下述),非塞族人对此自然没有好感,视之为“反动歌曲”。后来到了米洛舍维奇时代,塞尔维亚民族主义再度膨胀,当局又重新启用这首歌作为塞尔维亚共和国(当时仍属于“小南斯拉夫”和“塞尔维亚-黑山联邦”)的国歌,只是因为已经不是君主制,也因为还要和过去的切特尼克表示一些区别,把后面两句歌词改成了“上帝保佑,上帝照应,塞尔维亚的土地和人民。上帝保佑,上帝照应,塞尔维亚永远向前行”。

   2006年黑山独立后,前南斯拉夫的解体最后完成,塞尔维亚本身又成为主权国家而不再是联邦成员,这首更改过的塞尔维亚传统国歌继续作为塞国国歌沿用至今。

   值得注意的是,波黑战争时期在米洛舍维奇支持下起兵的波黑塞族及其建立的斯尔普斯卡政权尽管前期也采用这首塞尔维亚传统国歌,歌词却没有调整,仍然沿用君主制时代乃至切特尼克时代的“上帝保佑国王”措辞,只是去掉了具体的国王名字XX。当时的理由是为了向国际社会显示其和塞尔维亚共和国国歌有点区别。但这也更加坐实了人们的指责,即这一“大塞尔维亚”极端势力就是当年滥杀他族的切特尼克的再现。因此,后来斯尔普斯卡与波黑联邦联合成新波黑、并最终更换了自己实体的“国歌”,放弃了这一令其他民族反感的音乐符号,也是在表示自己与切特尼克传统、与极端民族主义的过去划清界限。

   而此前早在1918年,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胜国之一的塞尔维亚合并了原属奥匈帝国的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及其他一些南部斯拉夫人的土地,在凡尔赛体系下成立了“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联合王国”,不久又改名为“南斯拉夫王国”,这就是所谓“第一南斯拉夫”。这个王国尽管经历过前期联邦制君主立宪和后期中央集权化专制体制的演变,但一直仍由原来的塞尔维亚王室为“南斯拉夫国王”。这时便出现了君主制时代的南斯拉夫国歌。由于要突出国家的三族联邦性质,这首歌实际上是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三首歌曲的拼合:头两句和末两句都取自原来的塞尔维亚国歌《正义之神》,中间插入克罗地亚政治歌曲《我们美丽的祖国》和斯洛文尼亚政治歌曲《前进!光荣的旗帜》的各两句,成为这样一首三合一的歌曲:

   (塞尔维亚)

   正义的上帝拯救过我们,当我们深受苦难的时分。

   请听您的子民再次呼唤,一如既往帮助我们。

   (克罗地亚)

   我们的家园多么美好,山河多壮丽,祖先永光辉。

   英雄们捍卫这亲爱的土地,祖国信赖我们的忠诚。

   (斯洛文尼亚)

   前进!光荣的旗帜,英雄的鲜血染。

   捍卫祖国和家园,让我的枪发言!

   (塞尔维亚)

   上帝保佑,上帝照应,塞尔维亚之王和他的人民。

   上帝保佑,上帝照应,彼得国王,愿神永远护佑您!

这种用几个民族的歌曲剪裁并成一首国歌的情况其实不止一例。现行的南非国歌是个更极端的例子,这个国家在种族隔离时代白人的国歌是一首进行曲《南非的呼唤》,(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秦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国歌   南斯拉夫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200.html
文章来源:腾讯思享会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