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纲:《西游记》与佛教文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54 次 更新时间:2016-02-08 19:54:18

进入专题: 西游记   佛教文化   佛学  

李安纲  

   【内容提要】 《西游记》所表现的是道教全真道的教义,其中所有的佛教故事、人物、境界等都与道教全真道有关,都是道化了的佛教。只有从全真道的角度,才能全面完整地认识和把握《西游记》。《西游记》的作者并不是“不懂佛学”,“没看过佛经”,而是有意站在全真教的角度合一三教,独标文化。

   【关 键 词】佛教文化/取经故事/道化人物/佛教境界

  

   首先,我们必须强调的一点是,《西游记》的主题是表现道教全真道的教义,而全真道则汇聚了佛教的思想和境界,并且将之道教化,所以,《西游记》中的佛教人物、名称、故事、境界等都必须从全真道的角度去看。否则,是没有第二种办法去理解的。

   一、《西游记》佛教故事

   西游取经是中西文化交流的一项重大内容,叫做唐僧西游取经,胡佛东来传法。《西游记》中的唐僧的文化原型,就是现实中的唐代高僧三藏法师玄奘,而玄奘法师的确西游取经。他于贞观三年只身前往天竺,历尽千辛万苦,经西方诸小国以及印度各地,十七年方告成功。这只要看一下唐太宗李世民所作的《圣教序》,就可以一目了然了:

   我僧玄奘法师者,法门之领袖也。……周游西宇,十有七年。穷历异邦,询求正教。……爰自所历之国天涯,求取之经有数。总将三藏要文,凡六百五十七部。译布中华,宣扬胜业。到贞观十九年回到长安,开始翻译佛经二十年,共得七十四部一千三百余轴。然而在小说《西游记》中,却将唐太宗的《圣教序》作了改动,“十有七年”改成了“十有四年”,“三藏要文,凡六百五十七部”改成了“总得大乘要文凡三十五部,计五千四十八卷”。改动的目的,则是为了自己的主题服务。道教全真道的经典著作也即是《西游记》的文化原型的《性命双修万神圭旨.大道说》认为“佛经五千四十八卷”,正合十四年另八天之数。《西游记》第九十八回云:

   观世音菩萨合掌启佛祖道:“弟子当年领金旨向东土寻取经之人,今已成功。共计得一十四年,乃五千零四十日,还少八日,不合藏数。望我世尊早赐圣僧回东转西,须在八日之内庶完藏数,准弟子缴还金旨。”如来大喜道:“所言甚当,准缴金旨!”即叫八大金刚吩咐道:“汝等快使神威驾送圣僧回东,把真经传留,即引圣僧西回。须在八日之内,以完一藏之数。勿得迟违!”而十四年依照古人的说法,则是一年360天,14年为5040天,再加上送经、归西的8天,共为5048天,与猪八戒的钯子、沙和尚的宝杖的5048斤同一数目。一藏之数是5048,三藏便是15144。而这个15144既等于5048×3,又等于15(5×3)加上一个144(48×3)。15是《河图》、《洛书》所谓的3家各5的和(东三南二,北一西四以及中间五),144是金丹大道3家各3斤的和(金铅三斤黑,木汞三斤红,土则三斤黄;老秤一斤为十六两,16×3便为48)。

   由此可见,唐僧历经5048天,取经5048卷,与事实完全不符,而与全真道的教义和修炼方法相关,那么西游取经就不是到印度或者天竺去了,而是在形象化地演示人体生命的一个修炼过程。《性命双修万神圭旨》中的《普照图》就把肚腹的中间称做“西方”、“极乐国”、“西南乡”、“净土”、“丹扃”、“真土”、“法王城”、“复命关”、“元始祖炁”、“天地灵根”等,到西方取经就是去的这里。所取真经就是“元始祖炁”、“天地灵根”,而根本不是什么佛教的经籍,所以才有如鲁迅先生所说的“末回有荒唐无稽之经目”(《中国小说史略.明之神魔小说》)。

