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森:终结美联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5 次 更新时间:2016-02-14 23:23:10

进入专题: 美联储  

韦森 (进入专栏)  

   美国是个言论自由国家。任何公民都可以随时公开批评政府、议会和总统,甚至可以向总统、州长和任何政府官员扔鸡蛋、西红柿和鞋子。这还不算。就连“在职的”的美国国会议员,不但可以任意挑政府的毛病,大胆和尖锐地批评总统和政府的政策,而且可以毫无顾忌地提议建议撤销美国的一个行政部门。譬如,早在1937年美联储办公大楼在华盛顿宪法大道上竣工开张时,来自美国德克萨斯的众议员莱特•帕特曼(Wright Patman)就提议废除美联储及其神秘特权。在之后50余年的国会任职生涯中,帕特曼也一直呼吁美联储的办公大楼不应像其他公共建筑那样享受免税权,而应该像其他私有建筑一样缴纳地方财产税。这一呼吁说服了美国哥伦比亚特区政府税务员,在1941年12月向美联储寄出了税款通知单。这一决定迫使原初筹建美联储的12家私人银行在一份权利转让契约上签字,承认在华盛顿宪法大道上的美联储大楼属于美国政府。但这并未使这位帕特曼议员收手。在其后的20多年中,他一直在美国国会中呼吁:“任何一个稍微熟悉美国宪法制度和职能的人,都会从本质上认定美联储就是一个十足的怪胎。”(参威廉•格雷德《美联储》,第二章)

   几十年后,坚持废除美联储的主张被另一个为来自德克萨斯州的美国共和党众议员罗恩•保罗(Ron Paul)所坚持和继承下来。这位曾任美国22年众议员并在1988, 2008 and 2012年三次参加美国总统大选的罗恩•保罗,虽然数次竞选失败,但在美国却备受民众欢迎。在他多年任众议院议员期间,不但在国会中多次与两任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和伯南克公开叫板,而且一直坚持呼吁撤销美联储。为此,他还在2009年专门还写了一本书,书名就叫《终结美联储》(End the Fed,中译本张静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出版)。

   这位被认为是美国政界最离经叛道的硬汉议员保罗,多次公开讲,“美联储是卑劣的、违宪的,不符合实际的”。他认为,美联储助长了不良经济,剥夺了人民的自由。“美联储从未干过什么好事。它不但加大美元供给量,以此来稀释美元的价值。它是最大的税吏,对穷人和中产阶级进行严苛的盘剥”(见中译本,第114页,下同),还制造了几次大萧条。由此,保罗认为,美联储的罪行,足以让所有的美国人起来声讨这个已经危害国家长达近百年的罪恶机制。

   罗恩•保罗是个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米塞斯、哈耶克尤其是罗斯巴德的经济学思想的笃信者,曾在1980年与哈耶克一起吃过晚餐,罗斯巴德生前多次与他交往,公开承认受他们的思想影响很深。但是,从这本书中的论述来看,保罗更多的是受美国建国初期的思想家、作家、政治活动家托马斯•潘恩的思想影响。这位托马斯•潘恩,在美国乃至全世界可是大名鼎鼎。就连我们共和国的主席习近平,也在2015年9月25日访美时公开说:“我青年时代就读过《联邦党人文集》、托马斯•潘恩的《常识》等著作。”也正是在《常识》这本影响了美国的独立、建国乃至现代社会中人们认识政府本质的世界名著中,潘恩把纸币看成是人类自由的敌人,认为“发行纸币的国家最后注定会走向专制”。潘恩在《常识》中的原话是:“任何集团试图夺取制造纸币、法定票据或有时被称为做‘强制偿付手段’这种东西的特权,其本质都是对独裁的一种赤裸裸的追求。一个民主共和的政体,不能容忍这样的特权。一旦此种特权被授予,人民将失去自由,人民的财产也将再无保障。”(转引自同上,第41页)受托马斯•潘恩思想的影响,保罗多年坚持认为,“所有人都应当清醒地认识到,没有健全的货币,就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历史向来如此:人民的自由程度越高,货币体系就越完善。相反,暴政之下的货币体系是不稳定的,终有一日会土崩瓦解”(第46页)。因此,“只有公民自由、私有财产不可侵犯以及健全货币三者才是唯一值得推崇的执政理念”。 (第216页)反过来,保罗也认为,“无论是追求财富还是权力,要控制世界,必须控制货币”(同上,第87页)。根据这一理念,保罗认为,“必须向美联储系统发出挑战,这个系统最终需要被彻底消灭。一个垄断货币发行的政府不能也不应该被信任。社会不能容忍任何机构独揽这样的大权。我相信,这实际上是一场争取自由的斗争”(第46页)。

