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泉:一位北洋政府外交官1917年的社交文娱生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3 次 更新时间:2016-03-28 14:13:34

进入专题: 北洋政府外交官  

严泉 (进入专栏)  

   北洋时期的政治,人们传统的印象是时局动荡、混乱不堪。仅就1917年而言,这一年发生的大事真是不少。在北京,总统黎元洪与总理段祺瑞的府院之争愈演愈烈,最终上演张勋复辟的闹剧。段祺瑞随即在天津马厂誓师,率军讨伐张勋,再造共和。在南方,孙文南下护法,在广州成立护法政府,声讨北洋政府,南北分裂的局面从此形成。在这个纷乱的政治环境中,执政或下野的上层政治人物的日常生活,似乎受到的影响并不大,仍然延续晚清以来官场的社交应酬与文娱消遣,这在《伍朝枢日记》(《近代史资料》第69号)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伍朝枢日记》是时任国务院参议、兼署外交部参事的伍朝枢1917年的全年记事。伍朝枢(1887―1934),广东新会人,民国时期外交家、法学家。生于天津,10岁起随时任驻美公使的父亲伍廷芳留美,接受了完整的美式小学、中学教育;20岁再度出国留学,赴英国伦敦大学攻读法律,因成绩优异,最后以第一名的考试成绩毕业,获法学士学位,后进入法律研究院深造。在1911年英国大律师考试中,他又名冠榜首。1911年伍朝枢从英国学成归国后,时值辛亥革命爆发,24岁的他出任湖北都督府外交司司长,从此开始了职业外交官生涯。南北统一后,伍朝枢进入北洋政府,历任外交部条约委员会会长、国会众议员等职。1917年随父亲伍廷芳脱离北洋政府,南下参加护法运动,历任广东军政府外交部次长、广东大元帅府外交部长、南京国民政府首任外交部长、驻美公使等职。

   伍朝枢在1917年的政治生涯同样跌宕起伏。1917年初,北洋政府内部因对德宣战问题产生严重分歧,总理段祺瑞力主对德宣战,而总统黎元洪与国会却持消极乃至反对态度。5月下旬府院之争终于公开化,黎元洪免去段祺瑞的总理职务,时任外交总长的伍廷芳暂时代理国务总理职。张勋复辟后,伍氏父子离京来到上海。9月,伍廷芳南下广州,出任广东护法军政府政务总裁兼外交总长,伍朝枢任外交部次长兼总务厅厅长。

   政局虽然动荡,但是伍朝枢在1917年的社交文娱生活不仅没有间断,依然丰富多彩,颇具中西特色。从1月1日至7月2日,除去6月13-18日随父出京赴山海关、19日在天津外,其余时间均在北京,约为半年光阴。伍朝枢在北京的社交生活,一类是参加正式晚宴,总计有80次,5月份时最多时有18次之多。其中已知的涉外宴会共有11次。如1月3日出席美国公使芮恩施的晚宴。1月11日参加外交部晚宴。1月13日出席外国友人晚宴。1月22日出席葡萄牙公使晚宴。2月2日与《泰晤士报》驻京记者莫礼循晚宴。3月3日参加中日记者俱乐部在大和俱乐部的宴会。1月17日参加日本公使晚宴。3月8日出席外交部晚宴。4月3日外交大楼宴请外交使节。4月12日赴日本友人宅晚宴。4月28日参加外交大楼晚宴。国内政商学界宴会共有63次,对象包括总统、议员、政界名流,也有欧美同学会、华安公司等机构。伍朝枢常去的北京饭店有西安饭店、东兴楼、醒春居、今雨轩、杏花村、六国饭店等。其中六国饭店是当时京城第一家大饭店,是众多高官、名流出入的场所。家宴较少仅有6次。分别是1月14日、29日、2月5日、3月31日、4月14日与6月4日。但是参加伍氏家宴的名流不少,如“一月十四日,父宴梁任公(启超)、蔡孓民(元培)、汪伯棠等,余陪座。”2月5日晚,伍朝枢在家中请客,汪精卫、廖仲恺、王正廷等在座。汪精卫、廖仲恺均为国民党要人,王正廷时为国会参议院副议长,毕业于美国耶稣大学法律系,为著名的外交家。日记中还记载了总统宴会中西合壁的特色。“一月二十八日,大总统如宴于怀仁堂,准十二时入座并观剧,京城名角均齐,食中菜,西食法。”