   《西游记》既然是一部人体生命科学的艺术著作,所以所有的故事都应该是发生在身体之中的。《西游记》的主题就是取经,去西天取佛经,而佛教的经典在《西游记》中只有一部《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简称《心经》。照《西游记》的说法,这部经典“乃修真之总经,作佛之门会也”(第十九回乌巢禅师语)。唐僧一行西游的目的,就是要“修真”、“作佛”,这一切都包含在《心经》之中,所以《西游记》取的就是《心经》,修的也是《心经》。

   鲁迅先生认为《西游记》的作者不懂佛学,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把《心经》读成了《多心经》。因为《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前面的八个字都是梵文的音译,“摩诃”的意思是伟大,“般若”的意思是智慧,“波罗蜜多”的意思是到彼岸、得解脱,如果把这个“多”字放到了“心经”上,那么就把“到彼岸”给肢解了,所以是不通。但是,《西游记》毕竟是小说,要通过创意来表现自己的修心证道的思想,自然不是常情所能够范围的。

   在第十九回《浮屠山玄奘受〈心经〉》中,明明白白说的是《心经》,可见作者并不是不知道“多”字不应该放在“心经”上,也并非不懂佛学。但乌巢禅师却对唐僧说道:“我有《多心经》一卷,凡五十四句,共计二百七十字。若遇魔瘴之处,但念此经,自无伤害。”这里的确把《心经》说成了《多心经》,这虽有所本,如《太平广记》卷九十二《异僧》六记载玄奘的一段,便云:

   奘乃礼拜勤求,僧口授《多心经》一卷,令奘诵之。……其《多心经》自今诵之。但是,《西游记》小说却将《心经》与《多心经》混用,便一定有深意,需要我们的探索了。

   佛教的修心就是将多心修成一心,一心修成智慧心,智慧心再变成无心;无心便无挂无碍,就是《心经》所说的:

   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且看小说中是怎么样表述的:第十九回乌巢禅师说是《多心经》,第二十回玄奘法师则悟彻了《多心经》,写出了一首偈句,讲“法本从心生,还是从心灭”的道理;第三十二回悟空对唐僧说道:“你记得那乌巢和尚的《心经》云:‘心无挂碍。无挂碍……。’”要唐僧洗尽心上垢,扫除耳边尘;到了第四十三回,孙悟空又说唐僧忘记了《多心经》,要他祛退六贼;第七十九回孙悟空在比丘国王大殿上将自己的肚腹剖开,骨都都滚出一堆心来,国丈说他是个“多心的和尚”;第八十回说唐僧“明心见性,讽念那《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第八十五回孙行者又说唐僧:“你把乌巢禅师的《多心经》早已忘了。”要他清净心地;第九十三回,行者又向唐僧说道:“你好是又把乌巢禅师《心经》忘记了也?”三藏道:“《般若心经》是我随身衣钵。……怎会忘得!”后来他又对悟能、悟净说:“悟空解得是无言语文字,乃是真解。”就这样,唐僧一行由《多心经》修到《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再由《心经》修到《般若心经》,最后解得是无言语文字的《心经》,才是《西游记》的真正意义所在。

   《西游记》取经到了西天,有了迦叶与阿难要人事的事情,许多的研究者都认为这是在讽刺佛教,所以这位作者便有了什么现实主义大师的桂冠了。其实,这跟讽刺佛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都是读者自己的一厢情愿。因为作者的出发点是《性命双修万神圭旨》的文化原型,所以一切情节都与之有关。到西天取经之时,正好是《性命双修万神圭旨》的第五节《乾坤交媾去矿留金》,讲东土与西天的交流,东土去西天取经,西天向东土要钱,公平买卖,即使是放在今天社会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怎么能够说是对佛教贪婪的嘲讽呢!

   乾坤交媾的表现是:

   少顷玉鼎汤温,金炉火散,黄芽遍地,白雪满天。夫唱妇随,龙吟虎啸。阴恋阳魂,阳抱阴魄。铅精汞髓,凝结如珠。玉蟾所谓“夫妇老相逢,恩情自留恋”。东西的交流,就是乾坤、阴阳、夫妇、龙虎、黄芽白雪等矛盾之物的和合,也是人体心性与身命的凝结,所以东土取回了经,西天要留下人事。“人事”是人间的俗务和食色、名利的贪婪,把它留在了西天,唐僧一行也就摆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