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斯年:再论所谓“国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89 次 更新时间:2016-03-13 18:01:59

进入专题: 中医   国医  

傅斯年 (进入专栏)  

  

   8月5日我在《大公报?星期论文》一栏中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做“所谓国 医”,引起了一群“所谓国医”的攻击,并有几个南京的记者,在那里胡言乱道 一阵,肆力作个人攻击。和国医谈科学,和如此一流的记者谈伦理,皆所谓对驴 弹琴,白费精神,我所不取。然《大公报》上的两篇宣扬国医的文字由我引起, 理宜再申说我的意思一下。且前一文中,我犹未尽之意,亦应再补充说几句。

  

   前文中最使所谓“国医”们反感者,在乎我说“国医”中无病理、缺诊断, 而与近代科学根本不相容。其实这是明摆着的事实,人人共见的,不待辨论,也 不容辩论。其要强作辩论者,只得将病理诊断作一曲的界说,或根本不了解这些 名词的含义。所谓诊断者,除脉搏、呼吸、温度、血压、大小便、血液、内脏声 音,各种普通考察外,每一症各有其详细诊断方法,而微菌之检查,尤为全部传 染性病之最要紧的诊断。诊断的器具本为国医大系中所无,而这些诊断的经程, 除脉搏外,又皆国医所不知,或不确切。即脉搏一事,固是中医诊断之第一要义 了,然其用此现象之意义,乃全然荒谬。试问手腕上的一条动脉,在不满二寸的 距离中分做“寸,关,尺”,靠区区三个指头,看定心、肝、脾、肺、肾,这真 是违背小学常识的说话。若有一位自居改良派的国医先生,如投函《大公报》的 赵寒松先生,硬说这不是国医诊断的重要方法,则试问国医舍此诊断柱石以外, 还有什么更普通用的,更不含糊用的诊断方法?更试统计一下子,现在开业的国 医是不是还是人人用此为第一法?事实具在,不容讳饰。且人群中最多的病是有 传染性的病,不能验微菌,且不知何所谓微菌的人,如何去诊断?呜呼,国医的 诊断!近代医药之四大柱石,一解剖,二生理,三病菌学,四实验药物学(依发 达之次序),而手术之能,用具之精,尤为旁面的要件。病理学非他,即此等基 础学问之总汇,尤以生理知识最为基本。近代病理学之中央思想,乃谓人体既由 细胞组成,而各部细胞相维,成就生命的作用,若其中一部分细胞起变化,无论 由于生理的或病菌的,以致与其他部分不能相维时,则成疾病。此即所谓细胞论 的病理学,此本是生理学进步之结果。若其中各部的病理,凡成一说总是由试验 而成,历多年的求证反证,而得最后之结果。到了现代,病理学已是一个实验的 科学,并不是一些遗传的传说;已是全世界有训练的医生所共同贡献者(凭各种 医学杂志以传达,以改进),并不是一类一方的卖药之人所凭以混生活之利器。 至于昝们贵国的传统医学还不曾进化到哈微氏(William Harvey 1578-1658)发 现血液循环的地步,遑论近代的生理学、微菌学、药物化学等所开的境界。若说 所谓国医有病理学,则试问他们的病理学在那里?如《巢氏病源》等书之支节破 碎,算得上科学知识吗?若说那些五行、六气便算病理学,则凡有近代科学常识 者,必当信政府不该容许社会上把人命托在这一辈人手中。故我之谓汉医之无病 理,无诊断,非一疑难之问题,而为明显的黑白事实。此中辩论,白费精神!国 医先生若要护法,请他拿出来给人看看。

  

