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鹏辉:孙中山的边疆革命与国家建设方略辨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97 次 更新时间:2015-12-23 20:24:29

进入专题: 孙中山   边疆革命   国家建设  

王鹏辉  

  

   摘要:孙中山在清末举起汉族族裔民族主义的旗帜,发动推翻清王朝的"排满"武装革命,实施东南沿海边疆革命的方略,忽视了非汉族群聚居的西北陆地边疆。辛亥革命之后,孙中山展开了建设现代中国的国家建设方略,其中又包含了西北陆地边疆建设的蓝图。比较孙中山的边疆革命方略和国家建设方略,其间呈现了内在的冲突。如何正视非汉族群聚居的边疆在国家主权中的主体性地位,成为现代中国国家建构不可回避的政治议程。

  

   关键词:孙中山;边疆革命;国家建设方略

  

   19世纪70年代以降中国边疆危机日渐深重,严酷至国家存亡的境地,救亡变法和革命的社会运动出现,各种新兴社会力量登上历史舞台。孙中山作为革命性社会力量的领袖人物,宣扬并身体力行现代国家的革命建国。在孙中山的革命生涯中,地缘政治在孙中山早期革命活动中占有重要地位,影响着他的革命战略。[1]学术界对于孙中山的研究已经达到一个学术积累的高阶层次,涉及了近乎立体的诸多历史面相。[2]然而,孙中山在革命建国的历史潮流中如何界定国家的边疆主权和领土范围,事关现代中国的国家建构,仍是有待澄清的议题。

  

   孙中山作为同盟会和辛亥革命的重要领袖,他如何认识中国的西北陆地边疆,如何制定东南沿海的边疆革命方略并推翻清廷来创建共和的中华民国?[3]在晚清革命党人的革命方略中,地缘因素与革命运动的关联是显而易见的,边疆到底扮演了何种角色,具有何种历史地位?学术界指出晚清革命党人的革命方略有边疆革命和中央革命的分别,[4]但边疆革命方略与中原革命方略形成空间结构关系,并不能与政权中心所在地的中央革命方略形成空间结构关系。辛亥革命之后中国国家的形态实现从王朝国家向主权国家的变迁,孙中山随即开始了建设现代中国的宏伟构想和实践。孙中山的《建国方略》从社会建设、物质建设和心理建设三个方面建构了现代国家体系的蓝图,其中也凸显了边疆因素。本文辨析孙中山在国家疆域空间结构中的边疆革命方略和国家建设方略,呈现其边疆革命方略与现代中国整合边疆的国家建构模式之间内在的张力。

  

孙中山的东南沿海边疆革命方略

  

   孙中山出生于广东香山县,身处东南沿海边疆中西文化交流空间,接受系统地西学近代教育,成为新学背景的边缘知识分子。光绪九年(1883)至十一年(1885),清政府在法国侵略东南陆海边疆之战"不败而败",刺激了孙中山的革命意志,孙中山始有"决覆清廷"之志,"有志于革命"。[5]1891年前后,孙中山写就专论学习西方农业科学技术的《农功》,并被郑观应辑入《盛世危言》。孙中山强调发展近代农业"是即强兵富国之先声,治国平天下之枢纽也",并着眼于抵御英、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侵略:

  

   年来英商集巨款,招人开垦于般岛,欲图厚利;俄国移民开垦西北,其志不小。我国与彼属毗连之地,亦亟宜造铁路,守以重兵,仿古人屯田之法。凡于沙漠之区,开河种树,山谷间地,遍牧牛羊,取其毳以织呢绒、毡毯。东南边界则教以树棉种桑,缫丝制茶之法。[6]

  

   19世纪末俄国对中国从黑龙江流域到新疆的西北陆地边疆的侵蚀和英国侵占东南海疆遥相呼应,孙中山对中国面临的边疆危机有清醒的认识,并从西北陆地边疆和东南海疆的国家疆域视野提出发展近代经济的应对之策。1894年6月,孙中山北上天津上书李鸿章,言西学求富强,认为国家富强能够"保我藩邦",[7]匹敌整个欧洲。孙中山认为养民立国,以农政为急务,向李鸿章说明自己的兴办农政计划:

  

   如中堂有意以兴农政,则文于回华后可再行游历内地、新疆、关外等处,察看情形,何处宜耕,何处宜牧,何处宜蚕,详明利益,尽仿西法,招民开垦,集商举办,此于国计民生大有裨益。[8]

  

   孙中山把国家疆域空间划分为内地、新疆、关外三大部分,新疆与关外属于非汉族群聚居的西北陆地边疆,表明孙中山对中国国家疆域空间结构的内地-陆地边疆空间结构的认知。

  

   孙中山天津之行上书李鸿章的失败致使改良主义的可能性消除,从此唯一的目标就是推翻清朝的统治。[9]1894年10月,孙中山在檀香山成立兴中会,转向革命救国。孙中山在《檀香山兴中会章程》中提出"振兴中华、维持国体",[10]在《檀香山兴中会盟书》中又提出革命的目标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国,创立合众政府"。[11]1895年2月,孙中山在《香港兴中会章程》中重申上述政治主张,开始重新认识和界定何为中国。孙中山在香港与日本人梅屋庄吉的谈话中清晰地说明"为了拯救中国,我和同志们正准备发动革命,推翻清朝,发誓创立我们汉民族的真正的国家",[12]表明反清和创立汉族国家的革命方略,随即筹划在广州发动武装起义。1895年10月25日,筹备半年多的广州起义未能发动即告失败,孙中山从此走上东南沿海边疆革命的道路。

  

