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朝晖:重走丝路(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8 次 更新时间:2015-12-21 16:03:34

进入专题: 丝绸之路  

吴朝晖  

   (一)梦回汉唐

   我已期待了很久。我是说对这次丝绸之路之行。这里我用了“期待”这个词,实际上是一种比较克制的说法。

   在此之前,我曾私下多次筹划类似的旅行,其结果都是搁浅。我去过丝绸之路上的很多点,却没有一次贯穿的经历。而我固执地认为,散点的接触与连续的穿越的区别,就像阅读一本散页的小说,到最后依然不知所云;就像有过多次恋爱而没有一次刻骨铭心的爱情,最后依然不知情为何物。

   然而机会就这样突然不期而至了。

   原定出发的日期是7月20日,后因故推迟。那段时间我总是有点沉不住气地打电话去问:出发的时间定了没有?一直到8月1日下午,组织单位国家文物局举办“出发仪式”,我才定下心来。从国家文物局那栋也是“国家级重点保护文物”的办公楼出来,我便找朋友喝酒去了。那天喝得大醉而归。朋友说,我那天至少告诉他们十几遍“我要走丝绸之路啦!”并问我:“你怎么那么兴奋?”

  

   走丝绸之路,难道不是一件值得兴奋的事吗?

   在所有的路中,这是一条最奇异、最了不起,也是最神秘、最富传奇色彩的一条路。

   如果没有这条路,中国的发展脉路,西方的演化轨迹,世界的过去与未来,都将发生任何人也难相象的逆转。也就是说,这条路曾经以无可比拟的巨大力量改变了我们和我们生存其中的这个世界。

   然而,这又是一条什么样的路啊!

   它似路非路,有着路的名字却没有路的形态,有着路的实质而又缺乏路的足够承载;它似乎是抽象,又似乎是具体的;它似乎是狭义的确指,又似乎是内涵复杂广博的模糊概称……它似存非存,似断非断,若隐若现地穿行在戈壁大漠、雪山草原之间,像一条突然受惊、快速爬行的蛇,稍一愣神,倏忽间便不见了踪影。

   它似乎有一种梦幻的色彩,一种超现实的性质,然而又是如此实实在在地卧伏在欧亚大陆辽阔的土地上。

   它是一条由骆驼柔软的脚掌,在坚硬的砾石上踏出的、纤细而渺远的路。

   在这条道路上,源源不断的各种商品以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流动着;世界几大古老文明以如此细微的孔道沟通、交流、碰撞,各种音乐、绘画、雕塑、舞蹈艺术,各种饮食文化、服饰文化,生活方式都在这里一一呈现;印度的佛陀、伊斯兰的真主、基督教的耶稣也从这里翩然走来……

   它是如此朴素、平凡、原始,你简直无法相信,就是这样一条路,在海路开通并彻底取代陆上丝路前的一千多年时间里,将我们地球上相互隔离的不同族群,联系成一个充满巨大创造力的整体。

   丝绸之路,在东方造就了中国汉唐盛世;在西方,激发了西方人寻找黄金和丝绸之国——也就是探求外部世界的热情,而中国传出的指南针恰恰为这种热情的实现提供了科学的关键性保证;中国的纸,印刷术是文明得以传播的翅膀,火药则以强烈爆炸力宣告了中世纪的结束,西方因此进入了文艺复兴时期,一个崭新的世界展现在人们面前。

  

   丝调之路的起点是汉唐的长安,也就是现在的西安。据专家的研究,英语中“china”这个词,有可能来自汉语“长安”的古读音。专家们还说,盛唐的中国与当时世界上30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联系,仅常驻长安的外国或外族使节便达70余处。长安是当时世界上最繁华、最大的国际大都市,在长安做生意的胡人外商有20多万人。

   但我们这次重走丝绸之路的起点并没有选在西安,而是选在了天水。在火车有节奏的“哐噹哐噹”声响中,我们驰过西安向西进发。

   西安的兵马俑、西安的华清池,包括西安的羊肉泡馍,我们都已经相当熟悉了,也许从一个新的起点回溯,能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发现;重要的是,长安这个引人注目的舞台上的精彩演出,都与天水这个大家陌生的地方大有关系。

   因此,从天水这样一个孤独、寂寞的地方开始,去寻访同样孤独、寂寞,已消失于荒沙蔓草之中的丝绸之路,是一个恰如其分的选择。

   不知道是西安的雨下到了天水,还是天水的雨下到了西安;总之,路过西安时西安在下雨,而到达天水时天水也在下雨,并且下的都是细雨。

  

   但我说的到天水一下火车就有些异样的感觉,还不仅指的这些。

   火车站的站台很现代、很气派,但火车站本身既破旧,又寒酸,也就相当于个小县城的火车站;我们住的宾馆距市区有20多公里远,却偏偏叫“亚太宾馆”,并且门面金壁辉煌,里面设施一般;天水人自称爱酒并希望让客人朋友喝好,而他们的酒杯却小得可怜,这与整个西北大碗大杯喝酒的风习多少有些不协调……

  

   “亚洲宾馆”就在谓河边上,我从窗户上就可清晰看到渭河这条中国历史中的名河宽阔的河道,所谓“泾渭分明”、“泾清渭浊”之“渭”也。然而,我现在面对的渭河一滴水也没有,河床上种植着蔬菜和庄稼。

   我还能从渭河中听到它那曾在历史上奔流不息的喧响吗?