   所谓国医与近代科学不相容,也是件明显的事实。近代科学分门别类,范围 极大,但根本上是一件东西,其不相同处只在所治之材料有类别不同,故科学因 材料而分工。其所以根本上是一件东西者,因为各种科学都站在一个立场,保持 同样的纪律。几件显明的情形说,第一,所用名词不容有含混,一个名词只许代 表一个质体,具有一种界说,而不许在用它时随时抑扬,凭心改动,尤不许它代 表者本是一种不能捉摸的物件,如赵寒松君之论五行六气。第二,每立一语,必 成一种“命题的含义”,即一种逻辑上可通,实质上有所托,其是非可得而试验 或统计的语句,不容幻想、比喻在其中。因为幻想、比喻的是非是不能辨证的。 第三,每一理论,在能实验的科学必须可以将其信否诉之于实验,听凭怀疑者用 同样的科学训练证明之或反证之,在不能实验的科学,必须聚集逻辑的证据,顾 到表面上相反的事实。故科学的事实皆为集众工作之结果,诉诸严整的实验之结 论,而每一科学事实,又必与其他一切科学事实相因缘,世上无任何一种的独立 的科学事实。第四,因为近代科学不能容纳幻论与空语(Verbalism)的,而是 遵逻辑的程序,依实质作步程的,故在非纯粹叙述的科学中,能预定 (Prediction),能管理(Control),是其明显的本领。近代的医学是个集合 多门的严整训练,为医学之基础者,是物理、化学、动植物、人体生理、人体解 剖等等基础科学。习医者即以此等学问为医预科,到医本科时,所受训练,即是 此等基础科学使用在医学各门之上者。本科完后,继以病床实习,又是医学各门 之实地经验。故近代医学为汇集众科学之科学,近代医学训练为汇集众科学训练 之训练。若将近代医学与所谓国医平等比衡,无异将近代物理与太极两仪的物理 学平等比衡,亦无异将近代化学与方士之点金术平等比衡。持国医论者,自觉说 否认者为“西医”,殊不知所否认者,并物理、化学、生物、解剖、生理皆在其 内。若知近代科学本是一体,其门类之差只是分工,则当知所谓国医实无所容身 于科学的天日之下。近代医学的系统是明摆着的,其中所含科目皆是些自然科学。 若“国医”则试问它的系统是些什么?它的解剖是什么?犹不知神经系。它的生 理是什么?犹不知血液循环。它的病理是什么?犹不知微菌。它的物理是什么? 阴阳、五行、六气!如此的一个系统——放宽来说,假如此地可用系统两个字— —连玄学的系统也谈不到,因为玄学的系统,也有严整的训练的。只是一束不相 干,一束矛盾。若承认如此的一个系统之有存在于科学的世间之价值,无异对物 理、化学、动植物等等发生怀疑,而此等科学之立场之不容怀疑,乃是文明人类 数千年慢慢进化。三百余年急剧进化之结果,不容今天昏聩自大的中国人抹杀之 也。

  

   所谓国医与近代教育之不相容,同样是一件明显的事实。学校中的物理,是 近代的物理,并不是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校中的生物是进化论立点上之动物学、 物理学,并不是《本草》。学校中的知识训练,是应依逻辑的要求,在科学的系 统中者,不应是些似解非解、支节缺陷的杂乱之实。果然在学校中把物理、化学 教得好,这类知识能入在受教者心中,使其能依此知识了解环境,自然不会再承 认所谓六气有物理学的逻辑含义,即不会再信凭籍此类玄谈的汉医。果然在学校 中把生理卫生的大意彻底了解,自然要觉得中国传统医学论本体上是些无知妄作, 闭眼胡说。松懈敷衍不着实际生活之教育,制造出些思想不清澈、不能用所受知 识于日常生活上的学生!故今日“国医”犹如许大之势力!“国医”之有势力, 实在是三十年新教育失败之象征也。

  

   《大公报》所载的两篇文字,一篇是8月13日赵寒松君的《评傅孟真所谓国 医》,这是一篇主张国医改良论者。又有8月18日陈泽东君代表中医公会之投书, 这真是“儒医”的正统了。现在把陈君之文全抄在下边,请读者开开眼界。

  

   论傅孟真侮辱国医文

  

   中医公会之投书

  

   凡吾人有不知之事,不可谬指为非是。居不公之理,不可硬迫以强权,此天 下古今之定理也。异哉!傅孟真之痛骂国医也。

  

   当傅君投稿《大公报》,于8月5日披露之时,敝会全体激愤,即会拟一稿, 亦以痛骂之辞驳之,除在敝会刊行《国医正言医报》第四期登载外,仍投函《大 公报》,请予秉公登载。而《大公报》因敝稿以痛骂驳痛骂,辞涉激愤,未予登 载。而敝会之公愤,又不能箝口使平,敝会不得不另投一稿,以学理辩论,以作 缓冲之意,庶可达两全之谊焉。

  