   孙中山1897年至1898年间在日本与各界人士广泛交往,同加入兴中会的宫崎寅藏、平山周多次笔谈,再次重申其边疆革命的思路,"先据有一二省为根本,以为割据之势,而后张势威于四方,奠定大局也",而这里的"一二省"特指东南沿海的广东和广西。[13]另外,孙中山还设想了未来国家的"一都四京"的建都方案:"武汉(都)。西京(重庆),东京(江宁)。广州(南京),顺天(北京)。"[14]定都武汉显然是孙中山认为中国国家疆域的中心地带在湖北、湖南而确定的方案。1899年12月,孙中山"悲愤时局,忧山河破碎",[15]认为通晓舆图为实学首要,因此手绘《支那现势地图》。孙中山在《支那现势地图》列有《支那国事一斑》系列表格,其中面积与人口表按照"支那本部"和"属地"分列,"属地"包括的东三省、内外蒙古、西藏和新疆就是孙中山国家疆域中非汉族群聚居的西北陆地边疆地区。孙中山的中国舆图综合了俄国人、德国人、法国人和英国人绘制的中国地图,采用现代地理制图方法绘制而成。其中提到"德国烈支多芬(李希霍芬)所测绘之北省地文、地质图各十二幅,甚为精细",[16]李希霍芬测绘的北省包括山东、盛京、直隶、山西、陕西、河南、甘肃各省,也反应孙中山关于中国北方的地理概念。这份地图中特别用着色标明已经被分割的领土,都位于中国陆海边疆地带。地图体现国家疆域的政治主张,孙中山实际上是把清朝的疆域认定为中国的国家疆域。此后,孙中山一再宣称要在华南建立独立政府,[17]华南与此前孙中山所称的东南基本是同义的南方地理概念,具体而言就是"广州既得,则长江以南为吾人囊中物也",[18]继续贯彻其东南沿海边疆革命的方略。

  

   1899年,孙中山与康有为、梁启超商讨合作,共同支持唐才常等人联络长江中下游地区的会党,组织勤王起义。孙中山派遣一些革命党人支持唐才常在长江流域起事,但依然坚持自己固有的东南沿海边疆革命的方略。1900年春,孙中山派遣郑士良等人策划在广东惠州、广州起义。孙中山运筹广东起义受挫,1900年8月回到上海关注唐才常在两湖地带的勤王活动。宫崎滔天以为孙中山"想亲自在中央地区掀起波澜",[19]宫崎滔天以游历中国南北的经验认为两湖地带是中国国家疆域空间的中心地区。孙中山归国呼应梁启超"握手共入中原",[20]参加他们共同支持的唐才常在两湖地带的举义。但唐才常等人的自立军起义以失败告终。1900年10月6日,郑士良率领义军在广东惠州起义,孙中山在台湾接济失败,义军被迫解散,在广州响应的史坚如被俘就义。唐才常发动的长江流域自立军起义失败,对孙中山的革命方略有所影响。孙中山最初致力于东南沿海边疆的革命活动,19世纪末开始注意长江流域,图谋"东南中国"。但"自立军"的失败使孙中山对长江流域发动革命起义心存疑虑,更加坚定了他以两广为重心的东南沿海边疆革命的方略。

  

   1899年8月中旬,孙中山通过梁启超与章太炎相识,"相与谈论排满方略,极为相得",[21]孙中山与章太炎在排除满人及其故居的边疆方面尤有共鸣。新的革命觉醒正如孙中山1901年所说:"当外国人劫掠了京城,亵渎了神明,皇权的威信扫地以尽,位于北京中心的神圣不可侵犯的皇宫遭到侵略者铁蹄的蹂躏的时候,变革的时机就在成熟了。"[22]孙中山在革命的道路上不断地思考国家建设的远景,认为国家定都"谋本部则武昌,谋藩服则西安,谋大洲则伊犁,视其规摹远近而已",[23]是从清朝现有国家疆域空间考虑定都问题,在不同的空间范围内以中心地为京都。1903年至1904年期间,孙中山大部分时间都在美国宣传共和革命,争取到大量华侨的支持。1905年8月20日,中国同盟会以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科学补习所等团体成员为骨干在东京成立,孙中山被推选为同盟会总理。按照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党人对国家疆域空间的理解,确定了国内支部的设置地域:

  

   国内支部的区划:西部:重庆--贵州、新疆、西藏、四川、甘肃;东部:上海--浙江、江苏、安徽。中部:汉口--河南、湖南、湖北、江西;南部:香港--云南、广东、广西、福建;北部:烟台--蒙古、直隶、东三省、陕西、山西、山东。[24]

  

   中国同盟会的组织系统设置中,国内支部按照空间方位设立东、南、西、北、中五支部,反映孙中山等革命党人的国家疆域观,非汉族群聚居的新疆、西藏、蒙古、东三省等边疆地带都属于国家领土。虽然国内五大支部后来仅成立了南方支部,但分会机构则遍布各省。1905年11月26日,孙中山在同盟会机关报《民报》发刊词中阐发民族、民权、民生三大主义,表述其革命理论的核心内容。1906年秋冬间,孙中山领衔制定革命起义的纲领《中国同盟会革命方略》,指导此后同盟会发动的东南沿海边疆革命起义。

  

  

   同盟会成立后孙中山领导,黄兴等人具体负责的革命起义地点集中在广东、广西、云南三省边境地带,革命起义继续沿着东南沿海边疆革命的道路而发展并不断得到加强(见表一)。孙中山致力于东南沿海边疆革命,设想"有两广以为根本,治军北上,长江南北及黄河南北诸同志必齐起响应",[25]达到全国革命成功的境地。

  

孙中山陆海互动的国家建设方略

  

武昌起义后孙中山在海外寻求国际支持,并开始考虑国家建设的大政方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孙中山   边疆革命   国家建设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48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