   另一类社交方式是文体活动,共计57次。如看电影与魔术表演、观剧、击(桌)球、参观博物馆与汽车展、游园等。作为“海归派”的伍朝枢,最喜欢的活动是看电影与击桌球。经常去的电影院是平安电影院,仅在2月份就有6次之多。在桌球游戏上,最常去的地方是行健会。伍朝枢因去国务院上班,一度居然与总理段祺瑞成为球友。日记记载,4月7日、10日、14日、17日、21日、28日在国务院,“午与总理打弹子,胜之。”伍氏曾对美国福特汽车产生兴趣,4月6日去福华公司看车,7、8日试车,9日购车,并与母亲、妻子乘车购物及游行。其他还有一些社团活动,如3月30日,中国社会政治学会第二次年会,伍朝枢当选为干事会书记。5月4日,在清华大学演讲法律职业。

   即使在政治局势看起来最为紧张的6月份,伍朝枢的社交文娱生活依旧如常。除宴请外,6月5日仍往行健会击球,然后再赴平安电影院看电影。6月6日赴外国友人家击球并晚宴。随后的7、8、9、11、12、12日天天击球或看电影。彼时伍廷芳在段祺瑞被免除总理职务后暂行代理国务总理,6月10-11日,黎元洪三次派步兵统领江朝宗携解散国会命令正本要求伍廷芳副署,均被后者拒绝。为避免黎元洪的逼迫,6月13日伍廷芳离开北京赴山海关,伍朝枢也随车陪同,这样在京的社交生活暂时中断。6月19日回京途中在天津停留一天,在与国民党议员周珏、陈策、赵世钰等人晚宴后,“晚往俱乐部”,20日专车回到北京。从6月21日开始,除有三天身体发热不适外,伍朝枢还是天天击球或看电影,一直到7月1日张勋复辟发生。其实从6月14日张勋带兵入京控制北京后,人们的生活依然一切正常,即使是复辟当天,据《纽约时报》报道“张勋政变非常令人意外,各国公使馆的多数使节和外交官都在京城外度周末。”

   张勋复辟后的翌日(7月2日),伍氏父子家人包车出京赴天津,2-11日住在天津。7月11日 上午11时30分启程,7月12日下午2时到达南京浦口,再乘车往上海。从7月13日到9月27日,伍朝枢在上海停留约有2个半月。

   伍朝枢在上海的正式晚宴不多,共有27次。常去的饭店有一品香、春江楼、倚虹楼等,其中一品香是当时上海著名的西餐馆。其他文娱活动较多,主要项目是击桌球、赛球、看戏、看电影、打网球。特别是8、9月份,他几乎天天击球,最常去的地方是广东俱乐部,还有大世界、北四川路青年会。其中8月份击球共有22次,9月也有19次。在沪生活还有一件趣事,就是伍氏忽然对黄金首饰产生兴趣,7月19日日记对上海金银业着墨甚多,“上午与王儒堂、朱鼎青由谭海秋带往看金银业,初往广肇公所,于七时会齐,即往安裕银号,由其当手作响导,先往钱行看其定英(鹰)洋、龙洋市价及银折,继往久泰丰炉房(银)及泰亭源炉房(金)看铸元宝。闻其成色如下:银元宝九八六;摽金九七八;足赤条金九九八;沙金合赤九九九八。旋往金业商场,看买卖金条,闻金条(摽金)价与土零价相关,以一一六四四用本士分之,则所得之数与金价不相上下,最后往公估北局看估元宝。”。

   不久,伍氏父子决定南下追随孙文护法。从9月27日开始,伍朝枢与父亲先后奔波于香港、澳门、广州、梧州、南宁、上海等地。9月30日抵达香港,停留4天后,10月5日到达广州。11日又到澳门,15日返回广州。10月18日再从广州前往广西梧州,23-26日住在南宁,30日回到广州。11月7日又离开广州,11日抵达上海。在上海居住半月后,11月25日启程,29日坐船途经香港,30日返回广州。

   在港澳与广州,正式晚宴共有51场,另外还有家宴4场。在香港的饭店主要是联升酒楼、务本堂、昭泰隆,在广州的饭店包括东山酒楼、烟浒楼、东亚酒店、南园、裕记饭店等,在澳门的饭店是银牌酒店。回到上海的饭店仍然是倚虹楼、一品香。这一时期,伍朝枢虽然奔走于南北各地,但社交文娱活动似乎仍然不少,如在上海的俱乐部击球,在上海虹口公园观看童子军表演,在广州海珠戏院听戏、西濠酒店打弹子,以及参加广东留学生会东亚酒店年会等。

   笔者以为,北洋时期政局的纷乱与动荡,不同于革命时代的血腥与暴力,上层政治人物,无论在台或下野,也无论政治主张的异同,大家似乎仍然谨守一条底线,即人身自由与生命财产不受侵犯。特别是那些政治失意者,在失势之后的日常生活仍然优裕自在,这与革命时代专政对象的境遇不可同日而语。从伍朝枢1917年社交文娱生活中凸现的这种日常政治现象,对于理解现代中国政治变迁不失为一个好的视角。

   (收录于《历史变迁的制度透视》,新星出版社2015年版)

  

  

进入 严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北洋政府外交官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24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