   从保障人民的自由这一点出发,保罗多年来坚持认为,自由与美联储是水火不相容的:“人民追求的是自由,当这一理想实现的时候,‘终结美联储’这一口号将会变为现实”。(第183页)直到2015年06月20日 ,保罗还撰文表示,尽管美国的道琼斯和纳斯达克指数创历史新高,但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已经使股票和债券市场处在大崩溃的边缘,美国股市已经临近“最后审判日”。乃至到2015年9月28日,我们也看到这位保罗先生还在自己的网站撰写文章呼吁要审计美联储,一方面宣讲奥地利学派的商业周期理论,一方面仍然呼吁最终终结美联储。

   保罗谴责乃至要坚持终结美联储,首先在于他对自美联储诞生以来美元货币贬值的实事的考虑。按照他在《终结美联储》一书第58页提供的一张图,自1913年美联储成立以来,美元已经贬值了95%,即2008年,1美元的价值还不到1913年的0.05美元(大约同一时期,德国的1马克只值1913年的1美元的3分钱,而法国的法郎才值1924年的0.007美元)。由此,保罗认为,美国政府和银行卡特尔集团通过掠夺性的通货膨胀政策,抢走了人民的95%的财富。账能否这样算这且不说,但保罗发现,本来1913年美联储成立时,原本是想要消除由于货币发行所带来的商业周期和经济的不稳定性,但是,保罗却发现,美联储成立后,不是稳定而是加剧了美国市场经济的波动,并制造了两次世界性的大萧条。保罗算了一下,从1914年美联储成立,到2007年全球金融风暴,美国共出现了16次经济衰退。如果再算上2009年之后的这次世界经济衰退,美联储还制造类两次大萧条:一次是1929~1933年的世界大萧条,一次是2007~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之后的最近这次世界性的经济衰退。

   在这本《终结美联储》中,保罗还算了这样一笔账:在1914年8月~1918年11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美国的战争开销为330亿美元,其中,美国政府的税收只占21%,美联储担保的贷款占56%,其余23%为直接的货币创造。

   保罗发现,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学家们一致认为,美联储是1929~1933大萧条的根源,而弗里德曼和伯南克及其他的朋友们也承认这是美联储的错。但是,到底美联储错在哪里?保罗认为,“要理解经济危机,最重要的是必须弄清危机是如何产生的,究竟是缘于信贷扩张过度,还是不足?这是必须要问的问题”(第31页)。按照奥地利学派的商业周期理论,保罗深信,无论是1929~1933年的大萧条,还是2008以后的这次世界性的衰退,都是美联储和各国央行的错,原因是它们超发货币而导致信用和债务的扩张。而弗里德曼这位现代货币主义经济学大师,以及伯南克这样多年研究1929~1933年大萧条专家里手,则认为,导致大萧条的主要原因是美联储和英格兰银行等西方国家央行在危机到来之时固守金本位制而没有采取足够的“量化宽松”所造成的,从而加剧了经济危机。

   由于在美国国会任职20多年,且数次参加竞选美国总统,保罗当然知道美联储的性质、机构设置和决策机制。但他还是坚持认为:“美联储虽然对外宣称自己具有‘独立性’,不参与政治,然而,每个人都知道,它才是整个政府的核心决策者。”(第86页)他甚至认为,“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篡夺了国会的权利,他们是罪恶之源”(第91页)。保罗还特别指出,在伯南克任美联储主席期间,他“不但滥用了这些权力,而且还攫取了许多新的特权,对此国会形同虚设。目前美联储所拥有的权力如此可怕,不受监管、不受审计、不受控制,而国会毫不知情。美联储在《联邦储备法案》的庇护之下可以为所欲为。这个法案使得美联储主席没有义务回答与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及其相关决策有关的任何问题。美联储可以制造并向经济体注入数以万亿的美元,却不必解释其去向以及谁会从中受益”(第204-205页)。

   保罗对美联储的这些指责无疑都是事实,甚至他所批评的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决策的独立性,更是1913年美国国会《联邦储备法案》所经过各方面考虑而授予美联储的特权。美联储的这种安排,与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制度安排完全不同。按照《美联储》的作者格雷德的研究,其他发达国家的中央银行,“甚至是典型的英格兰银行,在某种程度上被过度民主化了,而美联储却不是。美联储的运行机制遵循统一的金融原则,而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运行秩序直接受命于由选举产生的政党。例如,当英格兰银行希望提高利率时,不可能在没有首相内阁许可的情况下强制调动利率。类似的[央行对政府]毕恭毕敬关系也同样适应于日本、法国和意大利。唯一的例外就是德国的中央银行,其独立性与美联储相似……”(《美联储》,中译本,第43页)。央行的独立性是好?还是坏?保罗先生并没有深究。只是直到现在,他还在坚持不懈地不断呼吁终结美联储。

