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泉:民国初年上海的议员选举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9 次 更新时间:2016-03-25 16:48:07

进入专题: 民国初年   上海   议员选举  

严泉 (进入专栏)  

  

议员选举一直是民初政治研究的热点。过去学界过多关注的是在全国举行的第一届国会选举,近年来也有学者致力于地方国会议员与省议会议员选举研究,如刘会军、吕雪飞的《奉天省第一届国会议员选举析论》。[①]但关于上海的第一届国会议员与省议员选举,至今尚未有专文研究。

   根据《众议院议员各省复选区表》的规定,上海县属于江苏省国会众议院议员第二复选区,而《省议会议员各省复选区表》则将上海县划入江苏省省议员第四复选区。另又按照《众议院议员选举法》与《省议会议员选举法》的规定,上海县作为初选区,只能举办国会众议员与江苏省议员的初选举。考虑到这两次选举都是直接选举,而且选民资格与选举时间相似,所以本文拟以这两次选举为题,探讨上海在民国初年(1912-1913)政治参与的概况。而众议员的复选举,即众议员的产生,以及江苏省省议会选举产生的国会参议员,因不在上海区域内进行,所以不在本文研究范围之内。

    

   一、筹备选举事务

   (一)选民登记

   选民登记是选举中确认合格选民的法定程序。上海县在办理国会众议员与省议员选举时是同步进行,分别造册。选民登记首先需要统计选民人数,这主要是通过调查户籍人口的方式来进行,“今户籍法虽未经参议院议决通行,而选举公民自以户口之约数为根据”,[②]并且参照过去咨议局选举的章程办理。

   按照《众议院议员选举法施行细则》与《省议会议员选举法施行细则》的规定,上海县也成立了筹备众议院议员与省议会议员初选举事务所,因两次选举程序相似,所以是同一机构。初选举事务所负责监督初选举一切事宜,配置有调查委员、投票管理员、开票管理员、投票监察员、开票监察员等选务人员,上海县民政长(后改为县知事)吴馨兼任初选监督。负责选民登记的主要是各市乡的调查委员。《申报》曾登载1912年10月8日上海县初选监督呈送复选监督的公文,据此推断,第一次完成选民登记的工作时间是在10月8日前。而选举人名册的制作方法,则是各市乡调查委员先后将选举人名单分别汇送到初选举事务所,然后再按照投票区域制作众议院议员初选举人名册一份。第一次统计的符合选举资格的选民共有16375人,省议会议员选举人总数与之相符,“除一面赶造名册另文呈报总监督外,合行备文将已造就之众议院议员初选举人名册一份依限呈送。”[③]

   由于内务部筹备国会事务局又对选民财产资格作出新的解释,即选民纳税及不动产可不限于本区,但仍以在国内而又可以证明者为限。[④]于是上海县又进行了补查选民的工作。10月13日,上海县筹备众议院、省议会议员初选举事务所通告各市乡公所补查选举人,“现查本县入册选举人仅有一万六千三百余人,遗漏必多,本应补查,除先行宣示外,为此飞速通告,即请贵公所即日分知各调查员按照青电事理,赶速将前项住民补查,于国税不动产项下开明区域”,要求在10月20日完成补查工作。[⑤]

   10月16日,上海县初选监督发出公告称,众议院议员初选举人名册从本月十六日起开始向公众宣示,省议会议员初选举人名册名数,因与众议院议员选举人名数相同,按规定可以同时宣示,一律以五日为限,“如本人以为错误遗漏,得于本月二十日以前,取具证凭一并呈请更正。”[⑥]第二次选民登记工作完成后,最后选举人名册记载总数为20751人。[⑦]

   根据内务部制定的众议员选举日程规定,10月10日前,各地应该制订完成各初选区选举人名册。初选监督在各投票所颁发选举人名册,向公众宣示,并分别呈报复选监督与总监督。10月20日前,初选监督判定更正选举人名册。上海县的选民登记工作基本上是按时完成的。