   溯吾国医药之学,创始于神农,大成于岐黄,又有秦张诸圣继起,调摄护卫 民生,以至于今,已将及六千年之久。吾国人数蕃庶,甲于环球者,皆吾国医药 维护之力也。神农以天地气化所生之药物,以补救人身感受天地气化之偏弊,乃 尝药辨性,竟尝至鸩毒而殁,其救世之热诚,亦良苦矣。神农殁,其子孙继位, 传八世至榆罔,其臣蚩尤,精魔术,叛榆罔,榆罔不能制,国人大受蚩尤之屠戮。 黄帝为西域诸候,起兵救民,灭蚩尤,臣民拥戴为帝,榆罔遂逊位焉。岐伯乃黄 帝之师而臣者也,精于燮理阴阳之术,是哲学之极顶也;五运六气之法,即其所 创著,系分配天地阴阳气化之发也。五运主天气而下降,六气主地气而上升,阴 阳气化相合,得其平,则生万物而无病;阴阳气化不相合,即不得其平,则害万 物而有病。天气属阳,故籍木火土金水五行气之奇数分配;地气属阴,故籍风热 暑湿爆寒六气之偶数分配。然有主客之别,主运主气,只管本年分配定位;而客 运客气,随岁建干支为转移。所以预测气候,与时令疾病者也。

  

   敝会同人,向本此法为治疗之秘诀,凡遇疫病流行之年,所治多愈。不知此 秘诀者,所治多死,西医不知,故治瘟疫、伤寒、喉痧、母子血病、小儿惊风、 大人半身不遂等病,举手便错,此皆不知气化之故也。况医家治病以治疗痊愈为 真能,乃不知其原理,竟强诬为非是,不得实效之信仰,而运动伟人,反压迫以 强权,西医之能力,亦不过如是。气化之秘诀,概不知也,如无气化,则万物皆 不生,何况人乎?以上所言五行、六气之说,姑举其大略之纲领而言耳,其详细 之法,尚非简文所能罄,至六气之作用,经赵寒松先生,于8月13日登载《大公 报》,兹不多赘。至本文所言吾国医药历史之说,皆典籍所较,凿凿有据。较之 傅君所云,在唐时受印度中亚(中亚究是何处)的影响,在宋时又受阿拉伯的影 响等等神经错乱无据之言,不可同年语矣。且医圣之道,是济世之真法,凡吾国 人,无论为医与否,皆当努力保护纸,以期吾族人共享寿康之乐,乃为仁者之行 也。彼忍心摧残铲除者,是废毁圣道,与吾族人为敌也。吁!其亦自知也哉。

  

   天津市东门内中医公会陈泽东稿,8月17日

  

   读妙文至此,真叹观止矣。我觉此文之立场远比赵君文为妥当,因为赵君作 中医、西医之截搭八股,强合不可合者,实不能自完其说。此文赤裸裸的表演 “国粹”,毫不剽窃他所不懂得的近代医学名词,还不失自成一派。大凡以魔术 为魔术之护法,以神秘论为神秘论之护法,以巫卫巫,可成一种“周始圈”,自 己快乐于其中,若以逻辑卫护神秘则授人以柄多矣,此我之佩服陈公也。我于此 仅有两句话,其一,请政府与社会上人士想想,是否可以把人民的生命交付在此 等人手中,此等理论表演是否即是我主张废中医的强固证明?其二,陈先生问中 亚究是何处,敢敬告之约,中亚者,东亚之西,西亚之东,南亚之北,北亚之南 也。若问其地当国粹地理上东胜神州、西牛贺洲之何地,只好请善于沟通西学国 粹之赵寒松先生作一截搭文字,鄙人愧不能也。

赵君的改良派文章分作三段,第三段是对我作个人攻击的,此等语调,值不 得讨论。第一点是支持五行、六气论,第二点是说“国医”也有病理学。请先谈 第一点,赵君说,“金、木、水、火、土不过是代表心、肝、脾、肾五脏的一种 符号而已”。这真是掩耳盗铃之欺人语!试看中国流传下来的医书,每谈到五行, 还不是在那里高论水性就下,火性炎上,相生相克,等等。何曾不是就金、木、 水、火、土五字做文章?虽以五行配五脏,何曾但拿五行作代名词来用?至于赵 君论六气,更是移花接木的把戏,先把六气的名称写在上边,再混合些似了解似 不了解的近代医学名词注在下边,更把桂枝汤、茯苓汤等等《汤头歌诀》加在底 下。这个三段组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傅斯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医   国医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77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