  

                     ( 2000年8月6日夜甘肃天水县亚太宾馆)

  

   二:天水寻源(上)

   到天水的这两天,一直在下雨,忽大忽小,似断又续,给我们的采访带来不少困难。我们不禁叹道:天水果然名副其实,天上的水就这样淅淅沥沥地不停地往下流!我甚至想当然地以为,“天水”这个名字可能来自李白“黄河之水天上来”的名句。

   可我们都错了。

   天水的同志说:“哪是呀,今年天一直旱着,就这几天下了点雨!”

   可不是嘛。昨天我们下榻的宾馆就在大名鼎鼎的渭河旁,而渭河是干的;今天我们住在秦安县,听说秦安县的领导为了保证我们一行人的用水,很费了一番心思。供应全县城用水的21口水井,干涸了13口,余下的8口水井水量也很少,根本无法保证县城3万多人的用水,只在中午和晚上才定时供应一段时间。

  

   “天水”入渭,渭水东流汇入黄河。天水与黄河有关,“天水”这个名字也并非来自诗人李白的“黄河”名句。“天水”之名汉代即有,与李白隔着好几百年。尽管后来人们考证,李白也是天水人,所谓“天下李姓出天水”也。

   我在一本《天水史话》的小书中看到这么两条记载:一是《水经注》上说:“上(圭阝)北城中有湖,水有白龙出,风雨随之,故汉武帝改为天水郡。”一是《秦州志》记载,“郡前有湖,冬夏无增减,故有天水之名。”

   无论天水这个名字怎么来的,但“天水”的确是个非同寻常的好名字,它神奇,超拔,富有诗意,给你诸如纯净、圣洁、丰沛等等美妙的感觉,以及“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动感气势。

  

   其实“天水”这个名字还有着更为深刻的意蕴。

   秦岭是长江与黄河两大水系的分水岭,天水大小河流90多条,也分属这两大水系。流入黄河的渭河,较大的支流有漳河、榜沙河、葫芦河、牛头河等;流入长江的嘉陵江则收编了西汉水、永宁河、红崖河等。

   一块土地,同属华夏两大河流和这两大河流所代表的文明体系,这并不是自然地理上的无意义的巧合。相反的却对整个华夏文明的走向产生了深远影响。时至今日,人们对这种影响有着愈来愈多的认识,天水,一个被历史的烟雾掩盖了很久的地方,即将闪射出熠熠光华。

  

   大地湾

  

   大地竟然有湾吗?

   大地又如何有湾呢?

   如果有,它在哪里?

   一位农民伸手指了指一块黄土断崖:就在那里。

   “那里”在天水市秦安县城东北45公里处的五营乡邵店村东。

   “那里”是清水河南岸一片黄土高坡,上下都是梯田,梯田里长着茂盛的庄稼。

   清水河是葫芦河的支流,葫芦河是渭河的支流,渭河是黄河的支流。

  

   大地湾是一处距今7800年—4800年的史前遗址。这是个什么概念呢?这么说吧,它是我国新石器时代目前发现的最早的遗址,比广为人们所知的河南渑池仰韶村和陕西西安的半坡村遗址都要早,也就是说,这里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

   过去我们一般都认为,华夏文明的发源地要靠东一些,天水,实际上已经是初期华夏文明的边缘地带。华夏文明在中心地带发育之后,向四方,包括天水在内的中国西部地区辐射。

   大地湾遗址的发现,证明华夏文明的发源区域比以前估计的范围要大得多。大地湾遗址可能不是它的唯一的中心,但起码是中心之一。

   中国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说,大地湾遗址是“中国原始社会的小太阳”。

  

   大地湾遗址覆盖在清水河谷南岸110万平方米的黄土崖坡上,考古人员幸运地找到了这片遗址的中心建筑。

   这是一座大型房址,前后墙各有8根巨大的圆形木质立柱,外表敷有厚厚的泥层;房屋中心还有两根更高更粗的大型圆木立柱,立柱半径达半米。房间数量一共有9间,专家们说,中国皇宫的建制形式可能就来源于此。

   更令考古工作者惊叹的是,地面竟然有原始水泥涂抹过。这种“原始水泥”强度可达现代的100号水泥,处理后的地面光滑如镜,坚硬如石。

   5000年前的水泥,你能够想象吗?

   大地湾人不仅有惊人的创造力,还有着惊人的审美能力。这既体现在他们建造的高大、舒适、漂亮的房子上,还体现在他们制造的各种各样的精美陶器上。

   这哪是用来盛饭、用来汲水的实用品啊,它们分别是美妙绝伦的艺术品———造型奇特,色彩神秘,图案抽象,简洁、流畅、对称,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美感!

   有一个人头形彩陶瓶,高32厘米。人头形口塑有清秀的五官,整齐的刘海,微微翘起的鼻翼,稍尖的下巴,表情非常生动,整个一个东方美人。红色的瓶身以优美的弧线为轮廓,由深色的弧线三角纹和柳叶纹组成生动流畅的图案。如此造型优美的瓶子,让人望上一眼一辈子也难以忘怀。

这些披头散发、赤裸身体仅仅围着一块动物毛皮用来遮羞的我们的先人啊,这些每天追逐着动物、经常食不裹腹的我们的血液源头啊,你们哪来的这么伟大的艺术想象力和创造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丝绸之路  

本文责编:muj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42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