   (二)选举费用与时间

     在选举费用方面,按照《众议院议员选举施行细则》的规定,各省众议员选举旅费、选举人名册、选举人资格调查表、投票簿、投票纸等制办经费、选务人员公费等,均由所在选举区负担。[⑧]各省众议院议员选举、省议会议员选举费用,各初选区地方经费有不足者,由该省收入经费项下分别补助,省的经费不足者,由国家经费补助之;国家经费支出或补助应列入特别预算,但是国家补助省议会议员选举费用以不超过该省选举费用总数三分之一为限。[⑨]上海的众议员与省议员选举经费由江苏省与上海县共同承担,“所有省议会议员选举费用,应比照众议院规定,于解省欵内留支银五百元,其余应需经费均由各该县所得忙漕附税项下提支。”[⑩]

   按照北京政府内务部的要求,1912年12月10日前,复选监督向初选举区颁发复选举通告,举行初选举。12月31日前,初选投票所、开票所一律裁撤,确定初选当选人。初选监督通知初选当选人,发给初选当选证书,张榜公布当选人姓名,并呈报复选监督。1月10日前,初选当选人名册一律到达各复选监督驻在地。初选当选人一律齐集各复选监督驻在地,举行复选举。[11]

   在上海,初选举事务所11月27日发布公告称,全县设置10个投票所,分别设在市政厅、乡公所、学校与庙宇内。[12]在初选举时间安排上,省议员初选举安排在众议员初选举之前,间隔4天。12月5日,上海县筹备众议院、省议会议员初选举第一区投票所发出通告称:上海市中区、东区、南区选民在此投票时间,每日上午八时起,六时止。“省议会选举十二月初六日,即旧历十月二十八日举行,如当选人不足额,于十二月初十日,旧历十一月初二日,在原投票所投票决选足额。众议院选举十二月初十日,旧历十一月初二日举行,如当选人不足额,于十二月十四日,旧历十一月初六日,在原投票所再行投票,如仍不足额,临时通告再选至足额为止。”[13]

   (三)当选确认标准

   关于当选确认标准问题,最早的疑问是来自广东省,其在致电筹备国会事务局时称,如果初选举第一次当选不足额,重新投票当选票数如何确定?[14]事务局在答复中说明:“当选票额,无论第一次投票与再行投票,均须依分配该区之当选人名额与投票人总数,按法比例计算。”[15]后来上海也向江苏省选举总监督提出类似问题,称众议院议员初复选举第一次当选不足额,重行投票其当选票额是否仍以全区当选人总数除投票人实数,或者以所缺的当选人数除投票人实数计算,《众议院议员选举法》只是规定初复选举再行投票至足额为止,“假如上海第一次投票者共实到三万人,以配定此项初选当选人名额五十名除之,得数三分之一应以二百票为当选票额,其决选时所云仍以第一次投票时当选票额,是否即以二百票为当选票额,抑以全区当选人总数除投票人实数为当选票额,应请迅赐核示。”江苏总监督在回复中称,根据筹备国会事务局的文电内容,“声明仍以第一次投票时之当选票额为准一语,即来函设例二百票之数。”[16]

    

   二、选举过程及结果

   《众议院议员选举法》规定,第一届国会众议院议员选举为间接方式,分为初选举、复选举两步。初选举以县为选区,选出初选当选人。凡地方行政区划和名称(如州、厅等)还未改定的,均以县论。复选举合若干初选区为复选区,由初选当选人选举复选当选人,即该复选区众议员。省议员选举方法与国会众议员选举有关规定基本相同,也是采用初、复选举的间接选举制。

     12月6日是上海县省议会议员初选举投票日,沪南市政厅是上海第一区投票所,城内中区及城外东、南两区选民都在此就近投票。上午6点,投票所职员均已到位。据报载,当天选民投票热情高涨,但秩序稍乱,“闻该三区选民约达二万余名,故自晨至暮,甚为拥挤,签名簿桌子设至十余处之多,犹应接不暇。”[17]