   保罗先生对美联储的攻击和批评好像都有道理。但是终结了美联储之后,美国乃至全世界将会采取一个什么样的货币管理制度?保罗先生并没有给出他的建设性的建议。这应该是他的呼吁至今没有被美国社会所采纳的主要原因。在这本《终结美联储》的小册子中,保罗所能给出的,好像只是恢复金本位制。这是否可行?截止2011年底,全球官方数据显示共计持有3.07万吨黄金储备,即使按照2011年黄金1700美元一盎司的高位价格计算,全世界的黄金储备也不到1.7万亿美元的“价值”。这些黄金储备根本支撑不了目前全世界超过70万亿美元的GDP的交易和20万亿美元上下的世界进出口贸易总额了,更不用说用来计量全世界数百万亿美元的金融市场的“货币交易总额”了。在全世界目前已经到了网络电子货币时代,即使各国央行同时说我们恢复金本位制,能成?谁又能相信?故按照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Paul Krugman)的说法,恢复金本位制在今天是一个“坏得近乎滑稽的主意”。恢复金本位制不可能,世界各国的货币也随之都变成了一个“无锚的”货币,世界各国也总要有一个机构来管理各自的无锚的货币。那要是废除了中央银行制度,譬如如果美国突然一天宣布废除了“美联储”,美国将发生什么?在已经高度全球化的当今世界将会发生什么?

   正如在任何文明社会中总是有政府一样,在任何文明国家中也总有货币。在现代社会中,正如任何人离不开或者说躲不掉政府一样,同样,也几乎人人都离不开货币了。正因为如此,正如如何管理政府是一个现代社会的基本问题一样,如何管理货币也当成为一个现代社会运作的根本性问题。在当代人类社会形成了224个国家和地区的今天,如何管理一个国家和一个地区(如欧元区)的货币,与之相关联的一个国家的政府乃至央行的货币政策,不仅牵涉到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增长,而且直接关系到每一个人的生活、财富和福祉。世界各国的不同货币发行和货币管理制度,实际上也是各国不同基本国家制度安排的一个基本构成部分。因而,研究货币制度与货币管理问题,进行比较货币制度分析,当是一个亟待开发的研究领域或者学科。但是,这个如此重要的研究领域,从全球来看目前好像还是块处女地,且好像还没有引起人们乃至经济学家们的注意。

   2004年7月21日,格林斯潘在美国国会回答罗恩•保罗的提问中时曾说:“我过去一直以为纸币发行必然会引发通货膨胀,但当我看到自20世纪90年代起在日本发生的一切时,我非常震惊。日本已经向全世界证明,纸币诱发通胀并不是一个普世的原理了。现在我明白,只要我们尝试用纸币去模拟金本位的运作,那么纸币是可以避免长期通胀的宿命的”(转引自《终结美联储》,第10页)。格林斯潘说这番话,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连格林斯潘的继任者伯南克也已经卸任了美联储主席。十多年来,世界各国的货币正在加速“电子数字化”,纸币越来越少,人们使用银行卡乃至手机二维码支付的比例和程度越来越高,乃至在北欧的丹麦正在变成一个无纸币国家。另外,据说瑞典也打算成为一个无纸币国家。既然世界各国货币都在进行着电子数字化,人类社会的无纸币化在未来也许会发生,或迟早会发生。就连中国目前的137.4万亿元的广义货币M2中,在市场上流通中的纸币M0大约也只有7万亿元上下,这意味着月130万亿元的人民币广义货币全是电脑数字。由此看来,各国的货币与黄金完全脱钩,越来越变成一个无锚的纯电脑数字,正在成为了一个世界各国货币制度的既成事实。

   与格林斯潘2004年的上一段评论的观点相似,一个更为奇特的现象也在当今世界发生了:目前“通货紧缩”(CPI为负)的国家,几乎全是央行多年量化宽松或言“超发货币”的国家。而一些怕通胀而维持央行基准利率在14%以上的高位且M2与GDP之比并不高的金砖国家和拉美国家(如巴西和阿根廷),却发生两位数乃至超过20%的CPI上涨。这些奇怪和反常的现象怎么解释?这个世界怎么了?世界各国的货币和经济体系又怎么了?这些反常现象,不但向传统的经济学理论提出了挑战,也向现有的各国的货币制度提出了挑战。

   人类社会正在进入高科技的网络信息时代,各国的货币也正在进入电子数字货币时代了。这不仅向政府如何管理社会尤其是政府如何管理自身提出了挑战,也向一个社会如何管理货币提出了新的挑战。如果我们现在还沉迷在小农经济的管控一个传统自然国家的治国理政思维中,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应付未来的这些挑战的。

   2016年1月3日谨识于复旦

  

  

进入 韦森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美联储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075.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