     因12月6日省议会初选投票时人多拥挤,秩序稍乱,为保证投票秩序,12月9日上海初选监督吴馨特地邀请商学各界人士,在市政厅召开预备会,分别委任代表担任选务工作,并设计出新的投票路线,“故议在市政厅第一区投票所,装设栏杆,多备签名桌子,令投票人从正门入内,缴验证书,签名领票,从第二进登楼,绕入厅室之二层楼上,写被选举人姓名,复从后面下楼至大厅上投票毕,转向毛家弄畔之大门退出。”如果有冒替及其他违法举动,就由管理监察等员当场令其退出。[18]吴馨还在选前发出投票须知,其要点一是入门须验通告单,领取号票,未携通告单者不得入内。二是入门须依号鱼贯而进,不得争先。三是入门后须先至签名处领票,报姓名,在名册上签字后领取选举票。四是写票处座位须经指导人指定。五是入门后不要喧哗,投票完毕后立即退出。[19]

     12月10日是众议院议员初选举投票日,在沪南市政厅第一区投票所,由于初选监督提前安排120多人维持秩序,所以毫不挤乱,“闻担任职务者共有一百二十余人,至所投票者自晨至暮,约有一万余人云。”[20]

   省议员选举结果在12月9日公布,“本月六日省议会议员初选投票,按规定在本月八日在开票所当众开票,计实到投票人数一万二千三百二十九人,依省议会选举法第五十六条之规定,以应出当选人名额八十三名除投票人总数,得数三分之一为当选票额,即满五十票为当选票额。”初选当选人共有56人,其中最高得票数为213票,最低得票数为80票。[21]

     众议院议员选举结果在12月13日公布,“本届众议院议员初选举遵章于十二月初十日投票,计实到人数一万二千八百七十六人,依选举法第五十六条之规定,以本区应选出初选当选人五十名除之,得数三分之一应以满八十六票为当选票额,兹于十二日上午当众开票,得足额者五十名外,其余满法定票额者二十名,按照选举法第五十九条之规定,作为初选候补当选人。”初选当选人共有50人。[22]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众议院议员选举法》第68条与《省议会议员选举法》第68条均规定“复选当选人不以初选当选人为限”,而《参议院议员选举法》第21条也规定“各省选举参议院议员,该省省议会议员被选者不得逾定额之半。”所以最后当选的4位上海籍省议员中有三位是初选当选人,[23]而众议员姚文枏、参议员秦锡圭却不是初选当选人。

  

   三、选举现象争议及评价

   (一)选举现象争议

   在选民登记时,主要出现关于非户籍人口选举权与选举人财产资格等问题。1912年11月10日下午,镇江旅沪同乡会专门开会讨论选举权问题。主持人袁恒之称镇江同乡在沪者约有二万余人,“此次国会省会选举既不能同时回籍投票,又不能在沪参与,凡我公民势必放弃权利。”会议决定先行调查合格选民人数,然后“俟调查告竣,即行备具公呈,送往议会情愿。”[24]

而选举人财产资格问题,涉及到商人的选举权,不仅在上海,而且在全国也是引发很大的争议。上海商会在9月30日致电国务院、临时参议院与临时大总统袁世凯,认为不动产500元与年纳直接税2元的选举财产资格的规定,对商人是不公平的,因商人侨居各地,未必都会购置不动产,所纳货物税也不是直接税,“是商人合于选举资格者甚少。”要求对选举法重新解释。[25]上海商会还派人到京,与北京工商界人士一起,“一面上请愿书于国务院及参议院;一面约参议员开谈话会;一面通电各省工商会,如参议院不听,今后全国工商界无论国家地方各捐税一概不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严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民国初年   上海   议员选举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12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